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章 楚留仙的交代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章 楚留仙的交代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章 楚留仙的交代

推薦閱讀:

    ()    “這是……枕頭?”

    楚留仙從黑白光團中伸出手來,掌上懸浮著一個猶如黑白玉石雕琢而成的枕頭。

    枕頭不大,恰可著枕。

    此寶剛一入手,楚留仙便發現它絕非凡品。

    只是持在手中,無法言述的凝神定氣就從中蔓延過來,至于全身,整個人都沉靜了下來,無意識地打了一個哈欠。

    “咦?!”

    楚留仙猛地驚覺過來,駭然望向掌中枕頭。

    區區一個玉枕,竟能影響他于無形之中。

    楚留仙目光凝于其上,玉枕旋轉著、縮小著,從正常枕頭大小,變化成了如同長命鎖一般。

    越是縮小,其上的黑白就越是明晰,凝神望去的時候,隱隱還能感覺到其上的黑白二sè在不住地流動著。

    “師伯祖?”

    楚留仙將玉枕握在掌中,抬頭望向極道子。

    此刻,他的心中滿是疑問。

    一是此寶到底是何功用?為何南妖將其放下,許下半年借用,過后可以其看得上的寶物置換這等條件后便揚長而去,絲毫不擔心他們不答應?

    二來,南妖又為什么直接將此寶送到他的面前呢?

    面對楚留仙的疑問,極道子方才從黑白玉枕上收回目光,哼了一聲道:“南妖就是南妖,還是這等狡猾,他這是吃準了我們真需要此寶。”

    不等楚留仙接著發問,極道子一指他握住玉枕的手道:“此寶名yin陽枕,乃是世上罕有的寶物。”

    “yin陽枕?!”

    聽到這個寶物名稱的時候,楚留仙隱隱能捕捉到南妖的用意與篤定了。

    如果真如楚留仙才想,這寶物還真是他們此刻無法拒絕的。

    “yin陽枕,無名異寶。不知來歷,疑似出自昔年冥府當中,為那冥府之寶,與生死簿、判官筆、拘魂牌等等并列為yin陽重寶。”

    極道子在“yin陽重寶”四個字上著重加了重音,楚留仙一聽之下,不由得將手掌攥緊,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這件yin陽枕寶物,還真是他此刻亟需之物。

    極道子好像在照宣科一般,一路介紹下去:“yin陽枕之靈異處在溝通yin陽。枕之入冥,不管用者何人都能真靈出竅,出入yin墟如閑庭信步。

    且以yin陽枕出竅,真靈尤為凝實,攜帶力量愈多。關鍵時刻更可溝通此寶,直接從yin墟中返回,再次進入,亦在原處,頗為靈異。”

    楚留仙聽得悠然神往,同時對南妖不無佩服之意。

    “南妖不愧是一代妖王,眼睛犀利。謀算深遠,一出手就是我不可能拒絕的條件。”

    yin陽枕的第一個功效也就罷了,別說只要修為達到通幽入冥中的入冥境界,就能自如地真靈出竅。出入yin墟,這世上還有其他的寶物,也能做到這一點。

    當初在濟水yin墟的墟市中,楚留仙從其手中得到邪佛童子的那一個散修。不也有同樣的手段嗎?

    關鍵是后者,不管從哪個方面說。都有不可替代之作用。

    楚留仙愛不釋手之余,也挺佩服極道子博聞強識,南妖隨便拿出一件寶物來,他就能說得頭頭是道。

    面對楚留仙和王賜龍帶著崇拜望來的目光,極道子竟是露出了郝然之sè,道:“你們別這么看著我,這是南妖當年曬寶物時候自己說的,真人只是來個依樣畫葫蘆而已。”

    “曬寶物?”

    楚留仙和王賜龍面面相覷,沒曾想寶物也能用“曬”這個說法。

    極道子很是不忿地道:“南妖這老小子是出名的多寶童子,他的寶物多得不拿出來曬一曬鐵定發霉的地步,你說氣人不氣人?”

    楚留仙兩人點頭如啄米。

    “哼哼!”

    極道子猶自不甘愿地道:“南妖在天下妖王當中,根腳最是神秘莫測,從來沒有人聽說過他到底是何物成妖,詭異非常。更有天賦命格,最能憑借機緣獲取寶物。”

    說話間,他低頭一看下面天道城中依然一片喧嘩,不禁咒罵出聲:“該死的南妖,活該你一輩子尋寶不能守寶命,臨走了還要給真人捅一個簍子。”

    “罷了,就先到此為止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極道子罵罵咧咧地一揮袖子,楚留仙和小胖子兩人一陣天旋地轉,再清醒時候,已經落到了神霄峰上,朝陽府外。

    對面,秦伯和雙兒慌慌張張地跑過來,顯然之前南妖離去時候鬧出來的動靜,讓他們兩個心中不安了。

    楚留仙含笑看著這一幕,回頭對小胖子道:“胖子,明ri清晨,我們出發。”

    話音落下,他向著秦伯他們迎去。

    新的征途,要開始了。

    這次,楚留仙有必須勝利的理由。

    ……

    次ri,朝陽初升,一艘尋常普通,通體上下看不出任何特點的飛舟從天道城中駛出。

    這般飛舟,乃是天工百氏一族量產的普通飛舟,自然全無特點可言,好處就是便宜。

    這艘船掛著一張旗幡,正面一幅飛熊圖案,背面一個“張”字,乃是天道城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家族。

    平ri里這艘飛舟作為客舟<!--中间广告位置-->,往來龍川平原與天道城,乘坐多是散修。

    今天,上面卻多了兩位尋常時候絕對不會出現在這樣低級公共客舟上的人物。

    “楚哥。”

    飛舟上不起眼的角落里,小胖子渾身不自在地問道:“我們去龍川做什么呢?”

    在他的旁邊,楚留仙依然是一身狐裘,臉sè蒼白,時不時還輕咳幾聲,眼睛半開半閉,始終給人睡眼朦朧的感覺。

    他懶洋洋地說道:“你是不是還想問,放著舒服ri子不過,非得受這罪不可?”

    小胖子訕訕然一笑,來了個默認。

    乘坐這艘客舟往來龍川與天道城。每人須得付上靈玉十枚。

    這等代價,足夠那些修為低下的小散修肉疼許久,可這也是最基的代價了。

    以這樣的價格出售船位,客舟上的擁擠就可想而知了。

    讓小胖子不自在的,就是眼前黑壓壓的一片人,簡直就像是置身在客棧當中一般。

    床位什么的就不用想了,飛舟中擠下了數百位散修,每個人不過是一個蒲團打發。這樣的旅程,絕對稱不上是享受。貨真價實的受罪。

    想他瑯琊王氏的二少,啥時候受過這個啊?沒一會兒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了。

    楚留仙倒是饒有興致地看著那些散修互相交換信息,溝通有無,一邊道:“我們這次出行,為的是楚師安危。不得輕忽。哪怕經過摩天崖一事風聲正緊,應當不會有人對我們下手,不然非得激起道宗激烈反彈不可,但終究還是小心為上。”

    小胖子連連點頭,深以為然。

    誰會猜到,他們一個神霄楚氏公子,一個瑯琊王氏少爺。會以這樣的方式出行?

    “那我們到底要去哪里?如何做法?”

    小胖子安生了一會兒,又湊過來低聲問道。

    他聲音既微弱,船艙中又喧鬧,倒也不虞被人聽聞。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龍川平原,臥龍山!”

    “臥龍山?”

    小胖子一時沒想起臥龍山是什么地界,不過龍川平原他可是聞名久矣了,奇道:“楚哥。我們真去龍川啊?

    龍川散修不是跟神霄楚氏關系緊張嗎?據說大干了幾場,散修聯盟都插手了。你去那里做什么?”

    “等等!”

    “臥龍山?那豈不就是……”

    小胖子猛地覺得這個地名熟悉無比,似乎在哪里聽過,腦子里轉了一圈子,終于讓他想起來了。

    “不錯。”楚留仙頷首道:“就是我楚氏長老,楚伯雄壯烈之地!”

    神霄楚氏楚伯雄,為人偷襲下頭斷之后,猶自以無想空念秘法引來神霄雷霆,幾乎殺盡讎寇,更倒拔巨石,碾壓三個yin神尊者為肉糜,最后拄石而亡,至死不倒。

    這般壯烈之士,修仙界中多年沒有出現過了,引起的轟動王賜龍記憶猶新,楚留仙一說他便想起來了。

    楚留仙靠在身后船壁上,徹底閉上眼睛,淡淡地道:“確切地說,我們的目的是臥龍山yin墟!”

    小胖子倒是知道,那臥龍山所在地方,是有一處yin墟存在的,只是這個yin墟規模太小,少有人在意。

    在楚伯雄戰死后,神霄楚氏震怒下,強行調動族中高手,開辟此臥龍山yin墟,目的是那萬分之一的可能尋到楚伯雄或是襲擊者的yin魂,從中得知到底是什么人敢視神霄楚氏如無物,做出這等事情來。

    神霄楚氏開辟臥龍山yin墟的目的何在且不論,既然一處新的yin墟被開辟,不管是龍川散修還是外來散修,自然想去分一杯羹。

    臥龍山地界,在這半年多的時間里,漸漸變得熱鬧了起來。

    “我明白了。”

    小胖子一拍大腿,知道楚留仙的目的所在,同時也為昨ri楚留仙得到yin陽枕時候的特別在意找到了理由。

    楚留仙當然在意了。他要出入yin墟,有這yin陽枕之助簡直是天意,若是不然以其他手段花費巨大代價且不論,效果也是天差地別。

    “楚哥你是想通過靈鬼魘境,來培育絳珠草?”

    “不錯!”

    楚留仙依然閉著眼睛,悠悠地道:“這世上,哪里有比那些死而神魂真靈不散,化生為靈鬼者經歷過最濃郁的情緒,最離奇的悲歡?”

    “yu要培育絳珠草,這便是捷徑。”

    “再說……”

    楚留仙伸出手來,輕輕地敲在船艙的地面上,雖然不曾發出聲音來,近在咫尺的小胖子還是感受到山一般的沉重味道,“我不殺楚伯雄,楚伯雄因我而死!”

    “若有機會,我當尋到楚伯雄化為的靈鬼,或是那些襲擊者之yin魂,徹底弄清楚原委,必報此仇。”

    “也到了,我該給一個交代的時候了!”

    楚留仙所想的,正是給因他之故而壯烈慘死的楚伯雄一個——交代!

    ps:今天忙活了一天,實在是太累了,一個晚上竟然只寫出了一章來,我有罪。

    簡單說,就當我欠大家五章吧!說了爆發,就要做到,有拖,無欠。食言而肥,此例不可開。

    我通宵寫,明天盡量多補,最遲不過兩三天,定然補完。

    以上,泛東流。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2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