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十二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永不相見!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十二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永不相見!

第八卷絳珠草 第十二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永不相見!

推薦閱讀:

    “雷音寺?”

    楚留仙詫異了一下,沒想到了極道子所說的對楚天歌現在情況有辦法的竟然是佛宗!

    雷音寺,乃上三宗之佛宗山門,也是佛門一脈的圣地。

    萬年前大劫,凈土崩潰,曾經為佛主道場的雷音寺墜落人間。

    歷時數千年,佛門大德行遍天下,收集雷音寺碎片,并發大愿將其重新復原。

    最后的結果就是現在佛宗山門,佛門祖庭,雷音寺!

    楚留仙此時心亂如麻,對佛門的這些掌故也懶得多想,直入主題:“師伯祖,佛宗的人會幫我們嗎?”

    極道子朗聲大笑:“這得著落在他的身上了。”

    極道子口中的“他”不是別人,正是被他提在手中的慧果禪師尸體。..

    楚留仙恍然大悟,原來之前極道子陽神神游,將他們帶回清虛天的同時順帶上了慧果禪師尸體,竟然不是隨手為之,而是早有預謀。

    說話間,楚留仙眼前一陣模糊,為一片純陽之氣包裹,隱含雷霆之威,出得清虛天,飛越天道山,橫絕在長空。

    “隆隆~隆隆~~~”

    悶雷聲聲響徹,地面上若是有人望去,只會看到一道絢爛的紅光倏忽而去。

    其聲如雷,其速如電,聲勢浩蕩,朗朗昭昭。

    這就是陽神!

    受過雷劫洗禮,一點純yin化作純陽,陽神真人能肆無忌憚地橫行天地,無論是朗朗乾坤,還是清冷月輝,都只會是他們的助力而不是局限。

    那是一種大zi you!

    為天地所承認的大自在!

    楚留仙悠然而神往。

    不過很快,他就想起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任由山川河流在腳下狂奔而過,問向極道子:“師伯祖,佛宗有什么辦法可以救我師父?”

    楚天歌之傷。在神魂,在**,在真靈,若說人身為琉璃,他則是遍布了裂紋。

    想要救治這樣的傷勢,無異于起死回生之難。

    若是不然,極道子這樣的陽神真人也不會坦誠他救不得。

    極道子似乎頗為喜歡楚留仙,也不介意回答他這些問題,笑道:“小娃兒,你可聽說過貝葉真經?”

    楚留仙點頭。他何止聽過,他手頭上還有呢。

    大ri如來真經,便是以佛門至寶,只用于書寫最珍貴佛經的貝葉繪成。

    楚留仙甚至懷疑,他用在黑山老妖身上并致損毀的鎮世龍符,說不準也是佛門貝葉為材質。

    極道子繼續說道:“佛門傳說,他們的佛祖在菩提樹下徹悟大道后,生怕感悟隨風而去,于是環顧左右。發現棕櫚貝葉一株,于是扯下其上貝葉,盡錄佛門大道其上。”

    “這就是所謂的貝葉真經。”

    “隨著佛祖證道,開佛門一脈。棕櫚貝葉也就與菩提樹一起被佛門尊為神圣。”

    楚留仙聽到這里暗暗點頭,他看過的不少佛門典籍中都會記在,但凡佛門大寺院,必然會廣植棕櫚貝葉樹。原來根子在這里呢。

    “佛門廣大后,有佛門大能遍尋三界諸天方域,尋得堪稱無上靈根的棕櫚貝葉一株。稱之為先天佛門靈根,有無邊廣大威能,是佛門應運而生,傳道人間的證據之一。”

    楚留仙不知道是否錯覺,他分明感覺到極道子在提起此事時候,語氣近乎諷刺。

    極道子很快回復平常,接著道:“我們現在是所說的貝葉真經,佛光貝葉,就與這一株先天佛門靈根有關。

    凈土崩潰之后,這株靈根的一截落入人間,為佛門弟子珍而重之培植,其所出貝葉雖然遠不如其母樹,但終究是無上靈根,非同凡響。”

    楚留仙聽到這里有些著急了,極道子怎么扯來扯去都在貝葉上,貝葉總不可能救得楚天歌。

    極道子似乎能感覺到他的情緒波動,啞然失笑:“看不出你這小娃兒除了xing子剛烈決絕外,竟然還挺xing急,也罷,本真人就與你說個明白。”

    “靈根貝葉樹上,每隔八百年就會結出果子來,其中部分會被培育成新的靈根貝葉子樹,其余的則是會以佛門秘法煉制,號稱:貝葉菩提子!”

    所謂的菩提子,楚留仙自然知曉,佛門僧眾在手中捻動的佛珠,就是以菩提子制成的。

    “貝葉菩提子,有起死回生之功,活死人,肉白骨,滋養神魂。”

    極道子搖頭晃腦,頗為神往地道:“若有此寶物,足以救治你師父,他的修為固然會大大跌落一個境界,生命卻是無礙了。”

    修為不修為的,楚留仙此時何嘗擔憂這個?只要楚天歌能生命無礙,就是天大的歡喜。

    他更擔心的是,如此寶物,八百年方才一結,佛宗真的會愿意給出嗎?

    不等楚留仙繼續就這個問題問下去,極道子已然轉移了話題,道:“小娃兒,你知道你師父,為什么會落到這個地步嗎?”

    “嗯?”

    楚留仙還沒反應過來,極道子又問道:“你可知道,在三百年前,當年的楚天歌如今ri之楚留仙一般,廣受期待,為那振興宗門,振興家族之希望?”

    楚留仙搖頭,他真的不知道。

    楚天歌號稱yin神無雙,能深入萬妖森林,又強行殺出,一路十八場激戰,無人能擋!

    后來在摩天崖上,哪怕英雄末路,身為對頭的黑山老妖依然將他譽為生平僅見的英雄人物之一。

    如此風采,換在其他任何人身上都彌足稱道,傳諸后世也是美談。

    可是,在振興宗門,<!--中间广告位置-->振興家族這個大前提下,卻顯得黯然失sè了。

    宗門,是天下十大宗門之上三宗的道宗;家族,是天下七大世家之神霄楚氏!

    無論哪一個,都不是一個yin神尊者,一聲英雄人物,所能支撐得起的。

    那得是陽神真人,是舉世稱王的存在。才擔得起如此重擔。

    極道子也沒打算從楚留仙的身上得到答案,悵然道:“因為楚天歌是英雄,多情的英雄,他不夠決絕,他有太多的遲疑。”

    “是嗎?”

    議論自己的恩師,楚留仙勢必無法開口說什么,只是靜靜地聆聽著。

    “當年,他跟你一樣被成為公子的時候,與后來的妖妃彩蝶相戀,本真人還記得。那時候他站在清虛天,對著宗門、所有的前輩大聲說:

    我楚天歌身而為人,彩蝶她既然不愿意為我與妖族決裂,從此以人的身份生活,那么除非上窮碧落下黃泉,我楚天歌永不與她相見!”

    極道子說到這里,楚留仙唏噓不已,他仿佛能看到年輕時候的楚師挺起胸膛,以年輕的聲音說出這番決絕的話來。

    上窮碧落下黃泉。永不相見!

    這是何等的毅然決然,又是何等的絕情?!

    楚留仙多少有些理解了青蚨妖等人所謂的“負心人”是什么意思了。

    但這是立場,是人、妖不兩立下的結果,不容置喙。

    極道子也在唏噓。不過他唏噓的方向與楚留仙截然不同:“本真人還記得,那時候妖妃彩蝶拼命想要你師父回心轉意,甚至不惜懷上他的孩子。”

    “楚師還有孩子?”楚留仙眼睛都瞪大了。

    “你師父謹守誓言,竟是真的再不與妖妃彩蝶相見。到現在我們這些老家伙還記得三百年前。妖妃彩蝶懷抱著嬰兒,落寞而去的樣子。”

    “當其時,我們都為你師父的選擇而欣慰。不曾想……”

    極道子苦笑出聲:“你師父言行上決絕,心中卻一直放不下,形成了魔障、執念,若是不然,他的成就何至于此,或許已經度過雷劫成就陽神,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用守在宗門。”

    “可悲,可嘆啊!”

    楚留仙深以為然,自家師父是什么xing子,這段時間相處以來,他也是大致清楚了。

    面冷而心熱!

    他可以做出最正確,最決然的決斷,但他的內心卻不能接受,最終落到了這步田地。

    楚留仙除了一嘆,還能說什么呢?

    極道子搖頭嘆息了片刻,忽然重重地拍在楚留仙的肩膀上,大聲道:“你這小娃兒,可不能學你師父!要學,就學學本真人。”

    “呃~”

    楚留仙剛剛有點不明所以呢,便覺得一股暖流涌入體內,重新開始萌芽的痛苦再次被壓制了下來。

    “我這身傷……”

    摩天崖后,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楚留仙始終沒法分心傷勢,這會兒剛剛留心到極道子的舉動,他的話又一股腦兒地傳入耳中,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想本真人當年為了突破到陽神境界,游歷諸天方域……”

    楚留仙的耳朵一下子豎起來,這可是陽神成就的過程,歷練,但凡要突破那一關,都少不得這一步。如神霄峰的上一任山主,這不是一去數百年,了無音信嗎?

    “在那幾百年中,我當過氣吞萬里如虎的開國帝王,虎視**何雄哉,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我也當過坑殺百萬的殺神將軍;

    為搏美人一笑,江山社稷隨手可棄的亡國昏君……”

    極道子須發都在飛揚,臉上一片紅潤,揮斥方有之氣頓顯,“最終本真人能成就陽神,憑的是什么?就是一個極,極道的極!”

    “不管是開國雄主,還是殺人如麻的大將,情種的昏君,本真人都將其做到了極致!”

    “憑此,成就陽神大道,自號:極道!”

    說到這里,極道子很有幾分苦口婆心的味道:“所以小娃兒,你可不要學你師父,為情入妖也罷,為人族大義斬斷情絲也好,只要不心中徘徊,以己為非,就好!”

    楚留仙只能點頭,他還能說什么?

    不過楚留仙心中卻是清楚,極道子所說的,不過是屬于他的大道。這世上,大道無數,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道,如楚天歌他走了三百年歧路,未嘗就不能從歧路中踏出一條屬于他自己的大道來。

    楚天歌如此,楚留仙亦然。

    ……

    后面的三天里,極道子總會毫無征兆地一巴掌拍在楚留仙的身上,伴之的定然是撫平一切的融融暖意,此后更是一番天上地下的論述,掌故軼聞、法術神通,無所不包,無所不有。

    楚留仙隱隱地覺得有點怪異,可極道子的話似乎帶著某種魔力一般,一路吸引著他的注意力,始終讓他無法分心他顧。

    轉瞬三天。

    三天后,楚留仙和極道子從虛空中化出身來,站在了佛宗山門,雷音寺前。

    ps:這是昨天的第六更!不是今天的更新,特此說明。

    郁悶了,昨天熬到了四五點,實在撐不住了,腦袋一直想跟鍵盤親熱一下,被東流堅決制止了。

    無奈何,把自己扔床上,裝死去了。

    一覺到現在,神清氣爽,趕緊補上欠章,大家莫怪哦,前面太累了,沒頂住。

    好啦,求個保底月票,大家支持支持!

    咱回頭繼續閉關寫今天的章節去。

    以上,泛東流!(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2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