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一章 濟水陰墟府,夜半故人來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一章 濟水陰墟府,夜半故人來

第八卷絳珠草 第一章 濟水陰墟府,夜半故人來

推薦閱讀:

    “嘭~~~”

    真龍皇座帶著楚留仙、王賜龍、千幻櫻三人,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楚哥,你怎么了?”

    小胖子撅著屁股從地上爬起來,擔憂地望向勉強坐在皇座上的楚留仙。

    “沒事!”

    楚留仙伸手一抹,手背上盡是鮮血。

    這血,是神魂受到創傷,心湖受到震蕩后輻射在身體上的結果。

    “只是估計得休息一段時間了。”

    楚留仙心有余悸地說道:“果然恐怖無比,其中蘊含的力量之強大,只是稍稍試探就這樣了,真要破而入內,怕是得雷劫陽神真人親至才有可能。”

    “那楚哥你剛剛……”

    小胖子想起在離開千山泊巨坑之前,楚留仙做的那番手腳,奇怪地問道。

    “那個啊~”

    楚留仙蒼白著臉色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以防萬一,免得公子燁他們一時糊涂,把事情跟家里的老怪物們報上去,最終弄出禍患來。”

    “他們會聽嗎?”小胖子不無懷疑。

    楚留仙放聲大笑:“今日兇,他時寶,哪怕為了明朝,他們也很有可能會按下來,不去觸碰!”

    “就算料錯也無妨,盡人事可也。”

    楚留仙抬頭看看天色,月西斜,掛樹梢,搖搖欲墜模樣,“我們還是先離開吧,不然等公子燁等人前來,我現在的狀態倒是不好與他們相見。”

    “去哪里?”

    小胖子上前攙扶楚留仙下真龍皇座,現在他這個狀態,自然是無法駕馭此寶了。

    “濟水陰墟!”

    ……

    楚留仙他們三人踏月而去不過小半個時辰,“嗖嗖嗖”數道流光墜落下來。

    “來遲一步!”

    兩個聲音,東西方向,齊聲響起。

    雙方抬頭。循聲望去,借著昏黃月色,看清楚了對方模樣。

    “公子燁!”

    “別雪陳林!”

    雙方倒是沒有什么劍拔弩張,反而相視苦笑,又一次異口同聲:“你也想到了?”

    “哈哈哈哈哈~~~~”

    兩人縱聲大笑,又分明從對方的笑聲中聽出了苦意來。

    “公子留仙,就是公子留仙!”

    別雪公子陳林搖頭嘆息,楚留仙特意沒有掩蓋的地上痕跡,又怎能瞞得過他的眼睛。自然知道注定是一趟白忙。

    公子燁恨恨出聲:“可恨,真真可恨,若不是被他言語擠兌,我們也不會羞惱立場,給他獨吞寶物的機會。”

    說到后來。他也自覺無趣,畢竟是他前面所受震撼太大,又吃了楚留仙的擠兌,真怨不得他人。

    “這一次,我們又輸了!”

    “只能等下一次……”

    堂堂兩公子,相視苦笑,月下齊沮喪。

    又一個時辰過去。千山泊上終于恢復了平靜。

    地面上痕跡不知被誰掩蓋得再看不出分毫,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

    當公子燁與別雪陳林生出“既生留仙,何必生燁、林”之嘆的時候,楚留仙時隔半年。重臨濟水陰墟。

    “咦?!”

    “怎么這么冷清?”

    小胖子在前面左顧右盼,身后是千幻櫻攙扶著虛弱的楚留仙行走。

    “以前也是這個樣子嗎?”

    小胖子好奇地回頭問道。他也曾到過好幾處陰墟,從來沒有見過如眼前濟水陰墟一般,街面上幾乎沒有幾個個。

    陰墟。是當年冥府破碎后而成的碎片,陰墟上坊市名為墟市。是修士們穿行陰墟與現世的中間地。

    在這樣的地方,向來是沒有白天跟黑夜之分,因為陰墟中是永恒的黑夜。

    楚留仙搖著頭,眼中露出疑惑,道:“之前這里挺熱鬧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

    短短一句話道出,楚留仙便生出氣短之感,不由得搖頭苦笑,神魂受創的影響比他所想的還要嚴重上許多。

    小胖子也看出他的狀態,于是放下疑問,回頭與千幻櫻一起攙扶著楚留仙,走到了墟市的盡頭。

    那里,有山壁高聳,上開鑿有數十上百個洞穴,有的往外放出五色光,陣法禁制全開;有的則黯淡如野獸在夜黑中張開大口,黑而深邃。

    這些是陰墟府,是真靈入冥后留下的肉身保存的所在,防御最是嚴密。

    每一處墟市中都有這樣的所在,若非如此修士們怎能放著肉身獨自以真靈潛入陰墟中捕捉靈鬼?

    楚留仙抬頭望向山壁,但見得陰墟府空置十之五六,與半年前來此的情況截然不同。

    當時,山壁上四處放著五色光,璀璨如燈花,想要租貸一處不是身份貴重,就得老實排隊。

    “這到底是怎么了?”

    楚留仙腦海中疑問一閃而逝,頭昏昏沉沉的,直欲軟倒下去。

    這么短暫的功夫,小胖子便麻利地辦好了所有手續,一行上人擇了一處陰墟府入住。

    甫一入內,開啟禁制,楚留仙直接在洞府中尋了一處房間,進入倒頭就睡,瞬間失去了意識。

    千幻櫻和小胖子滿懷憂慮地在房外守候了一陣子,看沒什么異狀,也各自休憩去了<!--中间广告位置-->。

    誰也不曾想到,楚留仙此刻正陷入了一片血色的夢幻當中……

    ……

    “這是……”

    楚留仙低頭,看著自身虛幻的身軀不住地向著空中飄飛而上,明白了過來,“夢嗎?”

    大半年來,他每次睡前都會施展入夢引法術,太半都不能進入夢中,不過卻也形成了近乎本能的習慣。

    夢,是人的禁區,既可控,又不可控;既漫無目的,又與現實息息相關。

    確定在夢中后,楚留仙心中一動。想道:“等等,這不是普通的夢,是那個嗎?”

    他想起的是半年前,在通天峰開壇前夕的那個夢,與眼前情況是如此的相似。

    既是突如其來,又是與現實緊密相連。

    楚留仙已經認出了腳下地域,隨著他向上飄飛,離他越來越遠的不是其他,正是熟悉的千山泊地貌。

    “轟~~”

    楚留仙抬頭。整個人頓時劇震。

    眼前有一輪圓月,幾乎占去了大半個天穹,其上盡染血色,散發著昏暗的血光,是名副其實的血月。

    “血月當空?!”

    “這是什么情況?”

    楚留仙沉吟時候。見得前方有一座高峰,遠遠超過周遭千山,雄渾挺拔地身姿烙印在血月當中。

    這一幕,就此定格。

    不等楚留仙起意到那座高峰上去看個真切呢,腳下突然浮現出巨大的漩渦,將全無反抗之力的他瞬間吸入其中。

    ……

    “啊!”

    楚留仙驚呼出聲,在云床上豁然坐起。額上有汗水汩汩而出,腦海里面深深地烙印著血月模樣。

    “這預示著什么?”

    楚留仙披衣而起,走出房間,徜徉在陰墟府前院。

    此刻月露微寒。楚留仙幾次抬頭望向明月,依然是皎潔如圓珪,卻怎么也揮之不去腦海中血月罩夜月的可怕景象。

    當他自嘲一笑,準備回去繼續安歇養傷的時候。陰墟府上五色光突然大亮。

    “有人觸動禁制?”

    楚留仙心中一動,身后傳來動靜。是小胖子和千幻櫻出來察看。

    禁制晃動了一陣,一只靈符仙鶴粘在禁制上,撲騰地扇動著翅膀。

    “楚哥,什么情況?”

    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胖子一臉幽怨地走過來,看到靈符仙鶴抱怨出聲:“這是什么人啊?也不知道讓人多睡會兒。”

    靈符仙鶴,自是仙鶴傳音的普通法術,這是外面有人想要遞話進來。

    “聽聽不就知道了。”

    楚留仙淡然一笑,伸手一招。

    靈符仙鶴落下,落到他掌中的時候散開成靈符本來模樣,一點一點燃起火光,一個女子聲音傳了出來:

    “留仙公子見諒,小女子竹山教千尋,有事前來拜會。”

    “竹山教,千尋?”

    楚留仙揮去靈符燃燒后留下的灰燼,低頭沉思了一下,總算想起了竹山教千尋是何等人物?

    “是她啊!”

    楚留仙好不容易想起來,半年前他與古鋒寒、林清媗他們前來濟水陰虛的時候,曾與這女子擦肩而過,后來竹山教一行人更是被五散人中的戲子給弄昏迷了過去。

    “她來干什么?”

    楚留仙心中疑惑,還是放開禁制,清朗的聲音傳出陰虛府:“千尋姑娘請進。”

    片刻后,一個身著嫩竹綠衣衫的女子緩步而入,來到了楚留仙他們的面前。

    “小女子千尋,出身竹山教,曾與公子有過一面之緣,不知公子是否還記得?”

    千尋孤身一人而來,身上沒有任何身份標識,更不是前次前呼后擁模樣。她臉色看上去更有幾分蒼白,好像是天寒地凍凝滯住了血液一般,惟獨眼睛出奇的亮,尤其是在看到楚留仙的時候。

    緊接著,她又向小胖子和千幻櫻見禮。

    楚留仙含笑點頭,以示記得,開門見山地問道:“不知道千尋姑娘怎知留仙入住此處,更是夜半而至,所為何來?”

    千尋露出笑容,似是為楚留仙還記得她而歡喜,道:“誰人不知公子留仙與瑯琊王氏二少是至交好友,千尋既知王二少開此陰墟府,再打聽一下同行者形貌,自然不難得知公子留仙駕到。”

    她很知趣地不去提及楚留仙受傷虛弱事情。

    楚留仙灑然一笑,也不去點破她如不留心吩咐,又怎么可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只是微笑地看著千尋,等待著她下文。

    “另外!”

    千尋的神色凝重起來,探手入懷,取出一物,口中道:“千尋此來,嚴格來說是受人所托,將一物帶與公子。事關重大,千尋不得不令人四下打探兩位公子行蹤,得罪勿怪。”

    “嗯?”

    楚留仙眉頭一挑,略感好奇,心想:“又有誰會托千尋帶東西給我呢?”

    千尋取出之物層層包裹,依然寒氣透出,瞬間將整個陰墟府帶入了寒冬一般。

    東西離體,千尋似乎輕松不少,臉色也恢復紅潤,一層層將其打開。

    “等等,這是……”

    楚留仙瞳孔驟縮一下,無可無不可的隨意淡去,神情為之凝重了起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