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謎 上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謎 上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謎 上

推薦閱讀:

    一秒記住【www.】,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怎么會這樣?”

    “怎么會沒動靜呢?”

    公子燁等人不敢置信地驚呼出聲,看他們那模樣,若非還有一點理智,幾乎想搶過楚留仙手中的萬域天通金鈴來親自搖動。

    “之前可以推給龍域,現在呢?”

    楚留仙也不由得怔怔出神,什么時候停下手上搖動金鈴的動作都不自知。

    響了那么久沒有動靜,再搖下去也是枉然。

    “怎么回事?!”

    “難道我們就要被困在這里嗎?”

    在其余人等面面相覷的時候,楚留仙、公子燁等反應快的,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大致都猜到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來把各家長老引走的事情又生變數。”

    楚留仙當先開口。

    公子燁接口道:“我們進來的時候,連心劍無天都看不到了,現在估計……”

    “連烏重胤那小子也跑了!”

    王天龍恨恨地說出了公子燁后面的話。

    想到千山泊外,一個自己人都不在了,無人能操縱擊天陣,無人能聆聽到萬域天通金鈴的呼喚來接引他們,眾人無不心生絕望之感。

    “兩個問題。”

    公子燁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劃了一個“二”出來,再一根根彎下:“一是我們很長一段時間出不去了;二是那頭恐怖黑貓早晚會找到我們。”

    楚留仙微微頷首:“第一個是遠慮,且不管是家族還是宗門,終究會想辦法把我們弄出去;第二個,才是近憂。”

    這么一說,眾人更是沉默下來,各自擔著心事。

    眾人之中。只有兩個異類。

    一個是楚留仙,眼中不住在閃著精光,似在思量著什么;

    一個是凰凰兒。

    她仿佛毫不在意眼前的情況,事實上一路過來,她始終顯得漫不經心,這會兒她正以明亮的眸子注視著楚留仙。

    凰凰兒的腦海里不是別的,一直閃過的都是片刻前,楚留仙以無想空念秘法,瞬間撕裂龍域空間帶著眾人在千鈞一發際沖出來的一幕。

    她與公子燁聯手打開過龍域。還是其中主力,自然深知其難度,越想越覺得驚嘆不已。

    “好強的男人!”

    “這才是男人啊,跟家里那些廢物完全不同。”

    凰凰兒眼中的光又黯淡了一下,心想:“可惜了。因為鳳岐那個廢物,長輩們肯定放他不過。”

    這無關鳳岐公子在棲梧鳳凰氏中地位如何,堂堂鳳凰家公子,豈是外人說殺就能殺的?

    鳳岐的命是小,棲梧鳳凰家的尊嚴事大。

    無論如何,七罪之訣中,棲梧鳳凰氏定然會用盡手段。定楚留仙的罪責。

    “太可惜了。”

    凰凰兒搖頭嘆息,究竟是在可惜什么?連她自己心中都不是很分明。

    面臨眼前的情況,沒有人有空暇去想外面到底發生什么事情,竟然能讓各家長老走了個精光。連楚留仙等人都被暫時拋在千山泊里。

    那事情或許如山之重,可在此刻眾人心中,卻重不過那頭恐怖黑貓一根毛。

    古伯、牛大、牛二等人點起的篝火熊熊,觀滄海兄弟衣衫在逃出龍域時候破碎。好不容易尋了點東西遮羞,蔫蔫如脫水的葉子。

    其余人等也好不到哪里去。連那漸黑下來的天色也讓他們一驚一乍,生怕凄厲的貓叫聲再次傳來。

    楚留仙倒是悠然地靠在一株大樹下,眼睛半開半閉,從始至終都在權衡、判斷著什么似的。

    “就這樣!”

    正在他不為人注意地握了一下拳頭,心中有了決斷的時候,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小胖子被賊頭賊腦地蹭了過來。

    一離開龍域,他的身體一回復,立刻又精力旺盛生龍活虎模樣,尤其是那一雙眼睛賊忒兮兮的,總讓人覺得靠不住。

    小胖子瞅著眾人憂慮著呢,沒有顧及到這邊,湊過來低聲道:“楚哥,你該不是又挖坑了吧?”

    用的是疑問句,但聽他語氣,分明就是肯定。

    “咦?”

    楚留仙倒是有幾分好奇,怎么就被這小子給看出來了?他腦子什么時候靈光到這地步了?

    “嘿嘿~~”

    小胖子一看楚留仙表情心中就有數了,得意地道:“咱可是一個媽生的,楚哥你怎么行事我還不了解嗎?什么時候順著別人的話說過?”

    前面的部分忽略,后面的部分楚留仙稍稍一回想,還真是這樣。

    之前權衡著要怎么算計他們,分心之下只求不讓他們看出破綻來,下意識地就順著公子燁的話往下說。

    這一點小紕漏,便被極其了解和熟悉他的小胖子給看出來了。

    楚留仙暗自警醒的同時,微微頷首,算是認可了他的判斷。

    小胖子來了興致,正要追問呢,楚留仙忽然心中一動,奇怪地道:“咦?小櫻呢?”

    “啊!”

    小胖子也反應過來,先前眾人心思沉重,沒有怎么在意,竟然不知道什么時<!--中间广告位置-->候小櫻竟然不在這里。

    對千幻櫻這丫頭,楚留仙始終有幾分憐惜,幾分喜愛,于是起身,一邊走一邊道:“胖子,我們去找找看,別讓她……出事了。”

    小胖子對楚留仙是了解到了一定地步,從他語氣的頓挫,立時就知道他真正擔心的是什么了,心中也是一驚,連忙跟著楚留仙一起到處尋去。

    他們所在的這處千山泊內島礁并不大,不過片刻功夫,楚留仙和小胖子就在湖畔看到了一個抱膝而坐的孤單背影。

    “呼~~”

    楚留仙長出一口氣,“沒事就好。”

    他抬手止住了要嚷嚷的小胖子,低聲道:“讓她靜一靜也好。”

    楚留仙這邊話音剛落呢,那頭千幻櫻也開口說話了。

    離開甘泉宮后,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開口。

    “為什么?”

    從背影處看去,千幻櫻的肩膀在不住地抽動著。“為什么?”

    夜色空曠,清輝融于湖中,微風徐來,吹動著千幻櫻倒映在水中的影子,似在安慰著她,又是無言地陪伴。

    她的疑問,終究沒有人能回答。

    正當楚留仙心生不忍,有走出去勸慰千幻櫻一番的沖動時候,幽幽一聲嘆。從千山泊深處傳來。

    “咦?!”

    楚留仙悚然而驚,他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到來。

    “是誰?”

    他循聲望去,只見得一個白衣如雪的身影,凌波微步于千山泊湖面,盈盈而至。

    “是她!”

    楚留仙目光一凝。認出了來人的身份,“憐兒!”

    “只是……”很不協調的感覺,從他的心中浮了出來,上次在憐兒身上感覺到這種不協調,還是在她慌忙離去,落淚凝珠的一瞬間,“好像有什么不對勁。”

    憐兒蓮步輕移。微微蕩漾著波光的湖水完全不能阻擋她,來到了千幻櫻的面前。

    千幻櫻抬起頭來,不知道怎么回事,既不驚訝。也不歡喜,心中一片死水,波瀾不驚。

    她很想依著本性,一蹦三尺高。質問她上次為什么爽約,只是念頭剛起。便沒有了心情,到口的話沒有了說的興致。

    只是沉默,沉默如萬年不語的千山泊。

    良久良久,就在楚留仙和王賜龍以為她們兩個會一直靜靜一坐一站到永遠的時候,千幻櫻遲疑地開口,喚了一聲:“憐兒!”

    欲語還休,只是無言。

    月色下,憐兒在湖中竟然連個影子都沒有倒映出來,仿佛遺世獨立,極其特殊的存在。

    她搖了搖頭,道:“你見過的不是我,或者說,是過去的我。”

    憐兒一開口,楚留仙便清晰地感覺到之前的不協調源自何處了。

    上次的憐兒,有愛有恨有悲傷有淚水;這次的憐兒,則如一潭死水,一潭連影子都倒映不入的死水。

    那種區別,恰似十三四歲的天真少女,與四十三歲為柴米油鹽操碎了心的婦人一般大。

    如閃電劃破夜空,楚留仙的心中一片透亮。

    “怪不得當初憐兒說姐姐,原來她口中的姐姐,竟然是這么一個意思。”

    他是徹底明白過來了。

    哪里有什么姐姐妹妹,不過一個是停留在萬年前的悲傷淚流,一個是存在萬年后的麻木痛苦。

    憐兒的話還在繼續:

    “就像你一樣,過去的我也很愛說話,后來再也不想說話,也再沒有一個人能陪我說話了。”

    憐兒搖著頭,似要傷悲,偏偏臉上平靜如水,竟是連傷悲也不能夠。

    “我曾遠遠地看過你們姐妹,我很羨慕,非常的羨慕。”

    毫無疑問,憐兒的話觸動了千幻櫻的傷心處,她潸然欲泣,帶著哭腔道:“姐姐不在了……”

    “永遠回不來了。”

    憐兒毫不意外,似乎這一切她早就知道了。

    沉浸在傷心中的千幻櫻不覺得,楚留仙心中卻是一動:“連發生在龍域中的事情都瞞不過她,這千山泊中,又有什么能阻擋住她的目光?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若是到了這個時候,依然把憐兒當成那夜里在湖畔傷心淚流的漁家女孩,那楚留仙也就可以去死了。

    “你已經很幸運了。”

    憐兒看著千幻櫻,難得地露出了一點情緒。

    在楚留仙的解讀,那是羨慕,無比的羨慕,恨不能取而代之的羨慕。

    “能有人幫你,憐惜你,幫你報仇,讓你不用陷入仇恨的漩渦里面不可自拔,然后做出懺悔萬年都無法讓心平靜的錯事來。”

    “你很幸運,我很羨慕。”

    千幻櫻似懂非懂,只是她能感覺到憐兒現在很想告訴她一些什么,于是認真地聆聽著。

    憐兒表情依然淡淡地,但眼中閃過一抹“痛”,聲音低落下來:“你可想知道,在我身上,在所有人身上,在整個千山泊?

    曾經發生過什么?”

    千幻櫻理所當然地點頭。

    楚留仙的呼吸一下摒住了。

    他有一個預感,千山泊里最后的謎,就要揭開了。&lt;!--over--&g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