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八章 魚躍龍門豈無因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八章 魚躍龍門豈無因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八章 魚躍龍門豈無因

推薦閱讀:

    “雨師妃。”

    神像睜開眼睛,如同活轉過來的時候,楚留仙淡淡地開口出聲。

    這尊神像,正是當日在玲瑯閣浴室內,楚留仙神魂從黃昏域回來,帶出來的奇物。

    汜水女神,雨師妃的神像。

    此刻,在楚留仙眼前的雨師妃神像,再不是泥胎木塑模樣,金光不住地流轉著,鮮活了面容,清晰了神態。

    她盈盈一禮,明明是泥胎之身,竟然不改優雅,櫻唇開闔,吐字如清泉:

    “雨師妃,拜見尊主。”

    “尊主……”

    這個稱呼楚留仙有些不適應,不過也罷了,只是擺了擺手,上半身略微探出,問道:“雨師妃,你現在是什么狀態?”

    沖著楚留仙一禮后,雨師妃沒有再控制整尊神像,而是將金光凝聚在臉龐上,清晰了容顏,笑道:“我現在很好,非常好。”

    她的臉上露出了陶醉之色,深吸一口氣,感慨地道:“托尊主之福,竟然在短時間內收集了如此精純的神力,我已經能短時間投影在這尊化身上。”

    “是嗎?”

    楚留仙一臉淡然,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面無表情。

    在他的腦海里,依然能清晰地浮現出當日在愛蓮居外,他施展祈天法:風雨如晦時候,雨師妃于黃昏域內呼風喚雨、天地戰栗的景象。

    楚留仙決計不想這一幕,出現在修仙界上。

    這世上。少的是如千山泊這般一個活人都沒有地方;多的是無數生靈聚集繁衍的所在。

    雨師妃那次祈雨,若是在修仙界中施展出來,造成的影響和破壞,怕是不下于當初千山泊外那場瓢潑大雨,到時不知是怎樣的生靈涂炭。

    “怪不得當年仙人、佛陀、魔主、妖王,難得地齊心協力,共誅天下神祇。”

    楚留仙算是明白了,“原來神祇之法,以自身尊位感應天地,施展出來皆是如此波及蒼生的。”

    “我人族大能者。豈能將舉族安危,寄托于神祇一念之間?”

    “神祇不死,我人族不安。”

    “原來如此!”

    楚留仙想到這里,望向雨師妃的目光不由得怪怪的,心想:“小小一個未曾恢復的汜水女神,神祇尊位下,法術威能便一強至此,要是再讓她恢復,讓她提高……”

    “尊主是在忌憚師妃嗎?”

    雨師妃眉目一轉。無喜無悲地說道。

    楚留仙搖頭,道:“我不需要忌憚于你。不管雨師妃你如何成長,我楚留仙自認都能走得比你更快,比你更遠,永遠壓得住你。”

    “只是……”

    楚留仙長身而起,在屋中踱步幾圈,道:“恰似我人族前輩大能,不愿將人族安危,放在神祇一念喜怒當中,我也不能給天下。留一尊禍患。”

    “所以……”

    楚留仙盯著雨師妃的眼睛說道:“我不會扼殺你,不會把你重新打回黃昏,不過,我也不會讓你成長起來。”

    “但凡我楚留仙在一日,你就別想成長,別想再恢復神祇尊崇,受萬民叩拜。”

    “莫怪楚某人心狠。我是人,就要為我人族千秋大業考慮。”

    一口氣把話說完,說得透徹明白,楚留仙心中一塊大石驟然落下。

    自從得到神方面具。發現了黃昏域的存在,并與雨師妃接觸上后,楚留仙面上不顯,心中著實踟躕。

    他需要借力,但他又對忌諱神祇的復蘇,人族共誓下,那是大忌中的大忌。

    即便曾經威嚴籠罩天地的神庭,受萬民叩拜的大小神祇,被人族大能們生生打碎終結,雨師妃一尊小小的落魄神祇,根本做不了什么,楚留仙也不愿!

    這是大義,為人者,當持的人族大義!

    楚留仙把心中話說完,換了個口氣,繼續道:“雨師妃,你若不愿受我節制,楚某人也不為難于你,可送你回黃昏,如何?”

    雨師妃笑了,很開心地笑了。

    那一剎那,就好像雨水落在池塘,濺出朵朵蓮花,說不出的高潔優美。

    “上天對雨師妃不薄啊。”

    雨師妃笑看著楚留仙,道:“聽到尊主這番話,師妃就放心了。”

    楚留仙在床榻上坐下,不置可否地道:“怎么說?”

    “尊主在擔心,師妃也在害怕。”雨師妃的臉上,滿是慶幸之色,“師妃既拜公子為尊主,公子之命,于師妃便如天規。

    我怕,尊主強令我荼毒生靈,為禍眾生。

    就像那河伯一般!

    我不愿!”

    楚留仙淡淡一笑,道:“那便好。”

    誰也看不出他是相信呢,還是不相信雨師妃的話,或許,只是代表著這個話題到此結束罷了。

    雨師妃不以為杵,接著道:“尊主,你知道嗎?那天的感覺太好了。”

    她似乎想張開雙臂,如當日一般,如要擁抱著天地,然而終究泥胎木塑之身,做不出那般神圣優美的舞姿。

    “時隔無數年,師妃終于可以再次行云布雨,把甘霖降下人間。”

    雨師妃頓了頓,看著楚留仙的眼睛,若有所指地道:“尊主,要是那次行云布雨,是為了緩解旱情,為了澤披蒼生,那該有多好啊。”

    楚留仙搖頭失笑,他竟然讓一尊神祇給規勸了。

    笑罷,楚留仙神色一動,想起了一事,沖著雨師妃問道:“雨師妃,你可聽說過龍鱗玉?”

    說話的時候,他緊緊地盯著雨師妃神情,竟是有幾分緊張。

    漁村中的種種異常,憐兒口中的魚吃人,萬年前崔家所持的大量龍鱗玉符。這些聯系在一起,讓楚留仙想到了一個可能。

    他這一問,就是想從雨師妃的口中,得到驗證。

    “龍鱗玉?”

    雨師妃先是面露茫然,不懂得楚留仙是怎么把話題轉到這里來的,緊接著自然地反問道:“尊主,你想知道的是真龍鱗還是偽龍鱗?”

    “真怎么說?偽怎么說?”

    楚留仙自己都沒有察覺,他的聲音隱約顫抖了起來,雨師妃話里內容,正合他的大膽猜測。

    雨師妃露出冥思苦想的樣子。片刻后答道:“師妃的上任尊主,汜水河伯便是蛟龍一族,師妃偶然從其他水神那里知道了一些傳聞,這便說與尊主聽。

    龍鱗玉,有真龍鱗,偽龍鱗之說,二者威能相差無幾,唯一的區別便是在真龍鱗上有龍威存在,即便是龍隕萬年。龍威猶<!--中间广告位置-->存。”

    雨師妃目光落在楚留仙腰間,道:“尊主。師妃無禮了,在師妃看來,尊主腰間的龍鱗玉符,便是由偽龍鱗所制。”

    “果然如此。”

    楚留仙攥住龍鱗玉符,道:“雨師妃你繼續,說說這偽龍鱗何來?”

    “真龍鱗片,便是真龍鱗;蛟龍之屬,其身上精華部位鱗片,亦有龍鱗屬性。不下真龍鱗威能,便稱之為偽龍鱗。”

    雨師妃給出了答案,楚留仙面露失望之色,道:“只是這樣嗎?”

    他的眉頭皺起,如果僅止于此,實在沒法解釋這漁村中種種怪異。

    雨師妃似乎感同身受,又冥思苦想了起來。片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叫道:“師妃險些忘卻了,除了真龍、蛟龍之外。世上還有其他生靈,也會生長出龍鱗來。”

    楚留仙以為她所指的是龍生九子一類的事情,興致缺缺,只是對方一片好意,不好打斷罷了。

    不曾想,后面雨師妃所說的話,卻讓他一下精神振奮了起來。

    “龍門鯉之說,不知尊主可曾聽說過?”

    雨師妃這話一出,楚留仙本能接口道:“你指的是躍過龍門便化龍,神話傳說中的龍門鯉魚?”

    “等等,你的意思是?”

    楚留仙反應了過來,目光灼灼地望向雨師妃。

    “是的,龍門鯉并不是尋常鯉魚。”雨師妃肯定地道:“雖然這世上水族,多有龍族血脈,然而尋常鯉魚其血脈稀薄無比,怎么可能躍過龍門便化龍呢?”

    “龍門鯉,又稱龍鱗鯉,哪怕未曾躍龍門前,天生身上也有一片鱗是龍鱗。”

    雨師妃沒有注意到,楚留仙的神情陡然恍惚了起來,似陷入了沉思當中,猶自在滔滔不絕地繼續道:“只是龍門鯉世間罕有,即便是在師妃那個時代,魚躍龍門也只是一個傳說罷了。”

    “對不起,師妃沒能幫到尊……尊主……”

    雨師妃說到后來,才發現楚留仙異常。

    自家尊主哪里有半點失望之色,分明是紅光滿面,得償所愿一般。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楚留仙幾乎有放聲大笑的沖動,他徹底明白了。

    在那一瞬間,無數洪亮的聲音,在他的心中轟然響過:

    “龍門鯉,即便是在雨師妃的時代也近乎絕跡人間,但凡事有例外,千山泊便是這個例外。

    千山泊中,繁衍著大量的龍門鯉。

    這一點,不知道怎么被當時還是小家族的崔氏得知,于是他們占據此處,又小心謹慎,以漁民來捕魚,防止任何原因,引來其他修仙者的注意。”

    楚留仙完全忘卻了眼前雨師妃的存在,霍地一下從床榻上起來,踱步屋中,把進入千山泊以來所見的種種奇異事件串聯在了一起。

    “漁村不準吃魚,這是崔家怕漁民們浪費了龍鱗,也是怕萬一露出了馬腳;

    懶漢受獎,而勤父受懲,原因也在這里。崔家哪里要的是什么魚,他們要的分明就是龍門鯉,或者說是龍門鯉上的一片鱗。”

    “一切,都有了答案!”

    楚留仙到這會兒,方才真正了然所謂的“魚吃人”是怎么一回事。

    “好一個崔家,真是好一個崔家。”

    楚留仙贊嘆出聲:“千山泊中產龍門鯉,他們竟然能將這個隱秘一藏多年,以龍鱗玉發家崛起,真是讓人不能不佩服啊!”

    感慨完后,楚留仙才發現雨師妃并沒有退去,神魂依然駐留在神像當中,似有什么話要對他說。

    “雨師妃,你還有事情?”

    楚留仙這會兒心里面想的全是龍門鯉,以及揭開這個萬年前隱秘產生的千絲萬縷聯系,如——秘藏!

    “嗯。”

    雨師妃端莊的面容上,露出了渴望,還有慈悲交雜的奇異神色,懇求道:“雨師妃有一個心愿,大膽求尊主玉全。”

    “師妃想要重新回到人間,若是見到旱了,就行云布雨,遍灑甘霖;

    若是碰到澇了,便牽引水勢,驅散洪水,呵退雨云。”

    若是遇到疫了,則投藥入井,解眾生病痛。”

    楚留仙靜靜地聽著,等雨師妃說完了,他才淡淡地道:“雨師妃,你確定不是想要看到萬民俯首叩拜,敬你為神;不想香火鼎盛,受用不盡?”

    “不想。”

    雨師妃很肯定地搖著頭,道:“師妃只是想看到,久旱逢甘霖時,洪澇現晴空際,久病得痊愈后,人們臉上的歡喜。”

    “看到他們歡喜,師妃也會歡喜。”

    楚留仙沉默著,平靜地看著雨師妃,一言不發,任誰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到底在想著什么。

    雨師妃身上浮現著靈光,臉上帶出對使命的虔誠之色,道:“我知道尊主不愿見到什么,師妃若能如愿,愿將所得神力,盡數凝練成神道法器,以奉尊主,自身絲毫不留。”

    “神道法器嗎?”

    楚留仙終于開口了,不帶絲毫感彩,讓人聽不出喜怒與意愿,“我知道了。”

    只是知道了。

    雨師妃不由自主地露出失望之色,她不想只成為以神祇尊位增幅法術的存在,她依然想看到那闊別多年的生民笑顏。

    “他們歡喜,你也歡喜?!”

    楚留仙重復了一遍,閉上眼睛沉吟片刻后,道:“機會我會給你,雨師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話音落下,他衣袖一拂,神像上金光褪去,通過不可知的通道,雨師妃的神魂甚至沒來得及道謝,便重新被送回黃昏域中。

    將神像收回乾坤袋中,楚留仙長出一口氣,整個人放松了下來。

    “他們歡喜,你也歡喜嗎?”

    “我等著看!”

    楚留仙不能不承認,雨師妃的話觸動了他,這才讓他愿意給出機會。

    決斷不管對錯,做了便就放下。

    他朝雨師妃若是有所異動,楚留仙自認也能將她徹底壓下,永不翻身。

    楚留仙仰躺在床榻上,將雨師妃的事拋諸腦后,腦子里浮現出來的皆是與龍門鯉、與橘中秘藏相關的事情。

    最終,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屋中虛室生白,楚留仙的一雙眼中神光暴漲,璀璨如星辰。

    “我找到你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文學區-短篇文學網www.wenxuequ.com)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