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六章 湖女憐兒 下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六章 湖女憐兒 下

第七卷龍之秘 第六章 湖女憐兒 下

推薦閱讀:

    湖女憐兒的嗚咽之聲,在夜的千山泊久久回蕩。   一邊哭,一邊說,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看著月兒漸漸西沉,她從礁石上起身,臉蛋上還帶著晶瑩的淚珠兒。

    “千幻姐姐,謝謝你。”

    憐兒抽著鼻子,很感激地看著千幻櫻,道:“從來沒有人肯跟我說這么多話的,說完舒服多了。”

    “是嗎?!”

    “那我們多說說話吧。”

    千幻櫻喜笑顏開,這會兒再不覺得憐兒這小丫頭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盡數拋到了腦后去,誰叫憐兒的話戳到了她癢處呢。

    “這丫頭。”

    楚留仙遠遠看到千幻櫻那眉開眼笑的樣子,忍不住以手捂額,一陣無語。

    憐兒倒是很有共鳴,聽到千幻櫻的話很動心的樣子,歪著腦袋仔細想想,還是遺憾地搖頭道:“不行啊,憐兒要回去了。

    憐兒是趁著姐姐不在,偷偷跑出來的,再不回去就要被姐姐現了呢。”

    千幻櫻撲閃著眼睛:“憐兒你還有一個姐姐啊?”

    “嗯!”

    憐兒重重地點著頭,苦惱地道:“姐姐不讓我出來,今夜她是去找小黑去了,不然憐兒也出不來。”

    “小黑是什么?”

    這話,千幻櫻是直接問出來,在楚留仙那則是一個疑問,一個不祥的預感浮現。

    “小黑就是小黑啊。”

    憐兒理所當然地回道,接著,她看了眼天色,道:“千幻姐姐,明天晚上憐兒要是還能偷跑出來,再找千幻姐姐你說話哦。”

    “嗯!”

    千幻櫻開心地答應了。

    她答應得是如此的干脆,可見這段時間真是把她給憋壞了。

    “呼~”

    藏身暗處有一段時間的楚留仙長出了一口氣,心想:“總算是說完了,她們真能說。”

    他是親身體驗到了當日小胖子的痛苦,怪不得當日小胖子與千幻櫻姐妹聊天回來后,一臉便秘的樣子,敢情根子在這里呢。

    楚留仙正想等著那兩個小丫頭告別后,離開了此處,他再現身以青銅面具汲取龍神像神力,畢竟堂堂公子留仙,躲在暗處聽兩個女孩墻角,實在不是什么能見人的好事。

    他一個念頭還沒轉完呢,異變突生。

    “刷!”

    一道流光溢彩,劃破寂靜夜空,帶起破空之聲,撕裂了千山泊上靜謐。

    “不好!”

    楚留仙一眼認出劃破夜空者的來歷,苦笑不已,“童兒啊童兒,你什么時候回來不好,偏偏選在這個時候。”

    回來的,正是楚留仙派遣出去,激混元一氣化龍缽,并以黃巾力士符破開天然堤壩,以造成那場洪水肆虐的邪佛童子。

    邪佛童子自是不知道它壞了楚留仙的事情,憑著心血間那種神秘的聯系,它一點彎路都不走,徑直飛往了楚留仙的藏身處。

    “這般動靜,就是聾子瞎子也看到聽到了。”

    楚留仙滿臉苦笑之色,站了起來。

    這會兒在藏著掖著,這臉只能丟得更大。

    果不其然,他起身硬著頭皮望向湖中,果然看到千幻櫻和憐兒都是一臉驚恐地看著他。

    “留仙公子!”

    千幻櫻大吃一驚,腦子里亂七八糟的,只有一句話在回蕩:“他都聽到了,他都聽到了……怎么辦?死了,死了。”

    憐兒更是干脆,好像受了什么驚嚇般,驚叫一聲,掉頭就跑。

    “憐兒你別跑啊……”

    千幻櫻伸手要抓,卻抓了一個空,憐兒度快得出奇,眨眼間就奔到湖中深處。

    詭異的是,憐兒跑出了那么遠的距離,至始至終,光著的小腳丫一點水都沒有碰到,在月色下不難看到隨著她的奔走,湖面上浮出了一塊塊礁石,儼然是一條路橋溝通過去。

    深夜的千山泊湖面上,礁石鋪陳出路橋,讓一個小丫頭像受驚的兔子樣飛奔而過,這一幕怎么看怎么詭異。

    “呼呼呼~~~”

    風乍起,湖上融融霧氣,隨著憐兒的離去而舒卷著,飛快消散。

    一片朦朦朧朧的千山泊湖面,陡然清晰起來,平靜的湖面上倒映出圓月,安靜祥和得好像什么都沒有生過,之前種種不過是錯覺罷了。

    要不是緊接著的一幕,連千幻櫻都要覺得自己是不是太久沒跟人說話憋出毛病來,以至于生出了幻覺。

    就在千幻櫻的面前,幾點晶瑩從空中落了下來。

    它們是憐兒驚叫而走時候,甩落下來的淚珠兒。

    淚珠掛在她臉上時候還是尋常模樣,這一甩落,卻在下落的過程中,不住地閃爍著瑩光,不住地凝實,仿佛連月華都凝聚到了其中。

    每一點晶瑩,都在泛出朦朧的光暈,看上去美麗得如天上的星辰,誤墜湖泊。

    千幻櫻正看得出神呢,忽覺得腳下一空,冰涼的湖水瞬間漫過了她的腳面。

    不是湖水上漲,而是她腳下支撐的礁石忽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中间广告位置--> 無獨有偶,隨著憐兒跑得不見了蹤影,上一刻還貫穿了千山泊的礁石路橋也再也看不到了。

    千幻櫻是大吃一驚,反應不及,楚留仙卻是早有預料,在她驚叫出手的時候,已然手掐避水訣,來到她的身邊。

    千幻櫻手上一沉,支撐住去她的體重不再下墜,抬起頭來,便看到楚留仙凝立于湖面上,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肘。

    “留仙公子……”

    千幻櫻囁嚅著,想要說什么,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只是怔怔地看著楚留仙另外一只手在虛空中抹過,將幾點晶瑩接在了掌中。

    “哇~”

    千幻櫻又有拿小拳頭揉眼睛的沖動了。

    在楚留仙的掌中,幾點晶瑩在滾動著,互相碰撞出清脆的聲音,竟是凝結成了幾顆渾圓無瑕疵,光彩奪目的珍珠。

    “千山月明珠有淚啊。”

    楚留仙凝望著腳下湖面映出的圓月,掌中淚水所化的珍珠,感慨出聲。

    在他的腦海里,有一幕景象久久不去。

    那是在憐兒因為他的出現而驚叫轉身飛奔而去的一瞬間。

    在那個時候,楚留仙隱約看到憐兒臉上的神情陡然就變得不同了。那種不同,不是因為恐懼而扭曲,而是一瞬間就從純真、讓人憐惜的小女孩兒,變成了漠然,麻木沉淀出來的嫻靜落寞。

    驚鴻一瞥,到現在手托著珍珠,楚留仙都無法確定,那到底是真實存在呢,還是他的錯覺。

    “小櫻,你留著它們吧。”

    楚留仙將憐兒淚水所化珍珠往千幻櫻手中一塞,便帶著她回到了湖畔。

    那兒,邪佛童兒雙手捧著混元一氣化龍缽,童稚的臉上盡是茫然之色。

    它隱約覺得是壞了主人的事,又想不明白生了什么,只好茫然地看看楚留仙,看看千幻櫻,又低頭看看自己。

    緊接著,邪佛童子好像是怎么都想不明白,索性便不想了般,蹦蹦跳跳地靠近過來,雙手捧著化龍缽高舉過頭。

    這是交還寶物,復命而來呢。

    楚留仙覺得偷聽人家小女孩說話,實在是丟人到家了,不太想看千幻櫻現在神情,只是木然接過了化龍缽。

    混元一氣化龍缽落手的第一時間,楚留仙就感覺到其中有龍吟聲聲被壓抑,缽體在劇烈地顫動著,那龍魂似乎在不甘地咆哮著,掙扎著,想要破缽而出,重獲自由。

    “我說過。”

    楚留仙的手在化龍缽上摩挲著,淡淡地道:“你好好跟隨我,若有機會,我會給你想要的。”

    被束縛在化龍缽中不知道多少年的龍魂想要什么?無非是自由,是能以生命的姿態,在陽光下自由的呼吸、飛翔……

    也不知道是相信楚留仙的話,還是掙扎咆哮到累了,化龍缽中龍魂漸漸安靜了下來。

    楚留仙收起化龍缽的時候,看到邪佛童子臉上神情,目光,那怎一個孺幕了得,楚留仙又怎么舍得責備于它。

    “你做得很好。”

    楚留仙伸手,虛拍在邪佛童子的肩上,笑道:“童兒,奔波一日夜,你也辛苦了,先休息去吧。”

    邪佛童子先是搖搖頭,又很乖巧地點點頭,似乎在說它一點都不辛苦。

    不舍地又看了楚留仙一眼,它原地繞了一圈子,靈光浮動,重新化作靈體鉆入縛鬼球中。

    縛鬼球如有虛空中無形大手托著,晃悠悠地飛到楚留仙腰間,懸掛到了四靈玉帶上。

    安頓好了邪佛童子,楚留仙正想硬著頭皮跟千幻櫻說他不是跟蹤她之類的,雖然他向來不屑于跟人解釋什么,但這實在不是個事兒,還是說清楚的好。

    “小櫻啊。”

    楚留仙剛出聲呢,千幻櫻如夢初醒地抬起頭來,緊張兮兮地道:“留仙公子,你都聽到了啊?”

    “什么?”

    楚留仙一頭霧水,不知道這丫頭在糾結什么。

    “沒有聽到啊,那太好了。”

    千幻櫻笑得燦爛無比,拍著胸脯,一副這我就放心了的樣子。

    必須得說,她這是自欺欺人呢,千幻櫻顧著她的形象還在不在,反倒忘了問楚留仙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楚留仙到底明白了過來,頓時哭笑不得,敢情兩人所想的壓根就不是一回事情。

    他也就熄了畫蛇添足解釋的意思,正想帶著是千幻櫻回去呢,在遙遠的天邊,忽然飄忽的聲音若有若無地傳來。

    “喵~~~喵~~~~~”

    楚留仙眉頭一挑,循聲眺望了過去。

    夜色如墨,濃郁得化不開,根本看不出在遠方的黑夜下,到底有什么存在。

    隱隱約約地,楚留仙似乎能從那聲聲與之前迥異的貓鳴聲中,聽出眷戀、依戀,似乎是在與主人撒著嬌兒。

    叫聲漸遠,終不可聞。

    “罷了!”

    楚留仙長出了一口氣,對千幻櫻說道:“我們回去吧。”

    “明天,再看!”(文學區-短篇文學網www.wenxuequ.com)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