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五章 湖女憐兒 中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五章 湖女憐兒 中

第七卷龍之秘 第五章 湖女憐兒 中

推薦閱讀:

    “她大半夜的到湖邊來干嘛?”

    楚留仙認出來了,在他之前走到湖畔處的,不是千幻櫻,又是何人?

    千幻櫻之前一日夜,可是大受煎熬,這會兒不好好休息,怎么會跑到這里來呢?

    楚留仙心中疑惑,悄悄地靠近過去。

    有陽神念頭鎮神魂,世上能捕捉、察覺到他氣息者少之又少,千幻櫻顯然不在其中,她全然沒有注意到,身后多出了一個人來。

    等楚留仙靠得近了,近到能聽到再細微的動靜時候,千幻櫻依然毫無所覺,徘徊湖畔。

    “哎!”

    “悶死了!”

    千幻櫻嘟著嘴巴,來來回回地在湖畔走著。

    一邊走動,她還一邊踢踏著湖泊鵝卵石,百無聊賴地自語道:“好悶啊,都沒有人能聽我說話。”

    “不能說話好難受啊~~~~~”

    楚留仙聽到這里,自嘲地一笑,知道自己是多疑了,心想:“原來這小丫頭是沒人說話給憋得受不了,到外面來散心來了。說起來,還真不負胖子給她們姐妹取的外號:阿婆嘴啊!”

    “這胖子,嘴夠毒!”

    楚留仙莞爾之余,就想現身招呼千幻櫻一起離去。

    有千幻櫻在此,他的計劃自然無法實現,又不放心她一個小丫頭呆在這個出過不少事情的湖畔,只能如此了。

    還沒等他直起身來呢,忽然從千幻櫻的口中聽到自己名號。楚留仙只得又伏了下去。

    “那胖子太討厭,才不想跟他說話。”

    “留仙公子嘛~~”千幻櫻一臉郁悶,自語道:“在他面前,我怎么就不敢說話了呢?”

    “好難受啊啊啊~~”

    想到憋悶處,千幻櫻一腳把前面的鵝卵石踢入了湖中。

    “撲通”一聲,湖面月光破碎,無數碎銀般地泛出漣漪,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來了。

    在這深夜中,落針可聞,鵝卵石落水的聲音自然也就被百倍地放大。反倒嚇了千幻櫻一跳。

    少了她嘰嘰喳喳的聲音,湖畔陡然安靜了下來。

    薄薄的霧驀然而起,籠罩在湖面上,朦朦朧朧,如人在月中。

    “嗚嗚嗚~嗚嗚嗚~~~”

    隨著夜風,壓低了聲音的飲泣聲,幽幽地傳來。

    “什么聲音?”

    楚留仙絕了現身的心思,稍稍探出身來,向著湖面張望過去。

    千幻櫻也聽到了那聲音。壯著膽子,躡著步子。靠近湖面循聲望去。

    “咦?怎么有一個小女孩?”

    千幻櫻拿著小拳頭揉眼睛,確定不是看花眼后驚疑不定。

    在她面前數十丈開外的湖面上,有一處小礁石突起,上面坐著一個女孩兒,伏在礁石上哭泣。

    那處礁石到湖畔之間,有正可容納落腳大小的礁石冒出水面,時不時地就被起伏的湖水淹沒過去,儼然是一條小小的路橋。

    “是那些……漁民嗎?”

    千幻櫻想起當初跟著楚留仙他們,在神龕前所見的景象。踟躕不敢前。

    “好像不是。”

    千幻櫻又看了一會兒,發現女孩的身上衣服干燥,腳下也沒有滴答不停地流水,月光披在她的身上,湖中還留下了影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鬼。

    過去的十幾個呼吸時間里,湖中女孩始終在飲泣著。似乎有很什么不幸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無處哭訴,只能在這個清冷的夜里面,獨自到湖中哭。

    千幻櫻壓抑不住心中好奇。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等她躡著步子,時而蹦跳一下,通過了礁石路橋,來到湖女旁邊的時候,湖中女孩也梨花帶雨地抬起頭來。

    她抽著鼻子,既是疑惑,又是驚恐地看著千幻櫻,怯生生地問道:“姐姐你是誰啊?”

    “姐姐叫千幻櫻。”

    千幻櫻看著她這小可憐樣子,戒心大減,又靠近了幾步,“你叫什么名字?”

    興許是千幻櫻的樣子看上去沒有威脅,女孩瑟縮了一下,沒有躲避,還細聲細語地道:“千幻姐姐,我叫憐兒。”

    走得近了,千幻櫻看得真切,憐兒長得很是清秀,即便是粗布麻衣,也掩蓋不了那種山清水秀地方,方才會養出的清秀容顏。

    她的腳下沒穿鞋子,赤著小腳泡在湖水里面,微微一劃動,就是無數漣漪。

    人如其名,憐兒給千幻櫻的感覺,就是一個應該承歡在父母膝下,飽受父兄憐愛的小姑娘,親近之心頓起,也學著她的樣子,褪下了鞋襪,把白生生的小腳伸入水中劃著。

    好吧,千幻櫻她是太想找人說話了。

    她一坐下來,就開始跟憐兒聊了起來,從湖水好涼啊,今天月亮真圓,很快兩人就拉近距離,咯的笑聲回蕩在湖面上。

    楚留仙的心,卻提了起來。

    千幻櫻先前做過的判斷,他也做過,不錯,這個湖女憐兒的確跟那些不住滴水,水鬼一樣的漁民不同。

    但是,楚留仙比起千幻櫻,更加的觀察入微,他無比地肯定,在湖上霧起之前,那里絕對沒有什么礁石,更沒有這個湖女存在。

    “這個憐兒,到底是什么存在?”

    楚留仙心既提起,自然分外關注湖中情況,千幻櫻與憐兒的對話,由于周遭太過安靜故,一字不差地傳入了他的耳中。

    “憐兒啊,大半夜的你怎么在這里哭呢?”

    千幻櫻很關心地問道:“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你告訴姐姐,姐姐幫你出頭。”

    說著,她還舉起了小拳頭,以示決心。

    憐兒搖著頭,嘴一癟。又要哭起來,<!--中间广告位置-->帶著哭腔說道:“憐兒想爹爹,也想娘親,還很想很想阿牛哥。”

    “那你爹爹,娘親呢?”

    “死了……”

    憐兒“哇”地一聲哭了起來,“他們……他們都被魚吃了。”

    “魚?”千幻櫻嚇了一跳,本能地就想起了那天夜里所看到的黑色怪魚,心里毛毛的,生怕有一條大魚從水中撲出來,一口把她們小姐倆給吞了。

    四面湖水。異常地安靜,除了她們兩對小腳丫劃水帶起的漣漪,波瀾不驚。

    千幻櫻稍稍松了口氣,問道:“是那種很大的怪魚嗎?”

    憐兒搖頭,道:“不是那樣的,姐姐你不知道嗎?”

    她抬起頭來,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在龍魚村,不是人吃魚,而是魚吃人……”

    緊接著。憐兒用一種很悲涼的語氣,把那句“魚吃人”里掩藏的心酸與悲劇。娓娓地道了出來。

    原來,在千山泊有一個古老的傳說,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條神龍從天而降,撲入了湖水里。

    它的每一滴血,每一片鱗片,都變成了湖里各種各樣的魚兒。

    這就是龍魚村這個村名的由來。

    最早的時候,漁村捕魚,也吃魚。

    一直到不知道什么時候。崔家仙人來了。他們占據了湖心島,掌管了龍魚村,從那天起,漁民們再不能吃哪怕一條魚。

    崔家給漁村立了規矩。

    漁民們不準食魚是第一條,理由是魚肉是妖龍所化,食之會化妖。

    這個自然無人信,畢竟祖祖輩輩都是這么吃過來的。也沒人變成過什么妖。只是崔家命令,更不可違抗。

    不準吃魚也就罷了,崔家還雇傭他們所有人捕魚,規定每戶每年要交上多少的魚。這才肯發放少量的糧米。

    沒有捕夠魚的,只能挨餓。

    超過了應繳納的份額,余下的魚崔家才會出錢收購。

    崔家對整個漁村的掌控,整整過了數百年之久。

    在這數百年間,龍魚村的人拼死拼活,為崔家捕魚,不知道多少人累死在湖中,漁民們敢怒不敢言,稱之為:魚吃人。

    “崔家要魚干嘛?”

    千幻櫻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

    她何嘗不知道,崔家早在萬年前便已經煙消云散了,那么這個女孩……

    只是,不知不覺中,千幻櫻已經被憐兒所說的故事里諸般不解與奇異所吸引,挪了挪身子,還是決定繼續聽下去。

    憐兒臉上,淚珠子斷線的珍珠般滑落下來,滾落湖中,濺起晶瑩無數,哭著道:“誰也不知道他們要魚干嘛,爹爹娘親捕了魚,他們就會全部帶走,一條都不會剩下的。”

    “那一次,村里面有一個懶漢,從來不多捕魚的,那次遇到魚訊,多捕了一船,賣給崔家后,崔家說他做得好,獎勵了他好多錢。”

    “我爹爹捕的魚比他多多了,卻被崔家人說不好,還扣了我們的糧食。”

    “爹爹想給憐兒攢嫁妝,就沒日沒夜的去捕魚,后來一天累得掉進了水里,再也沒有起來。”

    憐兒說到這里,趴在礁石上,大聲地哭起來,哭聲凄厲,連帶成旁邊的千幻櫻鼻子都酸酸,連忙柔聲安慰。

    遠處,楚留仙的眉頭則緊皺了起來,低聲自語:“不準吃魚,懶漢暴富,勤父累死,怎么回事?”

    他隱隱覺得,憐兒訴說的東西里面,隱藏著什么很重要的東西,偏偏又捕捉不住,多少有點焦躁了起來。

    “爹爹死了……娘親去捕魚,也死了……”

    憐兒哭聲里,夾雜著斷斷續續的話,“阿牛哥說他要娶憐兒,要蓋房子,要辦酒席,每天夜里還去捕魚,怎么勸都不聽。”

    “后來,他晚上出去,白天船飄了回來,人沒了……”

    “嗚嗚嗚……”

    憐兒抬起頭來,兩只哭得紅腫的眼睛像泉眼,淚水怎么也止不住,哭道:“千幻姐姐,他們都被魚吃了。”

    別說千幻櫻這小丫頭了,連楚留仙都為這濃縮了龍魚村數百年無數家庭苦難的經歷動容,喃喃自語:“魚吃人,好一個魚吃人。”

    “萬年前,崔家的輝煌,難道就是建立在魚吃人上的嗎?”

    ps:

    說兩句題外話。

    今天有一個小作者找東流要章推,是一本沒簽約的書。

    在不久前,他就找過我,當時才兩三萬字,于是我就說,等你十五萬字了,如果還能堅持,我就給你推。

    今天,他真的十五萬字了。這條路并不好走,能堅持,便是不易,我給了他書的建議,也當然會給他推薦。

    只是,一時間想起了一件很多年前的事情,忍不住想跟大家嘮叨幾句。

    東流是很不喜歡找人要章推,在別人書評區打廣告的人。寫書這么多年來,除了人情往來朋友捧場的那種章推外,有一次章推,讓我記憶猶新。

    那是在07年,六年多前。那個時候,東流還是一個粉嫩的新人小作者,去到一個當時成績不錯的作者那里,求了一個章推。

    那個作者叫做八分銀,他怕是不寫書多年,不知道還看書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記得當年曾隨手幫助過的小作者?

    真希望啊,八分銀兄能看到這些閑話,在什么地方冒個頭,大家聊聊。

    哈哈,以下是正題,推推那個新人小作者的書:《陰陽斗魂》書號:3419475

    不是穿越流,不是重生流,不是廢柴流,不一樣的熱血玄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