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六卷千山泊 第十七章 絕頂夜話 上 可爭不可篡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六卷千山泊 第十七章 絕頂夜話 上 可爭不可篡

第六卷千山泊 第十七章 絕頂夜話 上 可爭不可篡

推薦閱讀:

    “解開了?”

    小胖子目瞪口呆,伸出手指,做出在畫卷上戳洞的動作,口中喃喃,“這就解開了?”

    “自是解開了。”

    得到準信,小胖子立馬換上諂媚的表情,捧著畫卷過來,道:“楚哥,咱們誰跟誰啊,要不,你跟我說說?”

    楚留仙伸手接過畫卷藏好,按在他的肩膀上說道:“還不是時候,要是太早讓你知道,戲就演得不像了。”

    “戲?什么戲?”

    小胖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心中反而定了下來。

    楚留仙既說他破解了留仙圖之謎,小胖子就不會有半點懷疑,這會兒反而期待了起來:“嘿嘿,真想看到他們要是知道楚哥破解了留仙圖,會是什么樣一個表情呢?”

    “真是期待啊!”

    想到這里,他急不可耐地問道:“楚哥,你說我們現在是不是去把秘藏挖出來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要花費這偌大功夫隱藏。”

    楚留仙笑笑,從懷中取出方寸海,道:“不著急,我們還有事要做,有戲要演呢。”

    “楚哥他拿出海螺來做什么?”

    小胖子的疑問,很快得到了答案。

    楚留仙將方寸海放到口邊,鼓足一口氣吹出。

    王賜龍本都做好了捂住耳朵的準備,不曾響單看得楚留仙吹得用力,方寸海中竟是半點聲音不曾傳出。

    “怎么回事?”

    小胖子正自疑惑呢,楚留仙緩緩閉上了眼睛,眼皮還在輕輕地顫動著,似乎在轉動著眼球,“看”著什么。

    他的確是在看。

    方寸海固然不曾出半點聲音,然而在其螺體上。卻有光點不住地浮現出來,最終點亮了一個區域。

    “那是哪里?”

    小胖子越看越是迷糊,他隱約記得楚留仙當時在明妃樓上,只是以方寸海照了公子燁、凰凰兒等人出現的三處所在,這怎么又多出了一處?

    事實上,包括小胖子在內,當時在場的人都沒有看清楚楚留仙手腳,事實上他還照亮了第四處,也就是當時眾人所在的明妃樓附近區域。只是因為不曾激,故而才沒有為人所覺。

    在高山絕頂上,惟有朔風飛揚,可在明妃樓附近,卻有無形無聲的波紋如大海潮生。淹沒所有。

    聲波過處,一草一木,一人一物,盡數反射回來,映在楚留仙的腦海中,歷歷如畫。

    楚留仙所“看”的,正是那個反饋。

    “找到你們了!”

    楚留仙忽然睜開了眼睛。精神外泄,兩眼都在放著光,唬得對面的小胖子差點蹦起來。

    深吸一口氣,楚留仙對著方寸海淡淡出聲:“北方有山。絕頂生老樹,樹高不可知,月輪梢頭掛。

    值此良辰美景,豈忍一人獨享?

    徘徊難舍。留仙當于此滯留一日,若有三二知己。閑談共賞月,不亦快哉!”

    話音落下,楚留仙將方寸海一收,完全沒有聽回音的意思。

    在他的對面,小胖子越聽越迷糊,問道:“楚哥,你這是做什么?”

    楚留仙反問:“你沒聽到我說的話?”

    “聽到了。”小胖子老實回答,“只是沒聽懂。”

    楚留仙搖頭失笑,道:“簡而言之,我是告訴他們,明天日出前,我會在這里等他們,過時不候。”

    小胖子撓撓頭,吐出三個字來:“為什么?”

    楚留仙悠悠然伸了個懶腰,道:“說得直白點,就是:明天晚上,想看留仙圖,過來讓我公子留仙先敲一竹杠!”

    “嚇,還來。”

    小胖子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轉念又覺得不對,他奇道:“楚哥,陳林、鳳岐他們不是都看過了嗎?就是陳林不說,觀滄海兄弟也不會說嗎?凰凰兒都到了,鳳岐難道還敢藏著掖著?”

    “哈哈哈~~~”

    楚留仙大笑出聲,“說是會說,可是公子燁他們敢信嗎?”

    小胖子先是不解,繼而恍然大悟。

    那一天夜里,楚留仙只是分別給了別雪陳林和鳳岐各自十個呼吸的時間,細看留仙圖。他們或許看得仔細,或許臨摹出精髓,可那又如何?公子燁等人又如何能信得他們?

    “哪怕只是為了求一個心安……”

    小胖子服了,“他們也會來!”

    這邊,絕頂老樹下,楚留仙與王賜龍齊聲大笑。

    另外一頭,在明妃樓前,荷花池畔,公子燁、王天龍、凰凰兒,三人同時顫動了一下。

    三人之中,公子燁最先恢復過來,在心中默默記下位置,抬頭望向對面的別雪公子陳林,和氣地笑道:“別雪公子,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

    別雪陳林搖了搖頭,長身而起,負劍而走,邊走邊道:“古往今來,聲名亦如天下,爭之可也,篡之不可也!

    擺明車馬,戰而勝之,為:爭!

    暗下謀算,以眾凌寡,為:篡!”

    “我別雪陳林,愿與公子留仙一爭,勝則欣然,敗亦無愧。
<!--中间广告位置-->
    篡得的聲名,我陳林不為也!”

    “道不同不相為謀,告辭。”

    話音落下,別雪陳林已然在數十丈開外,身體挺拔如劍,氣勢壓得眾人到口的勸告一滯,竟是說不出口。

    一直到別雪陳林遠出百丈,公子燁才皺眉道:“別雪公子,別忘了我帶來的陳林家族命令。”

    別雪陳林悠悠的聲音從背影處傳來:“我不是把他們兩個留給你了嗎?”

    “他們……兩個……”

    公子燁無語回頭,看到陳觀海、林滄海兄弟一臉郁悶地站在那里,心道:“就這兩貨,拿來干嘛?”

    他就差把這評價寫在臉上了。

    奈何別雪陳林去意已決,再不回頭,已是走得遠了。

    公子燁惋惜一陣。也只得作罷了,坐下來似在沉思著什么。

    此刻,在明妃樓前,凰凰兒將樓中秀榻搬出,在兩株樹間以之做成一個秋千,優哉游哉地在上面蕩著,好像眼前生的事情皆是事不關己。

    鳳岐公子垂頭喪氣,望向凰凰兒的目光滿是復雜。

    王天龍主仆三人獨據一處,與其余人等井水不犯河水。

    岳山、霍靈珊二人早別雪陳林一步就先走了。公子燁也不曾將他們兩人放在眼中,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便即作罷。

    眼前這些人,就是公子燁仗之準備與楚留仙一戰的底氣了。

    “你想怎么做?”

    一個粗豪的聲音,打斷了公子燁的沉思。

    “王少。”公子燁抬頭,望向說話的王天龍。依然是笑容滿臉模樣,“當然是與公子留仙一爭了,我們不就是為此而來的嗎?”

    “橘中秘藏,就是戰場。”

    公子燁長身而起,碩大的身軀險些將桌椅撞翻,朗聲道:“我公子燁不管秘藏中是什么,一物不取。任由大家自選便是。

    只要公子留仙得不到,便是我們勝了。”

    王天龍沉默不語,無形的壓迫感覺卻從他身上輻射出來,似在無聲地抗議著。他王天龍不要這樣的贏。

    秋千上,凰凰兒撇了撇嘴,狀極不屑。

    公子燁臉上肥肉都笑得在顫動,說出的話卻讓王天龍他們臉色大變:“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但別忘了,他是公子留仙!”

    “記住。主要不讓他得到秘藏,就是我們贏了!”

    王天龍想要反駁,想要暴怒,但向來暴躁的他一口火卻是不出來,畢竟那個孤高的身影,那個名號,壓在他的頭上太多年了。

    “這一切,只因為他是公子留仙。”

    公子燁突然止步,好像肥大的身軀已經讓他走不動了,其聲卻是鏗然有力,讓人一句都反駁不得。

    “就好像在今夜,只要我們付出足夠的代價,他就會毫不猶豫地將留仙圖予我們看。

    只因為,他是公子留仙!

    那個從來沒有把我們放在過眼中的——公子留仙!”

    ……

    是夜,月華如練,環繞絕頂,給老樹枝頭,披上了一層銀霜。

    月華又如水,將山巔妝點得如同水浸的宮殿。

    楚留仙在山崖旁憑風而立,狀極悠然。

    在他的身后,小胖子如熱鍋上螞蟻,繞了幾圈子后還是沒忍住,問道:“楚哥,你說他們會來嗎?”

    “一定會!”

    楚留仙的聲音憑著風,顯得飄飄忽忽,又字字清晰:“越是自負者,就越是不信人,從來只相信自己。

    所以他們一定會到,只要有所求!”

    小胖子又問:“那你說誰會先到?肯定不會是公子燁那個大胖子,他能不能爬得上來我都懷疑。”

    楚留仙還沒有說話呢,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小二,你不知道背后說人會爛嘴巴的嗎?”

    “擦~”

    小胖子猛地回身,只見得一個連月光都擋住的龐大身軀,一步三搖地爬了上來,不是公子燁又是何人。

    “我最討厭別人叫我王小二,胖子,你這是想打一架嗎?”

    小胖子其實沒那么生氣,難得有人能讓他理直氣壯地喊一聲“胖子”,心里面那叫一個舒暢啊。

    公子燁不去理會他,沖著楚留仙背影一拱手,道:“公子留仙,我們也有些年頭沒見了,你就打算這么吝于一面嗎?”

    楚留仙回轉過身來,在明亮的月光下,第一次將公子燁看得真切。

    “他這笑容是怎么練出來的?”

    楚留仙有些納悶,不管是上次在明妃樓中所見畫面,還是此刻親見,公子燁臉上的笑容幾乎全無變化,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

    “公子留仙,你可知道我為什么來此嗎?”

    公子燁踱步老樹下,朗聲道:“我放著生意不談,連夜趕到千山泊,是為了什么?”

    楚留仙興致缺缺,隨口問道:“為什么?”

    “因為,我等不及了。

    因為,我不甘心!”(文學區-短篇文學網www.wenxuequ.com)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1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