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六卷千山泊 第二章 千山無顏色,擊天洞虛陣 中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六卷千山泊 第二章 千山無顏色,擊天洞虛陣 中

第六卷千山泊 第二章 千山無顏色,擊天洞虛陣 中

推薦閱讀:

    一秒記住【www.】,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咦,來的竟然是你?”

    “怎么不是觀滄海兄弟?”

    楚留仙回過身來,不出意料地看到一身白衣的別雪公子陳林踏月而至。

    隔著三五步的距離,陳林止步,淡淡地道:“怎么不能是我?”

    楚留仙擺了擺手,道:“不是不能是你,我只是在奇怪,這種銅臭事你不是最不感興趣的嗎?怎么不讓觀滄海來。”

    說了半天,兩人都沒有提及具體是什么事情,卻又絲毫不擔心對方會會錯意,顯然各自都了然于胸了。

    陳林搖了搖頭,走到楚留仙的邊上,與他并肩欣賞著玉盤般的圓月,說的卻是大煞風景的話:“我怕他們讓你公子留仙給賣了。”

    “呃~”

    楚留仙摸摸鼻子,不曾想自家還能給人留下如此印象。

    陳林語氣怪怪的,就好像重新認識楚留仙一樣:“我來之前翻看了一下陳林家這半年來賬目,你猜我發現了什么?”

    “什么?”

    “窟窿,一個個窟窿。陳觀海和林滄海兄弟這半年來與你公子留仙做的生意,沒有一筆不是賠的。”

    “不至于吧?”

    “就是表面上看來是賺的,后面回頭再看,賠得只會更慘!”

    別雪陳林的語氣確切無疑,毫無疑問他是真去查了。

    鐵一樣的事實面前,楚留仙只好住口,不接這個話茬。

    “難道真是能者無所不能,你公子留仙在修煉上,在謀算上,處處壓我們一頭,連在做生意上,你都想跟公子燁一樣,讓我們難望項背嗎?”

    陳林盯視著楚留仙的眼睛,沒有看到什么,只有一片清澈,直如天上月華。

    楚留仙笑笑,道:“那你來就不怕賠了嗎?”

    陳林搖頭,道:“我不是來跟你做生意的。”

    “哦~”

    楚留仙不置可否。

    “我只要拿到我想要的就夠了,至于是賺是賠,干我何事?

    楚留仙,你是公子留仙,我是別雪陳林,我們都不是公子燁。”

    別雪陳林這番話說得意味深長,頗有規勸之意,楚留仙聽得哭笑不得,擺手道:“好吧,說說你想要什么?”

    “錯。”

    別雪陳林搖頭若撥浪鼓,“我想要什么你還不知道嗎?是你想要什么才對。”

    楚留仙依然笑容滿面,陳林不覺得什么,要是秦伯或是王賜龍那胖子在場,怕是就要為此刻站在楚留仙對面的家伙默哀了。

    他伸手在乾坤袋上一拍,旋即一幅畫卷入手,月光灑落其上,“留仙圖”三字清晰無比。

    別雪陳林的目光一凝,顯然他的目的就在于此。

    “說吧。”

    楚留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別雪陳林瞬間就懂了。

    陳林沉吟了一下,抬頭道:“我用一個消息來換。”

    “說說。”

    “崔豐禮并沒有見到時光流嵐方域的真面目,至始至終,他都被局限在他們崔氏一座妝樓當中。”

    “嗯?”楚留仙一皺眉,這的確是他所不知道的。他心中暗嘆,楚氏的確是衰弱了,這么關鍵的消息竟然不知道,顯然在這次各大世家的爭奪當中,他們是吃了虧的。

    同時,楚留仙不無慶幸,好在他沒打算壓住留仙圖秘不示人,不然各方面虧吃下來,興許就是功虧一簣的下場。

    “既然崔豐禮至始至終不曾出得妝樓,那時光流嵐的區域說不準就是在那妝樓之內嘍?

    還有,他的行止有所局限,也就是說他所取出之物,怕是整片時光流嵐方域的九牛一毛。”

    楚留仙將這個消息與之前所得的那些流云梳等生活化法器對映在一起,基本可以確定屬實了。

    他一邊消化著所得消息,一邊搖頭道:“不夠。”

    別雪陳林臉色有些發青,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道:“千山崔氏,在萬年前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尤擅符箓之道,相傳與龍族有些關系,幾次族中危機,皆是靠著強大的龍鱗玉符度過的。”

    “千山崔氏嗎?又是龍鱗玉符!”

    楚留仙思索了片刻,緩緩點頭。

    這些資料零星半點,或許未必有用,然而將他們結合在一起,卻有可能還原出很多東西,應景時候說不準便是勝利的鑰匙。

    看出楚留仙沒有再敲詐的意思,別雪陳林的臉色稍稍紅潤了一下,就在此時,楚留仙的聲音傳入耳中:

    “你有十個呼吸的時間。”

    話音剛落,楚留仙將手一抖,留仙圖在月下展開,庭院假山、蓮池妙舞,如夢如幻。

    別雪陳林不敢耽擱時間與楚留仙爭辯,連忙全神貫注地望向留仙圖中,力求將任何一個細節都牢牢記住。

    十息時間過后,陳林長出一口氣,臉色都有些蒼白。

    他這明顯是極短時間內,耗費精神極大導致的。

    “告辭。”

    別雪陳林匆匆而去,好像身后有什么東西在追趕一般,鉆入林中不見。

    楚留仙輕笑一聲,他知道這會兒陳林肯定是跑到一個隱秘地方,想要默出留仙圖中一切細節,以防時間一長遺漏個一處兩處的。

    “千山崔氏<!--中间广告位置-->,符箓之道,龍族關系。”

    楚留仙默念著收獲,隨手將留仙圖卷起成軸,在掌中有節奏地拍著。

    “啪~啪~啪~啪~啪~啪~”

    連著拍了六下,窸窸窣窣的聲音從身后再次傳來。

    楚留仙嘴角一彎,面露微笑,心想:“看來今天晚上的生意會是不錯。”

    他回過頭去,看到是一臉勉強笑容的鳳岐公子。

    “公子留仙。”

    鳳岐顯然片刻都不想多呆,拍出一物在楚留仙面前,開門見山,“我拿此畫,換你的留仙圖。”

    “嗯?”

    楚留仙看都不看鳳岐掏出的畫卷一眼,作勢要將留仙圖收起。

    對面鳳岐一下子憋住了,從牙齒縫里蹦出了三個字來:“……看一眼。”

    “這還差不多。”楚留仙心中暗笑,隨手打開鳳岐交出的畫卷。

    “咦?”

    楚留仙面色不動,內里驚異。

    畫卷材質特殊,依然能擋歲月侵蝕,通體枯黃如稍稍用力便會粉碎了一般。

    畫上所繪景象,是一望無際的湖泊水光瀲滟,晴時視野正好,能看清楚湖泊輪廓,湖上行船,周遭有山勢隱隱環抱。

    留白處,一行古拙字跡模糊無比,勉強能辨認出“千山泊”三字。

    “這是千山泊?”

    楚留仙抬頭問道。

    “嗯!”鳳岐別過頭不去看那幅畫,聲音低沉,“這幅畫是萬年為偶然路過千山泊區域的散仙所繪,怕是存世的唯一一幅勾勒出千山泊區域原始地形的資料了。”

    楚留仙干脆地將畫卷一卷,納入乾坤袋中,坦然道:“我知道你定然是留了副本了,這畫我收下了。”

    鳳岐臉色愈發地不好了,捏著鼻子點頭。

    “還有呢?”

    “還有?!”

    鳳岐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本來讓他跟楚留仙談這個事情就很勉強,這會兒更有拂袖而去的沖動。

    很是深吸了幾口氣,他才勉強平復下來,又掏出一幅畫拋向楚留仙。

    楚留仙展開一看,只見得那畫無論是紙質還是筆觸,皆與之前一幅如出一轍。

    不同的是,這幅畫不再是千山泊全景,而是截取了湖中一塊礁石上,一個十三四歲漁家少女在潸然淚下的場面。

    顆顆淚水,砸落湖中,晶瑩如珍珠,好似鮫人淚。

    鳳岐咬著牙,字字句句都是從牙齒縫里擠出來的:“這兩幅畫都是我們鳳家天道城主事,偶然在濟水墟市中收到的,現在全部給你了。”

    這第二幅畫顯然沒有第一幅重要,不過楚留仙聽出來了,他再敲下去,怕是鳳岐能撲上來跟他拼了,只得遺憾地作罷。

    楚留仙再次展開留仙圖,依然是那句話:“你有十個呼吸的時間。”

    十息過后,鳳岐如同別雪陳林一般,臉色蒼白,踉蹌而去。

    楚留仙將敲竹杠得來的收獲仔細收好,耐心地等了片刻,月漸西移,始終沒有人再出現,頗為遺憾地嘆息了一聲。

    “楚哥啊,你嘆什么氣呢。”

    小胖子一臉愁苦之色地從林間擠了出來,來到楚留仙的身旁坐下,道:“難不成你還想把霍靈珊也敲上一筆?”

    楚留仙搖頭,嘆道:“我只是想把那個人情還掉,看來霍靈珊是沒打算這么便宜我了,可惜,可惜。”

    “對了,別雪陳林和鳳岐他們的臉色,是不是很精彩啊?“

    楚留仙想起什么似地如此問道。

    不用王賜龍說,他也能知道這胖子是怎么知道他敲詐陳林和鳳岐事的。

    想想就清楚了,陳林和鳳岐兩人回去時候,那表情定然是相當之精彩。

    “嘿嘿嘿~~”

    小胖子賊笑著道:“我以前可聽說過一首詩歌,楚哥你可想聽聽?”

    “你還懂詩?”楚留仙搖頭失笑,“來吧,念來聽聽。”

    王賜龍笑著說道:“據說在很久以前,有百族征戰,我人族追亡逐北,殺得異族遠遁蠻荒,拱手讓出天地間的主導權來。

    其中有一族,其名佚失,現多稱之為‘胭脂族’。

    他們有首詩歌是這樣唱的:

    嗚呼,亡我天闕山,使我父老不安息;

    哀哉,亡我胭脂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楚留仙聽得入神,他依稀記得,天闕山在極西之地,曾是百族戰場之一,也是那胭脂族歷代最后安息的地方。

    胭脂山,則是一座出產鮮紅胭脂石的高山,胭脂族婦女取石研磨成粉涂抹兩腮,以嬌艷鮮紅為美。

    可是,這跟別雪陳林還有鳳岐有什么關系?

    面對楚留仙疑惑的目光,小胖子笑得愈發地促狹了:“嘿嘿,他們兩個面如人色,就好像是被奪了胭脂山一樣,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楚哥你下手夠狠啊!”

    一邊說著,這小胖子一邊不忘豎起大拇指,嘖嘖稱贊。

    楚留仙失笑,仰臥在青石上,見得夜空上有浮云遮掩,星月無蹤,似是不好意思看到先前的那一幕。

    他目之所及,周遭千山皆融于夜色當中,朦朦朧朧看不真切,好像也是不忍目睹。

    何止是陳林、鳳岐兩人,此刻,風起云涌將至,千山無顏色。(未完待續)&lt;!--over--&g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