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二十三章 心劍,無天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VIP卷 第二十三章 心劍,無天

VIP卷 第二十三章 心劍,無天

推薦閱讀:

    “楚哥啊~~”

    楚留仙從樓上下來,剛來得玲瑯閣的大堂上,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叫聲險些刺破了他的耳朵。

    緊接著,眼前一黑,王賜龍這個小胖子幾乎是虎撲了過來,看他那架勢似乎想抱住楚留仙的大腿干嚎。

    丟不起這人啊!

    楚留仙被唬了一跳,連退三步,伸手一攔,喝道:“停!”

    王賜龍這小胖子戛然而止,可憐巴巴地看著楚留仙,一張胖臉怎么看怎么憔悴,這三天他倒不像是在養精蓄銳,更像是在遭受七十二般酷刑一樣。

    “我的親哥啊,兄弟總算是活著見到你了。”

    小胖子那個可憐狀,簡直無法言述。

    “你這是怎么了?”

    楚留仙引他坐下,好奇地問道。

    好奇的可不僅僅是他,此刻在玲瑯閣大堂上的侍女、顧客,一個個的不管在做什么,都目瞪口呆地停下手上事情,側目而視過來。

    這陣勢夠大的,連楚留仙這般見過大場面者,都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感覺還超過當初通天峰上云臺的時候。

    小胖子看看左邊,看看右邊,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小聲道:“楚哥,你這人實在有點多,我看時辰也差不多了,咱就出發吧,一邊走一邊說。”

    楚留仙抬腕瞄了眼時計,離開出發時間還早著呢,只是經過剛剛那么一出,他也覺得實在是呆不住了,只得起身。

    他們這一動,旁邊秦伯和雙兒神色都有些不對了。

    秦伯是在那遺憾呢,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自家公子大展神威,壓得其他世家公子喘不過氣來的場面了。

    須知每當那個時候。他秦伯在管家群體當中那怎一個揚眉吐氣了得,任是誰家管事看到他都先弱上三分氣,具體的參見王賜龍家的王叔便知。

    雙兒則不同,她是一臉的哀怨。

    這段時間以來,楚留仙出現在哪里,她雙兒也就到哪里。

    公子留仙出現處,左有侍女雙兒,右有管家秦伯,身旁再植一株火樹銀花。幾乎就是標志了。

    可惜這次不成,這次的活動雖然名義上還是世家公子間的競爭,實質上則關系到了時光流嵐方域,涉及到不可測的兇險,各種復雜。他們做下人的是注定不能前往了。

    楚留仙和王賜龍走在路上,好不容易擺脫掉后面如附骨之疽的目光,齊齊長出了一口氣。

    “現在可以說了吧?”

    楚留仙沒好氣地說道,天知道他剛剛有多想與旁邊這坨拉開至少三丈的距離,然后廣而告之:我不認識他!

    “楚哥你是不知道啊,我家這回來了個碎嘴的,嘮叨了我三天不帶喘氣的。”

    王賜龍以蘿卜粗細的手指。比出一個“三”來使勁兒晃著,“三天啊,我都要瘋了。

    要不是時間到了,他不得不放我走。我早晚會忍不住抗起桌子砸他腦袋上。”

    “那你怎么沒做?”楚留仙瞥了他一眼,云淡風輕地問道。

    “我打不過他啊!”小胖子如泄氣的皮球一般,一下子弱了氣勢,“誰叫他是陰神尊者呢。他奶奶的,第一次遇到這么嘴碎的陰神 。”

    楚留仙這就算對上號了。雷影不是報告過王胖子家里來了一個長輩嗎?既是自家長輩,怎么把他給折磨成這個樣子了?

    “他說你什么了?”

    “還能是什么?”小胖子垂頭喪氣地道:“不就是說,我家老大會在第二撥來,讓胖子給他探好路,給他做好踏板,回頭讓老大踩個痛快,不能膈應到人家嬌嫩的腳底板唄。”

    小胖子說到這里,變臉般地換了個討好的表情,那聲音要多諂媚有多諂媚:“楚哥,你是我親哥,兄弟這口氣可就交給你啦。”

    “哦~~”

    楚留仙恍然大悟,根子原來在這里呢。

    他連忙一揮衣袖,斷了王賜龍抱住他衣袖往臉上蹭的想法,既是好氣又是好笑地道:“胖子你別來這套,那才是你親哥,親的!”

    楚留仙想一巴掌拍死這胖子的心都有了,敢情他一大早來這一出,為的就是攛掇他收拾王家大少啊!

    “哪里哪里~楚哥你說哪的話。”

    王胖子百折不撓,終于拽住了楚留仙的衣袖,沒臉沒皮地道:“咱們才是一國的,一個媽生的,你說一,我不說二,他王老大是誰?我不認識他啊!”

    “我也不認識。”楚留仙在心里默默地補充了一句,不過這話不能當面說,不然那胖子的尾巴得翹到天上去。

    “走吧!”

    楚留仙看了王賜龍半天,最終嘆了口氣,什么都沒說。

    這胖子外表癡肥,內里精明,典型的外粗內細,又豁得出臉面,公子撥里面,這位絕對是拔尖的。

    楚留仙倒是有些好奇了起來,他那位兄長,瑯琊王氏里地位不下與他公子留仙于神霄楚氏的王大公子,又是何等人物?!

    從玲瑯閣一直到天道城外的路途,就在小胖子喋喋不休下飛快地退走,不過片刻功夫,他們就出現在天道城外,約定的集合地點。

    前方不遠處,是一河玉帶從山上傾瀉而下,在陽光下泛著銀白色的光,明晃晃地耀眼。

    近處,有良田阡陌,固然不算是靈地,植的也是普通稻谷,加上個老農戴著斗笠于田中忙碌,望之心都靜了下來。

    楚留仙他們是算得早的了,只有兩個人更在他們前。

    一個是岳山!

    他依然是一身青衣打扮,不同是背后還背著一把連鞘長劍。劍鞘、劍柄處,都不難看出那當是一把有年頭的銅劍。

    一直到楚留仙和王賜龍出現,岳山才從盤坐了不知道多久的青石上站了起來,抖落一肩露水,不知道他多早就在此等候了。

    與岳山點頭示意過后,楚留仙將目光落到場中另外一人身上。

    那是一個人淡如菊的女子。鵝黃色的衣裳隨著晨起的河風飄揚,仿佛是一朵嬌嫩的花兒,隨時可能隨風而起,落入玉帶河中,再隨波逐流到遙遠不知名的地方……

    那種身不由己的無奈感覺,只是簡簡單單地一站,就從每一個她身上的氣質,每一個小動作中顯露無遺。

    “霍靈珊!”

    楚留仙心中奇道:“她竟然是真的單獨前來,又來得如此早。古怪。”

    的確是古怪。

    霍靈珊來得如此早,說明她重視;單獨一人來,又像是在表示她真如小光明境霍氏族長

    <!--中间广告位置-->霍鴻儒所言的,只是來玩玩罷了。

    “神女峰皆是女修,法術手段偏向潤物細無聲的柔和。除卻有一套天女法雨的合擊法術外,擅長的多是輔助法門。她霍靈珊既不邀同脈師姐妹相助,又積極參與,這不是矛盾嗎?”

    楚留仙并沒有將好奇的目光在霍靈珊身上停留太久,一來是不禮貌,二來是又有人來了。

    這下來的是棲梧鳳凰氏的鳳岐。

    鳳岐公子說來其倒霉程度更在王賜龍這胖子之上。

    他可是在大庭廣眾下,讓凰無雙直接點明他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探路棋子。真正挑大梁的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凰凰兒。

    這般對待,堪稱屈辱了,凰無雙做來卻是自然無比,誰叫這是棲梧鳳凰氏的傳統呢。

    剛出現呢。鳳岐公子就惡狠狠地望來,楚留仙卻好像沒看到他一般,目光越過鳳岐,落到他身后的兩個女子身上。

    或者說。兩個女孩子的身上。

    那是兩個長著一模一樣圓臉的女孩子,充其量不過是十四五歲的年紀。有可能是面相嫩,但怎么也不可能超過十六歲去。

    這兩個女孩子明顯是雙胞胎,紅撲撲的圓臉,撲閃撲閃的大眼睛,時不時地把嘴唇嘟成了圓形表示驚奇,不管是外貌還是神態,無不是全無分別。

    他們三人走來不過片刻功夫,楚留仙見得這兩丫頭的嘴巴就沒聽過,不知道做什么笑得前俯后仰,煞是可愛。

    “她們就是鳳岐公子找來的幫手,兩名神女峰的女修?”

    楚留仙依稀記得她們的名字,一時想不起來了,直到她們蹦蹦跳跳地跑到霍靈珊身邊打招呼,霍靈珊喚她們做小云和小櫻的時候,楚留仙這才想起來。

    “千幻云,千幻櫻,一對出身小修仙世家千幻家的小丫頭,據說她們天生有類似佛門他心通般的能力,不過只對她們姐妹間有效。”

    楚留仙對那個雙胞胎姐妹間的他心通挺感興趣的,心想著回頭有機會定當見識一番。

    且不說千幻櫻姐妹,緊隨鳳岐公子他們之后,最后三個人終于到了。

    別雪公子,陳林。

    高矮胖瘦觀滄海的陳觀海,林滄海兄弟。

    三人一路大跨步走來,或許是受當先的別雪陳林影響,連觀滄海兄弟今日看來都分外的有銳氣。

    他們快步而來,越過鳳岐公子,先一步到楚留仙面前,別雪公子陳林方才止步。

    如劍一般,帶著飄雪氣息的目光從陳林的眼中迸射而出,與楚留仙對視。

    兩人目光碰撞,有火花四濺般的激烈感覺。

    “他這是想證明什么?”

    楚留仙若有所悟,微微頷首,意思是:“盡管來吧,我就在這里,等著你!”

    別雪陳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繼續舉步向前,雙方錯身而過。

    在那一刻,好像整個天地的視線都集中在了他們雙方的身上,一方是陳林家三公子昂首闊步,一方是楚留仙和王賜龍低聲交談,直如欲定格在此一般。

    誰也沒有注意到,角落處鳳岐公子握緊了拳頭,連指甲嵌入掌心都不曾察覺,暗暗發誓:“公子留仙,總有一日,我要讓你正眼看我,看到我!

    還有別雪陳林,你一輩子也別想超過公子留仙,因為在那之前,我就會先踩過你的頭,跟他發起挑戰。”

    鳳岐公子在那咬牙切齒,在那賭咒發誓,可惜除了他自己之外,何嘗有人在意過?

    這世上,何曾有人在意過失敗者心中的巨浪滔天,只有成功者上位者的一點漣漪,在世人的眼中才是真正的怒海生波,無限放大。

    三日前,劍宮前聚首的眾人,除了早就表明不參加的烏重胤兄妹外,其余的人全都到齊了。

    就在眾人想著心劍無天,這個天云子說會護送他們的人怎么還沒到的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

    “人終于到齊了。”

    “可不是嗎?”小胖子本能地接口,說得那叫一個順溜無比,“就是那個該死的無天還沒……”

    他一時嘴滑,話都哧溜出去大半了,才反應過來不對。

    “這……這……好像不是我們這伙人的聲音啊!

    難道是……,該死的,我王老二沒那么倒霉吧?”

    王賜龍僵硬著脖子,回首循聲望去。

    很多時候,好的不靈壞的靈,這小胖子的遭遇便是明證。

    與他做出一般無二動作循聲望去的包括在場的所有人,當然,眾人還不忘在心中為王賜龍默哀一下。

    眾人目光聚焦處,旁邊良田里有一個頭戴斗笠的農夫緩緩直起身子,面向眾人。

    這會兒,包括楚留仙在內,在場所有人好像一下驚醒了過來,發現原來其實一直有另外一個人存在。

    明明就在眼皮底下,明明有不尋常的地方,可是眾人就是下意識地忽略了過去。

    忽略過了,陰神之下第一人——心劍無天!

    “是了!”

    楚留仙在打量這個斗笠人的同時心念電轉,“這個時辰,如果會有人在田中忙碌的話,怎么都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明明惟有他一人在此,我們還本能地忽略過來,只能說明此人修為極高,氣息融入天地間。

    陰神之下第一人,名不虛傳!”

    面向眾人之后,斗笠人抬起頭來,露出了斗笠下的面容。

    此人面相堅毅,五官如刀削斧鑿,最奇異的眼睛之上,本來生長眉毛的地方光禿禿地一片。

    看到這個特意的面相,楚留仙心中頓時一驚:“這是降白虎,一身毛發盡脫的表征,此人果然是心劍無天。”

    所謂的降白虎,是最純粹的劍修,真正的劍仙,除劍之外不滯于外,擁有最純粹劍氣者才會有的一種異象,一種修為境界。

    一身劍氣,過于精純,過于鋒銳,以至于連自身毛發都承受不住,為之盡數脫落,名之:降白虎。

    同樣的境界,在女劍修的身上,既為:斬赤龍了!

    降白虎而毛發盡脫,斬赤龍而天葵斷絕。

    這兩大最純粹劍修才有的表征,楚留仙等人都是第一次見得。

    “我叫無天!”

    心劍無天緩步而來,將迎上來想要彌補一二的小胖子當成空氣,直接道:“既然人到齊了,我們就出發吧!”

    ps:第五卷完。

    ps2:本章中出場的千幻櫻,由書友兼官方群的管理員千幻櫻扮演,大家鼓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