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二十一章 仙武,岳山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VIP卷 第二十一章 仙武,岳山

VIP卷 第二十一章 仙武,岳山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第二十一章仙武,岳山)正文,敬請欣賞!

    “公子!”

    楚留仙推門而出,雙兒驚喜出聲。

    “啊!”

    雙兒隨即看到自家公子這時候的狀態,臉上飛起兩朵霞云,低頭不敢再看。

    她收拾了楚留仙的衣物,強忍羞澀服侍他穿戴上去。

    至始至終,臉上紅霞不褪。

    楚留仙張開雙臂,安之若素地讓雙兒忙碌,口中說道:“何事緊急,你連著敲門兩次?”

    他這般徑直出來,便是為此。

    楚留仙曾定下規矩,他獨處之時,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任何人不準入內。

    有事則呼,呼而不應再行敲門。

    雙兒既然連敲兩次,自是急事無疑。

    “公子,仙武道術找到了。”

    雙兒鼓起勇氣,抬起頭來說道。

    “哦,找到便找到了嘛。”楚留仙興致缺缺地說道。

    仙武道術,不過應急之用,而且這類偏門之學匆忙間也難以尋得上品,將就一下罷了。他不明白雙兒干嘛如此著急。

    “是岳山,岳山來到玲瑯閣,要求面見公子。”

    楚留仙認真起來了,問道:“岳山,可是跪在道宗山門外八天八夜,最后為藥園長老收入的岳山?”

    “就是他。”

    雙兒肯定地點著腦袋。

    與楚留仙的目光一對視,她又想起剛才的一幕,好不容易褪紅的臉上再次人比花嬌。

    楚留仙來了興致,這個岳山他也是聽聞過其名的。

    此人本是凡間武學大宗師,修煉的是自創的凡間所謂絕世武學,本來這樣的人物縱情數十年,最后老死病榻或是死于刀兵下,也就是了。

    不曾想,岳山卻不甘于如此。

    他偶然得到世間有仙門,拋下俗世的一切,跋山涉水,欲求長生仙道。

    岳山年紀既長,身上暗傷又多,本身資質也不過爾爾,自是無人愿意收他。

    此前種種,沒有人知曉了,只知道當初他在道宗山門外,跪了整整八天八夜,點滴水米都為未曾進過。

    有當年親見那一幕者說,若非在第七天上天降豪雨,怕是他都支撐不到第八日。

    在第八個日夜上,岳山被宗門內的藥園長老看上,一句:“此子好心性,好毅力,正合為老夫侍弄靈藥。”,將其收歸門下為記名弟子。

    藥園長老,這是道宗內一個極為特殊的人物,除卻藥園事,其余一概不理會,他門下的記名弟子,甚至算不得是道宗門下。

    本來如此,岳山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忘得一干二凈,充其量說一句話某年某月有人跪拜八日,入得山門,如此而已。

    岳山還是不甘于如此。

    入門之后,岳山結合他凡間武學大宗師的經歷,以仙武道術入手,竟是另辟蹊蹺,在仙武道術這個偏門之學上,幾乎無有抗手,乃是公認的道宗內仙武道術第一人。

    仙武道術的第一,本來也算不得什么,法術、神通、秘法、咒術,乃至于符箓、丹藥、煉器等等,無論是正道還是旁門,哪個不比使用局限的仙武道術來得重要。

    可在眼前這個特殊情況,仙武道術的重要性就突出了,連帶著岳山此人,也顯得重要起來。

    “走,我們去會上一會這個岳山。”

    楚留仙話音落下,當先走去。

    雙兒愣神一下才反應過來,連忙快步跟上。

    一路上,楚留仙有小半的心神在琢磨岳山其人,另外的大半,則還是落在雨師妃這事上。

    “分水刺上神光明顯黯淡,如此強力抽取可一不可在,沒有長時間的溫養恢復強行再來的話,極有可能毀了這難得異寶。

    想要再入黃昏域,得另尋方法打開神方面具通道。”

    楚留仙心里面琢磨著是否還有其余的方法,至于直接以雨師妃神像立廟,這事他連想都沒有想過。

    還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便回到玲瑯閣五層的房中。

    楚留仙來到座位上坐下,雙兒送上香茗后,便自下去通知了。

    片刻后,楚留仙不過抿得幾口茶水,就見得秦伯引領著一個青衣人踏入此間。

    “公子。”

    秦伯行了一禮,伸手一引,道:“這位便是藥園長老門下,岳山。”

    “岳山,見過留仙公子。”

    青衣岳山不卑不亢地見禮。

    楚留仙上下打量一眼,覺得這個岳山著實打破了他見面之前的想象。

    此人雖是武學大宗師出身,然而卻不是高大魁梧,虬髯橫肉,正相反身材瘦削,面貌普通,扔在人堆里面就找不到了。

    唯一特殊的,就是這個岳山的身上有一種沉靜的氣質,靜到天崩地裂都不能讓他動容的感覺。

    “岳道兄請坐。”

    楚留仙收回目光,示意一下道:“留仙方才出關,手上積累了一些瑣事須得先處理一下,勞岳道兄稍待。”


    雙兒機靈地給上了茶,秦伯更是極為自然地遞上一份材料給楚留仙。

    這份材料并不是秦伯提供的,而是雷影在過去一天內搜羅過來,內里的內容沒有什么,無非是這種世家子弟活動,向來每人都可攜同伴兩人,意為一家名額三個,這回也不例外。

    其中,別雪陳林與觀滄海兄弟為一組,烏珊為其兄烏重胤禁足,堅決不許她參加;

    棲梧鳳凰氏的鳳岐尋了神女峰一對雙胞胎姐妹同行;

    霍靈珊要獨自一人去。

    在材料的末尾,則是岳山此人的資料,筆跡潦草,匆匆寫就,顯然是雷影在岳山到來后所錄。

    其余事情并不緊急,可看可不看,楚留仙在岳山的資料說多看了兩眼,便將絕大部分心神落在岳山本人的身上。

    岳山此人果然沉靜,楚留仙不曾與他言語,他便駐足于火樹銀花前細細觀賞,全無不耐煩之意。

    楚留仙暗贊一聲:“藥園長老倒是好眼光,此人心性果然非比尋常。”

    “岳兄,你看這火樹銀花如何?”

    楚留仙將手上材料一扔,微笑著問道。

    “呃~”

    岳山吃了一驚,他本以為楚留仙是想晾他一段時間,打壓一下他的氣勢,回頭好商談。

    這本是上位者慣用伎倆,岳山也不以為意,準備再消磨半個時辰,就先開口說話便是。

    猛地一下,他險些沒能反應過來,頓了一頓才笑道:“火樹銀花不夜天,本是仙家靈根落凡間,岳某還是第一次看到,哪里品得出好壞。”

    “是嗎?”

    楚留仙微微一笑,目光落在火樹銀花上。半年前劫難的痕跡已經從這株仙靈根上褪去,頂上銀花驕傲地挺立著,銀光如水,共紅光糾纏,鋪陳開來一室輝煌。

    “你想要什么?”

    楚留仙突然開口,如旱地驚雷,岳山的身子顫動了一下。

    他沒問岳山會交出什么仙武道術,對方既然敢來與他公子留仙交易,就絕不會藏拙,自是其自身最頂級之學。

    關鍵,就在岳山想要什么了。

    岳山沒想到楚留仙如此開門見山,怔了一下,才吐出兩個字來:

    “名額!”

    楚留仙手一頓,屈指敲在旁邊的那份材料上,半晌道:“為什么?時光流嵐方域可不見得是什么好去處,你進入其中,兇險更勝機遇。”

    “世上何處無兇險?”

    岳山是在笑著反問,一直到這一刻,楚留仙方才從他的身上看出武學大宗師,江湖大豪的氣魄來,“岳某三歲開始與野狗爭食,七歲起鎮外野狗見我皆夾著尾巴遠遁,嗚咽不敢吠。

    八歲后開始習武,一身武學都在生死間得來是。”

    他一手捏成拳,砸在胸膛上,砰然有聲:“岳某三歲便明白,不拼命,才會沒命。”

    “不拼命,才會沒命!”

    短短七個字,岳山道來擲地有聲,楚留仙似乎從中聽出了點其他的什么含義。

    默然半晌,岳山又道:“我師藥園長老,壽元枯竭,以靈藥延命,肉身僵硬不能動彈,他既為我師,引我入仙道,我當救之。

    岳某人資質平庸,出身極差,我師今日,便是我岳山之明日。

    今日不搏,他朝枯坐藥園,渾身僵死的就是我了。”

    岳山直視楚留仙的眼睛,道:“留仙公子,這個理由可夠?”

    秦伯聽到這里暗暗點頭,心道:“夠了,太夠了,就是不知道公子如何抉擇呢?”

    他可是清楚,帶人入時光流嵐方域可不是說說而已,說不準不為助力,反為累贅或仇敵,影響了大事。

    岳山話說完,伸手入懷,取出一本冊子,雙手交到了秦伯手中。

    秦伯不敢怠慢,將冊子放到楚留仙的面前。

    楚留仙并未馬上翻看,只是瞄了一眼,在冊子封面上看到三個字:

    熔金手!

    岳山最得意的仙武道術,熔金手!

    這,便是他的交換條件。

    楚留仙屈指,在桌面上一下接著一下地敲擊著,眼前真實的岳山,雷影資料里的岳山,二者結合在一起,讓他輕易地把握住某種關鍵。

    就在岳山屏氣斂息,就在楚留仙剛要開口給出答案的時候,一個侍女匆匆而上,站在樓梯口恭謹行禮。

    楚留仙一皺眉,秦伯連忙上前,侍女掏出了一張紙條予他,看罷了秦伯的臉色頓時顯得怪異了起來。

    等秦伯拿著紙條來到面前,楚留仙并不接過,只是淡淡地道:“什么情況?直接念出來吧,客人當面,豈有暗中溝通的道理?”

    秦伯有些詫異自家公子的吩咐,不知道他這么做是為何,不敢違抗,苦笑著說道:“是林清媗小姐,她在樓下,想跟公子要個名額,同赴千山泊。”

    這話出口,楚留仙心中嘆息,道了聲:“果然!”

    岳山的臉色則瞬間大變,落寞,黯然,失望,諸般情緒,各種異色,在他眼中閃過。(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