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十一章 萬里洞虛神光鏡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VIP卷 第十一章 萬里洞虛神光鏡

VIP卷 第十一章 萬里洞虛神光鏡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人都到齊了啊。”

    天云子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過,如同一柄曠世神劍在展現吹毛斷發的鋒芒,觸之遍體生寒。

    “那就開始吧。”

    話音剛落,碩大無朋的聚仙鐘飛速旋轉,飛速縮小,最終落入天云子掌中的時候,變成只能堪堪將其巴掌覆蓋住而已。

    這件聚仙鐘雖然功效偏門,但怎么說都是神效非常的仙靈之寶,有此之妙倒也不足為奇,讓楚留仙等人詫異的是劍仙天云子的那句話。

    “開始?開始什么?”

    楚留仙一頭霧水,心想:“我現在都還不知道你用聚仙鐘招我們來此是為了什么?又為何來的都是修仙世家子弟?”

    天云子沒有說的意思,在場連小胖子這個最像渾人的也沒敢問,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天云子施為。

    至于這個過程中鳳岐如盯眼中釘般看著他這點小事,楚留仙壓根就不曾在意過,無視之。

    “起!”

    天云子一掌按落地面,置身在仙山上的楚留仙等人頓時覺得腳下一晃,似是仙山下有一顆巨大的心臟在搏動著一般。

    繼而,如血液從心臟中奔涌而出,平靜的劍池頓生風浪。

    風波中,有五道金光破水而出,直落到劍宮前的廣場上。

    “刷~”

    金光迸發,五面一人高的金光鏡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他這是要做什么?”

    楚留仙的目光在金光鏡,在劍仙天云子的身上來回了幾番,沒看出什么來。

    反倒是,這五面金光鏡子落地后,他隱約聽到旁邊小胖子嘀咕著:“萬里洞虛神光鏡!怎么把此寶弄出來了,家里那些老頑固們又想弄什么幺蛾子呢?”

    后面那句話楚留仙就當沒聽到,關鍵是那萬里洞虛神光鏡,這是什么寶物?

    “此鏡能自劍池中飛出,顯然劍池里的天劍氣都損傷不得,著實非同凡響。”

    楚留仙很是好奇,只是看除了小胖子外,其余人等也是一臉吃驚,只是吃驚萬里洞虛神光鏡的出現,卻沒有疑惑之色,他連忙將這個疑惑壓在心底下不敢問人。

    “嘭!”

    正當楚留仙猜測五面萬里洞虛神光鏡的作用時候,腦子里“轟”的一下,如在劍宮廣場有驚雷炸響,震得人立足不穩。

    廣場上自無驚雷,楚留仙駭然望去,所見的只有劍仙天云子的衣袍無風自動,向著八方吹起,一頭長發飛揚,威勢十倍百倍地暴漲開。

    天云子神色沉靜如故,緩緩地枯瘦的手搭在膝上長劍的劍柄上,徐徐拔出。

    “刷!”

    一道劍氣,凌霄而起,如若倚天長劍,洞穿長空。

    劍氣似乎真的洞穿了什么,楚留仙抬頭望去,依稀能看到似乎一層膜消失了一般。

    緊接著,異象頻生。

    上下左右前后,之中,只有正下方除外,其他各個方向皆有異彩彌漫而至。

    或燦爛若煙火,或飄渺如云氣,若斑斕似錦緞,或漆黑像墨色……

    奇光異彩紛呈,交織著、碰撞著、摩擦著,幻化出了絢爛無比的天色。

    這般絢爛,只局限于仙劍峰巔,劍宮頂上。

    楚留仙隱約有一種感覺,這些斑斕色彩所代表的東西,怕是早就在這里,只是為護身大陣所掩,他們不曾察覺到罷了。

    天云子的那一劍,洞穿了蒼穹,也放入了這些奇光異彩。

    當天云子收劍回鞘的時候,第一道奇光從天而降,徑直投入其中一面金光鏡中。

    金光鏡上水波漣漪,起伏不定,最終恢復平靜的時候,鏡中多出了兩個身影來。

    “原來如此!”

    楚留仙恍然大悟,一看到這兩個人影,他就明白過來了。

    “這萬里洞虛神光鏡,當是一種能跨越千里萬里,接收另外一端信息的寶物。在奇光異彩傳來的另外一端,估計也有類似的寶物存在。

    有此寶在,縱然隔絕萬里,也能當面而談,真真了不得。”

    楚留仙震撼之余,心中感慨。

    最開始的九曜古船,后來的音圭時計,天道城上千年不墜的白玉京,通天峰上的云臺道場,再到眼前的萬里洞虛神光鏡……仙道諸般成就讓人目不暇接。

    “這些創造,億萬年前可有?還不是一代代天資橫溢的修仙者為之殫精竭慮,一代代仙道造詣日新月異,方才有如此成就。

    我輩既生此時代,站在前人肩膀上,自當推陳出新,亦讓他日后人,發出我輩今日之嘆!”

    楚留仙的心中頓生驕傲之情,這驕傲,不是為了自身,不是為了其余的什么,而是為了生于斯時,生于此世,滾滾浪潮奮勇向前,更新換代日新月異。

    唯獨如此,一切努力,一切奮斗,也才有了意義。

    楚留仙思緒萬千之際,萬里洞虛神光鏡上的景象徹底清晰了起來,現出一男一女兩個形貌。

    他們環顧一圈,明知道他們真身當是在萬里之外,甚至更遠的地方,總之決計不在眼前,場中眾人還是產生了被目光穿透皮肉,直看入骨髓的感覺。

    看到這兩人形貌,一旁觀滄海兄弟瑟縮著,想往后躲來著,問題是空曠的廣場上哪里找躲處?

    除了他們兩人,別雪陳林的臉上也現出苦笑之色。

    一看他們反應<!--中间广告位置-->,楚留仙就明白過來,這兩人定然是陳林家老輩人物。

    他正想打聽呢,小胖子湊過來,嘖嘖有聲:“能以萬里洞虛神光鏡傳遞聲像的,至少也得是陰神尊者實力,我還想著是誰呢,沒想到陳林家是這兩位。”

    “他們是誰?”

    楚留仙低聲問道。

    小胖子對他不認人的毛病早就習以為常了,同樣壓低聲音解釋道:“這是陳林家的外姓陰神長老,是一對兄妹,號為紅顏白發。”

    “紅顏白發?”

    楚留仙仔細一打量,覺得這稱號還真沒取錯。

    紅顏是兄長,明明是耄耋老者,鶴發偏生童顏,不僅僅相貌俊俏如小生,兼且臉色紅潤,皮膚光滑,如同美少年一般。

    白發是妹妹,一頭長發垂落及地,比起她兄長的頭發還要白,直如銀絲編織,巧笑嫣然,頗為嫵媚。

    小胖子繼續介紹:“他們兩位姓甚名誰少有人知道了,只知道是世間少有的兄妹齊為陰神者,他們就是其一。

    當年投入陳林家,陳林兩家下了血本,分別以一嫡女,一嫡子,婚配二人,將之納入族中。”

    說到這里,小胖子捂嘴偷笑,小意地伸出蘿卜般的手指點了點觀滄海兄弟,道:“瞧見那倆不?就是這兩位的后人。”

    最后,小胖子煞有其事地嘆息一聲作結:

    “虎父犬子啊~~”

    楚留仙想笑,忍住了。

    與這兩位兄妹皆為陰神的老祖宗相比,觀滄海兄弟未免遜色太多了。

    他們說話這會兒功夫,紅顏白發兄妹兩人也與天云子見禮過了。

    第二道奇光緊接著落下,投入第二面萬里洞虛神光鏡中。

    鏡上尚且模糊,楚留仙突然想起一事,問道:“胖子,陳林家來的是紅顏白發,你家又會是哪位長老?”

    “呃~”

    小胖子如吃東西噎住了一般,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般臉色難看。他可是一直對著如老鼠見貓般的觀滄海兄弟指指點點呢,想到自家也可能落到如此地步,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了。

    他的目光下意識地就哧溜到了第二面金光鏡上。

    下一刻,胖子整個人都開始打擺子了,心中大叫著:”苦也苦也,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怎么會是這位主?”

    楚留仙一看他反應就明白過來了,心想:“難不成我還有一語成讖的神通不成?”

    神通不神通的另說,單說王賜龍這小胖子如此模樣,便讓他十分好奇,連忙往第二面金光鏡上望去。

    鏡上浮現出來的是一個干癟小老兒的形象。

    這般模樣的老人,在凡間多有,任何一個村鎮上,黃昏時候往村口一瞄,樹蔭下定然有著這么幾位,被一群后生孩子圍攏著哀求著講掌故什么的。

    不是風燭殘年,不是慈眉善目的,干不了這活。

    王家的這位就是典型。

    楚留仙心中好奇:“修仙之人,精氣神隨著壽元將近也逐漸枯竭,身體也漸漸隨之衰弱,但很少會到如此地步。一般真要衰竭如此,早然入滅了才是。”

    想到這里,他也顧不得小胖子一臉的如喪考妣,戳了他一下問道:“胖子,這位是誰?”

    小胖子現在哪里還有片刻前對著觀滄海指指點點的意氣風發,斗敗公雞似地垂著腦袋說道:“這是王童王老爺子,輩分不知道,只知道很高;年紀不知道,只知道很老;實力不知道,從來沒見過動手。”

    “然后呢?”

    楚留仙越聽越覺得這位不像凡人,追問出聲。

    “然后……”小胖子臉色更苦了,“我們王家,幾百年來的娃兒,都要在這位老爺子手下操練幾年,說是為了覺醒血脈之助。那真叫一個苦啊,想起來還打哆嗦。”

    楚留仙愈發覺得有意思了,以目光示意他繼續,王胖子也有倒苦水的意思,把不堪回首的往事倒了出來。

    “這老爺子狠著呢,說是為了感受天地之威,就把我們全部用繩子一綁,扔瀑布下來沖一個時辰再說,楚哥你是不知道,王老爺子隱居的地方我們都管那叫閻王谷,谷中就有好大的一個瀑布;

    為了磨礪心志,堅強毅力,天不亮就開始背著比人還高的石頭,上上下下爬山,不到天黑不算完;

    最可怕是什么楚哥你一定想不到。”

    說到這里,王賜龍臉上都綠了,那表情怎一個不堪回首了得:“他說,讓我們觀察星辰,感悟天地運行之至理,我們還以為晚上能偷懶呢,結果這老爺子直接讓我們挖坑,然后……然后……他把我們給埋了。

    真埋啊!

    就露一個腦袋在外面,沖著漫天星斗,那滋味別提了。”

    王賜龍這小胖子字字泣血啊,這還是說出來的,沒說出來的就更多了,楚留仙越聽越覺得這老爺子有意思,

    說話的功夫,其余的幾道奇光皆投落了下來。

    第三個,一個鳳冠霞帔的女子,儀態高貴,眉眼間盡顯傲氣。

    ——棲梧鳳凰氏,凰無雙。

    第四個,一個身著青衣的中年書生打扮,儒雅俊秀,腹有詩書氣自華。

    ——光明山,小光明境霍家族長,霍鴻儒。

    只剩下最后一面鏡子平靜依舊,最后一人姍姍來遲。

    “這個,怕是我們神霄楚氏的長老了。”

    楚留仙不知是期待還是忐忑,“會是誰來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