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五章 龍鱗玉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VIP卷 第五章 龍鱗玉

VIP卷 第五章 龍鱗玉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怎么還沒到?”

    小胖子在座位上不住地扭著屁股,時不時地還往樓梯口處探探頭。

    他們這是在玲瑯閣上,如果等待的人到了,自有人上來飛報,哪里還需要這樣探頭探腦?

    楚留仙看他那如坐針氈的樣子搖頭失笑,心里面倒也明白,這胖子并不是真的焦急等待,不過是耐不住性子罷了。

    “也是難為他了。”

    楚留仙都有些為對面這胖子可憐了起來。

    過去的半年間,楚天歌一別不歸,只是在三個月前托人傳訊,說是正在為楚留仙尋找一門最合適人形真靈的修行;古鋒寒便楚天歌一紙招去,也有數月未見。

    至于林清媗,楚留仙心中存了芥蒂,卻是不想見她。

    秦伯有玲瑯閣的事要處理。

    于是這般,小胖子這閑人便自告奮勇,愣是陪著楚留仙弈棋半年。

    這段時間,楚留仙大半都在修煉無想空念秘法及各路法術,修為還不到破入通幽境界的地步,底子卻夯得扎實無比,不再是當初人前風光,實則只會幾門法術的公子留仙了。

    其余的空閑,他不是掌控著各大產業的大局,就是在不斷地弈棋,與人對弈,與自己對弈,樂在其中。

    他是歡樂了,可是苦了一開始還興致勃勃的王賜龍。

    小胖子一臉苦澀地看著棋盤上一條大龍被逼得抱頭鼠竄,還被緊緊纏繞,隨時可能憤死,就覺得這棋實在不能下了。

    他把腦袋從棋盤上拔起來,感慨地看著對面似睡似醒,好像永遠沒有精神的楚留仙,心道:“楚哥越來越厲害了,這棋子倒也沒白下。看他這段時間與那些家伙過招,頗有天地萬物無不可為棋子的感覺。”

    “以人弈棋,弈己弈人,真是厲害啊。”

    “只是……”

    小胖子欲哭無淚,“我招誰惹誰了。”

    他隨手從棋簍中抓取一把棋子,就想往棋盤上扔,準備舉手投降了,正在此時,樓道口處傳來一陣腳步聲音。

    上來的是秦伯。

    “公子。”

    他走到楚留仙面前,躬身一禮,手上還捧著一本冊子,道:“您讓老奴做的統計出來了。”

    “快說說,快說說。”

    “看看咱們這半年究竟賺了多少靈玉?”

    會如此激動的自是輸棋臨頭的小胖子,只見他一蹦而起,“一不留神”碰到棋盤,上面的棋子移位亂成了一團。

    楚留仙笑著指了指小胖子,對秦伯說道:“秦伯,你可是救了這胖子。”

    胖子臉皮何其之厚,渾然不以為意。

    秦伯對這一幕也見慣了,繼續道:“一個靈玉沒賺,這半年的營收老奴按公子的吩咐,全部換成了幾個月后能在白玉京重開之日拍賣之物。”

    自然,王胖子的靈田收益不在其中,不過他顯然對那個也不感興趣。

    緊接著,秦伯便將幾個主要的進項詳細說了一番。

    一是五農掌管的五丈原大量靈谷出產,沖擊了整個天道城市場,一番大戰,幾乎擠出了各大世家在這方面的份額;

    二是一氣元磁石的出售。這方面楚留仙一直覺得虧了霍靈珊,等她從小光明境調來一氣元磁石后,想要嘗試修煉一氣元磁破空閃的修士們幾乎都已經高價買完了,據說霍靈珊連運費都沒有能賺回來。

    三是各種靈材出手,不過這方面以物易物為主,見不到真金白銀。

    秦伯說起前面這些部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欣喜之色,畢竟他執掌玲瑯閣,是親眼看著半死不活的楚家產業又重新在天道城占據一席之地的。

    說到后來,他的臉色才沉了下來,遲疑地說道:“公子,老奴無用,幾月后白玉京大會上,夠分量的寶物還是沒有收到。”

    秦伯慚愧無地,低下頭來,露出一頭白發,如染銀霜。

    他年紀雖大,實力卻強,至少今時今日的楚留仙依然感覺不到他的底。這樣的強者竟是在半年內老去甚多,可見憂心勞累到了何等地步。

    “有天下會,有公主盟的那些人在有用拆臺,秦伯你又何須自責呢。”

    楚留仙安慰了兩句,道:“還有時間,車到山前,必會有路。”

    話是這么說,但無論是楚留仙,還是秦伯,兩人的臉上都沒有太多的輕松之色。

    白玉京要開的是拍賣會,想要的是恢復昔日天下第一拍賣會的榮光。

    拍賣會從來不是以物美價廉量大取勝,講究的是最頂級的價錢,最頂級的寶物,鎮場之寶沒有,一場拍賣會還沒開始,就失敗了九成。

    秦伯知道楚留仙是好意安慰,老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緊接著又皺起眉頭,道:“公子,老奴得到消息,幾月后公子燁會親自到天道城,主持天下會。”

    “天元嘛。”楚留仙不以為意地笑笑,道:“天元落子,最關鍵的時刻公子燁怎會不到,不然回過頭來,他怎么能說擊敗了公子留仙呢?”

    “那形勢就更險了。”秦伯可以想見兩個拍賣會打對臺的樣子,眉頭都皺成了一個“川”字。

    小胖子看他犯難,冒出了個主意:“我說楚哥,秦伯,要不我們學天下會,也放個虛假消息?”

    他說的就是天下會那個仙靈鬼的笑話,公子燁的確是人才啊,一個噱頭吊足了,一場場拍賣會下去,最終東西賣了無數,<!--中间广告位置-->仙靈鬼始終沒看到影子。

    最后天下會拋出了一只天靈鬼,就算是交差了。

    據說這天靈鬼還是他們臨時高價收到的,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要繼續跳票多久。

    天下會收到了一片罵聲是不錯,但拍賣會上東西的確是不錯,不少人都大有收獲,也就不為己甚了。

    小胖子的意思,顯然是來個依樣畫葫蘆。

    秦伯還沒說話呢,楚留仙搖頭否定道:“不行,公子燁這一套玩多了,我們學步的話,等于露出逆鱗來給他攻擊。”

    龍有逆鱗,觸之則怒,同時也觸之則死!

    提起逆鱗,楚留仙他們幾個同時心中一動,似乎齊齊想到了什么。

    小胖子下意識地扭頭又往樓道口探,他動作剛做出來呢,“噔噔噔”的倉促腳步聲傳來,一個玲瑯閣中侍女慌慌張張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侍女先沖著楚留仙一禮,緊接著湊到秦伯耳邊低語。

    楚留仙向來只把握大方向,各種瑣碎細節從來放手秦伯,只是拈著棋子,敲在棋盤上,靜靜地等待著。

    秦伯很快面露喜色,打發走了侍女,對楚留仙道:“公子,那人來了。”

    楚留仙和王賜龍今日來此,與其說是對弈,不如說是等人。

    現在,正主兒到了。

    秦伯話說完,便吩咐雙兒一起,從屏風后面推出了一面大銅鏡,豎在了楚留仙他們的面前。

    “疾!”

    秦伯大喝一聲,激發了這明顯是大型法器的大銅鏡,但見得鏡面上水光瀲滟,波紋漣漪,最終平靜下來的時候,顯露出了一番景象。

    那是在玲瑯閣一樓大堂上,有兩個人通體上下黑袍籠罩,無論容貌身材都被掩蓋,只能分辨出是一高一矮。

    在鏡子里,高個黑袍人拿起一塊點心,放到緊張拘束的矮個黑袍人面前,似是在示意他吃下。

    “父子,還是父女?”

    小胖子扭過頭來,望向秦伯。秦伯搖頭,他也不曉得,皺眉道:“昨日前來,只有高個黑袍人一個。”

    “就是他拿出了龍鱗玉符?!”

    小胖子上下打量著銅鏡中,高個黑袍人對疑似他子女者無微不至的關懷,有點不敢置信地問道。

    楚留仙雖然一言不發,但一樣將注意力集中到那個黑袍人的身上。

    片刻后,銅鏡上出現了那個剛剛離開的侍女身影,她跑到黑袍人旁低語了幾句,兩個黑袍人便起身,隨著侍女向著樓上走來。

    這面大銅鏡玄奧無比,不管黑袍人怎樣一步步地走上臺階,轉過彎角,始終都能將他的身影,他身上的每一個細節收入鏡中,纖毫畢現。

    楚留仙從鏡面上移開目光,從腰上拽下一物,扔到棋盤上,道:“胖子你看,這便是龍鱗玉符。”

    小胖子伸出爪子來把龍鱗玉符抓在手上,眼中都要放出光來。

    楚留仙繼續說道:“龍鱗玉符,在你我兩家,神霄楚氏和瑯琊王氏族中都不曾藏有幾塊,竟會從這么一個落魄得不敢見人的小修士身上出現,你不覺得奇怪嗎?”

    “興許是祖傳的呢,誰沒幾個厲害先祖,不然早斷根兒了。”

    小胖子心不在焉說著,正以胖手捻起龍鱗玉符,對著陽光欣賞著。

    龍鱗玉符約莫是食指和拇指搭在一起形成的圈兒大小,呈現如同魚鱗一般的自然形狀,通體泛出淡淡的金光來,在那方寸之地上,陰刻著無數的符箓。

    關鍵不在符,而在龍鱗玉。

    龍鱗玉有如玉質地,尊貴更甚,實則非玉,那是真的龍鱗。

    龍鱗者,真龍、蛟龍等龍屬皆有,區別在于真龍渾身上下鱗片皆可稱之為龍鱗玉,蛟龍一類龍屬則只有逆鱗處是。

    以之為符箓,能承受近乎無窮無盡的靈力,理論上連陰神法術都能容納,各種還有諸般玄妙,非三言兩語所能盡述。

    總之,龍鱗玉,為世間有數的符箓材料!

    楚留仙從戀戀不舍的小胖子手中拿回龍鱗玉符,將它在指掌間翻轉著,目光重新落在那個一步步走在樓梯上的黑袍人身上。

    秦伯在這時候開口了:“此人昨日清晨前來,行色匆匆,以龍鱗玉符換取了不少遠途之物。

    老奴出言挽留,并問他是否還有更多的龍鱗玉。

    此人當時言明日再來,老奴本以為是搪塞之言,不曾想今早他真的來了,還指明有大買賣,要親見公子,不然老奴也不敢勞動公子來此。”

    楚留仙一笑,擺手道:“下棋罷了,哪里不是下。”

    他剛要繼續說什么,神色突然一變。

    “咦?”

    同樣驚疑出聲的還有秦伯,王賜龍,兩人的眉頭同時皺起。

    “秦伯。”楚留仙一指鏡中人,問道:“你先前說他是什么修為?”

    “真……真靈……”

    秦伯聲音干澀,說出來的話連他自己都不信。

    “了不起啊。”

    楚留仙以棋子敲擊在棋盤上,發出冰冷的清脆聲,“一日之內,從真靈至陰神,他是神仙嗎?”

    大銅鏡中,隨著黑袍人靠近,他的身形漸漸模糊了起來,似有強大的力量在透體而出,模糊了鏡面。

    楚留仙等人勉強能看到,那黑袍人堪堪要踏入他們所在的房間。

    只差,一個轉角。

    ps:第三章到,繼續求月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