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二十二章 壯語豪情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二十二章 壯語豪情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二十二章 壯語豪情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玉磬聲聲徹,清亮逐浮云。

    臺下聽道者,卻大半臉色灰暗而憔悴。

    二十日聽道,十種奇思妙想,從故紙堆中挖出來的法術,偏偏又尋思不到用處,就好像坐擁寶山,一枚靈玉都要自己去掙一樣。

    思慮過甚,故而人人憔悴。

    楚留仙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最早的想法是聽得十場各種法術的講解,然后擇一其而推陳出新,當能勉強達到楚天歌的要求。

    可是,好死不死讓他遇到了書癡,楚留仙的心氣陡然高了起來,想從十種旁門無用法術上,另辟蹊蹺造出屬于自己的法門來。

    二十日下來,加上之前為了淬煉靈材浪費的七天,眼看著一月之期將至,楚留仙別說折服眾人了,連一個法術都沒有能創出。

    “千頭萬緒,一團亂麻,這可如何是好?”

    楚留仙苦笑著,覺得這回真是糟糕了。

    在他旁邊,程乾一改第一日相見的自來熟喋喋不休,多半時間反而沉默了下來,在觀察著楚留仙的一舉一動。

    這些日子來,他多少了解到旁邊這位公子別看近在咫尺,別看笑容滿面,想要讓他在意與看重,不拿出點東西來是不可能的。

    同樣異常的還有書癡本人,他擊響了玉磬之后,并沒有如常一般滔滔不絕地開始,而是異樣地沉默了下來。

    在一片沉默當中,“嘭”的一聲悶響從身后傳來,楚留仙回望過去,只見得那小胖子睡得愜意,一頭栽倒在地上。

    這小胖子在此前二十日中,竟是真的堅持一次不拉地聽完了所有的場次,不同的是,除了第一次外,其余的八次他都是睡過去的。

    小胖子給摔醒了,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擦去了嘴邊的涎水,擺出了一副正經聽道津津有味的樣子,還抬手示意書癡繼續,天知道書癡到這會兒一字不曾吐露過。

    眾人都對這胖子一陣無語,別過頭去不想看他。

    這個時候,書癡終于開口了,他緩緩地道:“諸位,我之所以遲疑,是因為以下所講的法門,本是我近幾年來全心鉆研之法,我對其寄予了厚望。”

    “只是……”

    書癡搖頭苦笑,“多年來,幾無寸進,別說改良其法,一直到今日,我才能將其勉強施展出來。”

    “罷了罷了,不是那塊料,便不做那強求,今日便將此法公諸于眾吧。”

    說話間,那種黯然神傷,那種無限失落,輕易地被所有人捕捉到。

    楚留仙對這書呆子不由得也換了一個看法,原來他并不是全然不想振作,一直在默默地努力著,只是終究不成……

    書癡也不管得眾人是否對他有了改觀,一番感慨之后,便回復了常態,以平緩無起伏的語調說道:

    “傳說中,在神道時代,那些以香火為生的神靈們都能施展一種分身法術。”

    “神靈們將一縷神念寄托到泥胎木塑之中,若有必要,就能以泥胎木塑之身施法,解救信徒苦難,從而得到更多的香火。”

    “這般化身千萬的能力,惟神祇所獨有,后世的仙、佛、魔,皆無此等事跡流傳。”

    “我想來,之所以會如此,當是因為仙人、佛陀、天魔,都不需要香火就能得大超脫,他們不為,不代表他們不能為。”

    “于是,我在通天道藏中找帶一個法門,名之為:顯圣投影。”

    聽到這里,楚留仙等人精神皆是一振,這個法門與之前種種不同,它顯然是可以直接使用的

    。

    一時間,不知道多少人在心中琢磨著:“如果投影真能變成分身,遇戰斗時候,無異于形成以二敵一,甚至以三敵一的情況,

    豈不美哉?!”

    另有一些傳統的通天弟子則想到了另外一個方面:“我若有此分身,豈不是能一者遍覽群書,一者徹悟大道,通天仙佛可期啊。”

    至于那齷齪者,就不足為外人到了。

    “諸位且看我施為。”

    書癡如往常風格,道完了源頭,講述完法術之精要,便要自身施展一番。

    這次,眾人難得地沒有露出松松垮垮的樣子,一個個振奮起精神,做好了書癡就是失敗一百次,他們也要待之如初戀的準備。

    不曾想,意外出現了。

    書癡他……

    竟然一次功成!

    但見得,靈氣匯聚,書癡一身真靈靈力爆發,無聲無息,另外一個他從肉身的軀殼中彈飛了出來。

    “這就是分身?”

    楚留仙凝神望去,先是一驚,那被彈飛出去的,赫然正是書癡模樣,若非靈力波動太過明顯,如黑夜中熊熊燃燒篝火,簡直讓人誤以為是書癡本人。

    但也正是這波動,讓包括楚留仙在內,在場所有人都嘆了一口氣。

    那是失望的。

    分身投影的靈力波動之強,已然是踏在了真靈巔峰,換句話說,書癡一法之下,將他一身的靈力盡數逼迫了出來,這才形成了這一分身。

    這樣的分身,又與本尊有什么區別?

    楚留仙心中不甘,凝神端詳起了那分身,一看之下,更是大失所望。

    “眼神黯淡,行動遲緩,分身動則本尊停,雞肋而已。”

    楚留仙是徹底失望了,搖著頭收回了目光。

    臺上書癡分身似乎受他失望情緒影響,“嘭”的一下,消散成了紊亂的靈氣亂流竄動四散開來。

    “持續的時間還極短。”

    楚留仙在心中又補上了一個缺點。<!--中间广告位置-->

    法術施展完畢,書癡完全是跌回了座位上去的,觀其面如金紙,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在場絕大多數人都得出來與楚留仙一般無二的結論,但還是有那不甘心者站起發問:“書癡,那分身可能控制輸出靈力?”

    書癡搖頭。

    “可能自主行動?”

    書癡再搖頭。

    “可有自身判斷?”

    書癡三搖頭。

    “可能施展法術?”

    那人抱著最后一點點希望,眼巴巴地看著書癡。

    他的想法在他話出口的一瞬間,就為眾人所知了。此人所想的,無非是以分身施展什么對自身損害極大的法術,或是以分身赴險境而自身在安全地方遙控。

    要是可行的話,倒也不失為一個好法術。

    眾人的精氣神剛剛被提起一些,就被書癡接下來的動作給打擊到了。

    書癡四搖頭!

    “百無一用啊!”

    發問的那人,在座的不少修士,齊聲哀嘆。

    楚留仙聽得眉頭一皺,覺得他們這話不是對法術而言,倒更像是沖著書癡去的。

    他旁邊程乾明明是個話嘮,這回卻是難得緘默,一樣失落搖頭,卻一字未吐,倒讓楚留仙對他改觀不少。

    臺上,書癡的臉色愈發地蒼白了,也不知道是身體緣故,還是為眾人言語所傷,看上去竟是有幾分搖搖欲墜。

    低頭半晌,他再次抬起頭來,執起玉槌,就要擊響玉磬,宣告這回十場的結束。

    玉磬聲音尚未響起,不少人已經開始起身離場,憤憤然如是拂袖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

    “孫兄且慢。”

    書癡執玉槌的手頓在了那里。

    “諸位且留步。”

    不少離座者都止住了腳步。

    所有人都望向了同一個方向。

    那里,楚留仙灑然自若,一步步走向了云臺最高處書癡所在。

    “孫兄。”

    楚留仙隔著三兩步停下,拱手為禮,“楚某失禮了,可否借貴地一用?”

    書癡姓孫,名敬,他的本名楚留仙早就從程乾這個大嘴巴那里得知了。

    孫敬自無二話,垂下了玉槌,示意楚留仙自便。

    同樣因為程乾的那張大嘴巴,一路聽道二十日在座者也都早知道了楚留仙身份,知道這個始終面帶笑容,灑然自若者,便是鼎鼎大名的謫仙人——公子留仙。

    不管是善他也好,嫉他也罷;心存敬意,或是暗里鄙夷……不管是對他怎樣的看法,楚留仙都是一個他們無法忽視的存在。

    一言既出,或止步,或抬頭,所有人的目光,耳朵,皆是落在了楚留仙身上。

    “二十日聽道,楚某人受益良多,在此先謝過孫敬孫師兄氣量恢弘,心中無私。”

    說著,楚留仙當著所有人面,對著書癡再行一禮。

    書癡蒼白的臉色泛紅,手足無措,不知道是當扶起楚留仙呢,還是要怎樣,口中喃喃:“這如何使得?這如何使得?”

    看到堂堂公子留仙如此,在場不少人臉色羞紅,遲疑了一下,也起身一禮。

    楚留仙禮畢后,回身面對眾人,稍稍停頓了一下,朗聲說道:“這二十日下來,楚某人觸類旁通下頗有收獲,自思當效孫兄,不能行那敝帚自珍事,故擬于三日后,于通天峰上開壇。”

    “嘶~”

    楚留仙這話出口,臺下盡是倒抽了一口涼氣聲音,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說,拉開場子,真刀實槍的與楚留仙打上一場,盛名之下沒有人有這個膽量和把握;可要說觸類旁通,創造法術,在場多是通天峰弟子,那是向來不服人的。

    書癡孫敬十場講道,在座的還沒有人能開發出一門實用的法術來,楚留仙就已經完成,竟然還自信滿滿地要開壇?

    這不是說笑嗎?

    在場眾人心中所想,無非如此,只是礙于楚留仙身份、名聲,不敢面斥罷了。

    楚留仙如何不知道他們所想,淡然一笑,道:“楚某人與諸位同臺聽道,也算是緣,三日后,諸位不妨移步前來,指教一二。”

    “到時,也望孫兄不以留仙粗鄙,親臨指點。”

    楚留仙最后一句話,自是對孫敬所說,他自己客氣,孫敬卻不敢坦然受之,連稱不敢。

    “諸位。”楚留仙伸手一引,示意他的話說完了,“請了!”

    眾人將信將疑,然而這個場合也不便說什么,于是紛紛拱手為禮,各自離去,心中所想的大致相同,無非是三日后前去一聽,看看到底公子留仙是不負盛名,還是一個誆言詐語之徒。

    楚留仙在臺上負手而立,目送著眾人離去,胸中一股氣從丹田提起涌上胸口,幾欲仰天長嘯。

    誰也不知,連他自身亦不曉得,他踏上高臺時候,是想為書癡孫敬鳴不平,為其張目,還是早就做好了說出那么一番豪言的準備。

    只是這一刻,楚留仙不悔!

    “來吧,三天,三天內,我定要開發出一門讓所有人無話可說的法術來。”

    “既然穩妥已無可能,與其畏畏縮縮,前瞻后顧,不如放手一搏。”

    “我倒要看看,憑著我自己,能不能有資格站在最高的地方。”

    楚留仙胸中大暢快,直覺得所有的拘束煙消云散,這次考驗與其說是楚天歌給他的,不如說他給自己的。

    這一回,他要仰仗任何人,憑著自己,為那——萬眾矚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