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五章 聽道講法 中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五章 聽道講法 中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五章 聽道講法 中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第十五章聽道講法(中))正文,敬請欣賞!

    ()    “這寶物怎么會落到楚師的手中?”

    楚留仙等人一頭霧水,心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高速更新 www..

    在楚天歌手中把玩的,赫然是迷樓主人仗之收取分水刺的攝寶靈鏡。

    “師父你見過迷樓主人了?”

    古鋒寒恍然大悟,同時想起了什么似的,從袖中取出了一塊紫sè玉符,恭敬地雙手遞上,道:“師父,這是您交給我的傳訊玉符,現在事情了解,請師父收回。”

    楚天歌看都不看一眼,擺手道:“你留著玩吧。”

    古鋒寒一喜,奉承道:“多謝師父。”

    緊接著,他又意猶未盡地補充道:“這次多虧有師父這玉符,迷樓主人自討攔截不住,不然還難說得很。”

    古鋒寒的歡喜停留不超過一個呼吸的時間,就隨著楚天歌后面的一句話垮了下來。

    “那只是一個尋常玉符罷了,沒什么大用。”

    楚天歌說這話是怕自家這個弟子太實心眼,真把紫sè玉符當什么救命寶貝,那這玩笑可就開大了。

    “啊~!”

    這回不僅僅是古鋒寒,連楚留仙和林清媗都傻眼了,直勾勾地看看玉符,再看看楚天歌。

    天知道他們可是拿這東西當救命寶貝的,若非有這寶貝在,楚留仙他們也不會那么底氣十足地與迷樓主人交涉。

    “這是怎么回事?”

    楚留仙頓時覺得之前發生的種種,怕不是他原本想象的模樣。

    不僅僅是他,古鋒寒他們也都眼巴巴地看著楚天歌。

    “你們還不明白嗎?”楚天歌搖了搖頭,道:“為師一直跟著你們,防止幕后真有什么人對我弟子下手。”

    “如果真有這樣的人,萬一緊急情況,救援不及,那豈不成了笑話?死了一個弟子還不夠,眼巴巴地又送了兩個過去?”

    楚留仙有點明白了,試探地問道:“這么說,當時迷樓主人并不是忌憚我們傳訊,而是他早就知道師父在了。”

    楚天歌點頭,解釋道:“迷樓戲子成名多年,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又與為師有關一段交游,豈能察覺不到?”

    “那就怪不得了。”

    楚留仙恍然大悟,他總覺得迷樓主人分外配合,特別好說話,原來根子在這里啊。

    同時,楚天歌知道所有經過,不需要他們贅述,自也是他本就全程目睹的緣故。

    楚留仙想明白后,伸手一指攝寶靈鏡,道:“師父,那這……”

    “你說它?”

    楚天歌把攝寶靈鏡在掌中拋了一拋,道:“為師既然看到了,又豈能讓那迷樓戲子在我弟子面前耍完威風就這么走了?自是要他留下點東西來。”

    楚留仙有些無語,他可沒覺得迷樓主人耍了什么威風,甚至稱得上客氣了。

    他接觸楚天歌時間不長,還不太了解其護短的xing子,一旁古鋒寒就一臉理所當然,顯然習慣了。

    “喏~”

    楚天歌把攝寶靈鏡一拋,直接拋向了楚留仙,道:“你這回表現不錯,點破了戲子的把戲,落了他面皮,漲了我們道宗神霄一脈的威風,這鏡子就給你當玩物吧。”

    “玩物……”

    楚留仙連忙接住了攝寶靈鏡,感覺出手冰涼沉重,古樸厚重的感覺觸手而生,這樣的寶物他可是見識過的,怎么落在楚天歌口中就成了玩物呢?

    楚天歌搖頭道:“你們不知道,這攝寶靈鏡是瘋子墨琊的手筆,這廝學足了他祖上墨翟真人,最喜歡鼓搗這些東西。”

    “攝寶靈鏡,便是墨琊依典籍,仿造上古神道時代的寶物——落寶金錢——煉制成的。”

    “此物在攝取寶物方面有不測之能,不過只能用三次,三次過后就不堪重負了。”

    楚天歌說到這里,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話,讓楚留仙、古鋒寒他們神sè都不由得肅然。

    “我等修仙者,求的是永恒,長生天地間,不與草木同朽。”

    “若是不能永恒,即便似流星璀璨劃破天際,到頭來也不過是化作黃土一堆,徒然留名典籍上,任由后人指手畫腳評說。”

    “吾輩有志于大道者不取!”

    聽到這里,楚留仙、古鋒寒、林清媗,不約而同地一躬身,恭敬地道:“弟子,謹受教!”

    楚留仙更想深了一層:“楚師說的是。攝寶靈鏡雖稱異寶,然其本身既非永恒,亦無助永恒大道,不是玩物又是什么?”

    “外物雖重,可借可用可仗之橫行,但唯有永恒大道,方當得起吾輩不畏艱辛,孜孜以求!”

    “一里一表,相輔相成!”

    楚留仙一邊想著,一邊并沒有輕視攝寶靈鏡,而是將其收藏了起來,關鍵時刻,這只能使用一次的寶鏡,說不準就是翻盤的契機。

    看到他這個動作,楚天歌暗暗點頭,心中欣慰。

    要是楚留仙聽得他那么一番話,就將攝寶靈鏡棄之如敝屣,楚天歌明面上不說,卻不免將他看低一層,下一個“輕浮”的評語。<!--中间广告位置-->

    人云亦云,輕易改弦更張,那樣的人腦子不過是別人的跑馬場而已,沒有自己,還談什么仙,論什么永恒。

    “心有所堅持,行有所變通,這樣的人,才有可能觸摸到那扇關閉了萬年的大門。”

    “我楚家再度崛起的契機,或許真就應在了留仙的身上了。”

    古鋒寒、楚留仙、林清媗,各自感悟,若有所思了片刻,古鋒寒想起了之前猜測,問道:“師父,那迷樓主人,可是您當年曾經提起的五散人之一?”

    聽到這個,楚留仙和林清媗也豎起了耳朵,掌故軼聞,誰人不喜歡?

    “不錯。”

    楚天歌微微頷首,道;“迷樓主人,便是五散人當中的戲子,成名于三百年前的老怪物了,與楚軒轅叔祖也有一番交游。”

    “除了戲子之外,剛剛提到的墨翟真人后裔墨琊,也是五散人之一,人稱:瘋子。”

    “戲子……瘋子……”

    楚留仙等人面面相覷,覺得這名號著實怪得可以了。

    按捺不住,楚留仙接口問道:“師父,迷樓主人又為什么被為戲子呢?就因為他那個迷樓法術?”

    楚天歌搖頭:“那不是法術,那是神通!”

    “熔戲子一生際遇,一生堅持,一生感悟于一爐的神通術!”

    楚天歌并沒有在迷樓神通上說太多,娓娓道出了迷樓主人的經歷。

    原來,這迷樓主人在幼年時候,的確是一個戲子,一個俗世紅塵中打滾賣藝的小戲子而已。

    他五歲就被賣入梨園,父母何人都不可考,六歲即開始登臺獻藝,一十二歲的時候就紅極一時,擅青衣、小生,為世人所追捧的名伶。

    戲子是真心喜歡唱戲,本來如此下去,或可成就一代名角,也算是圓滿了。

    誰知道,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某一次,他唱戲完畢,照例得滿堂喝彩,下得戲臺就被強請去赴宴,在座皆是達官貴人鄉紳。

    十二歲時候的戲子,還是未曾長成的小少年,能唱青衣花旦者,自也清秀可人,再兼自小學戲練出來的窈窕身段,簡直比女子還要美麗十倍。

    當時,就引起了一位好斷袖分桃,行那后庭花開的貴人覬覦,當桌逼其就范。

    戲子到底只是戲子,一桌上下,貴人十數,竟無一人為其分說,反倒是皆稱之為雅事,湊趣起哄。

    絕望之下,戲子骨子里的狠勁與決絕上來,推倒了溫酒的爐子,徒手從中搶出冒火的紅炭。

    “你好我的容顏,我就毀了容顏。”

    戲子一手持炭,抹在臉上“嗤嗤”作響,有那皮焦肉臭之味傳出,好好一張俊俏容顏,瞬間丑過了惡鬼;

    “你好我的嗓子,我被毀了嗓子。”

    “你還要什么?說!”

    手一抬,口一張,戲子生生咽下了炭火。

    戲子當時鬼怪一樣的臉龐,yin柔外表掩蓋下無法想象的剛烈爆發,讓在場眾人無不心驚,又哪里說得出話來。

    后來,戲子掉頭而去,一時間竟是無人想到要攔。

    戲子出城,過荒郊,抵達激流涌動的河畔,心如死灰,就想一死了之。

    五歲至今,七年苦練,沒有親情沒有家庭的溫暖,他唯一所重所愛的就是唱戲。隨著他的兩個動作,一切盡付流水,頓覺生無可戀。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在戲子投水的瞬間,為一個散修所救。

    從那一天開始,梨園界少了一個名伶大家,修仙界多了一個亦正亦邪,yin柔剛烈的五散人——戲子!

    ……

    聽完了迷樓戲子的故事,楚留仙等人不約而同地長出了一口氣。

    戲子少年時候,那種yin柔反襯出的剛烈決絕,足以讓任何聽到這個故事的人為之摒住呼吸。

    “好家伙!”

    好半晌,古鋒寒嘖嘖出聲,他自問異地相處,血濺三尺可以,如此剛烈決絕,他做不到。

    楚天歌淡淡地說道:“現在你們知道五散人都是什么人物了吧?他們哪一個不是亦正亦邪,憤世嫉俗,為師跟你們講這些就是要讓你們知道,莫要小視了天下英雄。”

    楚留仙等人深以為然,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時候就能如此,現在貴為yin神尊者,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這樣的人物誰敢小覷?

    楚天歌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道:“為師在你們走后,與戲子見了一面,除了要來攝寶靈鏡外,還與他約定共同前去做一場大功德。”

    “今ri便要成行。”

    “這么快?”楚留仙等人吃了一驚,沒想到楚天歌竟是要馬上離開。

    楚天歌不理會他們的驚詫,望向楚留仙道:“留仙,在去之前,為師還要再問你一次。”

    “經過了這次的見聞,你可還要堅持之前的選擇?”

    ps:五散人之瘋子墨琊,由書友貓琊扮演,墨琊是他的網名。

    另,有一件事得說一下,本書官方群的管理員,盡職盡責的吉米,他制訂了一系列的細則,要舉辦一個活動,具體的細則內容我發到作品相關中了,各位書友不妨去看看,參與一番,有簽名書等一系列禮物作為獎品哦。以上,泛東流!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