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四章 聽道講法 上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四章 聽道講法 上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十四章 聽道講法 上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第十四章聽道講法(上))正文,敬請欣賞!

    ()    “做得好。”

    楚留仙夸贊出聲的同時,滿室佛光cháo水般褪去。

    在邪佛童子期待的目光下,楚留仙稍稍活動了下手臂。

    這個時候,他手臂上的疼痛大減,出血也止住了,然而無力感覺依然存在,就好像手放在地上被大象來回踐踏了一百遍,明明還連在肢體上,卻幾乎感覺不到其存在。

    “有得將養了。”

    楚留仙苦笑,童子的梵唱真言法畢竟不是萬能的,能有這個結果就已經很好了。

    他可還記得呢,先前為外力驚動,仙域根本法失控,遠遠超過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當時那種肌肉、經脈、骨骼,都要扭成麻花斷裂的感覺刻骨銘心。

    “不過禍兮福所倚,果然不錯。”

    “若不是出了那個意外,我以右臂重傷為代價,凝聚出了yin神純yin靈力,怕是童子還不能升品。”

    楚留仙只能苦中作樂地如此想。

    不想讓邪佛童子失望,楚留仙并沒有糾結在那里,而是稍稍察看后便長身而起,帶著邪佛童子向著甲板上走去。

    他要看看,先前的震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得甲板,楚留仙第一反應是以手擋在眼前,明晃晃一片,陽光絢爛而刺眼。

    在他的對面,原本一臉焦急之sè的古鋒寒等人看到他的出現,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師弟!”

    “公子!”

    幾人一擁而上,看楚留仙全須全尾的,這才安了心。

    “師弟,你先前是怎么回事?”

    古鋒寒不無埋怨地說道:“好在你是出來了,不然豈不擔心死為兄了。”

    “原來已經到了啊。”楚留仙這才回過味來,全身心投入下,他完全將此事給忘卻了。

    他歉然一笑,對眾人道:“倒是讓諸位cāo心了,先前這童兒出了點事情,耽擱了。”

    “童兒?”

    古鋒寒聞言隨意地一瞥,“它怎么了?這不是好好……”

    “咦?!”

    話說到一半,他的眼睛突然瞪圓,好像看到的不是邪佛童子,而是一尊活生生的佛陀般震驚。

    “它……它……它……”

    古鋒寒張口結舌,“它”了個半天,愣是沒能說出囫圇話來。

    一旁,除了雙兒修為見識都不到外,秦伯和林清媗也是一臉震驚,絲毫不遜古鋒寒。

    “三品了?”

    古鋒寒終于緩過了勁兒來,咽了口唾沫問道:“師弟,為兄不是在做夢吧?它真的三品了?”

    “是三品啊!”

    楚留仙理所當然地應道。

    “怎么能就三品了呢?”

    古鋒寒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崩塌。

    楚留仙一臉無辜地道:“我幫它修煉一下,然后它就三品了。”

    “修煉了一下,就修煉了一下……”

    古鋒寒暈頭轉向,感覺好像什么東西都不對了,低頭一看,邪佛童子也是一臉的無辜看著他,好像是在說:我怎么就不能三品呢?

    看著這一大一小的神情,古鋒寒搖晃了一下,終于承認了現實。

    “師弟啊。”古鋒寒拉著楚留仙的胳膊說道:“這邪佛童子,兩ri之間,連升二品,可見其根器極佳,潛力無限,可要好好培養,莫要浪費了。”

    楚留仙看著他苦口婆心的模樣,只得諾諾連聲應下,保證一定好好培養。

    好不容易等古鋒寒交代完了,楚留仙長出了一口氣之余,心中不無歉意:“師兄,對不住了,這事不能讓第二人知曉。回頭,師弟一定給你弄一只上好的靈鬼。”

    鐵甲飛舟著<!--中间广告位置-->陸有一段時間了,自不能就這么賴著,閑事說完,他們一行人便帶著汪苦的遺體下了飛舟,向著神霄峰上去。

    半道上,秦伯和雙兒先行回朝陽府準備,楚留仙他們師兄弟三人則去見楚天歌。

    走在通往峰頂的山道上,為了以示鄭重,楚留仙和古鋒寒并沒有假手于人,而是一前一后抬著汪苦的尸體上山,林清媗則單獨一人走在前面。

    片刻之后,抵達峰頂前的隘口,雷兒電兒兩童又是人影不見,林清媗先行一步,消失在山道。

    這個時候,古鋒寒的腳步頓了一下,壓低了聲音道:“師弟……”

    “嗯?”

    楚留仙只能隨之停住腳步,等了片刻,卻不曾聽到他后面的話,不由問道:“師兄,怎么了?”

    “沒……”古鋒寒搖頭,楚留仙從背影處并不能看出他的神情,只能從肩膀和后腦勺的搖晃判斷出這一點。

    “師弟,你的四靈法臺似是有些殘損,未免不雅。”古鋒寒話鋒一轉,忽然扯到了這方面,“回頭你不妨讓楚師為你煉制一番。楚師本就是一代煉器宗師,倒也不需假手外人。”

    楚留仙沉默了一下,接口道:“多謝師兄提醒。”

    隨后,兩人再不發一言,踏入了隘口出了山道,來到了楚天歌靜修的神霄峰頂。

    在這幾步間,楚留仙心念電轉,無數的想法涌了出來。

    “古師兄他想說的真是四靈法臺的事情嗎?”

    “還是……他知道了什么是?!”

    “我能看到的事情,我能有的猜測,古師兄真會完全沒有察覺,完全想象不到?”

    “昨ri甲板上,我、秦伯、林清媗師兄三人往來談論,他始終不曾現身不曾詢問,是不曾發現呢,還是故作不見?”

    楚留仙搖頭,這位古師兄他可從來沒有小看過,大智若愚,便是此輩。

    “罷了!”

    當遠遠望見楚天歌背影的時候,楚留仙終將一切雜念按下。不管古鋒寒如何想來,他先前沒有說出口,那就是態度了。

    楚留仙和古鋒寒兩人小心地將汪苦的遺體放下,向著楚天歌行禮。

    楚天歌身子一動,直接來到汪苦遺體前蹲下,揭開符箓掀開白布,伸手在汪苦的臉上撫摸著,久久不語。

    “師父節哀!”

    古鋒寒、楚留仙、林清媗,三人齊聲勸慰。

    楚天歌嘆息一聲,站了起來,看著他們三人說道:“經過為師已經知道了,你們做得不錯。”

    楚留仙心中一奇,想著難道是林清媗說了?不由得以眼角余光瞥去,但見得林清媗臉上掛著兩行清淚,低頭不語,看不出什么來。

    倒是在這過程中,與古鋒寒的目光碰在一起,原來這位古師兄也在做著同樣的舉動。

    楚天歌完全不曾在意座下弟子的小動作,望著汪苦的遺體面露戚容,道:“苦兒啊苦兒,你可知道為師為什么受你為徒?”

    “不是因為你努力,你拼搏,你不甘人后,而是因為你的身上有靈xing。”

    “可惜,為師卻做得差了。”

    “人心之說,三百年閱盡,為師依然是看之不透。”

    “你的xing子,要人將你捧得高高的,時刻關注著,才能將靈xing發揮出來。”

    “奈何,這一點為師是在很久之后才發現的,為時晚矣。”

    看著楚天歌在那感慨,自責,哀戚,古鋒寒不忍他如此,踏前一步插口道:“師父,徒兒們此番遇到了一人,他還要我們帶句話給師父你……”

    他話還沒說完呢,便被楚天歌揮手止住,淡淡地道:“迷樓戲子嘛,為師知道了。”

    說話間,楚天歌轉過身來,掌中把玩著一物。

    看到那東西,楚留仙等人的目光,瞬間就直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0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