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五章 邪佛童子 上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五章 邪佛童子 上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五章 邪佛童子 上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第五章邪佛童子(上))正文,敬請欣賞!

    ()    “好奇怪的靈鬼。”

    楚留仙所關注的那個縛鬼球落在一邊,正是先前那個罵罵咧咧遠去修士扔下的那一個。

    縛鬼球孤單地躺在攤位角落,其上升騰起煙霧一樣的尾巴狀東西,另外一頭便連在靈鬼上。

    這是為了展覽靈鬼所用,平時靈鬼自是居住在縛鬼球中,外人無法得見的。

    先前離得遠了,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對話,但想來也知道是那個修士買了這個縛鬼球后,又跑過來退貨。

    按說,這種連普通修士都要退貨的東西,當是入不得楚留仙法眼才是,可是他一眼看過去,就不由得為那個縛鬼球上說束縛的靈鬼所吸引。

    那靈鬼看上去不過是七八歲男童的樣子,肥肥白白,手腳如蓮藕,呈盤膝而坐的姿態。在它的周圍,有淡淡的,如同火焰般的紅sè在縈繞著。

    這些還不算什么,最特殊的是這個男童靈鬼的神情。

    “這是怎樣的神情啊?”

    楚留仙第一眼看去,就為之震撼,“半是痛苦中煎熬、絕望、怨恨;半是沐浴在佛光中的慈祥、安寧、寬恕。”

    “這樣截然相反的神情,竟然集中在這個靈鬼的身上。”

    楚留仙不管那邊古鋒寒與攤主交涉得如何了,他在那個縛鬼球前面蹲下了身來。

    這個男童靈鬼實在是太虛弱了,虛弱到楚留仙逛遍了整個濟水墟市,都沒有看到虛弱至這種程度的。

    它的身子若隱若現,儼然是即將要潰散的炊煙,個子更是縮小到只有拳頭大小,僅僅比縛鬼球大上一些。

    楚留仙早在之前就了解過靈鬼的資料,知道靈鬼的身體越是淡越是小,那它就越是虛弱,離神魂俱滅越近。

    在他觀察這個奇怪靈鬼的時候,靈鬼也在望向他,眼神中有好奇,更多的是黯淡,風中燭火隨時可能熄滅的那種黯淡。

    這會兒,古鋒寒和攤主也交涉到了關鍵時刻了。

    攤主苦著臉說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撞那一下我也很傷的,這位道兄高門大派子弟,大人大量,還請寬恕則個。”

    古鋒寒本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只是氣不過夸贊得沒邊兒,緊接著就被對方來上一下,想到那一幕他還羞愧難當啊。

    “哼!”

    他冷哼了一聲,放開了攤主的衣領,沒好氣地說道:“你倒是好眼力,來來來,給古某解釋清楚,那樣都能撞到,不是故意的是什么?難不成你家仙鶴是瞎的嗎?”

    攤主兩手一攤,道:“它真是瞎的。”

    “啥?”

    這下連注意力都在靈鬼上的楚留仙都抬起了頭來。

    “喏,不信你們看。”

    攤主伸手向后面一抓,輕車熟路地拽住了仙鶴的脖子,提溜到了眾人的面前。

    “呃~”

    古鋒寒和楚留仙面面相覷,林清媗聯想到前面古鋒寒的話,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了聲來。

    這仙鶴真是瞎的。

    好生俊逸的一頭仙鶴,偏偏長著一對白蒙蒙,好像蒙著一層厚厚白紗的眼睛,自然不可能看得到。

    古鋒寒那個氣啊,一口氣堵在胸口,想要發作吧,發作不得;yu要作罷吧,又心有不甘,就僵在了那里。

    那個攤主也是個場面人,生怕古鋒寒惱羞成怒,連忙說道:“要不這樣,諸位上門弟子來到這里也是緣分,本人攤位上任挑任選,若有看中的靈鬼,便算是本人賠償給諸位的,抱歉抱歉了。”

    一邊說著,團團作揖,姿態那叫一個低,語氣那叫一個誠懇啊。

    古鋒寒和楚留仙等人頓時無語了,這攤主的攤位上還有東西嗎?小貓兩三只的縛鬼球,一個個歪瓜裂棗的靈鬼,別說三品了,六七品往外數就有。

    這樣的靈鬼,讓古鋒寒他們怎么挑。

    “這攤主,還真是有意思。”

    楚留仙看著那攤主擺出的可憐巴巴,任宰任割大出血的樣子,就覺得很是喜感,笑問道:“攤主,你先告訴我,這個靈鬼是怎么回事,如此虛弱?”

    攤主還沒說話呢,古鋒寒先詫異出聲:“師弟你真要這個靈鬼?在這個破攤上它雖然算是好的了,充其量也不過五品,拿來做什么?”

    品級越低的靈鬼,不僅僅越不好cāo控,而且修煉靈鬼消耗越大,它的極限也越低,簡直沒有什么價值。

    事實上,五品之外的靈鬼,就是六品的厲魄跟七品的yin魂,除了鬼道修士拿去祭煉萬鬼幡一類的法器外,根本沒有人看得上。

    五品的靈鬼,四品的人靈鬼,勉強可用,多半也是普通修士修煉的。

    想要修煉靈鬼,就要拖慢本身的修煉,不夠品級的話,一般有身份地位的修士,犯不上花費那功夫。

    三品之上,對楚留仙這般身份的修士來說,才勉強稱得上合用。

    看到楚留仙看上那個童子靈鬼,攤主<!--中间广告位置-->的臉sè也變了一變,苦笑著說道:“這位道兄好眼力,它的確是這個攤位上最好的,雖然只是五品,卻天賦佛法。”

    “天賦佛法?”

    古鋒寒眼睛瞪大,隨即又嘆息出聲:“真是可惜了,這要三品之上的靈鬼該有多好,五品靈鬼,那樣的佛法拿來何用?”

    “說不準它還會升品呢?”

    攤主這話說完,自個兒的臉先紅了,古鋒寒面露的鄙夷簡直如針一樣。

    “你倒是說說,一萬靈鬼里面會不會一只升品的?嗯?”

    古鋒寒的這話攤主沒答,也沒法答啊,真未必有。

    攤主苦笑了一下,繼續道:“諸位都是高門子弟,在下實在惹不起,實話說了吧,這靈鬼已經被退貨了十八次了。”

    “十八次……”

    楚留仙等人都傻了,至于嗎?能買這個靈鬼的,多半都是看重了那佛法,想要賭一下萬分之一不到的概率。

    這樣的情況都會被退貨,還是一十八次之多,這靈鬼到底還有什么毛病?

    “怪不得它虛弱至此了。”

    楚留仙搖了搖頭,問道:“尊駕可否告知是什么原因?”

    “不敢當不敢當。”攤主連連擺手,道:“這童子靈鬼經歷太慘,那些人都熬不住,收服不得,于是……”

    他兩手一攤,既然收服不了,只能給人退貨,他自個兒也郁悶著呢。

    “哦。”

    楚留仙知道,靈鬼的收服認主有個基本條件,就是要進行心靈溝通,在心靈幻境中,承受靈鬼最刻骨銘心的一幕。

    只有在幻境中,表現得靈鬼本身要好,才能得到靈鬼臣服,不然的話捕捉可也,收復妄想。

    楚留仙在得到了答案后,重新將目光投到了童子靈鬼上,其臉上的神情讓他愈發地好奇了起來。

    “到底是什么樣的經歷,會讓你一個小小童子,露出這般神情呢?”

    “我很想知道啊!”

    攤主看到楚留仙愈發感興趣的樣子,他也著急啊。這幾位一看來頭就不小,沒看連竹山教的千尋仙子都不怵嗎?

    這樣惹不起的存在,要是賣了廢品給他們,回頭找上門來可就不是退貨那么簡單了。

    他剛要再勸呢,楚留仙已經伸出了一只手指,緩緩地點向童子靈鬼的額頭。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經歷過什么?!”

    楚留仙做出了這般動作,攤主自然不敢再阻止,古鋒寒等人向來看重于他,對他決定的事情自然更不會指手畫腳了。

    古鋒寒和林清媗分左右站在楚留仙的身后護法,一邊留心身后,一邊盯著攤主。

    這般情況下,攤主哪里敢動一下引起誤會,只得眼巴巴地看著楚留仙的手指落到了童子靈鬼額頭上。

    在這整個過程中,靈鬼童子毫不閃躲,只是用既好奇,又帶著幾分木然的眼神看過來。

    “轟~”

    楚留仙的手指落在靈鬼童子額頭上的一瞬間,整個人顫動了一下,腦中轟然巨響,緊接著徐徐閉上了眼睛。

    同一時間,對面的靈鬼童子好像消耗了全部氣力一般,也隨之無力地閉眼。

    ……

    “這是什么地方?”

    楚留仙睜開眼睛,但見得煙火繚繞,迷蒙如霧,前方人山人海,人頭攢動,無數人手持著線香,在遙拜著什么。

    周遭傳來了聲聲梵唱,數十個僧人將他團團包圍,不住地誦著佛經。

    遠眺過去,可以看到此處是一間寺院的山門所在,估計還是進香的ri子,才會有這么多的香客把偌大寺院擠得水潑不進。

    還不等楚留仙看清楚周遭的情況呢,不少火工頭陀圍攏了過來,不住地往他的身下添著柴火。

    “這是要做什么?”

    楚留仙心中一寒,死命地低頭,卻發現脖子僵硬得如同木頭一樣,只能勉強看到自家手腳如蓮藕一般,肥肥白白的惹人喜愛。

    想也知道,自家現在當就是那個靈鬼童子模樣。

    “他們難道是要放火燒這孩子,為什么?”

    “還有,我為什么不能動?”

    “那些明明只是普通僧人,沒有一個修行中人啊!”

    楚留仙的腦海中疑問一個接著一個,一個都沒有答案。

    突然,“咚~咚~咚~~”,銅鐘被敲動,充滿了佛家韻味的鐘聲遠遠地傳播了出去。

    前方,那些香客們如海cháo般拜倒,嘈雜地呼喊著:“恭送轉世靈童燃身供佛,得大極樂。”

    “……燃身供佛……得大極樂……”

    在轟然回響的人聲中,一個火工頭陀舉火而來,四面數十僧侶停下了誦經,齊聲吟詠道:“善哉,善哉!善男子,是真jing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

    “供養個屁!”

    楚留仙在心中破口大罵的同時,死命地回想著,

    突然,無數記憶如決堤之水,涌入了他的腦海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