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三章 千山空難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三章 千山空難

第三卷第二扇門 第三章 千山空難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    “林師妹醒了?”

    古鋒寒大喜,回頭望向楚留仙,“師弟?”

    “走,同去。 ..”

    楚留仙向著雙兒示意了一下,讓她頭前引路,便與古鋒寒并肩跟上。

    穿行廊間,夜深雨稍歇,清風送爽,楚留仙想起了早先的一幕,邊走邊問道:“師兄,你是怎么知道林師姐不愿與汪師兄結為道侶的?”

    青梅竹馬,一起從最底層奮斗上來,雙雙成為道宗神霄峰一脈入室弟子,無論是從兩家世代姻親的關系,還是兩人一路走來的情誼,林清媗都不當反對才是啊?

    古鋒寒似有什么難言,踟躕了一下,苦笑出聲:“其實為兄也是猜的。”

    “猜的?”

    猜也得有根據不是,不過楚留仙沒有追問,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古鋒寒嘆息一聲,看了一眼雙兒見得她當先引路,隔著數丈距離,不怕她聽到,這才意味深長地說道:“師弟有所不知,林清媗師妹其實一直很崇拜你。”

    “咳咳,咳咳咳~”

    楚留仙嗆了一下,劇咳出聲,他是聽出了古鋒寒的意思。

    本來只是好奇一下,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了呢,楚留仙對此全無準備,緩了一下說道:“古師兄你不是開玩笑吧?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古鋒寒兩手一攤,道:“就是如此啊。”

    “為兄是看著林清媗師妹入門的,她雖然出身小家,卻一直勵志向上,刻苦修煉之余,十分關注修仙界的風云人物。”

    “很幸運的,楚師弟你就入了她的法眼了。”

    古鋒寒的語氣怪怪的,至少在楚留仙聽來是幸災樂禍無誤,“為兄還記得有那么一段時間,她到處搜集師弟你過往,最愛聽那些師弟你斗智斗力,壓得其他世家公子抬不起頭來的事跡。”

    “特別是聽說師弟你以后也要拜入楚師門下,以后可以成為同門師姐弟,她更是笑容燦爛了好幾天。”

    “這好有一比,如那金玉滿堂家的烏珊小公主,傾慕別雪公子陳林一般。”

    古鋒寒說到這里憋不住笑,饒有興致地看著楚留仙反應。

    楚留仙能怎么反應,看戲的看成演戲的,好奇一打聽,結果屎盆子扣自家腦門上,他還能說什么呢?找誰喊冤去?

    好在前行不幾步,頭前引路的雙兒止步,示意已經到了。

    師兄弟兩個住了口,讓雙兒留在門外,兩人推門而入。

    入得房中,楚留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床榻上強撐著起身的林清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覺林清媗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到了他的身上,那雙剪水雙眸的是那么明亮,幾如兩泓月下的清泉。

    “楚師弟……古師兄,你們來了啊。”

    林清媗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歡喜笑容,既是芊芊弱質,又顯明媚活躍。

    “林師妹你不用起來,且躺好。”

    古鋒寒上前說道:“兩家的事情為兄已經安排好了,明天就一起出發,你盡可放心。”

    “嗯。”

    “謝謝師兄了。”

    林清媗點了點頭,笑靨如花。

    楚留仙冷眼旁觀,覺得這次再見林清媗,與當初在道宗山門外感覺完全不同。

    那個時候她像是盆栽中的花兒,嬌艷固然,卻少了幾分生機,此刻則更似山野中的幽蘭,經過了風暴霜寒洗禮,反而振奮起了jing神散發芬芳。

    古鋒寒措辭了一下,好像在猶豫是不是該說出口來,最終還是說道:“師妹,我和楚師弟去看過汪苦師弟了,當ri情況也大致知曉了,只是還有一事不明。”

    林清媗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輕聲道:“師兄你問吧,清媗知無不言。”

    “好。”

    古鋒寒接下來的問的,自然就是那個“天有二ri”的事情。

    林清媗面露回憶之sè,聲音不覺間都在發顫,道:“的確是有這樣一幕,不過那不是什么太陽,以清媗看來,當是一件鏡類法器。”

    “鏡類法器?”

    古鋒寒和楚留仙對視了一眼。

    “不錯,很強,非常強。”林清媗聲音愈發地顫了,“清媗記得很清楚,當時那法器激發的時候,天昏地暗,一鏡獨光,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簡直駭人。”

    “不是那件法器極強,就是背后施展的人是實力恐怖。”

    林清媗的實力比起林山風他們自然要強得多,她說的情況也要靠譜得多。

    古鋒寒微微頷首,追問道:“師妹,那法器可曾攻擊過汪苦師弟?”

    “沒有。”

    林清媗斬釘截鐵地說道:“當時清媗就在左近護法,絕對沒有人對汪苦他出過手。”

    “清媗看來,那法器似乎是照向濟水河中,不過太過遙遠,清媗也不敢肯定。”

    到了這個地步,也就沒有什么好問的了,古鋒寒與楚留仙又閑談了幾句,叮囑林清媗好生休息,便告辭離開了。

    出得門外,漸行漸遠,楚留仙這才開口問道:“古師兄,你說這場暴雨與洪水,可否與那鏡類法器有關?”


    古鋒寒緩緩搖頭,道:“應當不至于。持續如此長時間,降水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濟水暴漲,若是法術造成的話,怕是yin神法術都力有不逮。”

    楚留仙明白了,古鋒寒的意思是說造成如此局面,真要是有人故意施為的話,怕得是陽神真人才成。

    “罷了,不管它了,既然那人沒有對汪苦師弟出手,那便作罷。”

    “回頭將汪、林兩家人送離此處,我們就帶著汪苦師弟遺體與林清媗師妹一起回歸宗門,向楚師稟報吧。”

    古鋒寒這番話楚留仙自無意見,后面兩人回歸鐵甲飛舟,一夜無話。

    第二天的朝陽升起,晨輝與漫天yin霾風雨相糾纏的時候,楚留仙方才從入定中醒來。

    一路至此,也只有先前那段時間他得暇進入心湖玉殿當中,翻查有關靈鬼的內容。

    “原來如此,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楚留仙面露笑容,長身而起,站到了鐵甲飛舟邊緣,自有雙兒過來服飾洗刷。

    飛舟兩側,捆綁上了由梁木和木箱等物構成的臨時平臺,兩族老小正帶著最后家當告別家園,上得平臺。

    等他們就緒了,汪苦遺體、林清媗、古鋒寒,一起登上了飛舟。

    這個時候,暴雨重新肆虐天地,洪水如汪洋,再次淹沒過半山腰。

    “出發吧!”

    古鋒寒啟動了鐵甲飛舟,轟鳴聲中,飛舟徐徐騰空而起,兩側平臺上盡是兩族老幼的飲泣之聲。

    不得已告別世代聚居的家園,他們自是悲痛。

    楚留仙的目光在那些人身上一掃,落回到了古鋒寒的身上,問道:“古師兄,我們這是要前往何處?”

    道宗所在,自是福地,問題是兩家真要遷往那里,怕是沒幾個月,就得把僅存的家當給吃空了。

    物價騰貴,居大不易啊。

    古鋒寒一邊cāo控著鐵甲飛舟,一邊答道:“去千山泊,那里有千山為屏障,當不受水患,且為修仙者聚居之處,也利于兩家重新發展。”

    楚留仙并沒有聽說過千山泊,也不是很在意,本來就是隨口一問,可是古鋒寒接下來的那句話,卻讓他jing神大振。

    “千山泊所在,也就是附近這一代唯一的一處冥域yin墟——濟水yin墟。”

    “送他們抵達后,我們師兄弟也正可前往濟水yin墟一趟,看看能不能淘換到三品靈鬼。”

    楚留仙想起方才入定時候,在玉殿中翻查金書,找尋到的有關于靈鬼的內容,頓時對此行期待了起來。

    ……

    不過個把時辰,鐵甲飛舟穿行于風雨間,掠過了起伏群山,眼前豁然開朗了起來。

    這豁然開朗,半為飛出了風雨區域,重新沐浴在晴空陽光下;半為連綿不絕的群山在此豁然空出了一片平川,良田沃野,建筑錯落,猶如重回了人間一般。

    “千山環抱,隔絕寒暑,的確是好地方啊。”

    楚留仙欣賞著四周景觀,心中也有疑問:“此處明明只有濟水流淌穿行,怎么會以‘泊’為名?何來的湖泊?”

    這個疑問很快在他的心中被沖淡,鐵甲飛舟在接近千山泊平原邊上的一處不起眼小山上空時候,緩緩地降低了下來。

    站在鐵甲飛舟上,不難看到山道上挑夫往來運送糧米,山頂上繁榮如城鎮。

    正在這時候,一聲鶴唳,遠遠地傳來過來。

    楚留仙等人循聲望去,但見得在山的另外一頭,一頭仙鶴背上似乎馱著一個人,也正往那處山上快速飛來。

    “師兄!”

    楚留仙心中一顫,連忙拽了一下古鋒寒的手臂。

    “好一頭仙鶴。”

    古鋒寒看了一眼,饒有興致地品頭論足,“師弟師妹,你們且看,那頭仙鶴唳聲清亮,綠足龜文,頸細而長,足瘦而節,背直且削,飛行時候自然昂首挺胸如人立,不是凡品啊。”

    他做出了結論:“怕沒有個幾千方靈玉,換不得此仙鶴。”

    古鋒寒品評仙鶴的時候,楚留仙和林清媗臉sè都不對了。

    “誰讓你說這個了……”楚留仙腹誹著,連忙道:“師兄你不覺得那仙鶴飛得有點快嗎?”

    “什么?”

    “要是它撞上我們,會怎么樣?”

    古鋒寒這才恍然大悟,這才想起來剛才越看那仙鶴越清晰,原來對方一點減速的意思都沒有,飛速地在靠近啊。

    “不會那么倒霉吧?”

    古鋒寒瞪大了眼睛,楚留仙在心中補充了一句:“沒有我在的話,或許不會吧。”

    他很自覺地抓住了鐵甲飛舟的扶手處,沒兩個呼吸功夫,伴隨著仙鶴上那人的大呼小叫,“嘭”的一下,鐵甲飛舟劇顫,險些沒傾覆了過去。

    上面的人除了早有準備的楚留仙,頓時一陣人仰馬翻。

    也就是楚留仙對自己的運道心中有數,這會兒才有余暇向下眺望了過去。

    “咦?!”

    楚留仙瞪大了眼睛,就在他的眼前,那一人一鶴下落到山腳下區域,突然空中如起水波,將它們吞沒其中,無影無蹤了。

    “這是怎么回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