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二十章 當存敬畏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二十章 當存敬畏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二十章 當存敬畏

推薦閱讀:

    “古師兄久等了!”

    楚留仙在鐵船前止步,拱手為禮。

    古鋒寒瞥了秦伯和雙兒一眼,對他這個出行陣仗絲毫不以為奇,反倒是對火樹銀花很是看了幾眼,嘖嘖贊嘆:“好一株仙靈根,師弟你好福緣啊,尤其是這……”

    眼看遠處神霄峰一脈的弟子不少,都在向著這里張望,古鋒寒住口不談,轉而伸手延請道:“來,師弟請。”

    在伸手引向那艘鐵船的時候,古鋒寒的臉不由得紅了一下,仗著面色黝黑,倒不容易看出來。

    楚留仙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一邊走過去,一邊仔細打量那艘鐵船。

    但見得,船身寒光內斂,泛著一種淡青色的光,其主體應當是由鐵精所造。在船身上,遍布著密密麻麻的紋路,彼此想通,四通八達,就好像是從空中望下時候所見的復雜水文情況。

    這樣一艘丈許多長的鐵船,竟然在每一寸的空間上都遍布了這樣的紋路,可見制造之復雜,其中蘊含的成就之高。

    楚留仙很想仔細研究一番,只是礙于身份,頗為留戀地看了幾眼,踏步而上。

    鐵船甲板上空間倒也充足,至少裝上古鋒寒、楚留仙、秦伯、雙兒,沒有絲毫的問題。

    上得船來,雙兒四處打量了一下,最終把火樹銀花放在了船頭,這才松了一口氣,完成了什么重要任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回到了楚留仙的身旁。

    楚留仙在落座后,饒有興致地看著古鋒寒坐到了主位,一掌按在了主位座椅的扶手上。

    “隆隆隆,隆隆~~”

    整艘鐵船開始震顫,即便是在內部,楚留仙依然能看到霞光從四面冒出,若是置身其外,便會見得靈光順著船身上的煉紋遍布了每一處角落。

    一邊震顫著,鐵船一邊緩緩起點,向著神霄峰外飛去。

    速度一點一點地在加快,同時隨著啟動成功,鐵船發出的那種震耳欲聾的噪音,也消減了不少。

    這一點,從雙兒花容失色的臉上回復了血色,不知道什么時候堵住了耳朵的雙手放下,就不難知曉了。

    楚留仙對這些倒是渾然不以為意,趁著這段時間,早就將鐵船內部打量了個徹底。

    鐵船自身沒有什么好說的,幾乎沒有什么多余的裝飾,顯得質樸扎實,古鋒寒也沒有帶著什么人同行,只是在船內的角落處,一個三尺見方的黯銀箱子擺放著。

    那個箱子的形制楚留仙看著相當的眼熟,第一時間便將其與血刀紅發當初所背的那個箱子聯系在一起。

    “這里面,想必就是古師兄的法臺了。”

    楚留仙沒有去詢問這個問題,他這會兒對鐵船興趣正濃,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船本身上。

    古鋒寒這會兒也掌控著鐵船,飛出了道宗范圍,松了一口氣,把手從扶手上拿開了。

    “古師兄,這艘鐵船……”

    楚留仙頗有羨慕的意思,九曜古船是神霄楚氏的門面,早就隨著緣鏗一面的楚伯雄回歸神霄府了,他不正缺這樣一種代步的大型法器嗎?

    “這個……”

    古鋒寒老臉微紅,不好意思地道:“為兄囊中羞澀,師弟見笑,見笑。”

    “呃~”

    楚留仙錯愕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古鋒寒是會錯了意,生生把他的羨慕當成了不解。

    “師弟你一定是弄不明白,為兄為什么會用這艘鐵甲飛舟吧?”

    古鋒寒還帶著幾分窘迫,嘆息道:“這艘鐵甲飛舟與九曜古船相比,那簡直……”

    “簡直”了半天,他愣是沒找到什么可比性,只好略過,繼續道:“不過就這,也把為兄的錢袋子都給掏空了。”

    楚留仙現在一腦子的問號,聽古鋒寒這意思,這艘鐵甲飛舟既是簡陋得羞于見人,又偏偏貴得讓他囊空如洗,這是怎么回事?

    不等他發問呢,古鋒寒好像是好不容易逮住了一個可以訴苦的人,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修仙界代步工具多矣,但御器飛行消耗太大,機傀、符傀等等又不耐罡風,能以之為飛舟的最差材料就是鐵精了。”

    “這么一艘通體由鐵精打造的鐵甲飛舟,連工帶本,足足花了為兄五萬方的靈玉。”

    古鋒寒伸出一只手在楚留仙的面前張開五指,提起“五萬方”這個數字的時候,聲音都在發顫。

    “五萬方?!”

    楚留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經過這么一段時間的惡補,楚留仙再不是對修仙界種種絲毫不懂的山村少年了,五萬方靈玉是什么概念他還是清楚的。

    一名如他這樣的真靈散人,全天候不眠不休不消耗不做其他,不斷地吐納,頂天了也就只能灌滿了五十方玉胚,形成五十方靈玉。

    換句話說,一個沒有其他手段,只能靠著凝結靈玉為生的真靈散人,即便是豁出去不提升一點修為,不購買靈谷、靈藥、符箓、法器、法臺……所有一切的必需品,一個月也不過能得到一千五百方靈玉罷了。

    五萬跟一千五,那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說,一個沒有特長的真靈散人——這樣的散人在散修中所見多<!--中间广告位置-->有——至少需要三年的時間,方能買下這艘鐵船,買下這最低級的飛舟。

    事實上,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真要這樣做三年,即不修煉,亦不借助外力,不食用靈谷,任何一個人的修為都會跌落,到時說不準鐵船還沒買下來,就從真靈散人變成了引氣修士了。

    古鋒寒的收入自然不止是這么一點,可一次性掏出五萬方靈玉,也無怪于他肉痛了。

    楚留仙再一次為他下定決心,甚至不惜跟楚天歌擰上也要將產業發展起來的決定慶幸不已,心中感嘆:“修仙之境,居大不易啊!”

    古鋒寒是說起了性子,目露憧憬之色道:“師弟你且看著,用不了多長時間,為兄就要換一艘好的飛舟,天工所產的天馬飛舟很是不錯,需得五十萬方靈玉。”

    “五十萬方……”

    在這個數字面前,楚留仙是徹底麻木了,除了再次感嘆“居大不易”外,他還能說什么呢。

    在他們說話的功夫,雙兒將音圭安置啟動完畢,再為楚留仙和古鋒寒都奉上了香茗,這才乖巧地站到了后面。

    古鋒寒贊賞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夸上兩句呢,音圭中傳出了一個熱情洋溢的男子聲音:

    “天工于今日發布最新的騰龍飛舟,龍之為物,朝騰九天,夕跨四海,追風逐電,安穩舒適,置身其間,將不懼陰神級別以下法術襲擊

    ,實是身份地位,出行安全享受之代表。”

    “現正式接受預訂,售價一千萬方靈玉!”

    聽到前面部分的時候,古鋒寒的眼睛都在放著光,什么天馬飛舟,他忘記了。

    可是“一千萬方靈玉”幾個字眼從音圭中傳出來后,他傻眼了,隨后搖了搖頭,徹底不指望了,自嘲地道:“師弟,你看,其實這鐵甲飛舟也蠻好,蠻好。”

    楚留仙點著頭,深有同感,心里面想著:“飛舟是奢享之物,價格自然是高的,只是以之為對比,想來那些法器、符箓,諸如此類的實用之物,價格也低不了多少啊!”

    “我想以外物暫補不足,掩蓋自身修為的弱點,好贏得時間奮起直追,怕是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一邊想著這些,楚留仙一邊以目示意,讓雙兒換個浮點收聽,免得一不留神再刺激到古鋒寒,至于其中有幾分不想刺激到自己的意思,就只有楚留仙自己知道了。

    雙兒一換浮點,一個熟悉的女聲就從音圭中傳了出來:“……天下會原定的仙靈鬼拍賣,延期至三日后,敬請各位朋友關注。”

    聽到這里,古鋒寒還真被引開了注意力,哂然一笑道:“這天下會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這才幾天都第三次延期了。”

    楚留仙依稀記得,當初金天生獻上音圭那一日做示范的時候,就是有關于天下會和靈鬼的新聞,怎么到現在還沒結束?

    不等他發問呢,古鋒寒繼續嘲笑道:“仙靈鬼,為靈鬼之極,放到哪個陰神尊者面前不是瘋搶的,怎么會到拍賣會上拍賣呢?”

    “靈鬼分七品,一品稱仙,三品以上靈鬼,就極其難得了。”

    “如此珍稀?不知道有何用處?”

    楚留仙心中好奇,不過這明顯不好發問,他只好饒有興致地問道:“古師兄,不知道你可有靈鬼?是何級別?”

    古鋒寒搖了搖頭,道:“三品以下的靈鬼,為兄并不興趣,那樣的靈鬼于我們修士無益,反而會拖了后腿。”

    “三品以上的靈鬼,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不過……”古鋒寒話鋒一轉,道:“師弟,我們要去的濟水,便有一處冥域碎片,我們到時或可去碰碰運氣。”

    楚留仙聽得云遮霧罩的,偏偏又不好問,憋得心中發悶,暗暗下定決心回頭靜下來,一定要補上靈鬼這一課。

    “果然啊,越是深入,便越覺得廣大,不邁出這一步,永遠不知道世界之大,千奇百怪,諸般瑰麗。”

    這段時間來,小至音圭時計,大至飛舟靈鬼,無不給楚留仙以極大的震撼,至此方才深刻地體會到,什么叫于仙道當有敬畏之心!

    如此廣袤無垠的領域,如此瑰麗新奇的種種,不存敬畏之心,又如何可以?!“

    此后一路無話,楚留仙借著這幾個時辰,默默地感悟著入夢引真靈法術,依稀似可觸摸到了那個門檻。

    不知不覺中,四個時辰過去了。

    天邊,隱隱有一條白線,待得近時,隆隆之聲如悶雷,似怒吼。

    天色,陡然暗了下來,似乎一下子從光明駛入了黑夜。

    “轟隆隆~~”

    一聲驚雷,暴雨傾盆,在宰割天地的豪雨中,楚留仙勉強望得在遠處,有一條渾濁的大河在奔涌咆哮。

    濟水,到了!

    ps:新的一周到了!更高的起點,也有更高的目標。存敬畏心,不代表著失去拼搏心。上周止步首頁簽約新書榜第四,這周,我們再往上。第一步,就是今晚,就是今天。新的一周到來,請大家把手上的推薦票砸給東流,助我一步一個臺階,向上,向上,再向上。以上,泛東流。拜謝!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