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八章 寂寞如雪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八章 寂寞如雪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八章 寂寞如雪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另外一扇,是什么?”

    楚留仙帶著這個疑問,與古鋒寒一同踏出了乾坤洞。

    他懷疑,這或許與他十余年來的異夢有關,故而這個疑問只能深埋下來,等他日修成了入夢引,自己去看個真切。

    當他們踏出了乾坤洞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楚天歌的背影,如之前的一模一樣姿勢,些許最微小的變化都不曾有。

    楚天歌如雕像一般,站了不知道許久。

    楚留仙他們一出來,自然就為楚天歌感應到,他不等兩個弟子說話,直接道:“看到那扇玉門了嗎?”

    楚留仙和古鋒寒點頭。

    “這不是入夢引形成的,而是本來就存在,鎮鎖在夢與現實之間,為師稱之為:玉門關。”

    “入夢引,就是玉門關的鑰匙。打開玉門,踏入關內,你們就會迷失在夢境當中,直到一朝醒悟身在夢中,便是直面了心魔。”

    楚天歌說完了這么一番話,揮了揮手,道:“你們去吧,迎回苦兒的尸體,借機查探一下。”

    “若是……”

    楚天歌豁然轉身,面露煞氣,氣勢雄渾如摧垮了城墻的黑云,讓人喘不過氣來,“我楚天歌,也不是殺不得人!”

    楚留仙與古鋒寒不敢怠慢,齊聲應命:

    “弟子遵命,定當迎合八師弟(八師兄)的遺體,調查清楚始末。”

    “我們這便出發!”

    現在不是耽擱的時候,楚留仙他們跟楚天歌表完態后,便告辭離去了。

    重新走在那條崎嶇的山道上,楚留仙生出了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此來本是為了楚天歌所出的考驗,說是師徒間較真可以,誰知道突然發生了汪苦之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來,那個考驗可以不用繼續下去了。”

    楚留仙正想著呢,峰頂處忽然傳來了楚天歌的聲音:“留仙,為師差點忘了,等你歸來后,去聽同門師兄講道真靈法術十次,并從中擇一練至純屬,給你一月為限。”

    楚天歌的聲音漸漸消散,楚留仙猶自怔在那里,面露苦笑。

    在他旁邊,古鋒寒一個踉蹌,險些從山道上栽倒下去。

    “楚師他……”

    古鋒寒從沒覺得自己的嘴巴這么笨,“他”了半天,愣是沒找出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

    “師弟啊~”

    他伸手拍了拍楚留仙的肩膀,嘆息道:“苦了你了。”

    楚留仙聳了聳肩,他倒不覺得為苦,甚至從“趵突泉涌”法術修煉中,他真正感受到了那種樂趣。

    想到回來后的一個月間,要去聽道十場,擇一而學,他不由自主地就產生了一種興奮的感覺。

    “師父啊師父,我會做到的。”

    “到時候,我再看你怎么說!”

    楚留仙嘴角一扯,露出了笑容,回身一躬,朗聲道:“弟子遵命。”

    話音落下,掉頭便走,至于楚天歌是否聽到,那就不關他的事情了。

    行走在山道上,古鋒寒覺得楚留仙有點奇怪,一直皺著眉頭,似在思考著什么,忍了又忍沒忍住,問道:“師弟,可是還在為了楚師的話而介懷?”

    楚留仙搖頭道:“不是的,我只是在想那本命燈。”

    “師兄,你可有本命燈在那命燈閣中?”

    楚留仙狀似隨意地問著,他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兒那里。

    其實,早在雷兒持著汪苦的本命燈飛奔而來的時候,楚留仙的心中就咯噔一下,想起了被他忽略的一件事情來。

    只是當時為后來接二連三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這會兒靜靜地行走在山道間,才一并涌了出來。

    楚留仙在等待古鋒寒回答的時候,心中一個疑問縈繞不去:“公子是不是也留了本命燈在楚家?他的死,楚家知道嗎?”

    公子并不是神魂俱滅,他的神魂最終是融入了楚留仙的金色心湖當中,與之化為了一體。

    這樣的狀態,本命燈或許、可能、沒準……不會熄滅!

    然而,這些卻都是楚留仙的猜測,這樣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的不確定因素。

    古鋒寒明明只是沒想到楚留仙會問這個問題,詫異了一下,可在楚留仙看來,卻如一輩子一般漫長。

    “我?”

    “沒有!”

    古鋒寒搖著頭,給出了明確答復。

    “師弟你難道不知道?”

    古鋒寒奇怪地看著楚留仙,把他看得心中一陣陣的發虛。

    “師兄你指的是什么?”

    這會兒容不得猶豫,楚留仙只得給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啊,是為兄的錯。”

    古鋒寒一拍腦袋,道:“我卻是忘了跟師弟說了,為兄出身古劍門,乃是古劍門嫡傳的古氏一脈。”

    “我們古家與楚氏的關系,師弟定然是知道的。”

    這話他說得極其自然,<!--中间广告位置-->楚留仙點著頭,心里面在吶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古鋒寒絲毫沒有懷疑,自顧自地說了下去:“為兄通過楚家,拜入到楚師的門下,算是世家子弟一派,自然不會有本命燈在。”

    楚留仙依然搞不懂,世家弟子跟本命燈有什么關系,幸好古鋒寒談性發了,路上也是無事,一路說了下去,這才解了他的疑惑。

    原來,本命燈一事,在修仙界頗有爭論,不少人對其不屑一顧,認為這會壞了弟子的前程。

    支持的一派呢,則覺得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苦心培養出來的弟子,能與宗門一心。

    所謂的本命燈,其實就是在弟子初入宗門的時候,收取其神魂一縷,納入燈中,以秘方留存,燃以靈火。

    由于人神魂的特性,在主神魂消散的時候,本命燈中的一縷神魂自然也無法單獨存在,于是熄滅。

    這就是本命燈的原理了。

    同時,這也涉及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少了一縷微不足道的神魂,導致神魂不完整,究竟會不會影響到修仙者的進步?

    這一點,普遍認為還是會的。

    于是,天下宗門,不論是道門還是魔門,亦或是佛家,都會在弟子快要進階到陰神階段的時候,將那一縷神魂賜還。

    在收徒的過程中,也只有普通入門的弟子,才會制出本命燈,以防不測。

    “對本命燈,其實楚師很是反對,他親自招收的弟子,無一制作了本命燈。”

    古鋒寒講清楚了前因后果后,又想起了身亡的汪苦,嘆息道:“八師弟在入門的時候,是以外門弟子的身份,一步步努力向上,最終引起楚師的注意和欣賞,這才將其收為入室弟子的,故而他是有本命燈的。”

    楚留仙聽到這里,明白了過來,也松了一口氣。

    “公子在楚家極受重視,視之為未來陽神,又是謫仙人身份,楚家絕對不會冒哪怕一點兒風險,去做什么本命燈。”

    “幸甚,幸甚啊!”

    楚留仙其實在聽了有關于本命燈的原理后,就基本足以判斷出他這種特殊情況,不至于會導致本命燈熄滅。

    當然,現在這樣,完全可以確定楚家不會冒那個險,自是更好了。

    心中一塊大石落下,楚留仙的腳步也就輕快了起來,與古鋒寒有說有笑地下了山道。

    半路上兩人分手,約定各自回去準備,一個時辰后,古鋒寒會到朝陽府接上楚留仙一同出發。

    楚留仙走到自家府邸外,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

    本來應當迎出來的秦伯和雙兒,齊齊站在府外,與一個身著白衣,背負玉劍的公子打扮者對峙。

    “讓你家公子出來!”

    冰冷冷的聲音,尾音都在上翹,即便是只看到背影,楚留仙還是在腦海里面還原出了一個驕傲到沒邊兒,用眼白看人的形象。

    在那個白衣公子的對面,秦伯不卑不亢地應對著:“我家公子不在,陳公子可留下拜帖,老奴自當轉達。”

    “讓你家公子出來!”

    一模一樣的內容,一模一樣的腔調,白衣公子把話又重復了一遍。

    “真跟冰塊一樣,又冷又硬。”

    楚留仙搖著頭,走了過去,同時口中說道:“是誰要找本公子?”

    他說話的同時,秦伯和雙兒也看到了他,大喜下連忙迎了過來。

    白衣公子豁然轉身,在看到楚留仙的第一時間大喊出聲:“楚~留~仙!”

    “是他?!”

    楚留仙在看到白衣公子正面的時候,第一時間將他認了出來。

    “別雪陳林!”

    這人,正是陳林家陳觀海和林滄海兄弟曾經提起過的,陳林家這一代的翹楚——別雪公子陳林!

    楚留仙能認得他,還是在得到觀滄海兄弟的消息后,特意到玉殿中翻閱金書,這才尋得了有關于他的訊息。

    與玉殿金書中所記載的一樣,別雪陳林性子冷冰冰的,面容卻俊秀非常,直如處子,據說引得同輩世家女中多有愛慕成狂者。

    這陳林的性子與他的氣質一般無二,一樣的冰冷不愛搭理人,那是相當的高傲與目中無人。

    他看不起的人,從來是連眼皮都懶得耷拉一下。

    不過在這一刻,陳林表現出來的東西,卻與尋常時候完全不同。

    只見得,他兩只眼睛里放著光,大踏步地向著楚留仙走來。那種神情,那種姿態,哪里有冰雪的感覺,赫然是一團火,燃燒的是熊熊斗志。

    “總算是再見面了,楚留仙。”

    “我等這一天好久了。”

    陳林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向后,搭在玉劍的柄上緩緩拔劍。

    “沒有你的日子,我真是寂寞如雪啊!”

    “來,讓我看看,你公子留仙有多少長進,是否還能壓我一頭?”

    玉劍不過從劍鞘中被抽出了半截,方圓十丈之內,憑空寒風哭嚎,有鵝毛雪花,漫天飄舞。

    ——飄雪劍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