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六章 祈天赤地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六章 祈天赤地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六章 祈天赤地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你說什么?!”

    楚天歌大喝一聲,以其為中心,有氣浪滾滾而出,托住了雷兒及從他手中脫飛而出的青銅燈,倒卷回了他的面前。

    輕輕地放下了童兒,楚天歌伸手接住了青銅燈,也就是他八弟子汪苦的本命燈。

    近在咫尺,楚留仙分明看到楚天歌的手接住青銅燈的時候都在顫抖。

    堂堂陰神無雙的強者,手竟然會抖,可見心中激蕩難以抑制,形諸于外。

    “雷兒,你說!”

    深呼吸了一下,楚天歌平復了下來,喝問出聲。

    “我……我……”

    被楚天歌一喝,雷兒竟是說不出話來,反倒是平時看來是愛哭鬼的電兒好一些,臉上猶自掛著淚珠兒呢,依然口齒清晰地講了出來。

    原來,他們兩個被楚天歌懲罰去看守命燈閣,心中還是很不甘愿的,兩人抱做一團在那呼呼大睡。

    不曾想,一覺醒來,他們兩個便看到所有的本命燈中有一盞是熄滅的,正是屬于汪苦的。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楚天歌在電兒講述的時候,一時閉著眼睛,久久不語,好半晌,才緩緩開口道:“鋒寒,你去趟主峰,讓他們把情況弄清楚,馬上!”

    “是,師父!”

    古鋒寒片刻不敢怠慢,立刻狂奔而去。

    轉眼間,楚留仙就看到一道流光從神霄峰上電射而出,徑直投向了遠處的另外一座山峰。

    楚天歌的狀態不對頭,雷兒跟電兒更是覺得自己犯了錯,大氣都不敢喘,戰戰兢兢地候在一旁。

    誰也不曾想到,在這個時候楚天歌突然說話了:

    “留仙,你不是要給我看你的法術嗎?”

    “師父……”

    楚留仙大吃了一驚,沒想到在這般情況下,楚天歌竟然還會做出如此要求。

    楚天歌眼中露出悲戚之色,顫聲道:“死者已矣,若是為敵所殺,報仇便是;要是無故而死,調查便是。”

    “豈能以死者,而壞生者事?!”

    “那是凡間愚夫所做,不是我等修仙者當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而仙路歧路,步履維艱,本就浪費不起時間,也本就沒有幾人能走到最后。”

    “這是屬于吾輩的殘酷,未來的日子,你會看到更多。”

    楚留仙沉默了一下,緩緩點頭。

    要是換在其他時候,他未必能聽得進去,可是先前分明見得楚天歌傷心欲絕,此刻猶自能收拾心情道出這么一番話來,不能不讓他佩服,也不能不讓他銘記于心。

    楚留仙以前所未有的恭敬鞠了一躬,道:“請師父指教。”

    話音落下,如昨日里無數次的練習一般,楚留仙調動靈力,全力施為,三息上下,趵突泉涌。

    這回借助的是他本身靈力,控制自如,但也失之威力,當然沒有當時沖破靜室,湮滅所有的威能,然而看著晶瑩的泉水噴涌而出,楚留仙還是心中有感。

    那是對法術,對仙道本身的感動。

    在施展法術的關鍵時刻,楚留仙突然出了神。

    他的腦海里,毫無征兆地涌出了初見汪苦時候的情景。

    那個時候的汪苦,一臉苦意本就讓人忍不住對他敬而遠之,其性子更是內向,哪怕是很想表示親近,到得口來還是詞不達意。

    就是這么一個全無存在感的人,在這一刻,楚留仙的腦海里全是他。

    初見時候模樣,張口結舌的尷尬,欲要親近卻不知道要怎么做的靦腆,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還原了楚留仙只有一面之緣的八師兄汪苦。

    楚留仙心有所感,手隨心動,不自覺地改變了法術的施展,掌心向上,手掌托起。

    原本從地上噴涌而出,足有一人高的趵突泉先是攔腰折斷,楚留仙心中一驚,從那種情境中被驚了出來,緊接著便發現泉眼從地上,挪移到了他的掌上。

    一掌之上,有泉水趵涌。


    到了這個地步,楚留仙自不會中斷施法,不由自主地將手抬到了高處,一瀑如幕,從他的手掌上奔涌而下。

    腦海中有靈光閃過,楚留仙若有所悟,手掌猛地向下一翻。

    霎時間,水聚而霧起云凝,一朵方圓三尺許的雨云懸浮在一人高處,雨落如天哭。

    “八師兄,一路走好!”

    楚留仙心中默念著,束手退后,停下了法術。

    片刻之后,這朵雨云方才耗盡了威能,消散在了神霄峰頂。

    有淡淡的霞光縈繞如虹,若隱若現。

    “真好啊!”

    楚天歌抬起頭了,凝望了片刻,再看向楚留仙的目光中,帶著黯然,更多的是贊賞。

    “你很好,這個法術為師當年也是十日習成,卻不能如你一般舉一反三,推陳出新,化腐朽為神奇。”

    “這一點上,為師亦不如你遠甚。”

    “今天,老天奪走了我一個弟子,卻也讓我看到了另外一個弟子的成長,吾心甚慰。”

    受到楚天歌的贊賞,楚留仙想歡喜,想謙遜,想解釋是因為八師兄汪苦而心生感觸……,但這一些,楚留仙全說不出口,只能以沉默應對。

    沉默,在神霄峰頂持續了很久,久到幾乎以為會一直到世界的盡頭。

    好不容易,古鋒寒身化流光,徑直落了下來。

    平時這是決不允許的事情,此時自是無人會與他計較,古鋒寒面沉如水,道:“師父,弟子已經打聽清楚了。”

    “說。”

    楚天歌雙目炯炯有神,直如兩顆小太陽,被束縛在眼眶中迸射出怒火。

    “主峰調查的結果是,昨日,千里之外的濟水畔,八師弟和九師妹的老家,為暴雨席卷,至濟水水位暴漲,決堤千里,生靈涂炭。”

    “八師弟不忍見洪水肆虐,父老慘死,于是施展祈天法:赤地千里,力盡而亡。”

    楚留仙一直靜靜地聽著,聽到“祈天法赤地千里”的時候,忍不住挑了挑眉頭。

    這幾日鉆研法術,他也曾了解過祈天法,深知這個法術的恐怖。

    祈天法是真靈法術當中,最能改變天象的法術,以人力而形成天威,著實是厲害無比。

    這個法術即便是在真靈法術里,也是極其難以掌握的,而且因為其反噬極強,修仙者往往不敢多加練習,故而除了天賦異稟之輩外,少有人能夠掌握。

    汪苦,并不是什么天才,更從來沒有在祈天法中展露過什么天賦來。

    這一點,楚留仙不知道,楚天歌和古鋒寒卻是心中有數的。

    “不對。”

    楚天歌斬釘截鐵地說道:“以苦兒的性子,不會行此冒險事,強行施展此法。”

    “這里面,怕是還有情由。”

    古鋒寒深以為然,道:“徒兒也是如此想的,想八師弟未入宗門前,過得可不怎么好,不當會為了那些人如此犧牲才是。”

    “這里面有問題!”

    楚天歌踱步了幾下,斷然道:“鋒寒,留仙,你們兩個即刻前去,迎回苦兒的尸體,再把事情調查清楚。”

    “我楚天歌的弟子,死則死矣,可其中若是有人做出了什么,也休想我會當做沒看到。”

    楚留仙和古鋒寒自無二話,躬身應命。

    楚天歌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接著道:“濟水離天道山不過千里,你們兩個盡管放心前去,若有危急,鋒寒你知道該怎么做了?”

    楚留仙心里明白,楚天歌這番話怕是為他所言。

    千里距離,凡人或以為遠,可對楚天歌這樣以陰神夜游無雙當世的人來說,又算不得什么了。他如此吩咐,分明就是怕那伙人再對楚留仙下手。

    見得他們應下,楚天歌悵然說道:“為師深知苦兒少年多舛,心魔深重,在前段閉關時候,特意為其創一法術,今日方才完善,本想等他回來再傳授與他,不曾想……”

    他搖了搖頭,接著道:“罷了,這個法術,為師便傳與你們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