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三章 責難考驗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三章 責難考驗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十三章 責難考驗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神霄峰頂,古井之畔,陰神無雙楚天歌!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氣,將要上前拜見,古鋒寒與他并肩,低聲叮囑:“師弟,楚師若是說了什么,你不要介意,師父他老人家就是那個脾氣,改不掉的。”

    “呃~”

    楚留仙的腳步不由得放緩,這是什么意思?

    他一邊想著,一邊前行幾步,先一拜:

    “神霄楚氏,晚輩留仙,拜見高祖。”

    楚天歌在神霄楚氏族中輩分,至少高過楚留仙四五代,自然只能以高祖稱呼之。

    這是族禮。

    楚留仙起身,踏前一步,再次大禮相見:

    “楚留仙,拜見恩師,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這是師禮!

    古鋒寒側立一旁,暗暗點頭,心中贊嘆。

    他可是知道自家師父最是講究法度,楚留仙若是只敘族禮那是輕佻,單論師禮那是寡情,只有這般兩禮先后,才讓人無可挑剔。

    果不其然,即便是從背影上看去,也能看出楚天歌在微微頷首,顯然是滿意的。

    楚天歌緩緩轉過身來,伸手虛扶,淡淡地說道:“你起來吧。”

    他踱步至一方蒲團處坐下,蒲團下有青石,高出其余,足以俯瞰全峰。

    楚留仙起身,束手為禮,等著楚天歌后面的話。

    同時,他偷眼望去,將自家師父的容貌牢牢記住。

    楚天歌身材修長,面貌清雋,長須飄逸,仙風道骨而有威,當真是一副好相貌。

    楚留仙在偷望的同時,楚天歌上上下下,很是打量了他一番,帶著幾分懷念地說道:“一十六載過去,當日引起四方云動的嬰孩,今日都已拜入我門下了。”

    就當古鋒寒、楚留仙師兄弟以為他這是老人的緬懷時候,他話鋒突然一轉:“留仙,十六年世家公子,往后的仙門公子,你可驕傲?”

    楚留仙心念電轉,覺出點不對味來,不過還是挺起胸膛來,坦然道:“稟告師父,留仙自是驕傲的。”

    這話一出,他清楚地見得楚天歌臉上表情僵了一下,似乎出乎了他的意料。

    楚留仙自顧自地往下講去:“一十六年世家公子,留仙為族中長輩如師父一般,一代代的努力和成就而驕傲,也為留仙自身苦修不輟,不墜我楚氏名望而驕傲。”

    說到這里,楚留仙頓了一下,抬頭望向楚天歌。

    “好家伙!”

    古鋒寒聽得暗暗咋舌不已,一句話連帶著楚家前輩并師父楚天歌連帶這他自己全數夸進去,還能以為論據,這般口舌功夫,古鋒寒自認不及。

    “你繼續。”

    楚天歌從牙齒縫里面擠出這三個字來。

    楚留仙灑然一笑,道:“仙門公子,成為它靠的是前輩遺澤,如何保住它靠的是留仙不懈努力,一生不弱于人。”

    “一日頭上還頂著這四個字,留仙自當驕傲。”

    楚天歌胸口一陣憋悶,沒好氣地說道:“一生不弱于人,你說得倒是輕松。”

    “為師人稱陰神無雙,也不敢說這話,甚至陰神無敵的名號,為師也從來不敢認。”

    “仙道似汪洋,吾輩不過徘徊于灘涂,拾得一二貝殼罷了,有何驕傲可言?”

    之前楚留仙回答他的問題,字字句句扣住祖先前輩,甚至還捎帶上他楚天歌,身為楚家人,楚天歌勢必不能反駁什么,也就是在這里表示了一下。

    “哪里,師父您過謙了。”

    古鋒寒、楚留仙,連忙如此說道。

    “哼。”

    楚天歌搖著頭,道:“你們知道為師這身傷是怎么受的嗎?”

    楚留仙他們兩個齊刷刷地看過來,這個疑問他們盤亙在他們心中好久了。

    尤其是楚留仙,當日在山腹中發生的一幕幕電閃而過,那寂滅天地的忘川咒,那洞穿人間的日曜神光,仿佛猶在眼前。

    “當日,為師以純陽法器九曜鏡一擊破忘川咒,陰神夜游追殺過去。”

    楚天歌開始講述,楚留仙他們兩個的耳朵頓時就豎起。

    “施展忘川咒那人,不過是一個初入陰神的小輩,修為不過爾爾,只是在忘川咒上的造詣驚人罷了。”

    “為師本打算將其擒下,看看幕后到底何人,敢暗算我楚氏公子,我楚天歌定下的徒兒。”

    “沒想到,剛剛追上去,共有三計陰神法術轟來……”

    楚留仙和古鋒寒的呼吸,不知道什么時候摒住了,尤其是在聽到“三計陰神法術”之際,更是連心臟都停止了跳動。

    那是何其恐怖的景象。

    法術,從引氣期就開始接觸,那個時候還不如拳腳來得實用;

    真靈期開始,法術就越來越難學,越來越難以施展,不得不借助符箓與法臺;

    一路往上,修為越高,同層次的法術就越難,法術的威力也就越大。

    以陰神尊者為例,以入冥境界<!--中间广告位置-->的法術就足以傷害到更高一層的陰神尊者,陰神法術更是絕大多數陰神尊者都無法在戰斗中施展出來的。

    一張陰神法術符箓,價比同階法寶,某些情況下,甚至還要更高。

    古鋒寒聽到這里,忍不住插嘴道:“師父,對方可是早有準備?”

    陰神級別的大型法術,若是早有準備,以有備對無防,還是有一些可能可以在戰斗中施展出來的。

    楚天歌搖頭,但也不是太確定地說道:“應當不是。”

    “為師追得那個施展忘川咒的陰神狼奔鼠竄,不太可能還能沿著既定方向。”

    既然無法確定逃竄方向,自然也就沒有預作準備的道理了。

    “那怎么可能?”

    這次不僅僅是古鋒寒,連楚留仙亦為之驚呼出聲。

    “它就是發生了。”

    楚天歌神色凝重地道:“當時,計有黃泉路、彼岸花、奈何橋,三道陰神法術同時轟來。”

    “黃泉路、彼岸花、奈何橋……”

    楚留仙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心中駭然。

    這三門陰神法術,與忘川咒一般,皆是九幽大滅咒之一,威力之大,不可想象。

    古鋒寒顯然也想到了同樣的地方去,面沉如水。

    楚天歌繼續說道:“當時為師受了點輕傷,同時反制回去,那幾個暗算的陰神當也難以全身而退,尤其是施展忘川咒的那一位,我估計百年之內,都難以恢復如初。”

    聽到這里,楚留仙望向楚天歌的目光中,不由得就帶出了幾分敬佩。

    以一敵四,且對方都施展出了陰神法術的前提下,還能將對方擊退,重傷其人,這樣的手段用驚世駭俗都不足以形容。

    楚天歌這時候停止了講述,用很凝重的語氣說道:“留仙,現在你知道了吧,對付你的那些人,來歷絕非一般。”

    “至少四個陰神尊者還算不得什么,竟然人人一手陰神法術……”

    別說楚留仙了,連楚天歌對此都凝重無比:“你以后要小心其事了,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為何而來,又會不會糾纏不休。”

    “是,留仙知道了。”

    楚留仙躬身應諾,同時也明白了楚天歌的意思。

    楚天歌一來是在警告他,在幕后一個龐大的陰影,興許還是一個組織,在虎視眈眈,別看他現在風光無限,說不準一著不慎,就是命喪黃泉。

    二來,楚天歌就是在敲打了,以隱在暗處的外界壓力告訴他,現在的楚留仙,還沒有什么值得驕傲的。

    “你的路,還很長!”

    楚天歌以這句意味深長的話做結。

    楚留仙這會兒確認了,楚天歌的確是對他有意見。

    “看來是之前我那兄弟的行事作風,以及我在產業上處理的手法,引起了他的不滿。”

    楚留仙有些無奈,這些要嘛不是他可以改變的,要嘛就是必須如此的。

    楚天歌所點出的外在壓力,楚留仙也心中有數了,當日情形要是換成現在的他,壓根就不可能堅持到逃到山腹,早就被擊殺了。

    可是實力的提升,不是一日兩日的事情,徘徊花掛墜一事給了他靈感,內力不足,外力為補。

    想要外力補充,無財不行。

    這,便是楚留仙堅持要將楚氏交托給他的產業做大的緣故。

    楚留仙還在沉吟呢,楚天歌接下來的話,如同驚雷般地炸響:

    “你的真靈在那場戰斗中被打散了,新的真靈化生,為師不會現在給你做。”

    楚留仙的頭一下子抬起頭來,與楚天歌對視,看著他帶著玩味地說出了下面的話來:

    “楚伯雄昨天到了,讓我給打發回去了。”

    “家里那些人怕你吃虧,將我們神霄楚氏的鎮族秘法托他帶來,要破例傳授給你,也給為師扣下了。”

    “嘶~”

    古鋒寒倒抽了一口氣,挪開了幾個腳步,好像生怕被什么東西波及了一樣。

    面對著楚天歌帶著玩味的目光,楚留仙全身上下,一點一點地放松下了驀然緊繃起來的肌肉,就那么隨意地站在那里,很是自然地問道:

    “不知道師父對弟子有何考驗?”

    火山爆發,颶風破襲般的氣氛一掃而空,重新回到了師徒對話的節奏。

    處變而不驚,遇波折而如面春風,這才是真正的公子氣度。

    楚天歌眼中流露出贊賞之色,接著道:“你什么時候達到了為師的要求,便什么時候真靈化生。”

    “什么時候磨去了你的浮躁,再傳你楚氏鎮族秘法。”

    楚留仙身子挺得筆直,深藏匣中的鋒芒破體而出,拱手道:

    “請師父示下,留仙自當完成。”

    不是竭力施為,不是勉力一試,而是——自當完成!

    即便是面對楚天歌的責難,楚留仙也沒打算要改弦更張,不認為有錯。

    “哼,很好!”

    楚天歌臉一板,沉聲道:“那我們今天就開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