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七章 眾人來朝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七章 眾人來朝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七章 眾人來朝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虛空金!”

    楚留仙目視著靜靜躺在掌心的藍金色晶體,露出了癡迷之色。

    純粹的虛空金極美,更美的是這一次成功代表的意義。

    “以靈氣環,是十倍效率;以狂暴氣旋,是百倍之功!”

    “事實上還不能如此算,若是淬煉的靈材越高級,對靈力的質要求也越高。”

    “那些非陰神尊者不能淬煉的靈材,哪一樣不是珍惜之物,身價百倍?”

    楚留仙心中明白,他這次實踐的成功,并不是僅代表他一人可擋百人用,而是在僅于今時今日,他便或能當成一個陰神尊者在用。

    假以時日,一個陽神?甚或是……一個仙人!

    “仙域根本法,你哪里是什么根本法,壓根就是逆天法,無雙法!”

    楚留仙從沒有如這一刻般,無限地贊美前世的自己,那是何等的了得,能在仙域破滅的大劫中,做出最英明的決斷。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他將虛空金納入懷中,舉步向外走去。

    “不知道是什么時辰了,還來不來得及看朝花凝露的景象。”

    楚留仙心里面琢磨著,是不是在靜室中立一沙漏,亦或是將庭中的靈冕儀挪進來,踏出了練功房。

    過靜室,穿山齋,當楚留仙踏入朝陽府院落時,撲面而來是晃人眼睛的耀眼晨光,竟是清晨已過,日將正午。

    雙兒迎面走來,俏臉上帶著津津汗光,雙手捧著一個精致古樸的陶罐,上貼靈符,顯然就是收集而來的朝花露了。

    既然錯過,楚留仙微微遺憾,也就作罷了。

    雙兒看到他一臉驚喜,正捧著陶罐上半身不動,微微蹲下行禮呢,那邊秦伯領著一個陌生人走了過來。

    那人衣著土黃,粗手大腳,面色枯黃,神情憨厚,怎么看都像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農,怎會讓秦伯親自引領?

    “那是何人?”

    楚留仙收回了目光問道。

    “哦,稟公子,秦伯說那人是什么五丈原的主管五農。”

    雙兒看了一眼,不以為意地答道:“他天未亮就過來了,然后一直泡在那幾畝還未種植的靈田里面,說來也奇怪,秦伯一直陪著他。”

    “不過他的小甘霖術好厲害,比雙兒厲害多了。”

    “是他啊!”

    楚留仙點了點頭,揮手示意雙兒下去做事。

    五丈原,是神霄楚氏在天道城所擁有的靈田所在。這個如同老農一樣的中年男人,既為五丈原主管,那也就是楚氏在此于靈田,于種植這幾方的最高負責人了。

    楚留仙就站在那里,靜候著秦伯與五農前來。

    兩人走到跟前,隔著幾步,秦伯笑著說道:“五兄快來拜見,這便是我家公子。”

    五農連忙兩手在衣服上搓了搓,躬身行禮:“五農拜見留仙公子。”

    “五管事請起!”

    楚留仙伸手虛扶,同時對“五”這個姓氏也是頗為好奇,他還是第一次聽聞。

    這五農不僅僅是貌似老農,性情上也似,好似不常與人交往一般,結結巴巴地想說些客套話又說不利索,臉都漲紅了。

    他見得楚留仙伸手來扶,身子一顫,那是激動的,連忙蹦了起來,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哦,對了,這些種子……”

    五農好似終于想起來他可以跟楚留仙說什么了,從腰間掏出一個小口袋,解開口子往掌心一倒。

    “嘩啦啦~~”

    金黃色如玉的谷子,頃刻之間于五農掌心堆成了一個小山包形狀。

    秦伯在一旁看得暗暗點頭,心想這一心撲在田里面的老實人,也懂得給公子敬獻了。

    他這邊還沒感慨完呢,那邊五農一句話險些讓秦伯給口水嗆到了。

    “公子,這些玉餌種子,五農研究了數十年,有點心得,看公子這里靈田肥沃,可否借五農試驗一番?”

    五農這番話說得那叫一個誠懇啊,緊接著看到楚留仙的神色有些錯愕,他連忙又補充道:“這種子要是試驗成功的話,能降低一半的周期,提高三倍的產量啊。”

    “這哪跟哪兒啊?”秦伯哭笑不得,圓場道:“公子,五兄精通天下靈植栽培之術,又精研靈谷改良數十載。”

    “他連小甘霖術都修煉到了第三重境界,先前在靈田中以甘霖咒喚法雨,為公子復蘇那四畝久曠靈田,真是絕妙。”

    他這番話的意思,無非是說五農是難得的人才,不通事故,請楚留仙不要見怪于他。

    五農有聽沒有懂,又解釋了一句:“公子那四畝靈田是極好的,只是太久沒有種植,需得先喚醒地力,才好試驗靈種……”

    一說到專業方面,他揚揚灑灑就是一堆,旁邊秦伯的臉都垮下來了。

    “哈哈哈~~”

    楚留仙好不容易等他<!--中间广告位置-->說完,大笑著延請其入內,“來,五管事你詳細跟我說說那改良靈谷的事情。”

    這五農淳樸憨厚,一心惟專,不通世故,楚留仙不僅不會與之計較,反而心生喜愛。

    “那靈田……”五農老實地跟上,還有點不放心地說道。

    秦伯也笑了,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五兄你放心,公子答應了。”

    三人入山齋落座,雙兒奉上香茗,楚留仙便饒有興致地問起了靈谷改良一事。

    五農是老實人,提起這個雖然興致勃勃,還是帶著點尷尬地道:“公子,其實這玉餌靈谷改良,五農嘗試多年,一直沒能真正成功。”

    “生長周期,產量等等,都已取得突破,只是無法推廣,只能局限于試驗田中。”

    聽到這里楚留仙就有點興趣缺缺了,無法大范圍推廣的,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哎~”五農扼腕嘆息,“我開發出來的這種玉餌靈種,對育種要求太高,在播種前,須得有陰神尊者以精純靈力洗練種子,去蕪存精,這樣一來才可免得病害。”

    五農越說越是興奮,滔滔不絕地講起了這種靈種的意義,什么靈谷是戰略資源,什么永遠供應不足云云。

    秦伯聽得昏昏欲睡,搖頭連連,他算是聽明白了,沒有陰神尊者出手洗練種子,這靈谷就無法推廣。

    試問天下之大哪里找那么多陰神尊者愿意做這事的,玉餌不過是普通靈谷罷了,同樣的功夫,陰神尊者做點什么不好?

    他沒有注意到,在他對五農的這個試驗判了死刑的時候,楚留仙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來。

    “五管事,你這靈種何名?”

    楚留仙一句話,就將問題從探討階段轉到實質地步了。

    五農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不好意思地說道:“稟公子,五農還沒有想過這個。”

    “我看就叫五氏玉餌吧!”

    楚留仙一揮手,名字就算是定了下來。

    “公子不可……”

    秦伯大驚,從座位上蹦了起來。他可是向來最講究尊卑的,可這事非同小可啊,哪里找愿意做苦力,給最普通的靈谷玉餌育種的陰神尊者去?難不成壓著楚天歌來做這事?

    關鍵還不是一把兩把的種子,而是廣泛種植大量育種,這難度又成幾何提升。

    不等秦伯說出個所以然來,外面忽然傳來了嘈雜之聲。

    秦伯只好止住話頭,外出察看。

    片刻后,他身后帶著一群人踏入朝陽府。

    “稟公子,我們楚氏諸多產業的主事前來拜見公子。”

    秦伯說完退開,身后數人齊齊躬身行禮:“我等,拜見公子!”

    這些人形貌各異,有如落魄書生的,有肥頭大耳富態無比的,有慈眉善目如善長仁翁的……

    在這種場合下,五農也還算沒有不通世故到底,連忙起身走到了落魄書生與富態中年人身邊,一起向著楚留仙行禮。

    秦伯待他們行禮完畢,一一介紹:

    “公子,這位是百曉生,是白玉京的主事,一雙法眼,能辯天下珍稀,其家歷代主持白玉京,迄今近千年。”

    “百曉生一名,代代相傳,每一代百家執掌白玉京者,皆以為名。”

    秦伯所指的是那個看上去四十許人的落魄書生,他一臉慚愧地躬了躬身,悵然道:“屬下不敢當秦管家謬贊,慚愧慚愧,屬下三十歲接先父班,今年四十,一場拍賣會都未曾主持過……”

    簡單質樸的話里面,有濃濃的凄涼感覺,與他一身落魄書生打扮相映相襯。

    楚留仙還記得,昨日里秦伯似乎跟他提起過,白玉京這座曾經的七大拍賣行之一,已是十年未曾立會了。

    身為一個世代從事此行,并有族名代代相傳者,這種悲哀外人無法理解。

    秦伯接著介紹道:“這是琳瑯閣主事金天生,五丈原主事五農……”

    他一路介紹下去,算是正式將白玉京、琳瑯閣、五丈原,以及分別經營法器、丹藥、符箓、靈材等諸多商鋪的主事推了出來。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琳瑯閣的主事金天生了。此人身材肥胖,一身錦衣裹不住肥肉,與其他楚家主事的落魄不同,他光光鮮鮮的,還隱隱地有一點傲氣,不屑與其他人并列。

    琳瑯閣是楚家在天道城生意里唯一還在營利的,他也算是有驕傲的本錢便是。只是其肥胖的身軀艱難行禮,怎么看怎么引人發噱。

    眾人行禮完畢,其中百曉生、金天生、五農,他們三個楚家主事的頭面人物,便紛紛取出禮物要敬獻給楚留仙。

    正在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在山齋中響起:

    “屬下,神霄雷影,拜見公子!”

    齊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投去,只見得一個朦朦朧朧,通體籠罩在雷光當中,不辨男女,不見形貌者,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此人的雙手上托著一本冊子,一步步地走向楚留仙。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