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四章 朝花夕拾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四章 朝花夕拾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四章 朝花夕拾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鷹擊長空,魚躍龍門,這番話說得真是好啊!”

    高瘦子擊節贊嘆,“要是以后有人再紅眼睛,我就拿這句話抽他臉。”

    他正高興呢,旁邊矮胖子一句話輕飄飄過來:“你先把罡風給受了還能高飛再說這話不遲,不然徒惹人笑。”

    高瘦子蔫了,很是怨念地看了矮胖子一眼,欲要駁斥吧,自己也沒底氣,只得作罷了。

    “好了老弟,別想那么多了,還是想想回頭怎么跟那位交代吧。”

    矮胖子踮起腳尖,拍了拍高瘦子的肩膀,嘆息出聲:“在洪通這樣的小角色身上用徘徊花,他這是在敲山震虎,是在立威啊。”

    高瘦子深以為然,有更好底牌,拿雞肋來立威,惠而不費,一舉數得,越想越覺得妙,換他也這么做。

    緊接著,他又奇道:“那我們兄弟躲他都來不及呢,何必送上門去呢?”

    高瘦子這倒不是質疑,純粹是求教。

    他們兩個這種相處方式慣了,矮胖子也沒有不耐煩,詳細地說道:“老弟,你覺得那一位會看不出洪通是我們兄弟倆支使過去探底的?”

    “你沒看到嗎?他臨走前分明看了我們一眼!”

    有沒有?高瘦子不敢確定,只是怎么想怎么有,必須有,楚留仙臨走時候定然是凝望了一眼。

    在腦子里幻想著,他甚至都能從目光中讀出威脅來,不禁打了個哆嗦,道:“兄弟你說得是,那一位從小就記仇,咱們是得走上一趟。”

    兩人思前想后,相對嘆息,腦子里回蕩著:“這人跟人,怎么差這么遠呢。”

    這會兒山門附近人群也在消散得差不多了,洪通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來到高矮胖瘦兩人的面前。

    “兩位公子,洪通丟人了。”

    洪通這會兒面紅如血,真是人如其名,紅通通的。

    丟人嗎?高矮胖瘦倒不覺得,其中矮胖子只是抬了抬眼皮,示意看到了。

    他這會兒正煩惱著回頭在楚留仙那里要怎么擺低姿態,只求著那位別惦記著,更懊悔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想要一掃童年陰影結果惹來麻煩。

    矮胖子一邊想著,一邊探手入懷想要取出鍛骨丹,也是本來要給洪通的獎勵。

    雖然結果不怎么好,洪通好歹是出力了,也吃虧了,怎么說也是世家公子,矮胖子這點肚量還是有的,不會克扣東西。

    不曾想,他的動作做到了一半,洪通飽含怨氣的話傳入了耳中:

    “兩位公子放心,回頭等洪通養好了傷,我再去尋他。”

    “那小子,也就靠著外物……”

    他話剛說到這里呢,矮胖子探手入懷的動作突然頓住了,高瘦子直接打斷道:“你說什么?給我再說一遍。”

    洪通說到一半的話戛然而止,愕然抬起頭來,正對上高矮胖瘦兩人怎么看怎么不對勁的目光。

    “我說等我傷好了……”

    “下一句!”高瘦子目光如狼逼視,自有一股狠意。

    “那~那小子……”

    洪通依然不明白是什么地方出問題了,本能地緊張,哆嗦著說出口來。

    這就夠了。

    “啪!”

    一聲脆響,高瘦子直接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把洪通抽得原地打了個轉,一頭栽倒在地。

    “為~為什么~”

    洪通懵了,半是真的弄不懂,半是被打懵的。

    高瘦子可是一點都沒留情,這一巴掌過去,洪通的臉腫如豬頭,與他被徘徊花所傷的手相映成趣。

    躺在地上,洪通一時都望了爬起來,打擊實在是太突如其來了,他仰著頭,疑惑不解地看著高矮胖瘦兩人。

    與他目光正對的是空手從懷中伸出來的矮胖子。

    矮胖子的目光冰冷,稍稍一接觸,便讓洪通覺得通體透涼,更冷的則是從他牙齒縫里迸出來的一句話:

    “你也配叫他‘小子’?!”

    “你是什么東西,好大的腦袋,敢頂這樣的帽子。”

    “洪通,真沒看出來啊,本公子見了那一位,都得稱一聲‘留仙公子’,背后也不敢辱他,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資格。”

    “論出生,他是七大世家,楚氏嫡子;

    論根腳,他是謫仙人,根器深厚;

    論后臺,上有陽神真人,下有道宗七脈之主為師;

    論能力,十年前開始,他就壓得天下世家公子抬不起頭來……”

    矮胖子越是往下說,神情越是冰冷,一股子從楚留仙那里受來的邪火,一腔子膽戰心驚,全都發在了洪通這倒霉蛋的身上:

    “這樣的人物,在你口中就是一個‘小子’,那我們呢?平時你在背后叫我們什么?”

    “嗯~~你倒是說啊!”

    洪通覺得整個世界都坍塌了,這他完全理解不了啊。

    高矮胖瘦兩人明明吩咐他去試探楚留仙,明顯是有仇,這世界是怎么了?一轉眼的功夫,他們就站在了對頭那一邊?

  <!--中间广告位置-->  洪通自是不懂得,公子亦有它的階層,比這個層次,高矮胖瘦兩人自認遠不如楚留仙。

    尤其是在這種剛剛自己嚇自己,越嚇越恐怖,把楚留仙無限拔高的情況下,洪通對楚留仙不敬,簡直就是指著和尚罵禿驢,外加一股子邪火,他自然也就倒霉了。

    洪通想不明白這些,但他能感受到臉上一陣陣的火辣辣,不是疼痛,是猶自未曾散去那部分修士譏誚的目光。

    當眾受辱啊!

    洪通恨不得能把腦袋埋到懷里面去,恨不得在場沒有一個人認識他,可這又怎么能夠?

    “晦氣!”

    高矮胖瘦兩人啐了一口,轉頭便走,只留下洪通一人孤零零一人倒在廣場上,如被主人拋棄的病犬,分外凄涼。

    ……

    道宗之內,神霄峰上,楚留仙與古鋒寒等人漫步山間,走向為他安排好的洞府。

    與高矮胖瘦他們的或忐忑或屈辱相比,楚留香他們自是優哉游哉,閑庭信步,何等的逍遙。

    “楚師弟真是好手段啊!”

    古鋒寒不無佩服地說道:“應勢利導,一舉立威,又接著教訓洪通那廝,扭轉了口碑,真是一石三鳥,妙不可言啊。”

    楚留仙只能笑了,他還能說什么呢?說他除了這個手段外,沒有能不露怯地解決洪通的辦法?

    他還不至于那么傻。

    楚留仙的笑容,落到古鋒寒、汪苦、林清媗眼中,又是虛懷若谷,舉重若輕了,愈發地心生敬佩。

    眼看著誤會有越來越大的趨勢,楚留仙連忙岔開話題:“對了,剛剛那兩個是什么人?”

    “你真不記得了?”

    古鋒寒詫異出聲,他一直以為楚留仙是不想與他們搭話攀交情,才偽作不識,誰叫楚留仙有這個資格呢。

    聽這語氣,竟似真的不識。

    在心中感嘆了一下這位楚師弟果然高傲,目無余子的評語不是白來的,古鋒寒介紹道:“他們兩個是陳林大族的公子,高瘦的叫陳觀海,矮胖的叫林滄海,向來孟不離焦,焦不離孟,合稱觀滄海。”

    “哦,原來是陳林大族的公子,我知道了。”

    楚留仙點了點頭,這個他還真曉得。

    陳林大族在修仙界中也是鼎鼎有名的一個世家了,不過他們的名聲卻不怎么好。

    這一個家族是由陳、林兩個大姓組成的,同時海納百川,廣以陳林家女妻有潛力的年輕修仙者,吸納入族中來。

    整個家族一日復一日地擴充,關鍵是他們不挑食,千多年來,竟然硬生生成了各大世家當中修仙者人數最多的。

    故而為人戲稱為:陳林大族,或是陳林大姓。

    這一族的實力倒也不弱,僅次于七大世家,在天下間也是有名有姓的,無怪乎觀滄海兩人能在道宗有一方勢力。

    知道一下也就罷了,楚留仙并沒有太過在意,更不知道那兩位已經打定主意要過來服軟認輸了,只是一路與古鋒寒等人閑聊著。

    很快來到神霄峰半山腰上,眾人駐足,前方就是楚留仙未來的洞府所在了。

    “朝陽府?!”

    楚留仙念出了前方一方石碑上的大字。

    “不錯,正是朝陽府。”

    古鋒寒當先入內,一邊走著一邊介紹,“此處乃是神霄峰上,每日清晨第一縷朝陽光照射到的地方,故而以朝陽府名之,是楚師特意安排與師弟居住的。”

    楚留仙微微頷首,腦字里想著的卻是朝陽初升,噴薄而出,光照九州的景象,想來楚天歌想表達的寓意便是如此了。

    步入其間,楚留仙亦不由得為眼前的景象而驚嘆。

    好一派神仙府邸!

    一路行來,有清泉潺潺石上流,臨水立亭榭,藍絹為幔蔽日色,紫絹作帳屏風雪。

    亭畔構一斗室,相伴著依山而立的山齋。

    斗室籠絳素紗,回廊遮梅花簟,更有文石為階,虬枝古干老樹為伴。

    老樹皆異種奇品,楚留仙認不出其中萬一,但見得枝葉扶疏,樹蔭遙遮半個院落,置身其間,心便不由得靜了下來。

    樹蔭所向,有斜坡依山勢開辟,半邊一望成林,遍植異種桃樹;半邊花繁葉茂,有奇花易草爭艷。

    古鋒寒面露艷羨之色,遙指著斜坡說道:“桃為仙木,能制百鬼,向來為我道門必植之木,這片桃林更非凡品,乃是桃中異種碧桃,又稱之為人面桃!”

    “那片花更是此峰獨有,整個道宗山門內唯一。”

    聽到這里,楚留仙來了興致,好奇地問道:“這是何花?”

    “此花名:朝花。”

    “惟有沐浴帶紫氣之第一縷朝陽光方可生長,每日清晨,伴朝陽升而綻放;每日夕時,伴斜陽西而凋零。”

    楚留仙聞古鋒寒介紹,不由得悠然神往,眺望花田,但見得繁花織就了絢爛光氣,煙霞彌漫在泉石間,夢幻般美麗。

    “朝花夕拾……朝花夕拾……”

    “好一個朝花,好一個朝陽府!”

    對這個新家,新的起點,楚留仙非常滿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