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三章 徘徊有刺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三章 徘徊有刺

第二卷仙門公子 第三章 徘徊有刺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你們是誰?”

    楚留仙這話說出來是何等的理所當然啊,高矮胖瘦兩人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滯住了。

    “我……我們……”

    高瘦子本能地還想自我介紹呢,被矮胖的拉了一下,沒把臉給丟到了底。

    楚留仙神色平淡,心中一哂。

    他從來感知敏銳,這高矮胖瘦雖然是滿臉堆笑,好像是在熱情招呼,但他分明從他們的神色、語氣中,感覺到了濃濃的忌憚與緊張。

    他們真要是公子的老朋友,能打個招呼都忌憚緊張如此嗎?

    笑話了。

    楚留仙應對起來毫無壓力,即便是退一萬步講,他感覺錯了那也無妨,正是公子本色嘛。

    看到高矮胖瘦二人組受窘,汪苦低下頭,肩膀在不住地抽搐;林清媗以小手捂口,眼睛里分明都是笑意。

    還是古鋒寒厚道一些,別過頭去,不忍看他們。

    高矮胖瘦兩人明顯是平時不太受歡迎,如此地步,竟然沒有人來暖個場子,緩和一下,而是任由他們尷尬。

    惟獨楚留仙好像沒事人一樣,自然地沖著兩人點了點頭,隨即頭也不回大踏步向前。

    這一來,他反倒是超過了古鋒寒等人當先而去。

    古鋒寒他們生怕再跟高矮胖瘦兩人呆下去憋不住笑場,連忙跟上。

    原本是古鋒寒師兄弟三人引路的,無形中就變成了楚留仙一馬當先,他們幾個亦步亦趨的模樣。

    他們一行四人都走遠了,高矮胖瘦兩人這才緩過一口氣來,相視苦笑。

    “他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公子留仙啊!”

    高瘦的那個一臉晦氣,恨不得把自個兒的腳給跺了,沒事去自取其辱。

    矮胖子比他好一點,搖著頭說道:“早該知道的,認識十幾年,他什么時候記住過我們的名字?什么時候把我們放在過眼中?”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陳林家的老一輩是怎么評價他的嗎?”

    高瘦子搖了搖頭,他向來少動腦筋,再說小十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記得住。

    矮胖子也沒指望他回答,自顧自地說道:“性離世遁上,謂之高傲;視余子碌碌,目中無人!”

    “姜果然是老的辣啊,入骨三分。”

    “我們沒有跟他站在同一個高度,想讓驕傲的公子留仙正眼看我們,難嘍。”

    高瘦子既是郁悶,又是不服,撇嘴道:“等著瞧吧,那話怎么說的來著,少時了了,大未必然。”

    “小時候他留仙公子蓋壓世家眾少年,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我就不信了,現在大家都入了仙門,一切從頭,還不能讓他記住我們?!”

    矮胖者深以為然地點著頭。

    兩個人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心中留下的陰影有多么的大,明明是在背后負氣而談,所求的竟然只不過是對方能記住他們罷了。

    在他們的心底最深處,甚至連與對方平起平坐的野望都沒有,何其可悲。

    高矮胖瘦兩人卻不覺得自己可悲,兩人住口不言,又不散去,就站在那里目視著楚留仙一行人漸行漸遠,好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前方,楚留仙等人前行數十步,一聲疾呼厲喝,從身后傳了過來。

    “留步!”

    “前面可是楚留仙?!”

    這話一出,古鋒寒臉上一沉,如罩寒霜。

    以楚留仙的身份,宗門中能連名帶姓叫的也就是幾個長輩,但長輩喚來,定也是呼名而不姓,以示親昵。

    后面這是什么人物,竟然敢如此稱呼?

    古鋒寒與汪苦、林清媗三人止步,面帶怒容地回望了過去。

    在身后數十丈外,一個面目黝黑,衣著青袍的年輕人大跨步地追來,一邊追一邊大喊大叫著。

    “洪通,你在叫嚷些什么?”

    “還有沒有規矩。”

    古鋒寒聲色俱厲地大喝出聲。

    這個洪通他是認得的。

    此人是散修后人出身,三年前因資質可以被選入門中。如同普通新招收弟子一般,他一開始也不過是一個外門弟子,干足三年雜役,方才轉入內門。

    這三年外門修行,雜役常務,為的是磨練弟子心性,同時借此扎實根基。

    這一關,對沒有足夠基礎的入門修仙者來說極其重要,畢竟他們絕大多數都沒有能好好地夯實根基,早早勇猛精進,只會最終斷了仙路。

    此后,按照規矩他還要在內門修煉三年,自有長輩觀察其悟性、品德,最終決定是否將其收入七脈,或是由各長老收錄門下,為入室弟子。

    洪通不甘忍耐,在不久前搭上了陳林世家的公子,借此拜入陳林家某位長老門下,直接成為了入室弟子。

    也正是由此,古鋒寒才對他有些印象。

    古鋒寒的厲喝被洪通置若罔聞,他快步接近,口中還在大喊著:“楚留仙,憑什么你一入門就定下是七脈山主親傳弟子,我等卻要從外門出身,從雜役做起,一步步苦熬而無機會?”

    這話一出,汪苦還茫然不覺,林清媗略一蹙眉,古鋒寒的臉色則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我等苦苦修煉,無人問津,你一來就有大開山門以示隆重?”

    “憑什么?!”

    最后三個字聲情并茂地吼出的時候,他與古鋒寒等人擦肩而過,直追只是在他剛喊出聲時候頓了一下,此后一直不曾停步的楚留仙而去。

    古鋒寒原本想將他截住的,可在出手的一剎那,他恍然了洪通喊那些話的目的所在,生生地忍了下來。

    嚴格說來,洪通在外門三年滿腹怨氣,完全不體會宗門如此規矩目的何在,入了內門更是攀附權貴以求晉身,根本沒有那樣控訴的資格和底氣。

    可他就是這么喊了,這話與其說的是他自己,不如說是為了在廣場外圍,山門天外的那些人聽的。

    公子駕到,謫仙人入宗,道宗大開山門以迎,九曜古船聲勢巨大,這些哪樣不引人注目?遠遠早就圍上了一層層的宗門修士。

    洪通的這番話,正是說給他們聽的。天之驕子總是少數,<!--中间广告位置-->絕大多數人都要一層層地向上,不管今時還在底層掙扎,或是已經高高在上,總有那么一段過去會被洪通的話所觸動。

    他要的就是這個觸動。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楚自己,看清楚別人,明白各種內外得失利弊,更不會明白愈是表面光鮮者,在暗處無人時候,付出的怎樣努力。

    他們,大都有怨。

    洪通要的就是這個怨。

    ——借群情以護身!

    如此一來,古鋒寒倒不好強行阻止了。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甚至還在心中冷笑,等著看笑話呢。

    “楚師弟出身神霄楚氏大族,自小受家族精心培養,又是謫仙人之根器資質超凡,據楚師所說,早就達到了真靈巔峰。”

    “若不是為了入道宗,得仙門正宗傳承,怕是早就入得通幽境界。”

    “如此人物,又豈是你小小一個初入真靈境,連真靈都還未能凝就的洪通所能招惹?自取其辱!”

    古鋒寒這邊是等著看笑話全不擔心,稍遠一些的高矮胖瘦兩人瞪大了眼睛,更遠一些的道宗修士不知抱著怎樣的想法,也在關注了過來。

    沒有人懷疑楚留仙會吃什么虧,更多的是好奇被如此隆重禮遇入道宗的謫仙人,有幾分斤兩。

    這,才是眾人所期待與關注的。

    在洪通喊出那么一番話后,楚留仙便知道他要面對的是什么了。

    “同樣是初入真靈境界。”

    楚留仙不疾不徐地向前走著,心中諸般念頭閃過。他有陽神念頭鎮壓,誰也捕捉不住他氣息分辨其修為,洪通可沒有這個待遇,稍稍一感應便洞若觀火。

    “不能跟這洪通正常動手,真要形成僵持或是纏斗片刻,那么公子留仙四字招牌便會被砸個干凈!”

    “即便是尋了個重傷什么的借口,也絕計不行。”

    “楚留仙,是謫仙人,是仙公子,恰似天上蛟龍,豈能與地上蟲豸糾纏?”

    楚留仙又踏前一步,身后腳步聲逼近,隱隱的勁風撲在后背,腦海中足以還原出洪通伸手抓來的動作。

    身后,洪通的聲音傳了過來:“今日,就讓我洪通試試你的斤兩。”

    楚留仙渾若不覺,心念依舊電轉:“不能躲,不能避,任何下風,便是萬劫不復。”

    “這么看來,我只能用那個了……”

    楚留仙的腦海中將一切考慮清楚,洞察明白,外人來看,不過是洪通緊追兩三步,一手堪堪要觸及楚留仙的后背肩頭。

    在他的前面,楚留仙絲毫不將其放在眼中,依然在勻速地向前。

    眼看著,洪通的手就要搭上了楚留仙的肩膀了,異變突生。

    “刷~”

    一道奇光,非赤非橙非藍……不在九彩當中,豁然自楚留仙的腰間騰起,于空中幻化出一樹參差錯落枝條,嫩枝叢刺,烘托一朵異花,徐徐在綻放。

    洪通伸出來的手,就好像探入了遍體生著尖刺的枝條叢中,要摘取那朵異花一般。

    “徘徊花!”

    遠處高矮胖瘦二人齊聲驚呼,近處林清媗他們兩人一臉茫然,古鋒寒則大吃了一驚,顯然也認出了這一手的來歷。

    “啊~~~”

    一聲尖叫,扯破喉嚨,剎那間從洪通的口中傳出。

    他如遭雷殛,閃電般地收回了手,捧在手腕駭然地看著楚留仙的背影。

    洪通原本正常的手掌上現出千瘡百孔,如為無數根尖刺攢刺了似的,每個細孔都在冒著鮮血。

    一轉眼間,他受傷的手掌飛速地腫了起來,足足有此前的三五倍大小。

    從他的衣服一寸寸鼓起可以判斷出,洪通腫起來的怕不只是手掌,連帶身體都在浮腫。

    洪通忍不住哀嚎出聲,聲音漸漸細若游絲,一看就是痛不可當,就差在地上打滾了。

    對此,楚留仙渾若不覺,還是以同樣的步調,悠然向前。

    伴隨著他的腳步,一枚由纖細枝條織就的掛墜掉了下來,風化一般飛速枯黃,落地成粉。

    這一小堆不起眼的粉末,連近在咫尺的洪通都沒看到,卻在第一時間吸引住了高矮胖瘦二人的目光。

    “果然是徘徊花墜!”

    高瘦子不敢置信地驚呼出聲:“這不是他三年前在岐山腳下,力壓七大世家公子,才得到的寶物嗎?!”

    “這可是徘徊花枝經過陰神尊者精煉而成,能在關鍵時刻護得一命啊!”

    徘徊花,為岐山特有異種,于群枝拱衛下,一樹放一花,其嫩條叢刺,欲摘其花者,難逃刺擊。

    當時各大世家陰神尊者,以徘徊花枝此特性,用陰神尊者級別的靈力加以精煉,方才有了那徘徊掛墜,能防近身襲擊。

    可惜,最后公子面對的是忘川咒,這個掛墜的妙用還是后來楚留仙翻閱玉殿金書才找出來的。

    “這個……不是他的底牌嗎?”

    “怎么用在洪通的身上?”

    高瘦子不敢置信,以己度人,要是這寶貝是他的,非得留到生死關頭不可。

    在他的旁邊,矮胖子苦笑出聲:“只有一個原因。”

    互視了一眼,兩人異口同聲:“這已經不是他的底牌了。”

    得出了這個他們自認為絕無其他可能的理由,兩人臉上的神色愈發地苦了,心中嘆息:“差距越來越大了。”

    在他們自憐自哀的時候,楚留仙背影處傳來的話語擲地有聲:

    “鷹擊長空,當受罡風凜冽,不會與野兔訴苦,也不會與家禽齊飛。”

    “魚躍龍門,須得逆流而上,百折不撓,不會怨水流湍急,龍門之高。

    “你問的憑什么,我不會跟你解釋,你懂便是懂了,不懂便是不懂。”

    “機會我給過你了,沒有下次。”

    當其時,山門內外,修士無數,聲聲入耳,不知多少人面露深思若有所思,多少人頷首認同深以為然……

    楚留仙腳步不停,與追上來的古鋒寒等人,漸行漸遠。

    ps:“玫瑰一名徘徊花……嫩條叢刺……”徘徊花是玫瑰別名,“徘徊”二字極妙,寫盡了欲采花而遲疑的姿態,故借來一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