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七章 花非花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七章 花非花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七章 花非花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父愛如山啊!”

    楚留仙吁出了一口氣,不知道什么時候堵在胸口的無形之物隨之消散無蹤。

    “為了兩個孩子都能活,他能放棄公子身份,準備帶著孩子隱姓埋名,過平凡的日子。”

    “什么仙人,什么法寶,什么家族……他都可以不要,只要自己的孩子,能活著!”

    “父愛如山,大愛無疆,無非如此了。”

    若是這是旁人閑事,那楚留仙的感慨也就到此為止,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又吐出了兩個字來:

    “不怨!”

    楚留仙,不怨!

    什么富貴榮華,什么資源培養,什么身份地位……

    這一切的一切,楚留仙不覺得憑著自己雙手,憑著自身努力,會得之不到。

    論心中之驕傲,骨子里的自負,他自認不輸于自家兄弟。

    這些東西,未必要別人賜予,自己的雙手,也足以開辟出一條通天之路來。

    惟有一點,楚留仙是羨慕公子的:“承歡膝下,父母之愛,是一種什么感覺?”

    搖著頭,他繼續往下翻閱……

    ……

    丟了長子,無法可想之下,在后面的一十六年里,楚家傾盡一切辦法,救活了奄奄一息的次子,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十余年間,公子也的確不負眾人所望,隨著年紀見長,在楚家人,在當世所有世家看來,他都是盡顯謫仙人風范。

    少年天驕,無論氣魄,手段、心機、修為、心志……無不是上上之選。

    只有公子一人,不這么想……

    “花非花……霧非霧……我也不是謫仙人……”

    “桎梏之寶對我從來沒有反應,與典籍中記載的那些雙胞胎謫仙人情況完全不同,原來我根本不是什么謫仙人。”

    “每一次夢見兄長,幽玄玉佩都會發燙,我能感受到它在興奮,它在雀躍,它想回到它真正主人的身邊。”

    “我享受到的一切,楚留仙之名也好,謫仙人之尊也好,公子留仙之號也罷,原本都是兄長的。”

    “總有一日,我要把我欠兄長的,全部還給他。”

    ……

    楚留仙的手顫動了一下,冊子已經翻到了末尾,他搖著頭好像對面有人能看到一般,喃喃出聲:“我的兄弟,你……已經做到了,而且,你做得更多。”

    他又想起了在金色湖泊神魂空間,在山腹中發生的一幕幕,那種心中大慟的感覺,再次涌了上來。

    楚留仙魂不守舍地翻開了下一頁,這已經是最后一頁,公子留下的字跡墨色光亮,分明就是寫下不久的:

    “有一件事情,我從來沒有對人說過,也沒有人知道。”

    “他們都說我驕傲,說我目中無人,因為我常常記不住他們的面目,他們的名字。”

    “其實,我從小就記不住這些,除非讓我印象深刻,不然一轉眼,我就會把他們的名字樣子,通通忘個干凈。”

    “不過無所謂,既然他們這么說,那么我就驕傲,我就目中無人了,又如何?”

    “天下之大,同輩中人,能讓我記住的也沒有幾個,能讓我自嘆不如的更只有兄長你一人,余者碌碌,忘記也罷。”

    “哈哈哈~~典籍有載,謫仙人投身下界,為天道所忌,故而定有所缺陷。”

    “我非謫仙人,竟然有謫仙人的毛病,兄長你說好不好笑?”

    ……

    楚留仙正沉浸在無法言述的情感當中,竟是沒有注意到,公子這最后的話,不再是記述,分明就是對著他說的。

    楚留仙笑了,好像公子依然活著,就坐在他的對面,兩人在閑聊著天。

    “這樣的缺陷我也有啊,兄弟你知道嗎?我的運氣很差,但凡有可能向著壞的方向發展,它就一定會向著壞的方向去。”

    “你說好不好笑?”

    話音剛落,楚留仙的笑容忽然僵在了臉上。

    冊子的最后一頁翻過,就在他的眼前,這本冊子結束了使命的冊子,如同是由沙子凝成的一般,緩緩地塌陷了下去,最后化作了無數的光點,在他的面前飛散了開來。

    如花如霧,非花非舞,如夢如幻,又非夢非幻。

    恍惚中,楚留仙似在朦朧光影里,看到公子的背影,看到他扭頭而笑,終于消散……

    良久良久,面前早已空無一物,煙消云散,楚留仙忽然長嘆一聲,心有所感,擊節而歌:

    花非花,霧非霧。

    夢里來,隨風去。

    一十六載夢幾許?

    一朝霧散陰陽路!

    誤!誤!誤!

    花開花落滿庭芳,豈是留仙處?!

    獨自踏仙路!

    “……獨自,踏仙路~~”

    楚留仙此刻心中感慨,難以言表,只是默默地拿起放在案桌上的鎏金玉牌,緩緩<!--中间广告位置-->地收入了懷中,再以手隔著衣服拍了一下。

    這個簡單的動作,仿佛帶著什么意味,什么決心,怕是連他自己都不甚明白。

    “我的兄弟,之前的十六年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之后的,我來做。”

    楚留仙在這一刻,在明了了所有之后,心態不知不覺地發生了改變。

    他不再覺得自己是冒用了什么,是繼承了什么,只是覺得有那么一條路,公子走了一小半,剩下的他將繼續走下去,并走向前所未有的輝煌。

    冊子化光而散,最后言語分明是對楚留仙所說,這些當是公子在事變之前夢境中見到楚留仙作為就有了預感,預先所做的準備吧。

    這些楚留仙都不去想,只是站在案桌前,袖子一甩,數樣東西落到了桌上。

    有符箓數張,皆如他先前試驗真靈境靈力外放時候所用的一樣。

    有嫩綠纖細的枝條,纏繞編織而成的不起眼掛墜。

    除了這些,還有被收入四靈玉帶中的法臺,以及法臺上所裝備的諸般事物外,公子當初隨身所佩之物,盡數在忘川咒下破壞殆盡。

    “這東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楚留仙拿起嫩枝掛墜,手上隱隱扎痛,好像嫩綠的枝條上有著尖刺一般,偏偏細看之下又什么都沒有。

    有了之前試驗符箓的前車之鑒,再加上這掛墜只余下一個,他也不敢亂來,只得暫時作罷。

    那些符箓也是一般。

    激發法門沒有什么特殊,但這些符箓分別是什么級別,何者為攻,哪個是守?楚留仙皆是一頭霧水,至少從那些歪歪扭扭的符文上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好半晌,楚留仙嘆息一聲,搖頭苦笑:“到底是根基不夠扎實啊。”

    他畢竟是在修仙荒蕪,如山中野草一般地長大,別說與公子這般芷蘭玉樹,就是與那些像極了人參的水蘿卜,在條件上都無法相比。

    縱然是在夢中抓緊一切機會,不放過片語只辭,到底根基淺薄,有寶不識。

    “不能這樣下去。”

    楚留仙暗暗下了決心,“必須補上這一課。”

    “有寶不識也就罷了,萬一應景的時候,或許就是天大的禍事。”

    從小就靠著自己長大,靠著自己學習,靠著自己雙手獲得一切的楚留仙,最不缺的就是頑強與狠心!

    “來吧!”

    楚留仙決心既下,趁著道宗未至,九曜古船上閑來無事,正可開始補課。

    修仙界諸多嘗試,各種精彩,于他而言,亦不過是剛剛拉開了一個序幕罷了。

    等到了道宗,拜入門下,以其神霄楚氏嫡子身份,謫仙人根器,自可成為仙門公子,以此為踏板,真正接觸到這個世界的瑰麗與夢幻。

    此后的幾天里,楚留仙足步不出靜室,或是瀏覽房中所放置的有關于各種修仙界常識軼聞的典籍,或是入定進去金湖空間,從公子留下的記憶寶藏中汲取營養……

    山中不知日月,后面的幾日里他徹底沉浸入進去,腹中饑餓就隨口一喊,自有雙兒將飲食送來,接過就吃喝,也不去分辨滋味;

    累了倒頭在云床上一睡,也不知晨昏,醒來便繼續。

    每有所得,楚留仙便會興致勃勃地試驗,大致將公子留下的那幾樣東西弄清楚了,唯獨在七星井中得到的,疑似仙靈之寶的明黃印璽,始終沒有什么頭緒。

    無論是灌入靈力也好,以精血催發也好,印璽皆如磐石一般,沒有展現出任何靈異之處。

    要不是當日看它能在忘川咒下庇護住笨狗,又有那么多線索指向,連楚留仙都要懷疑這到底是仙靈之寶呢,還是根本就是頑石呢?

    弄不清楚,楚留仙也只好將印璽與掛墜一起掛在腰間,心中發狠:“我就不信奈何你不得,總有一日,我要讓你乖乖露出真面目來。”

    印璽不語,其色明黃,在火樹銀花映照下光華流轉,若是嗤笑。

    某一天,楚留仙正捧著一本典籍看得津津有味。按典籍中記述的,在三千年前,有一位號為多寶道人的謫仙人橫行當世,所向無敵,曾創下以陰神尊者身份斬殺陽神的空前戰績,得以名垂千古。

    這位多寶道人最出名的不是他謫仙人身份,而是他最喜想盡辦法,奪取其他人謫仙人伴生仙靈之寶為己用的惡習。

    “其人性喜收集仙靈之寶,無所不用其極,以其實力既強,手段又妙,每多斬獲,故自號:多寶道人!”

    “后人不解者,其何來仙靈之氣如許之多,能催發他人伴生之仙靈之寶……”

    楚留仙看到這里,掩卷深思,不由自主地拿起明黃印璽在手中把握,似乎隱隱地把握住了什么,是讓印璽為他所用的關鍵。

    “是什么呢?”

    楚留仙正自冥思苦想呢,一直在九天之上平穩飛行的九曜古船突然劇烈地顫動了一下。

    “怎么回事?”

    與此同時,一陣細碎慌亂的腳步聲,從靜室外傳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