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五章 隔世談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五章 隔世談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十五章 隔世談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真靈境!”

    “這就是真靈境的感覺嗎?!”

    楚留仙雙臂張開,似要將什么虛無縹緲的東西,擁抱入懷中。

    與外表相比,他此時體內的諸般變化,才是真正的改天換地,脫胎換骨。

    楚留仙就這么靜靜地站著,腦海中便浮現出了一個奇異的景象……

    ……

    無邊無際的金色湖泊上,風乍起,朦朧煙雨。

    金湖動,霧氣生。

    乳白色的霧氣不住湖中升騰而起,倏忽之間,湖面上空籠罩上了層融融的霧氣。

    這霧氣從稀薄到濃郁,從零散到凝聚,不住地變化著。

    時而如白云蒼狗,時而似萬里群山,時而若飛禽走獸,時而現大河長江……

    如夢,似幻!

    ……

    這是楚留仙第一次在沒有入定的情況下,就看到了體內神魂心湖空間。

    在心湖發生變化的同時,他體內的血液也在翻滾著,沸騰著,幾欲破體而出。

    旋即,真有什么東西,從血液當中被抽取了出來。

    神魂心湖空間的上空處,無端浮現出一道道的血絲,它們好像是一條條血龍,掠過了長空,倒映在金湖,最終一往無前地鉆入了云霧當中。

    進入真靈境界后,神魂和雙方面的變化,便以這種方式,結合在了一起。

    血絲入云霧,那漫天霧氣頓時翻滾激蕩了起來。

    云霧彼此碰撞,融合,漸與血絲密不可分。

    遠遠地望去,云霧依然在變幻著諸般模樣,時而凝聚時而彌漫,然而那些血絲融入其間,好似江河劃分著大地,又似巨人體內的經絡血脈在扎根。

    “原來是這樣。”

    “所謂的真靈,是這么一回事。”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楚留仙恍然大悟。

    他沒有接受過神霄楚氏世家一十六年的教導,終究根基不牢,只是模糊地知道修仙境界分為:引氣、真靈、通幽、入冥、陰神、陽神……

    楚留仙并不清楚,引氣之后的每一個境界,有著怎樣的變化,意味著什么。

    一直到現在,他真正踏入了真靈境界,方才明白所謂的真靈,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湖所化生的云霧,是獨屬于他的神魂之力,天然帶著他的烙印;

    血液中抽取的血絲,則是血脈之力!

    神魂與血脈之力的初步融合,便是真靈。

    肉身會衰老,神魂會湮滅,天道自有規則,不會讓它們永恒不滅。

    只有真靈,是通過修煉凝成的,是屬于修仙者自己的烙印,不在三界五行中,不在大道規則內。

    只要一步步地突破,一步步地向前,修仙者憑著真靈,終將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

    萬年前天地大劫前仙域仙人的仙靈之體,現在高高在上,橫行天地間的陽神之體,無不是由真靈一步步修煉上去的。

    “不過……這還算不上是真正的真靈!”

    楚留仙凝望著神魂心湖與那云霧漸漸在腦海中淡去,悵然出聲。

    他見過真正的真靈。

    在山腹一戰,血刀紅發以血刀真靈抗衡公子的符箓轟炸,那個場面他還記憶猶新呢。

    現在踏入真靈境界,凝聚出來的不過是真靈雛形罷了。

    所有人在這個階段,真靈雛形皆是這般云霧狀態。惟有經過了真靈化生,最后誕生出來的才是每隔修仙者獨一無二的真靈。

    “真是期待啊!”

    “我的真靈,會是什么呢?”

    還在引氣階段的時候,楚留仙就憧憬著化生出自己的真靈來,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現在向著這個目標跨進了一大步,觸手可及,這份期待頓時濃重了百倍。

    “很快,很快,拜入道宗,成為仙門弟子后,便可借著公子真靈被打散一事,以宗門資源化生真靈。”

    “到時就會知道了。”

    楚留仙深呼吸了幾下,重新將心神放在體內變化上,很快就察覺到了進入真靈境后的又一項變化,便是靈力!

    “我的靈力……”

    他攤開手掌,催動體內靈力,只見得一個小小的氣旋,自掌心處浮現了出來,凝而不散。

    “哈哈哈~靈力精純無數,這是質的變化。”楚留仙朗聲大笑,“而且,靈力終于能破體而出了。”

    “果然,真靈境界,才是真正的修仙之始,進入了真靈境,方能稱作是修仙者!”

    楚留仙想到不久之前,他還要以精血來激發符箓,心中不由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引氣境界,到底不過是筑基功夫罷了。

    引氣入體,融入血肉,煉成不漏之體,筑基大成的標志就是水滿則溢,突破到真靈。

    在那之前,苦修得來的靈力為肉身所束縛,不能自由透出體外,驅動符箓、法術、法器,無不需要以精血為引。

    現在,楚留仙突破境界,成為真靈散人,自然也就超脫了這個束縛。

    感受到靈力在內外自由進出的感覺,楚留仙心癢難耐,從袖中取出一張符箓。

    這張符箓質地柔韌,不知以什么材質制作,其上玄奧的紋路不住散發著淡淡金光,顯然遠不是他自己粗制濫造的那些符箓所能媲美的。

    這是楚留仙從公子身上找到的,當時胡亂一塞帶走,現在也顧不得是不是暴殄天物,慢慢地將體內靈力灌注到了符箓中去。

    “嘩~”

    金光從符箓中迸發了出來,如同落葉隨風,符箓從他的掌中飄飛而起,在半空中自己燃燒了起來。

    火光一閃,符箓燃燒殆盡,一柄純由靈氣構成的長劍憑空浮現,劍尖四面晃動,指在身上的時候讓人遍體生寒。

    楚留仙生怕靈劍失控,連忙雙手并在一起,向前一指。


    正前方,乃是靜室大門所在。

    “嗖!”

    劍光極速,靈劍如臂使指一般,帶出一道道殘影,轟在了大門上。

    “轟~”

    轟然巨響,大門崩塌,潰散的靈氣席卷著碎片一涌而出。

    不等楚留仙看清楚情況,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女子尖叫。

    “有人?!”

    楚留仙神色不動,雙手向下一按,散去了靈力,碎片如雨而下。

    “公……公子……”

    在門外廢墟處,一個清秀的少女雙手碰撞火樹銀花,怯生生地站在那里。

    她本來白皙可人的臉上沾滿的塵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無辜,看上去可憐兮兮的。

    “是她……”

    楚留仙依稀記得這個小姑娘似乎是秦伯安排他的新侍女,只是她叫什么名字一時想不起來了。

    “公子……”小姑娘都要哭了,看著周圍一片狼藉,想象著靈劍轟在身上的慘狀,她戰戰兢兢地說道:“奴婢不是有意打擾公子的,只是這火樹銀花救活了,秦伯讓奴婢給公子送來。”

    “這哪跟哪啊。”

    楚留仙搖頭失笑,他算是聽明白了,敢情這丫頭以為靈劍符箓是察覺到門外有人才發出的,是沖著她去的,怪不得嚇成了這樣。

    天知道楚留仙沉浸在境界突破的喜悅當中,壓根就沒有注意到門外有人。

    “罷了。”

    楚留仙擺了擺手,道:“進來放下吧。”

    小姑娘心有余悸地走了進來,環顧了一下左右,最終把重新栽培過的火樹銀花放到了案桌旁。

    頓時火樹紅光,銀花璀璨,如水鋪陳,流淌在桌面上,將一切照得通明。

    看見這一幕,楚留仙心中一動,想到了什么,只是礙于小姑娘在場,暫時按捺了下去。

    等他收回了目光,才發現小姑娘沒有離去,拘謹地站在那里。

    楚留仙一皺眉頭:“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做襲人。”

    襲人很是乖巧地應著,絲毫沒有覺得秦伯介紹過,公子就應該知道自己的名字,咬字清晰,聲音甜美,如黃鶯出谷。

    楚留仙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本能地聽到“襲人”兩個字就覺得不是太舒服,揮手道:“這名字不太好,花香襲人終究不如暗香浮動,換掉。”

    襲人睜大了眼睛,撲閃撲閃地,沒想到公子的第一個吩咐竟然是讓她換名字,她可憐巴巴地說道:“那公子覺得奴婢叫什么好呢?”

    楚留仙不過是隨口一說,聞言一窒,目光正好落在火樹銀花上。

    這時候的火樹銀花,再不復忘川咒前的九葉模樣,光禿禿的樹枝,頂著一朵銀花,看上去頗有幾分怪異。

    楚留仙心有所感,指著它道:“你看此靈根,雖然保住了性命,卻只有孤單單一花獨放,在沒有葉片陪伴,何其孤寂。”

    襲人雙瞳剪水,一臉懵懂,完全不明白給她取名字和火樹銀花孤單與否有什么關系。

    她自然不會明白,楚留仙明指火樹銀花,心里面想的卻是其他的東西,沉默了一下,楚留仙才意興闌珊地說道:

    “以后你就叫做雙兒吧!”

    “雙兒……”

    剛剛被改名的小姑娘真不覺得雙兒哪里比襲人好了,不過她也不爭辯,乖巧地應了一聲:“是,公子,奴婢以后就叫做雙兒了。”

    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秦伯恰好趕過來,站在了門外,聽得真切。

    楚留仙沖著他點了點頭,道:“秦伯你來得正好,收拾一下吧。”

    秦伯也不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打量了一下,確定楚留仙無礙,便應了一聲,同時讓雙兒吩咐下去了。

    等雙兒帶著“這就被改了名字”的不真實感離開后,秦伯卻還不走,遲疑了一下,對楚留仙說道:“公子,老奴僭越了,只是思前想后,還是給公子您提個醒。”

    “嗯,你說?”

    楚留仙心不在焉地應著,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被火樹銀花映得通明的案桌上,那種感覺無以名狀,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呼喚著他一樣。

    秦伯又湊近了兩步,低聲道:“公子,襲人,不,雙兒畢竟不是我們神霄楚氏的家生子,公子于她雖有救命大恩,但人心難測,還是得稍稍防備一二。”

    楚留仙怔了一下,救命大恩是怎么說?接著反應了過來,秦伯竟是對雙兒有戒心。

    秦伯發覺了他的詫異,會錯了意,連忙解釋道:“老奴的意思是,公子不妨觀察一二,不要太早將其當成心腹。”

    “回頭抵達道宗,有了合適人選,再將她換掉,以策萬全。”

    他說話的時候,楚留仙也想了起來,在前幾日的夢中,他隱約記得公子曾路見不平,從一處被夷為平地的小家族里,救出了一個孤女,想來便是雙兒了。

    “嗯,秦伯放心,我心里有數了。”

    楚留仙點了點頭,算是應了下來。

    這會兒過來修復被靈劍破壞大門的下人過來了,秦伯便閉口不再談及此事。

    不過片刻功夫,靜室里恢復如初,秦伯等人退下,僅剩下楚留仙一人漫步到了案桌旁。

    靜靜地佇立在案桌前,沉默了一會兒,楚留仙忽然展顏一笑,如冬去春來:

    “你不是說想聊聊天嗎?”

    “我這就接著陪你聊上一聊!”

    楚留仙從上次被辛夷打斷的地方,繼續翻開了案桌上的冊子。

    這本冊子他之前只看了不到一半,他想尋找的答案依然沒有找到,這回便要解開所有的迷惑。

    一頁頁翻過,火樹銀花映照下,他的臉色變幻不定,有時候在微笑,有時候在皺眉,有時候自言自語……

    冊子里,公子留下片言只語,留下喜怒哀樂,楚留仙以之為媒介,真好似在與著他的兄弟,做著隔世之談……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