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九章 秋風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九章 秋風

第一卷真假公子 第九章 秋風

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正文,敬請欣賞!

    “公子,你看?”

    秦伯以身體擋住楚留仙,低聲詢問。

    小小一口七星井,井蓋上的七個孔洞,不過比拳頭大些,別說大人了,就是小孩子也不可能鉆得進去。

    這下面,會是什么呢?

    楚留仙腦子里閃過各種可能,各種僥幸,斷然道:“打開看看。”

    數個護衛上前,掀開七星井的井蓋扔到一旁,一人躍入井中。

    “噗通~!”

    水聲嘩然,一轉眼功夫,那個躍入的護衛一手搭在井口邊緣,被其他人拉了起來。

    看到此人安然無恙地出來,七星井中想來也是沒有什么危險,秦伯這才松了一口氣,不再堅決地擋在楚留仙前面。

    那個護衛也不顧上擦一下的身子,走到了楚留仙面前,一丈外止步,敞開了衣服,道:“公子,屬下在井中只發現了這個……”

    “嗯?”

    看到護衛敞開的衣服里裹著的東西,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為之一凝。

    其中,又以楚留仙為最。

    在護衛懷中的,赫然是一條奄奄一息的小土狗,憨頭憨腦,惹人喜愛。

    “是可親養的那條笨狗。”

    楚留仙先是一驚,繼而疑竇叢生。

    同樣的懷疑,也在場中所有人心中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十里滅絕,人畜不存,在忘川咒下,楚留仙能存活還勉強有道理,那這條狗呢?它憑什么?

    數十道投射過來的目光,似乎刺激到了小憨狗,它在護衛懷中掙扎著,沖著楚留仙“嗚嗚”有聲。

    侍女辛夷目光在小憨狗和楚留仙身上轉了轉,突然出聲:“楊武,把那狗放下。”

    那名叫楊武的護衛毫不猶豫,把小憨狗放到了地上。

    小狗向著楚留仙爬了過來,速度極慢,好像每每磨蹭一步,都耗盡了它僅存的氣力一樣。

    爬了不兩步,不到半道兒,小憨狗“啪”的一聲,軟倒在了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至死,它的眼珠子都在望著楚留仙。

    “呼~”

    楚留仙不為人注意地長出了一口氣。

    秦伯上前檢查了一番,回過頭來皺眉說道:“公子,這狗是被淹死的……”

    “咦?!”

    楚留仙愈發地覺得奇怪了。

    一條會被淹死的狗,自然也就排除了它血脈有什么特殊,以至于能抵擋忘川咒的可能。

    那么,到底是什么,讓它存活了下來?

    楚留仙的目光慢慢地,移到了七星井黑洞洞的井口處。

    緊接著,他的目光陡然一凝,無數記憶的碎片蜂擁而出,在他的腦海中拼湊組合著。

    ……

    “很久很久以前吶,天上的神仙往咱們這地界蓋了一個印,劃為了洞天福地,仙家居所,這是神仙住的地方呢。”

    “那個鐵劍門不要你是他們的損失,仙哥兒你整天在后山跑,說不準什么時候也遇個神仙,也不比那個什么門主差了。”

    這是那天夜里,老村長講來安慰楚留仙的。那個傳說倒非杜撰,自小到大,楚留仙聽得村中老輩人以不同的版本講述過無數次。

    ……

    “寒潭下面,四通八達,更有水道直通于外。”

    這是不久前,楚留仙對公子所說的話,也是他最后的后手。

    山腹寒潭下方水道直如迷宮,誰也不知道出口有多遠,又通往了何方?

    ……

    隱隱地,楚留仙好像把握住了什么,豁然回首,望向了后山。

    此山,山頂如平川,山腹中有洞穴,頂端開一四方形豁口,泄入天光。

    四方豁口下方,寒潭亦成四方狀,邊緣清晰如人工開鑿。

    這些都是司空見慣了的東西,過去楚留仙見怪不怪,充其量道一聲造化之工罷了。

    可是現在,這些東西拼湊在一起,再加上趴伏在地上斷了氣的小憨狗,他的腦海中如驚雷炸響,震散了迷霧。

    “楊武!”

    楚留仙突然開口,“你再下去一趟,幫我撈一個東西。”

    護衛楊武一怔,本能地就要開口應下。

    就在此時,秦伯忽然把手一揚,金光乍現,籠罩在楚留仙、秦伯、辛夷,還有楚留仙的身上。

    金光之內,只有他們四人。

    置身其間,楚留仙發現他之前發出的聲音,被金光所擋,竟是穿透不出去。

    做完這些,秦伯挺直了腰,目露威嚴,環顧了一圈。

    外面所有的護衛與秦伯的目光一接觸,齊齊低下了頭,看著自家腳尖。

    楚留仙沖著秦伯點了點頭,管家秦伯分明是預感到了他接下來話的重要性,做出了防備。

    這樣一來,后面的所有,就只局限于他們四人了。

    “世家風范,千年積淀,于此細節,足可管中窺豹。”

    在心中感慨了一番,楚留仙遲疑地說道:“那是……一枚印璽。”

    “是,公子!”

    楊武也不多想,直接重新躍回了七星井中。

    這一回,他在井中所呆的時間遠比之前為長,數十息的時間過去,全無動靜,只有隱約水聲傳了上來。

    楚留仙凝望著七星井口,腦海中有一個場景在浮現……

    九天之上,有流光往來,轟鳴如雷,突然,一枚巨大的印璽從天而降,砸落后山。

    一擊之下,抹平了后山的上半部分,只留下平頂如川。

    印璽洞穿而下,轟入山體,形成山腹;再擊穿了山體,形成了寒潭。

    整個過程中,印璽不斷地縮小著,最終墜入寒潭當中,經過無數年,為暗流推動,一路通過寒潭下方的水道,流到了村子下的地下水脈里。

    村中井水,本就是與寒潭相同,無怪乎分外清涼。

    整個過程,須臾<!--中间广告位置-->之間,于楚留仙的腦海里重演了無數次,真切如時光回溯了幾千年,親眼目睹了一般。

    “應該是這樣了。”

    楚留仙瞥了一眼侍女辛夷懷中所抱的火樹銀花,眼前恍惚間似又浮現出了公子的身影。

    “火樹,非仙靈之地不長;銀花,非仙靈之氣不放。”

    當時初見,公子曾指著火樹銀花如是說道。楚留仙那個時候沒有細思,現在想來,怕是那個時候公子就曾起過了疑心吧。

    “仙靈之氣,還有可能指的是我跟公子兩人,那么仙靈之地呢?”

    “如此窮鄉僻壤,仙道不傳,何來的仙靈之地一說?”

    “此地,定然有玄機,且十之,就應在了這七星井下,寒潭水脈。”

    楚留仙越想越是肯定,這個時候,井下水聲忽止,楊武重新從七星井中爬了起來,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公子,屬下不負所托!”

    楊武雙手高舉過頂,掌心處托著一枚一寸見方的小印璽。

    “果然!”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氣,將印璽接過,仔細端詳。

    但見得,印璽呈明黃色,非金非石,溫潤非常,即便塵封多年,一朝出世,便顯尊貴之氣。

    “這應當是

    ——解開了的桎梏之寶。

    ——仙靈之寶!”

    楚留仙不由得將明黃印璽緊握,胸前貼肉存放的幽玄玉佩似乎也愈發地灼熱了起來。

    不是仙靈之寶,何能影響周遭形成仙靈之地,能催發火樹銀花這般的仙靈根?!

    “回頭倒要查查,過往有哪位謫仙人,隕落在此處,想來當也不難查。”

    若不是謫仙人隕落,仙靈之寶豈會蒙塵多年,寂寞地沉睡在井底?

    楚留仙心中感慨不已,他生活了一十六年的這個毫不起眼地方,竟然先后隕落了一位謫仙人,一位修仙世家公子,更有一場陰神尊者之間的大戰,于斯爆發……

    他一邊想著,一邊搖頭,將明黃印璽收入懷中,再抬起頭來,正好迎向了秦伯和辛夷的目光。

    兩人倒是謹守分寸,沒有多問什么,只是由秦伯湊過來,低聲建議:“公子,此處非久留之地,我們是不是……”

    “嗯!”

    楚留仙點了點頭,最后看了一眼空蕩蕩的村莊,只覺得景物依舊,人事全非,心中一陣憋悶,吁出了一口濁氣,道:

    “走吧!”

    金光散去,楚留仙他們一眾護衛,向著村莊外走去。

    踏出了村口,九曜古船懸浮在前方,楚留仙突然止步,轉身,回望。

    “辛夷。”

    他頭也不回地開口,“為我做幅畫。”

    “是,公子。”

    辛夷雖然奇怪,還是不敢違背,以最快的速度從身上取出筆墨畫卷,提筆等待吩咐。

    楚留仙沒有去注意辛夷的身上到底有何法器,能將這些東西都藏在身上,依然凝望著靜悄悄的村莊,淡淡地說道:

    “山間有村,村宜小巧;

    村中有徑,徑欲曲折;

    徑轉有樹,樹當高大;

    樹下有人,人在歡笑……”

    辛夷全無遲疑,參照眼前景致,參照楚留仙口述,所有種種,躍然紙上。

    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村子還是那個村子,人也依然是那些人……

    楚留仙過往十六年,隨著辛夷白皙的玉手持筆游走,凝固在了方寸之間,封印在畫卷當中。

    在這整個過程中,為狂風所卷,籠罩在村子上空的灰燼,隨著風歇而揚揚灑灑地落了下來。

    這些灰燼,無異于是骨灰一般的東西,落在頭上,肩上,讓平素里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們很是不適。

    然而——

    無人敢動!

    所有人都站在原處,紋絲不動,任由頭上染霜,兩肩落塵。

    在他們目光所聚焦的地方,楚留仙所處的位置,恰是灰燼所不曾落,又是漸漸高升的朝陽投射出光輝的所在。

    于是,朦朧了他們視線的灰燼成了金沙,楚留仙的背影,連每一絲的頭發,都染上了金邊,炫目而不可直視。

    ……

    不知道什么時候,楚留仙住口不言,辛夷也畫成提筆,就在這個時候,冥冥中似有天意,有風卷落葉數片,拂過了畫卷。

    看到這些金黃色的落葉,楚留仙心中突然一動,毫無征兆地伸出手來,在畫卷與落葉上一抹。

    靈力迸發!

    頓時,數片落葉印在了畫卷上,或呈舒卷狀,或現飄飛態,竟是妙手偶得,非世間畫工所能描繪出的自然真態。

    辛夷的畫筆再次動了,不用楚留仙吩咐,她于畫卷中,添加了幾縷風……

    風卷飄零葉,這一幕如薄紗,籠罩在山色村莊上,任何人一眼望去,難免心生蕭瑟之感。

    正如,此刻楚留仙心中所感!

    兩人一時靈感迸發,默契而成就的,已然超脫了藝,而近乎于道。

    “此圖可名:秋風圖。”

    楚留仙沒有說出口的一句話是:秋風掃落葉,蒼茫茫真干凈……

    待辛夷題完“秋風圖”三字,楚留仙徑直從她的手中取過畫卷,珍重卷起,納入袖中。

    “走吧!”

    “我們上路!”

    楚留仙淡淡地說著,轉身向著九曜古船方向行去。

    眾人跟上,簇擁而前,即便是親近如秦伯辛夷,亦不敢詢問。

    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公子留仙如何會對一座小村莊感情甚深,但沒有人敢問。

    公子留仙這樣仿佛永遠生活在陽光下的人物,他們偶爾時運不濟,墜入塵埃中的狼狽,其中發生的故事,自然不想人知道,也沒有人敢觸碰。

    前方,九曜古船上迸射出一條斑駁光帶,從空中一路鋪陳到了地上。

    楚留仙踏著斑駁的光,一步步地踏入了空中,如步青云而直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09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