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52章 大結局 - 快穿之真愛上位系統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正文 第52章 大結局

推薦閱讀:

    因著楚堯的一段話,楚翔對他的態度多少緩和了點,可實際上他暗地里的警惕性卻并沒有減少,如果可能的話,他更希望妹妹交往個正常的男朋友,但這小子的身份怎么看都讓人感覺普通不了。

    不過他的意見除了楚父外,顯然沒人在意,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家妹妹和那小子成雙成對越來越好。

    休息了幾天的楚怡開始上班了,作為老板兼表哥的蘇慕早就接到了表弟的通知,讓他趁著沒人的時候好好和小怡談談,為了表妹的終身幸福,這位還做了諸多準備,就想讓表妹多長個心眼。其實細想想挺心塞的,小怡也算是他一手帶出來的,辦理了那么多不幸的婚姻案件,這丫頭怎么還這么單純好騙?竟然學人家網戀?還是跨國網戀?

    操心的兄長本想和表妹好好嘮嘮,結果在看到楚怡的時候,郁悶的心情頓時多了n個加號……

    落地窗外,楚怡停下腳步笑盈盈的道:“好了,就送到這吧,連請了好幾天的假今天應該會比較忙,等中午忙完了我給你打電話。”

    楚堯含笑道:“也不是非要吃飯才給我打電話,什么時候有事想出去,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從今后我都是你的專屬司機,保證隨叫隨到!”說罷,他還伸出兩指像模像樣的敬了個禮。

    這四不像的軍禮看的楚怡忍不住笑:“知道啦,不過想當我的專屬司機你還得先去把房子落實了,今天去看看哪個小區好,等放假我陪你去選房子。”楚堯的美國華裔全是騙人的,他們今后必定是要在此地落腳,所以房子是一大問題,若是按照三口之家算,自己那個略小了點。

    房子?楚堯眼睛一亮:“小怡,選好了房子咱們是不是就可以準備結婚了?”

    黑著臉的表兄蘇慕:“你們什么時候結婚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再磨蹭下去快黃昏了,小怡,趕緊給我進來!”

    楚怡吐了吐舌頭,朝楚堯擺了擺手,轉身溜了進去。

    見表妹聽話的進屋了,蘇慕心中的郁悶稍緩,又恢復成那個成熟穩重的好兄長,對著楚堯笑道:“阿堯,你也知道,我們蘇家和楚家歷來是陽盛陰衰,兩邊加起來才有小怡這一個女孩,所以她的婚事總要兩邊的長輩都同意了才好。”想偷偷摸摸就把人定下?門都沒有!

    想到上次被自己喝趴下的那些舅子們,楚堯暗自皺眉,這兩家人沒事生這么多孩子干嘛?國家也是,早點計劃生育,一家一個多好。

    這位顯然是忘了,要是一家一個的話,也就沒楚怡什么事了。

    ……

    某私人整形診所內,一位身材比例極為完美的男子坐在鏡前,由面前的醫生緩緩拆下他臉上的紗布,看著鏡中那陌生面孔,這男子眼里有著隱隱的憎惡,半響,憎惡之色退去面色轉為平和。可話里的語氣卻隱含怒火:“聽說,這個身份泄露了?別告訴我,你們現在還沒查出來是哪個蠢貨干的?”

    一旁的小弟被嚇得心中發顫,卻也知道怪不得‘太子’發怒,自打上次太子的身份暴露后,就一直隱藏在地下,如今好不容易選中了個父母雙亡,交際簡單的人給弄死了,結果沒等上場呢,身份就暴露了,連整容手術都做好了,這刀豈不是白挨了?

    剛想說兩句寬慰的話,就聽旁邊帶著口罩,正檢查著太子各項指標的醫生道:“其實條子那頭并不敢確定這個身份被改了,他們只是得到點風聲私下懷疑,不過最近又有新的進展,據說你那個身份,已經有人占用了。”

    有人占用了?若是之前聽到這個消息,太子必定是大怒的,此時卻不然,那個身份已經暴露了,對方如此,豈不是為自己轉移了目標?

    好吧,輕松得到個合適身份的楚堯絕對不會想到,他現在的身份是有人看中、并安排好的,這個恐怖組織的太子因身份暴露,想改頭換面重新換個身份,然后就看到了父母雙亡交際簡單的‘楚堯’,當然,此‘楚堯’非彼楚堯。

    他們本就是做買賣人口生意的,想偷偷讓人失蹤簡直再簡單不過,所以三個月前就弄了個‘楚堯’旅游失蹤的假象,直接做掉了那個‘楚堯’,而我們的楚堯來后不知道細情,簡單的一查發現這身份挺好,沒爸沒媽沒有牽掛,他把各地兒的相片檔案一改,又給自己添加了一個高上大的學歷,就直接成‘楚堯’了。

    話說要是沒有這一茬,楚翔怎么能覺得他有問題,還死活不相信他?

    楚堯并不知道這些,所以略受打擊的他在看了半上午的房子后,心情又自動轉好。

    他記得小怡說過她喜歡摘櫻桃,想到今后結了婚,他們倆關起院門來一起親親熱熱摘櫻桃,楚堯不禁把眼光都放在自帶院落的小別墅上,瞅來瞅去,他在楚怡工作的事務所和楚家之間的位置,選定了一座小別墅。

    這座別墅的地點不錯,價錢也頗為可觀,楚堯正想給楚怡打電話說說房子的位置,那頭楚怡的電話先打了過來:“阿堯,我中午沒時間出去了,你自己吃點東西別來接我了。”

    楚堯皺眉:“那你中午不吃飯了?”

    “吃啊,附近有送外賣的,隨便讓他們給送點好了,你放心吧,餓不到我自己的,哎呀你就別操心了。”瞥了一眼不遠處支愣著耳朵監聽的表哥,楚怡很是義正言辭的掛了電話,只不過收起手機后,回頭就在電腦qq上發了個消息:【親愛的,中午將就一下下,等晚上下班咱倆去看電影吃大餐,么么噠(*^3^)!】

    看著么么噠后面的那個親親笑臉,楚堯怎么看怎么喜歡,怎么看怎么心癢,難耐之下這位各式餐點買了好幾包,然后拎著這些東西就探班去了。

    話說蘇慕剛剛舒心了點,就見那個楚堯拎著一堆餐盒走了進來,而且見面就笑道:“表哥,早上沒和您吃上早餐我心里挺過意不去的,中午你要是沒應酬咱們一起吃午飯吧,知道你們今天忙,我連菜都買來了。”

    一句話說的蘇慕什么脾氣都沒有了,人家不是來找女朋友的,人家是來看表哥的,見隔壁屋的楚怡探頭探腦,他沒好氣的道:“看什么看,還不過來吃飯?”

    楚怡憋著笑,老老實實跟著表哥進辦公室去吃飯,而且吃飯的時候還特別乖巧,只往菜上盯,絕對不多看楚堯,那懂事的樣子又讓蘇慕舒心了不少。

    其實他不知道,如果是以前的楚怡,絕對沒這么好說話,畢竟她不是十七八,都這么大了處個男朋友怎么了?再說她男朋友又不是不務正業的,憑什么一個個不依不饒的?但經過了諸多的事,楚怡成熟了不少,對家人也多了許多的體量,所以才如此乖巧。

    當然,這個乖巧不等于委屈楚堯,對方為了她付出了那么多,她怎么舍得委屈他?楚堯也是知道楚怡的這個心理,所以才能在討好之下動不動就伸伸爪子,把某些人氣的直肝疼。

    比如現在,蘇慕剛對表妹不搭理楚堯的表現舒心了一點,覺得這是上午的叮囑有了成效,就聽楚堯道:“對了小怡,我上午去看房子了。”說罷,他從衣兜里掏出幾張照片,笑著對楚怡道,“你看這套房子怎么樣?地址正在律師所和你家中間,今后你不管是上班還是回家都很方便,而且前面還有個小院,正好給你栽櫻桃。”

    本想把沉默是金發揮到底的楚怡,一聽櫻桃倆字頓時就笑了,她想起在異世兩人買的那個小別墅了,當時她都規劃好了,可惜的是沒等種上櫻桃樹,就被那個神經病給找到了。

    臉上帶著懷念的笑,她很順手的放下筷子接過照片,而后開心的點著頭道:“嗯,地址挺好的,格局好像也不錯,我不喜歡這個大門,看著挺不安全的。”別看現在的她今非昔比了,可對于上上輩子的事,留下的陰影面積還是不小。

    了解她想法的楚堯干脆道:“換,咱們換個最高級的安全門,你覺得是核對瞳孔好,還是核對指紋的好?”

    被當成空氣的蘇慕咬牙道:“我覺得哪個都不好!”八字還沒一撇呢,這小子竟然連婚房都選好了?找揍是不是?

    一頓飯把蘇慕表兄氣的肝疼,等把這倆貨攆走后,他就開始給楚翔回饋情報。

    早就被打擊n遍的楚翔,聽說對方連婚房都選好了,還是座別墅的時候,心里倒是多多少少踏實了些,不是他市儈,而是真沒見過哪個男人為了欺騙感情,肯花個好幾千萬買套別墅的,對方要是真買了別墅再說想和妹妹結婚,是不是就能肯定對方的真心了呢?

    正想著,他面前的電腦滴滴作響,抬眼一看,表情變得越發凝重——某區解救出一批被拐賣男子,其中一名,據說是位美國華裔,名叫楚堯!

    沒錯,這名被解救出來的男子就是太子,挨了那么多刀才變成的模樣,他自然舍不得輕易放棄,更何況他已經知道,那個假扮他的蠢貨連容貌都沒變,所以這位準備貍貓換太子,把太子的名頭扣在那蠢貨貍貓的頭上。

    結果他信心滿滿的躲在了已經暴露的某處,等著警方將他解救了出來,卻在報名核對的時候發現了岔頭——他的相貌與網上的照片完全不符,這是他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

    ‘楚堯’的相貌變了,不但變了,還是從小到大全都變了,若不是他整容而來的臉做不得假,他都要懷疑是自己的記憶出了問題。

    此時此刻,詫異兩字完全表達不出他郁悶的心情,同是冒名頂替,可和對方的輕松愉快相比,動刀的自己簡直就是個傻、逼。

    按理說他這種情況,警方一定會懷疑他說的是假話,但想到前幾天楚翔那邊打探過‘楚堯’的消息,這邊就警覺的給楚翔傳去了信息。

    能坐到楚翔這個位置的人,腦子必然不笨,但有時候就是太聰明了,所以很多問題他們通常會往復雜了想,比如眼前的事,若換個不聰明的,既然網上的照片都不是你,那你指定是假的。但在楚翔他們看來,對比收購了研究所,又要買別墅的楚堯來說,他們情愿相信這個被拐賣的才是那個正主,畢竟據了解,這個身份只是一個普通人。

    好吧,這方面楚堯確實囂張了點,但他哪想到自己會因為錢多被懷疑?

    不說楚翔怎么親自去看人調查,怎么四處搜查‘楚堯’曾經的師友,單說楚堯,他悲催的發現自己又被跟蹤懷疑了,而且這次不是一伙人,而是兩伙人?

    無奈的伸手打暈了兩伙人,‘問’出了事情的原位,這回輪到楚堯郁悶了,早知道他就不跑那老遠了,還不如在本市隨意找個普通身份……唉,就想娶個媳婦,咋就這么難呢?

    前來探望老朋友的小晉,見楚堯同志下了兩個暗示就將兩伙人放走,而后該買菜買菜,完全沒有打電話報信的意思,不禁莫名的道:“既然知道那個太子有貓膩,你怎么不告訴楚翔一聲?”它和楚翔不熟,但那是小怡的哥哥,所以下意識的就多了幾分關注,它就不信楚堯這小子敢不愛屋及烏?

    從冷藏柜里拎出一只較肥的烏雞,楚堯離了同買貨的人群淡淡道:“現在他看我像壞蛋,不管我說什么都像壞蛋,既然如此,還不如讓他看清事實的好。”

    看著小心眼到非想給大舅哥來個教訓的楚堯,小晉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算起來,楚翔同志算得上是一位兢兢業業的好哥哥,因為他工作特殊,得罪的人也比較多,所以對家人的保護也更為盡心,聽說了真假楚堯的事,這位親自去了現場把人接過來準備自己調查。

    他照著楚堯曾經答過的問題進行了一頓盤查,結果發現,這倆人的答案基本一致,唯有大學學籍上有些分差。再想到這倆人容貌想差太大,他又重新把‘楚堯’從小到大的檔案、乃至網絡日志等全部找了出來,而后發現,上面的人還是在他家混吃混喝的那個混蛋小子。

    不甘心的他又跑了遍美國,拜訪了‘楚堯’曾經的‘同學老師’,本以為這些人嘴里不能有假話,畢竟一個作假還能各個作假?誰知不管是誰,只要看到楚堯的照片,聽到這個人名,都會有短暫的呆滯之色,而后才點頭道:“沒錯,就是他。”

    這感覺不對,非常不對,即使不知道這是被下了心理暗示,他還是覺得怪怪的,因著心中的那絲怪異之感,他不懈努力的繼續追查,終于在一個普通大學畢業的普通工人家里,找到了當時他們的寢室合影。

    說實話,‘楚堯’這個人很不合群,朋友也極少,以至于在這個照片泛濫的時代,竟然極少有人想著留一張他的照片?

    看著手里這張年代久遠的照片,楚翔沒有得意之感,他只感到陣陣發寒,家里那個騙吃騙喝的小子到底是誰?他怎么能作假到這種程度?

    有了第一張照片,第二張同學照也就簡單了,當初安排這些的楚堯可沒想過,有人會不依不饒的漂洋過海,就為了探查他的身份?

    確定了對方身份的楚翔,沒等回國就派人監視住楚堯,并和家里的父親取得聯系,讓他想辦法立刻將母親妹妹與那個楚堯隔離。

    而與此同時,被他們看押的太子也被放了出來……

    ……

    “爸,有事打個電話不就得了?還讓你親自來接我?”正上班的楚怡被突然駕到的父親嚇了一跳,自打上了高中她就沒享受過這待遇了,好好的她爸怎么想起來接她下班?不對,還沒到下班點呢。

    楚父淡定的道:“你高叔叔請吃飯,我接了你媽順路就來接你了。”

    “哦,原來是我高叔叔請客?在哪吃?我給阿堯打個電話告訴他一聲。”高叔叔不是外人,這么多年處著,不說把自己當成親閨女那也是半拉姑娘,所以對于拽上男友去吃飯,楚怡完全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

    楚父微不可察的抽了抽眼角道:“今兒個不光請咱家,還有新來的副局長一家。”

    正要撥手機的楚怡頓了下道:“還有外人啊?那算了,我告訴阿堯一聲,讓他中午別來接我了,自己找個地方隨便吃點得了。”說罷,這丫頭低下頭認認真真的繼續打手機,完全沒注意父親的無奈,和母親的欲言又止。

    楚怡本以為,高叔叔請吃飯,那不是高叔叔家就是飯店,結果車子七拐八拐一直開出市里,出了市里后又走出多老遠,把她肚子都餓的咕咕叫了,才在一個度假山莊停了下來,至于那個據說要請他們吃飯的高叔叔,更是連個人影都沒有,這開車的要不是她親爹,她都要以為對方要把自己拐賣了。

    無語的看了父親一眼,她邁步隨著母親往里走,現如今,就是不知道她爹要玩什么刺激了。

    ……

    此時的另一頭,楚堯再次被人請到了特警部隊里。

    相較于上次的側面了解,這次的審問是相當不客氣,但再不客氣又怎么樣,能兇過末世喪尸嗎?能狠過真愛系統里那神經病嗎?腦補著他大舅哥一臉悔不當初的對著自己痛哭流涕,而后親自把小怡送到自己懷里的幸福場景,楚堯楚大爺將自己反鎖在審問室里,在眾人冒火的監視下,悠哉的睡起了大覺。

    而遠在郊區的楚怡,也終于明白她爹在玩什么游戲,手機信號被隔離了,全家都來了獨獨缺個楚堯,不用說,這又是被懷疑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好聲好氣道:“爸,阿堯又怎么了?”據她了解,阿堯這幾天老老實實的收拾他們倆今后的小家,連個酒駕都沒有過,怎么又被他們給懷疑了?

    楚父沉著臉還沒有說話,楚母就紅著眼道:“小怡,這次真是咱娘倆看走眼了,因為不放心,你哥這幾天沒回家親自去了趟美國,現在他已經有了確切證據能證明這個楚堯是假的……”枉費她將那小子當親生兒子疼,原來對方真不是個好東西。

    楚怡扶額,她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啥了,難不成告訴父母,我早就知道他是假的?他真實的身份是追了我好幾輩子的麒麟神獸?

    正想著怎么給楚堯開脫,就聽父親沉痛道:“小怡,若他只是身份作假爸和你哥也不至于這么緊張,實在是他的身份及其不一般。”

    啊?阿堯麒麟神獸的身份曝光了?不會吧?想到小說里描述的那些瘋狂的科研人員,楚怡下意識的開始琢磨,難不成,他們倆真要有家歸不得流落異世?不要啊!

    不知道自家女兒已經游神天外了,楚父繼續道:“他是某個恐怖組織中的頭領太子!”

    原來是恐怖組織?還好還好……

    那明顯松了口氣的樣子,直接把楚家兩口子看直了眼,恐怖組織都不在乎,這丫頭傻了嗎?

    警覺父母看自己的眼神不對,楚怡忙清了清嗓子道:“爸,指定是我哥……”話未說完,就見旁邊閃出一個久違的小腦袋瓜,“小怡,目前情況有點復雜,反正他們說啥是啥,你先應著,回頭我跟你解釋。”

    聽到小晉這么說,楚怡瞬間將話轉了回來:“指定是我哥擔心我,才這么老遠追到美國,爸,你讓我哥千萬注意安全,恐怖組織不是那么好玩的,呃,我先回房間躺會兒,今兒個信息量有點大。”說完,她回房了。

    回到房間,聽到小晉的解釋,楚怡心塞塞的抱著枕頭躺回床上,話說她就想結個婚嫁個人,怎么就這么麻煩?

    問題是即不能埋怨大哥的愛護之心,又不能怪楚堯不加小心,只能說這事碰巧了。想著有阿堯在怎么也傷不了大哥,沒心沒肺的楚怡拍松了懷里的枕頭開始睡美容覺了,結果一覺剛睡醒,不但他大哥來了,還把傳說中的‘楚堯’真人給領來了。

    怕妹妹關心則亂,一不小心在做出傻事,楚翔也算是煞費苦心了,回來看了眼非暴力不合作,想要暴力就得先爆破開門的楚堯,他連飯都沒吃,就帶著他眼中的真楚堯來給妹妹斬情絲。

    看著眼前這個相貌普通,眼里卻偶爾流露精光的男子,歪在沙發上的楚怡,以手掩口,秀氣的打了個哈欠,而后對著哥哥安撫道:“嗯,我知道了,大哥你自己也要注意身體。”她絕對相信大哥的安全可以保障,但過程嘛,咳咳,阿堯不會太過分的。

    領會不出具體含義的楚翔,心里熱乎乎的,覺得自家妹妹實在是好,以前之所以會被那混蛋蒙蔽,完全是因為沒有證據,如今把證據領到面前,小怡這不是馬上就放下那段錯誤的感情,開始關心自己這個哥哥了?

    剛想說點安慰的話語,就聽他兜里的手機響:“頭,不好了,那份免疫試劑被人盜走了!”

    楚翔聽到這話臉色立即就變了,別看對方說的含糊,他卻領會的清清楚楚,畢竟那份免疫試劑是這幾天來他們最為關注的。

    當今世界最恐怖的病癥,除了癌癥就是艾滋,艾滋的特性很多人都清楚,就是破壞人體的免疫系統,而這份最新的試劑,卻被發現能不斷吞噬艾滋病毒里提煉出的吞噬細胞,所以國家尤為重視,沒想到幾天的時間竟被盜走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那份試劑被帶出國!

    國家研制出來的藥劑造福的是國人,若是落到國外,再想受惠是難上加難,而且屬于天、朝的榮譽怎么能便宜外國?若真被帶出國境,他們這些人還不如抹脖子來的痛快!

    想到此處,他在電話里快速做了些安排,而后也顧不得安慰‘失戀’的妹妹,轉身對父親道:“爸,那邊有急事,我帶他先回去了。”

    楚父從兒子的話中也聽出個大概,知道事關重大,他沉聲道:“你先走,一會兒我也會回去,楚先生由我帶著就好。”

    楚翔想了想也好,父親身邊有警衛員,自己也確實著急,所以他和‘楚堯’簡單交代了幾句就急匆匆的走了。

    那焦急的背影看的楚怡滿心哀嘆,無辜的好人被扣了起來,壞蛋頭子被他巴巴的送了來,老哥,你腦袋里裝的是草嗎?

    楚翔腦子里不是草,這點楚堯可以作證,因為他那混蛋大舅哥臨走前,竟讓人給他放炒雞大聲的《義勇軍進行曲》?外面一關啥也聽不著,里面卻是嗷嗷的吵,這要換個主聽半宿非得精神崩潰了不可,心情頗為不好的楚大神獸,屏蔽了雜音翻身繼續睡覺,正夢到一群小楚怡都對自己笑的時候,楚翔回來了。

    身為特警對的隊長,他手中的明線暗線非常多,一路打了n個電話,又抽空見了兩個明線,最后終于可以肯定,劫走試劑的人正是太子為首的一伙犯罪團伙,太子確實就在本市,那毫無疑問,他們大本營關著的指定就是太子。

    心里焦急,這位回到審訊室,掐掉循環了大半宿的《義勇軍進行曲》,站在監控室前雙眼冒火的對著里面的楚堯道:“立刻把門打開,五分鐘內再不打開,我豁出去用炸藥把它炸開!”以往總是他們關人禁閉不讓人除了,今兒個倒好,整個調過來了,不管用什么辦法死活打不開,整個特警部隊的臉上就沒有不發燒的,話說這混蛋是怎么做到的?

    聽到這咬牙的聲音,睡了一宿好覺的楚翔抻了個懶腰,而后悠哉的起身開了審訊室的門,對著楚翔道:“大哥,早!”

    強忍著一拳打過去的欲、望,楚翔做了兩個深呼吸,壓住心底的火氣道:“太子,咱們談談吧,我已經知道你來本市的目的是為了那份免疫試劑,也基本可以確定,你們接下來是走水路準備逃離國境,若你配合我們的工作,至少能爭取個寬大處理,若是不配合的的話……”

    在他說話的瞬間,不,應該是楚堯打開門的那一剎那,這屋子里的人全都將手中搶對準了楚堯,雖然一屋子的人防備一個人確實丟臉,但他們都深知這人的厲害,不說前些日子特訓時的場景,就是今天這打不開審訊室的門,也是有史以來頭一次。

    再看楚堯,聽這話就跟沒聽著似的,邁大步來到飲水機旁,用紙杯接了杯水一飲而盡,而后才無奈似的嘆息道:“我發現咱們倆在溝通上有著嚴重障礙,有些話怎么就說不明白呢?”

    隨手將喝完的紙杯拋向垃圾桶,在眾人虎視眈眈的注目下,他轉身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道,“首先,我來本市的目的是為了你妹妹楚怡,是為了娶媳婦來的,和什么太子完全沒有關系,至于那個免疫試劑,是我和你們這的周博士比較投緣,再加上他答應我,如果試驗成功的話,我現在買的那套別墅,他能幫我找人便宜一半,想著幾千萬不是個小數目,所以才和他一起做了那么一份試驗,你說我都不圖名了,就圖這么點利益,還是為了和你妹妹結婚后能離你家近點,大哥,你怎么就抓住我沒完沒了了?”

    若是聽前面的話,楚翔完全認為他是瞎掰,可聽到后面的話不禁一怔,而后不敢置信的道:“那免疫試劑是你和周博士一起研制出來的?”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試劑丟了人沒丟吧?你去問問不就得了?”

    聽他這么說,旁邊有人上前低聲道:“頭,周博士被我們保護起來了,現在就在隔壁。”

    “把周博士請過來。”說這話的時候,楚翔不錯眼的盯著楚堯,在他心底已經認定這是假的,若對方是真的,那被他送到度假山莊的那個……不,不會的,他的判斷不會錯,對方這么年輕,怎么能研究出對抗艾滋的藥劑來?

    可這僥幸的心里剛剛升起,就聽門外有人激動道:“楚先生在這?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愁那份被盜走的藥劑不穩定,正想找您呢。”只見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大踏步走了進來,這位完全無視了周圍的木倉口,只管拉著楚堯的手喋喋不休道,“楚先生,您那房子到底收拾完了沒?沒完的話干脆我找人幫您收拾,您還是跟我進研究所吧。”這么大的本事用來裝修房子實在是太屈才了。

    他這一口一個您,把在場的人都驚呆了,楚堯才多大的年紀?能被對方如此敬重,那畢是在某一方面頗為不凡。

    楚翔只覺得腦子里嗡的一聲響,顧不得追問,他當即掏出手機就給父親打電話,可接通的卻是令他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楚隊長?伯父下車買東西把手機落車上了,你有什么事,要不要我代為傳達一下?”

    聽到假楚堯的聲音,楚翔的心里不斷下沉,父親的性子最是謹慎,更何況車上有警衛兵在,怎么會讓父親親自下車買東西?

    緊了緊手中的手機,<!--中间广告位置-->他轉頭給身邊人使了個眼色,見對方匆匆打開設備,準備追查電話那頭的地址,他才不動聲色的道:“你們走到哪了?等我爸上車你告訴他,今天務必要小心,這邊剛才出了點意外,那小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自己反鎖在審訊室里,不管怎么說都拒不開門,我心急之下把審訊室的門給炸開了,沒想到爆破過程中把那小子給炸傷了,他的身份畢竟不一般,若是那些人知道我們把太子給炸傷了,想必……”

    為了給手下爭取時間,楚翔話嘮般的說起來沒完,好在他的話三分假七分真,那邊的太子倒是沒有過多懷疑。畢竟他怎么都想不到,他讓手下千方百計得到的這份免疫試劑是楚堯的作品,再加上他心里有數楚堯的身份確實是假的,所以他覺得這只假貍貓一定能給他們爭取到有力的時間。

    因為沒有懷疑,所以楚堯等人輕而易舉的得到了他們的地址。

    “頭,他們已經出了海港!”

    ……

    不說楚翔怎么心急如焚調動人手,先說太子,掛了手機后他心情頗好的對楚家三口道:“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你兒子用炸彈把你未來女婿炸傷了,唉,都是一家人,你說這事鬧的?不過也有好處,等過了邊界線,我把你們一家三口往海里一拋,你們一家四口就可以在地下團圓了。”說罷,他看向楚怡,“據說那小子對你還挺癡心?你下去陪陪他,他也能死而無憾了。”

    聽到這話,旁邊一個三角眼扯著公鴨嗓道:“太子,這妞長得不錯,反正也要喂鯊魚,你看他們小兩口地下團圓之前,兄弟們能不能先喝口湯?”

    “你們誰敢?你們敢碰我女兒一下,老娘做鬼也饒不了你們!”相比被綁在椅子上有心無力的楚父,楚母跟炸了毛的獅子般,緊緊將楚怡護在身后。現在后悔倆字已經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特別是聽到楚堯被楚翔給炸傷了,她更覺得心里難受,若沒有他們兩口子的欺騙,倆孩子怎么能受這份罪?

    被緊摟在懷里的楚怡,感受到母親雙臂的顫抖,忙回抱住母親道:“媽,沒事的,現在還沒過邊界,他們不敢隨便亂來,我相信哥一定會把我們救出去的,沒事的。”

    看到目前的情況楚怡簡直不能再心塞,本來想的挺好,自己大小也算是神經病的接班人,打不過那些有本事的,關鍵時刻用空間抓個凡人還是綽綽有余的,誰成想大哥前腳走,后腳太子的幫兇們就到了,闖進來的時候還一人手里拎個半死不活的警衛,你說這種情況她還怎么抓人?不管好的壞的都讓他們集體失蹤嗎?

    好在這些家伙為了那什么試劑,嫌人多礙事,走的時候就帶了他們一家三口,所以她準備先等援救,萬一實在等不到援救,就只能讓這伙劫匪來把集體失蹤了。不過有她家阿堯在,應該不用自己出手。

    對比那不靠譜的大哥,她對自家愛人的信心顯然是更足一些……

    不知被妹妹鄙視了的楚翔,急匆匆召集人手布置營救方案,等他布置完了上車想往海邊趕的時候才發現,本該在里面被周博士糾纏的楚堯也在車里?他的眉頭當時就皺了起來:“你怎么進來的?下車!”

    此時的楚堯沒了往日的討好,沉著臉道:“我要去救小怡。”

    “胡鬧!”想都沒想楚翔就反駁了回去,“你當救人是那么容易的嗎?趕緊下車!”這不添亂呢嗎?別在救人不成再搭里一個。

    楚堯絲毫沒有下車的意思,冷冷一笑道:“救人是沒有綁人容易,特別還有自家哥哥當幫兇的時候。”

    楚翔被這話堵的一滯,偏偏心里有再大的火氣,也知道如今的局面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判斷失誤造成的,但誰能想到一個‘楚堯’竟然能出現這么多假冒產品?不過這么一攪合,他倒是想起對方的利落的身手與神秘的身份了,不再多言,他直接發動了車子。

    怕太子那頭有人盯梢,所以他們此番開的是私家車,就等甩掉跟梢的人后再到海港會和。除了對講機里偶爾的匯報聲,車子里一片寧靜,直到聽說海港那邊都已經安排好了,楚翔才暫時關閉了對講機,出聲道:“你到底是誰?”

    他承認這次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但他同樣知道面前這個楚堯也是假的,對方絕對不是原主!好吧,其實在這點上楚翔很憋屈,故事里的貍貓換太子都沒這么復雜,誰知道假貨還搞批發,一次出倆?

    時刻分神關注著小怡動態的楚堯瞥了眼旁邊的大舅哥,見對方眼角充血,唇角干裂,明顯是急得不行還在拼命壓制著自己,小心眼的他收回眼神頗為悠哉道:“我是楚堯,美國華裔……”

    話未說完,楚翔一個急剎車把車子停在路旁,而后轉頭目視著楚堯,布滿血絲的眼中沒有憤怒只有鄭重:“我要聽實話,沒有實話我不可能讓你上船。”不但船不能上,在他們成功解救人質和奪回試劑之前,眼前人都要再次被看管起來,說他多疑也好怎么也罷,行動的過程中絕對不能帶著個不定、時、炸、彈。

    對著和小怡相似的眼眸,楚堯無奈的一嘆,說好了虐虐大舅子,結果還是心太軟:“說叫楚堯倒也不是騙你,我的名字叫堯,或許也可以稱之為代號,總之從記事起我就是堯,不知道你記不記得幾年前覆滅的t組織?”

    聽到最后一句,楚堯都不用繼續往下編,楚翔的腦子里就自動真相了。

    t組織是個神秘組織,它不同于那些普通的恐怖組織,這個組織隱藏的很深,深到覆滅之前根本就沒人知道它的存在,直到整個基地爆炸了,大家才知道曾經有這么一個地方,專門喜歡抓一些高智商的孩子來培養試驗,沒想到楚堯來自那個組織?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對方的身手及其不凡。

    看著楚翔臉上的恍然大悟,楚堯半瞇著眼道:“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我屬于哪個國家,從我記事起就是關在空屋子里,像小白鼠一樣被研究被訓練,直到幾年前基地被毀,我才湊巧逃了出來……出來后的我一直生活在美國,因為我的某些本領倒也沒人懷疑我的身份,直到半年前我在網上認識了小怡,談了戀愛,我才意識到自己該有個正式的身份,后來我查來查去就查到有個叫楚堯的年輕人,發現對方和我年齡相當還失蹤了多日……”

    不知道真相的時候楚翔上火,等知道了真相他發現自己更上火,聽說過網戀不靠譜,卻見過像妹妹這么不靠譜的?猶記得那場爆炸把整個海島都炸爛了,還‘湊巧’逃出來?不會那組織就是被他給炸的吧?怎么看起來,這位比那太子更恐怖一點?

    海港邊,有一艘快艇正在待命,他們已經確定了太子等人的運行路線,也得知在半小時前有一艘游輪剛剛離開港口,而他們的目的就是在游輪與太子等人的船相遇前追上那艘游輪,而后借機營救人質,否則太子的船在前面開,特警的船正大光明在后面追趕,估計等追上的時候人質都死八遍了。

    這艘特制快艇還是很給力的,在游輪距離太子還有段距離的時候,終于攆上了游輪,楚翔等人成功上船,他們的想法是,在兩船相差不遠的時候,偷偷潛入水底爬上太子的船,沒想到太子那家伙太狡猾,見到有船遠遠就避開了,以至于距離過遠。

    滿嘴火泡的楚翔心中算計著距離,最終咬牙道:“我、虎子、程榮,我們三個人下水,你們在船上隨時待命。”沒辦法,兩船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即使有潛水推進器這些人的體力也是個問題。

    見眾人無疑義,楚翔三人開始穿戴潛水服,楚堯出聲道:“我和你們一起去,給我一套潛水服。”

    楚翔下意識就想反駁,可想了想那個炸飛的t組織基地,他又把反駁的話咽了回去,那么震撼的時刻都湊巧逃了出來,如今這種小場面想必也是小菜一碟吧?

    事實證明,還真是小菜一碟,四人穿戴好后,等游輪領先了一定距離就偷偷潛入水底,然后楚翔三人眼睜睜看著和他們穿著同一款潛水用具,同一款潛水推進器的楚堯,以旗魚的速度沖了出去,蹬了幾下腿就沒影了……

    不說楚翔心里怎么著急,單說楚堯,控制著自己的速度這位悠哉哉的暢游在海底,你說他為啥要把三人落在后面?開玩笑,這么難得的討好岳父岳母的機會,哪能讓別人奪去?如今擺平了之前占有明顯優勢的大舅哥,讓對方有苦難言無話可說,接下來再親自出手救下岳父岳母,今后他娶媳婦的道路上還哪來的波折?估計等明年這時候他和小怡連小麒麟都有了。對了,麒麟的孕期是多久來著?要是下個月結婚,當月懷孕,明年這時候到底能不能生出來啊?

    心里想著美事他手里的動作也沒停,每過三分鐘,就來到了太子等人的船底,這艘船是艘貨船,明面上滿船板的集裝箱擋住了大半的視線,但楚堯卻知道,這船的四周分布著很多的監視器,可見太子也是早有準備,才會看到船就遠離,并安了如此多的攝像頭。不過這東西對別人好使,對楚堯是完全無礙的,他連隱身都不用,找了個空處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層層疊疊的集裝箱中。

    不得不說,楚堯來的確實很是時候。此時貨船還沒有出海上邊界,所以船上的大多數人都比較安分,可就有那么一兩個人不想安分,例如最開始說話那三角眼,這三角眼名叫周齊,算是組織里的老人,平日里別的毛病沒有,就是有點管不住自己那臍下三寸,好在為人謹慎也沒出過大錯,所以都對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現在也是,門口看著楚家三口的兩個小子,見周齊像模像樣的拎著幾瓶水要進去,心知肚明就給開了門,等對方進去后這倆小子站門口笑嘻嘻的瞅著,想等對方完事之后自己好分一杯羹。

    此時里面的楚父身上的繩子已經被楚怡解開了,正在安撫女兒和妻子,見敞著懷的周齊沒好笑的走了進來,當即把妻女擋在身后道:“太子呢?我要見他。”

    說這話倒不是他真想見太子,而是他看出來這小子沒安好心,問題是這屋里什么都沒有,連個可以當兇器的玻璃杯都沒有,若這小子想干點什么,他深怕自己保不住女兒,所以才想見太子,至少那家伙還有點理智。

    “喲呵,還擺你那當官的譜呢?我們太子老大豈是你們想見就見的?”三角眼緊盯著對方身后肌膚白嫩,越瞅越水靈的楚怡,周齊淫、笑道,“不過您老也不用擔心,等我和你姑娘近乎近乎,當了您老的便宜女婿,咱們也就不是外人了。”

    神識外放的楚堯剛把身上那身潛水裝備脫下去,就聽到那句便宜女婿,這讓他心底的無名火蹭的一下就竄了上來,天知道他追媳婦追了幾個世紀?可算是要撥云見日了,竟有人敢撬他的墻角?到底是哪個小子不要他的狗命了?

    這位也忘了自己事先設想的高調出場了,照著門口處,正往里伸腦袋的倆小子一拍,直接把人拍暈過去,而后氣呼呼邁步就進去了。

    話說楚怡正研究呢,這小子要是真不想好,我該用什么角度,能把這三個小子一起都處理了呢?這一船到底有幾個壞蛋呢?越想越后悔,早知道就該事先研究,現上轎現扎耳朵眼,到底來不來得及啊?心里正悔著呢,就見她家阿堯走了進來,這丫頭心底的擔憂頓時是一掃而空,就剩下美了。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三角眼,楚父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自己如何已經不在乎了,可他舍不得女兒啊,當爹的咬著牙正準備拼命,就見眼前人動作一僵,而后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至于身上的骨頭碎了幾根,那只有天知道了。

    “阿堯?”率先出聲的不是楚怡,而是同樣想拼命的楚母,這位當媽的本來就喜歡楚堯,雖然期間曾被誤導,但誤會解開之后她心里那個悔不當初就別提了,更別說聽到楚堯被兒子炸傷了,如今危機關頭,她曾經看好的女婿現身救了自家三口,她心里怎么能不激動?拋下女兒和丈夫,她沖過來拉著楚堯道,“阿堯,都是伯母不好誤會你了,你別往心里去,聽說你讓你大哥關起來還受傷了?哪受傷了快讓伯母瞧瞧?”

    見自家媳婦就這么單蠢的沖了過去,楚父咽回了嘴里的阻攔,快手拉住想上前的女兒,此時的一家之主都快被家里這倆半邊天給蠢哭了,心說這娘倆怎么就不想想,如果這小子和那太子沒有關系,怎么能在這艘船上?這位怎么都想不到,對方是和兒子一起來的?來救人不說,還領先了兒子好幾步?

    被拉住的楚怡看著幾步之遙的愛人,露出一個無奈卻又安心的笑容,她爹和她哥這疑心病算是沒個治了。

    咱們再說楚翔,見楚堯在前面三兩下就沒影了,心里那個著急就別提了,楚堯的身手好他承認,可這種營救行動不是你身手好就行,萬一對方一個不慎別人發現,父親等人豈不是會有危險?著急之下這位拼了命的攆,千辛萬苦爬上船后,面對的就是一副靜悄悄的場景,不但沒個說話聲,連船都停了?這是失敗了還是成功了?

    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謹慎的準備分兵兩路,結果這路還沒等分呢,就聽船頭處傳來接連木倉響。

    有情況!楚翔心臟驟縮,來不及細想就船頭奔去。在他的想法里,楚堯手里沒木倉,這開木倉的指定是太子等人,所以家人應該是弱勢的一方,誰知到那才發現,開木倉的確實是被他親自送到山莊的假‘楚堯’太子,可對方驚弓之鳥般的神色,就跟大姑娘被強了似的。

    其實楚翔看差了,太子那不是驚慌,那純屬是被氣的,別看整容后的太子瞅著年輕,其實今年他已經快四十了,這么多年風風雨雨也不知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所以即使聽說自己的身份被占他也沒把楚堯放在眼里,卻沒想到終日大雁被雁啄?

    看著明目張膽孤身前來的楚堯,不用問他都知道,手底下的人一定是被這小子放倒了,否則對方怎么能如此的大模大樣?面對這種英雄主義似的的傻叉,他準備先下手為強,當即二話沒說掏出手木倉,卻不想對方身形極快竟然全被他躲了過去?

    好吧,殘酷的現實再次提醒他,對方不是傻叉,人家這是藝高人膽大。

    認清現實的他面色一變,壓住心底的火氣與憎恨,哥倆似的抬了抬持木倉的手臂,笑道:“同借用一個身份,說起來咱們哥倆還挺有緣的,就是不知道兄弟你是哪條道上的,別再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

    他這么說是有根據的,普通的老百姓誰用假身份?所以他認定了楚堯也是‘遠親’。

    聽著身后的腳步聲,楚堯義正言辭的冷笑道:“少套近乎,誰和你是一家人?綁了我女朋友,偷了我研制的試劑,明明是冒名頂替還敢這么囂張?你是真不知道王法二字該怎么寫啊?”

    趕到的楚翔聽到這話也是相當無語了,要不是來前知道對方的底細,他真要以為對方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什么樣的好公民能不聲不響的放倒一船人?

    顯然太子也是不信的,當場嗤笑道:“王法?王法在咱們眼里算個屁?行了老弟,咱們也別說那些虛的了,我承認,這次的事是老哥我辦的不地道,連累了你,你想要討個公道也是應該的,你有什么要求大可以隨意提,只要老哥我能辦到的就一定不會含糊。對了,你不是喜歡里面那個妞嗎?老哥我在澳大利亞有座古堡,只要你今天網開一面,那古堡就送給老弟金屋藏嬌了,不是老哥我替你抱委屈,就憑兄弟這伸手想要什么女人沒有?至于讓楚家那小子這么為難你?跟著老哥走,回頭咱們就去古堡拜天地……”

    “你他媽給我閉嘴!”楚翔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心里的楚堯本來就有些任意而為,更何況之前確實是自己不對,他怕這小子說起來沒完,要是真把人說動了,讓楚堯反水拉著妹妹跑了,他都沒地兒后悔去,所以他也不敢再隱藏,忙持木倉向楚堯靠攏道:“阿堯,找到小怡了嗎?他們沒事吧?”

    聽到這頗為親切的稱呼,楚堯頓了頓后猶豫道:“小怡他們倒是沒事,不過他說那古堡……”

    “澳大利亞太遠!”楚翔斬釘截鐵道,“我覺得你在市里買那小別墅離家近正合適,房子收拾的怎么樣了?沒收拾完的話等把這案子查完了大哥去幫你收拾。”

    “那小怡……”

    “小怡都二十七了,眼瞅著就要成老姑娘了,回頭收拾好房子我覺得就可以考慮結婚了,爸媽那頭我去說。”

    楚家三口在船艙里將暈倒的綁匪全都綁好后出來,剛到船艙門口就聽到楚翔的賣妹宣言,老姑娘楚怡忍不住磨牙,心說大哥你等著,這事咱們沒完。

    心滿意足的楚堯笑看向太子:“既然我大舅哥同意我們倆的婚事了,我也就不跑那么遠了,你現在是想束手就擒坦白從寬,還是讓我把你打暈再坦白從寬?趕緊選一樣吧。”他還著急回去收拾房子呢,今天本來越好要鑲鏡框的,結果到現在還在海上飄著呢,你說多耽誤事?

    太子都快被他氣吐血了,這人瞅著也不缺心眼啊?怎么就說不明白呢?一座古堡和一個女人孰輕孰重還用說嗎?自己是在收買他,里邊那個女人只是附帶品,一天天就想著收拾房子結婚,他還能不能有點高尚的追求了?

    算計了一下方位和自己木倉里剩下的子彈,他覺得自己還是應該繼續策反:“兄弟,我說的不是……”

    不是倆字剛說出口,就見楚堯一抖手,甩出了銀灰色的鑰匙扣,瞬間打落了他的手中木倉,而后就被沖上來的虎子二人按倒在地。

    “爸媽,小怡?你們沒事吧?”看到平安無恙的幾人楚翔激動的迎了過去,想和親人來個危機過后的溫馨擁抱,可惜現實沒有想象中美好。

    楚母不悅的瞪著兒子:“我說你到底是怎么查的?阿堯這么好的人你楞說是壞人,那邊的壞蛋你巴巴的送到家里,你知不知道剛才要不是阿堯及時出現你妹妹有多危險?”當媽的倒不是生氣受了兒子的連累,關鍵是自打看到阿堯起兒子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人家阿堯怎么惹著他了?今兒要不好好數落數落兒子,那孩子今后心里不得有隔膜?女婿也是半拉兒呢。

    是什么危險不用母親說楚翔也知道,他內疚的看向妹妹剛想說點什么,就聽他妹妹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是老姑娘了?嫁不出去了?”

    楚翔:……

    ……

    楚怡要嫁人了!

    對于楚、蘇兩家來說這是非常大的事,至于是大好事還是大壞事,就看眾人怎么想了,老一輩的看了相貌堂堂的楚堯,再見對方為了自家姑娘,拋下國外的一切回國定居的決心后,基本是滿意的,不滿意的是小一輩。

    妹控這種生物是沒有道理可講的,誰讓他們沒有親妹妹呢?所以把滿腔的同胞愛就都給楚怡了。

    作為兩家老大的蘇慕首先道:“這小子的身份查清楚了?那份什么試劑真是他研究出來的?”他總覺得那個楚堯不是善茬,據說連特警部隊里那幫小子都不是他的對手,難不成現在的科技人員都是能文能武?

    想起要嫁的妹妹,楚翔滿腹凄涼還得一臉歡喜的幫楚堯隱藏:“查清楚了,那個真太子已經落網了,當時他們故布疑云就為了分散警方的注意力,至于那份試劑,還真是阿堯研究出來的,周博士為了拽阿堯和他繼續研究,這些日子天天往他家里跑,也不知道被那小子攆走幾回了。”

    這時候就能看出親近遠疏了,即使再看楚堯不順眼,那也是妹妹今后的丈夫,所以對于他的真實身份,楚翔是一個字都沒往外透露過,不但沒透露還昧著良心抹去了真楚堯曾經留下的痕跡,反正從今往后他妹夫就是美國華裔楚堯,真的不能再真了。

    二表哥皺眉道:“即使查清楚著婚也結的太早了,連個訂婚都沒有,今兒個大伙吃頓飯,兩個月后就結婚,有這么急的嗎?我覺得把婚期定在明年這時候正好,多接觸一年是不是也能看看人品?”

    人品?想到那個不讓結婚就要去澳大利亞找古堡的楚堯,楚翔呵呵道:“他們倆在網上都認識半年多了,相比那閃婚這就算是晚的了,再說都這么大了,咱們這當哥哥的也不能太深管,隨他們意結去吧。”不然能怎么辦?家里老媽把楚堯當親兒子似的疼,論地位來說他已經靠邊站了,再加上自己曾經的失誤,對于妹妹的婚姻問題他基本就沒有發言權了。

    他放棄了,這些人沒放棄,這些舅子們想到家中唯一的女孩就要嫁出去,怎么想怎么不爽,摩拳擦掌開始給楚堯準備難題,問題是,楚堯會怕嗎?

    閑著無聊再次探望老朋友的小晉,見楚怡身邊陪著一堆姨媽姑媽,它無奈的邁著小短腿去找楚堯,結果找了一圈才發現,本該在外面陪長輩們聊天的楚堯在廚房待著呢,它不禁好奇的上前道:“你在干嘛?”

    晃了晃手里密封的酒瓶,楚堯道:“偷梁換柱,剛才聽我那幫大舅哥說,今兒晚上要弄個鴛鴦壺,一邊放低度酒一邊放高度酒好把我喝趴下?現在我就把這低度酒換了,我看到時候誰趴下?”把幾瓶換好的酒放回原位,楚堯還頗不爽的嘟囔道,“你說天底下怎么會有大舅子這種討厭的生物?”

    看著要娶人家姑娘還滿心不忿的楚堯,小晉眨了眨芝麻眼道:“你以后想要兒子還是想要女兒?二選一,只能選一個。”

    兒子?女兒?楚堯很認真的想了想:“那還是女兒吧。”他的心里沒什么傳承概念,如果只能選一個,他更希望有個甜美可愛的小公主。

    咦?不對,話說他們麒麟家族可是極其缺少女孩,呃,也就是麟,萬一要是生個白白嫩嫩、活潑可愛,甜美動人的麟……想到女兒屁股后面一堆麒追趕的場面,楚堯咬牙切齒的道:“誰敢碰我女兒一下,老子踩扁它!”

    小晉翻了個白眼:看吧,那種討厭生物就是這么來的。

    ……

    楚堯心中的彎彎繞繞楚怡完全不知道,所以幾個月后的她非常不理解,自己只是懷個孕,阿堯怎么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難不成,是孩子有事?這想法一生出來楚怡頓時擔心了,她怎么就忘了,他們兩口子不是一個物種?

    趴在妻子肚皮上的楚堯正和每天一樣,努力辨別著孩子的性別,突然察覺妻子的情緒不對,忙起身道:“怎么了?我壓著你了?”

    “沒,”緊盯著丈夫的眼神,楚怡小心道,“阿堯,咱們的孩子沒事吧?”

    “沒事啊?”就是這小家伙現在太小,死活看不出是男是女,到底有沒有小丁丁呢?

    見說說話楚堯又對自己的肚子看直了眼睛,楚怡干脆雙手捧著對方的臉,兩人直視道:“你沒騙我?孩子真的沒事?阿堯,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提前和我說,我知道你是麒麟我是人,萬一孩子有什么異常我完全可以接受,但你得提前告訴我。”哪怕是四不像也是她的孩子,她就怕這種未知的折磨。

    “你想多了,哪有……”說到一半,楚堯突然自己停下了,對啊,他是麒麟小怡是人,那這孩子?

    楚堯神情一僵,而后再次瞪向妻子仍舊平攤的肚皮,這次他不再關注小丁丁了,他就想知道自家寶貝有沒有尾巴有沒有腳?

    在父母心急的等待中,肚子里的小蝌蚪終于慢慢的長大了。

    古語說的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麒麟那么強大的基因,生出來的又豈會是凡人?

    三個月的時候,傻爸爸失望的發現,胎兒的前面有個小丁丁,而后又幸福的發現,胎兒的屁股后面有條小尾巴。

    四個月的時候,傻爸爸激動的證實了孩子和自己一樣長著個帥氣的龍頭。

    五個月,六個月……

    傻爸爸是越看越興奮,楚怡是越聽越擔心,抱著肚子的她就想知道一個問題,懷揣著個小麒麟,到時候誰給她接生?

    很快,這個問題就得到了圓滿的解決。

    話說某天,準媽媽楚怡正在蹲馬桶,突來的墜落感讓她警覺不妙,來不及起身的她閃身進入了真愛系統,而后就感到下身一疼,自認見多識廣的她,就這么眼睜睜看著自己生了個……蛋?

    媽蛋,原來她不用接生是卵生……&lt;!--over--&g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63/8475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