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蘭洛念念不忘要打小報告的對象的名字就單名一個梓字。

    梓這個人在整個天朝也算是有著傳奇色彩了,他自幼師承國學家桑,精通數理,為人精細沉著。年16被拜為天朝左相,掌管天朝上下一切資金稅收。

    說他可以在一念之間讓施加陷入財政危機到沒有冤枉了他,身為和本身的才學成正比的超級守財奴兼斂財專家,梓絕對只要有一點借口就會合理合法的增加稅收的————而顯然,非天還沒有不向朝廷納稅的實力。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更何況天朝近幾年似乎在逐漸的恢復中,任何一個公國都不想在沒有十全把握的情況下和天朝正式翻臉,所以梓依舊作為那個掌握著全國經濟命脈的超級吸血鬼,而被各個咬牙切齒的王公們尊稱為先生。

    不過現在風光無限的梓先生也十分的郁悶。

    目前天朝真正的權利第一人皇太子閣下已經對著他微笑了將近一個時辰了,就算這只吃人不吐骨頭的笑面虎臉能依舊保持著微笑的完美角度不抽筋,他的腳也已經到極限了————他是文職人員啊,憑什么要待在東宮站軍姿啊?

    當然他不敢抱怨,反正當他走進這個龍潭虎穴來報告針對某人的跟蹤失敗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了————雖然原本場衛頭子的工作落到自己頭上實在是不合理……

    被跟蹤的人可是前廠衛的頭子啊……怎么能怪他……

    看在工資的份上,忍了。

    于是梓就在心里默默的數著,一個金幣,兩個金幣,三個金幣…………他感覺好多了,腦子里面金光燦爛,頓時飄飄欲仙。

    “你還有什么事情嗎?”

    突然的,正在和他大眼瞪小眼的玩微笑游戲的皇太子發話了。

    “……………………您……沒有……什么要說的嗎?”

    被這么一說梓就更加心驚肉跳了,皇太子殿下平素雖然平易近人,但是如果正好不幸觸到他在乎的東西,就是真的踩到了老虎尾巴了。

    而非常不幸的,那個被他的人跟丟了的二皇子,就是他們天神一般的殿下那唯一一根軟肋,摸不得啊摸不得……想想那些現在墳頭草已經老高的同僚們,你就不能怪梓的膽子不夠大了。

    “這個,你希望我說什么嗎?”

    俊秀完美的臉上浮現出迷茫的神態,好象深潭一樣的藍色眼睛里閃動著求知的光芒。

    “恩……”

    梓汗流如雨下,他實在很難以判斷他敬愛的殿下是不是在說反話。

    終于還是天朝的皇太子電反應過來了,他溫和的微微一笑,起身和藹的拍拍梓那無比緊張的肩膀。

    “卿不必多心,我剛才不過打個瞌睡而已。”

    某人的微笑終于崩潰了,當年接掌天朝金庫面對上億赤字的時候都沒有崩潰的微笑終于崩潰了,在和皇太子的對視中已經到了極限的臉皮終于抽筋了!!

    “夏珈!!哪有人睜著眼睛微笑著打~瞌~睡~的啊!!!你耍我啊!!?”

    天朝歷xxxx日x月x日,左相于東宮爆走,具體原因不明————也許未來的天朝宮史里會有這么一筆吧。

    “這里不就有一個嗎?”

    無辜的眨眼睛,<!--中间广告位置-->更加無辜的笑,天朝皇太子夏珈·洛爾維斯簡直就是剛從云端上下來的天使一般天真賞臉…………但是梓怎么看都看見那張天使一樣的面孔上寫著‘我就是耍你又怎么樣’的一行大字。

    在內心哀號著老大我求求你學什么都好千萬不要學蘭洛那個小痞子啊~~的梓,也只有自認倒霉的退了出去,他知道夏珈其實已經給了自己一個很大的臺階下,再不把握機會他就真的要倒霉了。估計這回夏珈不追究自己是因為從別的渠道得到了蘭洛的消息吧……唉……這對兄弟,什么時候才可以不折磨他們這些可憐的,吃薪水的人的神經啊……

    看見梓那淡紫色的身影送東宮的范圍里消失后,靜靜的坐在那里的夏珈輕輕的吐了口氣,原本很愜意的笑容從他的臉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明顯但是很深沉的倦意。

    “該死的北冥……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詛咒著,夏珈怒火滿腔的把面前的卷宗全部掃落到地上,這個時候如果有人看到他,就會驚恐的發現,他原本天藍色的眼睛已經充滿了血絲,幾乎變成一種病態的紅色。

    和梓以為的正好相反,他現在已經和蘭洛完全失去了聯系了,甚至那種雙生子之間特有的感應都單薄的幾乎沒有了,這樣的情況讓他極度的不安————他寧可自己是暗的一方……至少不用為對方的行蹤而提心吊膽!

    他不會放過在中間搗亂的北冥的,只有北冥的術士才有這個本領干擾他和蘭洛的感應,何況他們給自己的找的麻煩絕對不止是這點————而且這個勢力已經坐大到了不得不去關注的地步了……這正好給了自己一個理由啊……

    “黑締斯……不知道你準備好了沒有……”

    一瞬間,夏珈的臉上閃過狠辣的表情,但是眼睛卻奇妙的恢復了往日的湛藍,一如每個天朝臣子所熟悉的那個溫柔的皇太子的風格,仔細的把每一份文書撿起來,放好,那自然的神態好象只是一股風把東西吹亂了一樣。

    就在夏珈繼續批改著卷宗的時候,已經回到了左相府的梓,倒是收到了一份很關鍵的,但是也很讓人苦笑不得的密報。

    “我寧可再和夏珈對著笑一個時辰,也不敢把這個給他看啊……”

    梓笑著搖搖頭,把播播的紙張往煙袋上一放,看著那一股黑煙飄散,擺出那和夏珈學習來的,已經練習的爐火純青的微笑面對著手下密探。

    “今天是很和平的一天哦,記得了?”

    反正總會有不開眼的人把這個消息送到殿下面前去的,自己何苦去找罪受呢……今天自己已經倒霉過了,還是讓不怕死的去撞槍口吧……死道友不死貧道嘛……想到這里,天朝最年輕能干的左相愉快的品了口茶,安閑的開始計算下一年可以從各個方面敲詐……哦,不是合理收取的資金,心情無比的愉快。

    “施加……你欠我一個人情了……嘿嘿,下次可以再弄些這種茶葉了……”

    淡淡的茶香飄了一室,20歲的宰相大人陰險的笑著,好象看見了自己敬愛的政敵被夏珈得知自己可愛的弟弟被非天公國高額通緝的特大臺風尾掃到的樣子。

    恩,的確是美好的一天,想來知道了弟弟下落的殿下也應該同樣愉快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05/8371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