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進入皇宮以后沒有幾分鐘蘭洛就真的不見了,施加沒有想到他還真的去實施了那個偉大的,所謂堅決執行“入寶山絕不空手而歸”的格言了。

    “別管他啦……就是他掛了我也不會借機漲價的!”

    依舊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卡西米的態度反而讓施加開始擔心了————到不是擔心蘭洛的人身安全(米:你不如去擔心觀世音菩薩的性別來的有意義……),只不過好心的非天公國財務大臣,現任國公的遠房表弟,施加·克落·非天同學很善良的為納稅人祈禱罷了…………

    不過就是單純正直,堅定的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的小艾弟弟也不相信他會那么好心,因為這個善良的人已經開始算計怎么合理征稅補充這部分的額外支出了……

    “本來嘛,預算里是沒有‘失竊’的開支的,事實上我們打算連國葬也從簡啊!”善良的財政大臣理直氣壯的說,“成天枕著國民的稅金念佛的話不如到地獄去為可愛的國民們頂罪好了,反正不是成天在說我不如地獄誰入嘛……”

    安靜的禪房里全是施加小小聲的碎碎念,不過現在即使有什么人來也無所謂了,反正他已經‘名正言順’的從他親愛的表哥手里繼承了包括這個連席子也是用黃金線編制的禪房了。

    恩,好象忘記說明,就在6分鐘前,非天的王公已經被順利的謀殺了。

    “尊敬的主人,請寬恕我的遲來。”

    當清早的陽光似乎要毛出來,鳥兒還沒有開始鳴叫的時候,非天的震國將軍就已經出現了,這位驍勇的武將看上去一點也不象是非天這個基本上不設防的商業公國的武將,到是有一點天朝遺風或者說北冥等尚武國家的將軍的氣質。

    不過長相到是一種標準的非天男人的樣子,棕黑色的皮膚和鋼鐵般的肌肉充滿了力量感,發型是成年男子中最常見的兩側剃光,只留下的中間的古怪樣式…………如果用這個標準衡量的話……施加本人和在地上的那位反而不是本國的人了。

    “克修,你下去吧,順便處理好我敬愛的,為了祖國的安慰向上天祈禱而耗盡了全部精力與生命的兄長的身體,我是多么希望可以為他舉行一次盛大的告別議事啊……但是我偉大的兄長卻為了國民的生活,寧愿睡在一方平凡的土石下,這種精神…………”

    從聽見門外的腳步聲開始就躲到了天花板上的卡西米暗暗的嘆了一口氣……這個人居然真的說出來了……連死人的財產也要剝削啊……

    和同樣趴在天花板的夾層里的小艾無奈的對視了一眼,就按照這個財迷的程度,他們已經很擔心會拿不到傭金了………………

    “希望老大可以把血本弄回來……”

    “天知道這個宮殿里有沒有之前的東西……剛才我發現那席子只是鍍金的……”

    天!

    用唇語交談的兩個人同時翻了一個白眼。

    等到所有來處理權利交接的大臣們,跑來哭訴的后妃們都退去了,小米和小艾才再次出現在房間里,剛才還一副“我受了極大的刺激和心靈創傷,需要好好修養”狀態的施加馬上跳了起來。

    卡西米已經做好了用猩紅毒針威脅他支付后半期工錢的打算了。

  <!--中间广告位置-->  “很抱歉我還不能給你們任何報酬……”

    為了商量陰謀詭計所以把最后一個貼身女仆也趕了出去,咱們現任的國王大人也只好自己給自己泡好了茶,悠閑的品味著。

    話音還沒有落,猩紅色的指甲已經對準了他的靜脈,對面藍發的男孩眼睛里是和蝎子這種動物一樣純粹殺戮的看著獵物的光芒。

    “因為…………我們的任務……還沒有開始對吧?”

    就在卡西米準備動手用搶的實現‘冰之毒’絕對不做白工的準則的關口,一只手輕易的阻止了他。

    “老大你不要總是突然出現然后賞我個爆粟行不行啊??”

    一邊悲嘆為什么蘭洛明明是個商人卻會有類似彈指神通的工夫一邊捂著腦門大叫的卡西米,一點也沒有剛才狠辣的樣子。

    “你真是笨到沒有藥可以救了……難怪維林爾把你丟給我‘處理’……”蘭洛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聳了聳肩膀“你難道看不出來這一切是殿下給予的考驗嗎?”

    “考驗?”

    已經在蘭洛眼里降格為小白二人組的卡西米和小艾都好奇的看著………………施加,他們深知習慣化悲痛為力量(化別人的悲痛為自己的力量……)的老大是絕對會吊死他們的胃口的……

    “事實上是這個樣子的……我需要一組和非天絕對沒有關系的力量,最好還是和非天結怨的勢力的幫助…………他們必須有力量——可以深入宮殿刺殺國王,同時還要有智慧——最后能看穿我的布局(初級的布局而已啊……)而且要和我們非天公國有仇(刺殺國王啊)……”

    “你這么說的意思是選定是我們了?”

    小艾有點不可思議的說,雖然單純了點但他可不是笨蛋,眼前這個國王為了招用一些人居然只身犯險,還不怕死的冒充篡位者??

    看來事情很好玩了……

    施加鄭重的點了點頭……從懷里小心的拿出了幾份很輕薄的紗絹,分別遞給在場的其他三個人。

    蘭洛第一個描完,把紗絹丟進了香爐里,一瞬清煙后就什么也沒有剩下了,其他兩個人也很快的看完了任務真正的內容,然后燒毀了紗絹。

    這時每個人看著這個真正的施加·卡西里·非天的目光里,都帶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古怪感覺,然后三個人都身手矯捷的從窗戶里一躍而出,相信不久他們原本待的那個房間里就會穿出“抓刺客啊!!刺客企圖行刺新王公了啊!!”的尖叫了……

    在很后來的后來,卡西米曾經很得意的和他的萬年冰山搭檔,當年因為一點小小的私事并沒有參加的維林爾吹噓————:即使沒有你我一樣是一個很優秀的被人欣賞的殺手,所以你應該敬重我!!

    不過維林爾的反應是不屑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衛生球。

    “蘭洛老大和我可不是這么說的……據說當時是因為你們的價格最便宜,所以施加把原合格的5組勢力都趕走了,至于為什么不在你出洋相后再另行選擇,是因為監獄里已經沒有金頭發的死囚了—————順便一提,布局用的合格死囚一共也只有6個而已……”

    不過好歹在當時,可以確保傭金拿到手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05/8371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