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61 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竇江和李氏力扛安老夫人的怒火,沒有和三房去爭辦一個春宴,在他們夫妻倆看來,春宴辦得再花團錦簇,但是宗房的頹勢不改的話一切都是空的。若是大老爺竇源在邊州的情況沒有好轉,若是竇平兄弟幾個謀不得較好的官職,那么五年之類,宗房弱于小宗的情形就難以改變。

    就在三房辦春宴的前幾天,竇平收拾妥當準備往肅州而去,他在終南書院的一位師長正是肅州都督令狐瀟的同母胞弟,令狐先生自己不喜歡仕途官場,一心只想做學問,卻很看好竇平的才干,打聽過竇平的意向后,便一封書信給了哥哥令狐瀟,將竇平推薦了過去。

    雖然只是一個不入品級的司法參軍,但是只要堅持下去,未嘗不能走出一條路來。因為令狐瀟在整個西北的名聲不錯,愛惜賢才的名頭便是竇江也聽說過,故而竇二老爺不但沒有攔著侄子,反而支持侄子遠上肅州。當然,安老夫人自然也是不同意的。

    在安老夫人的眼里,在地方做官,哪怕是做到一州刺史也不入流,只有在京城做官了才算叫有前途。奈何兒子孫子沒有一人聽她的,怒極之下,她指著竇江罵道:“大郎不是你的兒子也是你的侄子啊!他讀書這么多年,回京參加舉試未嘗不能授官啊!你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他自毀前途?大郎是竇家的嫡長孫,他若是立不起來,咱們宗房的地方遲早會被其他房頭給取代的。你是不是成心要我竇氏敗落不成?”

    “自從黃丞相被罷免之后,楊言余做了丞相朝中就成了他的一言堂,官員的升遷罷免都得走他的路子。可咱們家和楊言余的糾葛說起來還算是有仇的,若是大郎自個撞上去了,怎么能落得好去?既然朝堂之中走不通,便只能從地方想法子了。如今各地的都督、節度使手上都有一定的官吏任免之權,大郎去了肅州不會比回洛陽差的。”

    竇江耐心地和安老夫人解釋,侄兒和兒子,他是一樣相待的。“大郎去肅州,二郎也和大郎一樣,我打算讓他去幽州他外祖家的地方,他文才不及大郎,武藝還差強人意,去幽州磨練幾年,也是好事。”

    李氏也道:“老夫人您就別擔心了,令狐都督的名聲你也聽說過的,大郎去了那兒定會得到重用的。至于二郎,有他外祖和幾個舅舅看著,想來也不會太差。他們如今快及冠的年紀,正好建一番功名,我們在家里也好留意給他們說門好親事的。”

    安老夫人心知兒子兒媳說得有道理,但就是不愿意承認自己家呈現敗落之相罷了,她頹喪地擺了擺手讓兒子兒媳出去,腦海里再一次想起了老太爺尚在世時官至中書令時的風光……

    兄長們要為了前途而遠赴他鄉,故而到了春宴之上,竇瑄的情緒也不高,不過這樣的情景落在一些人眼中,卻是竇氏宗房確實落魄了的明證。

    “瑄姐姐。”竇珂領著三個穿著精致的女孩子近前,“瑄姐姐來了春宴怎么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讓人看見了還以為我們家今年的春宴辦得不盡如人意呢。姐姐既然來了,就和大家認識認識一道玩兒吧。”

    其中一手執團扇遮住半邊的臉的女孩子咯咯一笑,“珂妹妹也不介紹下?我們認識縣主,人家縣主還不定認識我們呢。”

    穿著粉色披帛,一臉嬌矜的女孩子揚了揚眉,看向坐在亭中未起身的竇瑄:“人家可是貴女呢,不認得我們才尋常。不過貴女也和咱們一樣呆在涇源這等小地方,可真真是想不到呢。”

    “仇妹妹、辛姐姐,你們倆真調皮,縣主初回涇源不認得我們也是自然的。”一臉端莊笑意的女孩子打圓場地道,又對竇珂道:“珂妹妹,勞你給我們引見了。”

    竇珂看竇瑄還是一臉的淡然,只覺得無趣,便對竇瑄介紹了女孩子們的身份,手執團扇的是扶風司馬的小女兒,粉色披帛的是扶風郡守的庶女,而打圓場的女孩子則是涇源縣令張可豐的女兒。

    竇瑄心知這幾個人和竇珂走得近,自然是性格相似的,純粹是存心來看自己笑話的。不過就算竇氏宗房再落魄,她也是皇家正經的秦寧縣主,何況竇氏宗房<!--中间广告位置-->不過是稍顯頹勢罷了,還未落魄呢。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想給自己沒臉,還真是沉不住氣。

    竇瑄微微一笑,懶洋洋地抬起頭,雙眼微微一瞇,眼角就不自覺地帶著點漠視般的淡笑,“原來是仇小姐、辛小姐、張小姐。我來珂妹妹家的春宴,也是聽聞這春宴是難得的放松之處,恰好我今日精神有些不濟,不能和各位談笑玩鬧了,見諒。”

    這幾個丫頭和竇珂一樣沉不住氣,既沒有值得自己重視的家世也沒有值得自己重視的言行,竇瑄可不愿意多花心思在她們身上。

    竇珂幾人沒想到竇瑄會直言不想談笑玩鬧,頓時有些無措。辛芳蕊的性子最為嬌縱,當即不高興道:“縣主這是瞧不起我們了?”

    竇瑄卻是微微一笑:“其他人我不知道,不過辛小姐嘛,人貴有自知之明,辛小姐你知道就好。”

    “你!”辛芳蕊氣紅了臉,上前就要與竇瑄理論,卻被竇瑄帶著的丫頭給攔住了。

    “瑄姐姐,大家敬重你兩分,可你也不該拿著身份欺負人呀!”竇珂跺跺腳不滿地道。

    竇瑄今日來春宴的目的差不多已經達到了,當即起身走近竇珂,輕輕拍了下她的褙子,替她正了下頭上的玉釵,緩緩地道:“洛伯父貴為晉州刺史,珂妹妹身為洛伯父的嫡女,交朋友也該慎重才是,與一些身份尷尬之人來往多了,難免會遭人非議的。”

    “琦姐姐,你說我說的可在理?”

    竇瑄看向亭外領著另外一幫女孩子的竇琦揚聲道,“今日春光尚早,春宴確實也不錯,諸位慢慢玩,我先告辭了。”

    竇琦沒想到竇瑄這個時候就離開,她忙親熱地拉著竇瑄的手道:“珂妹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和她計較呢?你現在就回去,豈不是我這個主人招待不周了?好了,晚點后我祖母定會責罰珂妹妹的,你啊就原諒她吧。”

    竇瑄搖了搖頭,淡淡一笑道:“琦姐姐還沒明白我的意思呢,我原諒不原諒不重要,重要的是珂妹妹交友須謹慎,至于唐老夫人是否責罰于她,那是你們家的家事,我就不多嘴了。至于告辭,實在是我提不起精神來,想家去了。這滿院賓客,琦姐姐好生招待,誰會多嘴怪你們家招呼不周呢?”

    竇瑄話音落下,目光徐徐掃過眼神各異的扶風大半的千金小姐們,便被新近李氏挑給自己的手腳結實的新丫頭,紫鴛和白露簇擁著離開了。

    竇瑄的言辭與態度并未讓大多數的女孩子反感,相反,多是因此而覺得貴女理當如此,“宗房的嫡女果然和分脈的不同!”眾女心里隱隱留下了這個念頭。

    此事傳至唐老夫人耳中和安老夫人耳中,自然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前者感嘆宗房第三代的一個女孩子就這般厲害,男孩子的心機本領也就可想而知了,謀劃踩宗房一腳的想法也變得更為慎重了。至于安老夫人,如從前一般將竇瑄給臭罵了一頓,什么敗壞了竇氏宗房嫡女的名聲云云。竇瑄自然是聽過就算了,心思早就飛去了竇江正大力整頓的宗學上去了。

    同一時間,遠在天水郡馳道邊的邊驛迎來了龐大的和親使團,楊蓉穿著一襲玄紅色嫁衣慵懶地臥坐在車內,一只手支著下巴,另外一只手卻是撫摸著正坐在腳踏上給她捶著雙腿的一姿容俊美無雙的男子的黑發。

    楊蓉想起了皇宮里拜見的陛下,不見半點世人傳頌的英明勇武,如同所有上了年紀的老人一樣,老邁且昏聵。這樣的皇帝,爹爹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了。此去突厥,若是計劃能夠實現,那么自己就會成為名副其實的國公主了呢。

    楊蓉想到激動之處,撫著烏發的手不自覺菂用力,引起那俊美男子低聲痛呼起來。楊蓉這才回神,怡然自得地挑起了男子的下巴,湊近他的唇邊低聲笑道:“可是弄疼了宣郎?待會到了驛所,本宮好生補償你,給宣郎壓壓驚。你說可好?”

    那宣郎卻好似失了神智的木頭人,只木木地應了聲“好”,但是雙眼之中飛快閃過的,分明就是刻骨銘心的恨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773/8320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