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60 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竇瑄裝作沒看出兩姐妹臉上自得的神色,將自家的春宴平常地道出,請了哪些世交好友,又置辦了怎么樣的席面、小戲,既沒有故意去夸大什么,卻讓竇琦、竇珂姐妹倆的臉色不停地變來變去。

    竇珂聽罷后快嘴道:“宗房在洛陽的春宴就沒有其他的特別安排么?我還以為十分特別呢,不想和咱們家的春宴也差不了多少嘛。對了瑄姐姐,這次的春宴,你打算穿什么衣裳,佩戴什么飾物?我爹爹從晉州捎回了五顆南海粉珍珠,我和姐姐各得了一顆,就打算春宴的時候戴上呢。”

    竇瑄微微一笑:“這個時候說春宴穿什么,委實早了些。春宴到底哪家辦?如何辦都沒定下來呢,等定下了再去想也不遲呀。琦姐姐、珂妹妹,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竇琦、竇珂神色一滯,竇珂藏不話頭,快嘴說道:“從前都是我家辦的,今年自然也是我家辦了?”

    竇琦畢竟比竇珂年長些,忙給妹妹使了個顏色,干巴巴地一笑道:“瑄妹妹的話確實有道理,等長輩們定下了再去想穿的衣裳和首飾也不遲的。對了不知妹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消遣呢?洛陽城的貴女們又喜歡做什么消遣呢?”

    竇瑄的嘴角微微上翹,竇琦和竇珂總是竇家的女孩兒,若是這點話都聽不明白,那可真是讓人堪憂了。

    安老夫人的上房里,唐老夫人神色淡然地端起茶盞抿了一口茶水,然后抬頭看向安老夫人,見她只沉著一張老臉,卻不給自己個明話,于是她放下茶盞,笑道:“老嫂嫂,這春宴之事您到底是什么想法的,還請說明了。”

    安老夫人橫眉怒色,實在不能接受寒門小戶里出來的唐老夫人,從前對著自己百般奉承的人,如今竟敢如此和自己說話!她冷冷地看著唐老夫人道:“三房這是不將宗房放在了眼里了?”

    唐老夫人卻是頗為欣賞安老夫人的怒色般,笑道:“老嫂嫂這話就是誤解我們三房了。這么些年里宗房遠在洛陽,將涇源這里的族中大小事務托給二房的竇沁和我兒竇涇打理。竇沁五年前因病過世,這大小事務就全壓在了我兒的身上。因為族中事務,他甚至不能像他兩個哥哥一樣謀官做。之前宗房一回來,我兒就說要將族中事務交還回來,不過竇江侄兒卻是婉拒了,說是還要繼續勞煩我兒。怎么,難道竇江侄兒不曾和老嫂嫂說這事兒?”

    安老夫人聽了這話如何還忍得住?當即就推了茶盞,冷掃了唐老夫人道:“我看你就是成心來我宗房挑事的,不過宗房還沒落魄到小宗欺到頭上來!來人,給我送客!”

    唐老夫人沒想到安氏年老了反倒不及從前一半的剛烈,居然怒而失態。她雖惱恨安老夫人不給自己半點顏面,卻也暗自竊喜宗房的落魄,心里對于慶安堂宗房的身份的覬覦更是熱切了三分。

    唐老夫人起身嘆道:“老嫂嫂聽我一句勸,這年紀大了便該少怒多笑,多享兒孫孝敬,外頭的事情讓兒孫們去操心就是了。想來竇江侄兒心里自有成算的。”

    她這話說得好似關切異常,未嘗不存著挑撥母子關系的用意在其中,不管奏不奏效,總不會半點作用也沒有的。待唐老夫人起身讓人去請竇琦、竇珂過來,就聽<!--中间广告位置-->見身邊花廳里的茶盞落地打碎之聲,頓時臉上的褶皺就深了兩分。

    竇瑄卻是跟著竇琦、竇珂兩姐妹同來的,一見唐老夫人還不待行禮問安就被唐老夫人扶住了,她滿臉慈愛地打量著竇瑄笑道:“當真是太后娘娘、和陛下恩封的縣主,可不比我們家的女孩們齊整個三分?真真讓人憐愛,怎么就不是我的親孫女呢?”

    竇瑄在安老夫人這兒是半點紕漏也不想出的,當即笑道:“老夫人這話可是太自謙了,琦姐姐和珂妹妹都是難得的靈秀人物,阿瑄自知不及的。再說了,按著輩分,我可不是您的族孫女么?這和親孫女也沒大多的差別呀。”

    唐老夫人呵呵一笑,心里卻是起了驚疑來,瞧著竇瑄這丫頭半點也不像她那生母啊,怎么安氏那老嫗不但不疼愛,還百般看不順眼?難不成真是安氏老糊涂了?

    竇珂卻是一臉的不服氣,抱著唐老夫人的一只胳膊撅嘴道:“祖母,你成日里夸贊我和琦姐的話,難道是假的么?我們與阿瑄姐姐相比也差不了什么嘛。”

    唐老夫人橫了小孫女一眼,還想再和竇瑄說些什么,安老夫人身邊的大丫鬟春燕出來了,對著唐夫人一福,便對竇瑄道:“四小姐,老夫人讓你進去說話呢。”

    竇瑄心里明白定是唐老夫人說了什么讓安老夫人不高興了。自己現在進去,豈不是給安老夫人當出氣筒?她笑道:“老夫人若是無要事的話,我晚上再來請安就是了,方才因為招待兩位族中姐妹,已經耽誤了前些時日老夫人吩咐的功課了,我這就回去先趕功課了。”

    竇瑄尋機對著唐老夫人一福,對竇琦、竇珂兩姐妹微微點頭,竟徑自去了。春燕便是想阻攔也不及反應了。

    唐老夫人可算是見識了,她以為竇瑄平日對長輩不恭便是安老夫人厭惡竇瑄的緣由,不過嘴里卻是嘲笑了幾句宗房的姑娘規矩竟還不如其他房頭的姑娘來。惹得安老夫人的怒氣更加旺盛了。

    晚間竇瑄也沒能見到安老夫人,因為榮安堂里傳出話來,安老夫人只見了二老爺和李氏夫妻倆,據說起了不小的爭執,而結果似乎是安老夫人拿兒子無法,因為其后一連好幾天老夫人那兒都傳話說給小姐和少爺們不必去請安了。而春宴之事,整個府里沒有任何風聲,竇瑄都不免為自家宗房的地位擔心。

    不過當阿和幾個從族學里回來帶回二伯父斥資給族學大修且延請名師的消息后,她才放下心來。正好楊離那兒也捎了書信來,信里說他如今不在涇源,而是去了天水郡。雖然信中沒有言明去天水郡的原因,但是竇瑄卻無法不多想,只因那里的馳道乃是中原出關的必經之路,而如今被恩封為國公主的楊蓉和親突厥,也須由天水郡的馳道而過,她擔心楊離放不下心中的惡氣而去尋和親團的麻煩。

    不得不說竇瑄的直覺還是挺準的,即便是從兄楊隆也不知楊離心里的怨恨之深,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這兄弟才謀了個駐守馳道的八品小武將,就存下了報仇的心思。

    楊離站在馳道邊的營地前,看著二里地外邊亭驛的旗子在早春的寒風中呼呼扯動,他看了好一會兒,心里盤算不停,直到袍澤喚了他,這才回了簡陋的營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773/8320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