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59 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李氏拉著竇瑄坐到了身邊,對她安撫地一笑,方對著屏風外的江齊坤道:“江長史千里迢迢里來扶風接阿瑄姐弟倆,也是郡王將他們姐弟倆放在心中之故,按理我是不該攔著。只是不巧得很,我們家老夫人的身子骨如今也不大好。江長史家里也是有老人家的,知道老人家的身體垮下來了,后頭是好還是不好,誰也不敢保證。阿瑄姐弟倆的父親不在了,身為孫輩理當侍奉老人家左右的。而郡主,雖是他們姐弟倆的生母,但是當初離我竇門改嫁的時候,就都說好了,同他們姐弟倆之間血緣雖未斷,卻已不能再講其他的。當日的文書竇家和郡王府手里各執一份,怎么江長史不知道嗎?”

    江齊坤本以為竇家如今都被趕出了洛陽城,哪怕還自恃門第,卻也不敢得罪齊郡王府這門親戚的。不想這竇二夫人竟然半點面子也給自己,這當然是打郡王府的臉,當即就羞惱地放狠話:“二夫人這是不同意讓縣主和七少爺隨本官回洛陽了?這可是郡王爺親自下令的,若是郡王爺生氣了,哼!”江齊坤環顧了下古樸且典雅的花廳,冷笑道:“這竇家老祖宗創下的這偌大的家業,大概也保不了多久了……”

    江齊坤此言一出,李氏氣得雙目盡圓,正要怒聲而起,卻見一向“規矩”的侄女兒竇瑄已經起身,像發怒的小豹子般沖了出去,她只聽得屏風外頭一陣驚訝抽氣聲和人驚叫的聲音,愣了會兒她才回聲,趕繞過屏風,一看情形,竟有些傻眼了。

    江齊坤身上穿的是墨藍色的錦緞團花袍子,頭上戴的是士人和七八品的官員們多戴的單梁進賢冠,本來瞧著也算是人模人樣的,如今那袍子上沾染著茶水,帽子更是被砸得前后顛倒險些掉下去,更滑稽的是,臉頰和鼻梁上還沾著兩片茶葉。

    江齊坤和成二管家都沒想到,竇瑄身為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居然會像市井的潑婦般,一言不合就動手。江齊坤氣得人都哆嗦起來了,嘴里不住地道:“豈有此理!真真是和賤民差不多了……”

    成二管家心里更是暗道,這小縣主從前還是頗有貴女的風范的,如今這樣子定是先前在外頭流落時學的,哎好好一個貴女竟成這個樣子,看來竇家真的是敗啦。

    “江大人真是好大的威風!我竟然不知道我扶風竇氏居然連祖業要保不住了。便是我舅舅站在這兒也不敢說這話的。”竇瑄冷冷地道。

    “縣主息怒,江長史也是關心縣主方才失言的。”成二管家雖然覺得江齊坤嘴巴太欠了點,但是畢竟和自己一同從洛京來的,不出聲相勸還是說不過去的。

    “這樣的關心我和不敢領受!江長史回去吧,你一說出□□來我便知道不可能是我大舅舅的意思,只怕咸陽郡主病重之事也不是真的了。你回去告訴讓你傳話的人,讓她放心,我們竇家既然豁族都離開洛陽了,我身為竇氏女,自然是跟著族人親人一道的。請吧,我們竇家可從來沒有見過像江長史你這樣的客人呢。”

    竇瑄的話音一落,李氏就揚聲贊道:“說得好!來人,端茶送客。”

    只是可憐了成二管家,成為被殃及的池魚,和江長史一道被竇家的家丁給送出了竇府。

    李氏摸了摸竇瑄的頭發道:“阿瑄,你身邊的丫頭是不是不太合你的心意?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讓你的丫鬟動手便是了,你可是我們竇家的千金,小人和惡客哪里值得你去動手?反倒是墮了你的身份。”

    竇瑄有點難為情地點了下頭,“我會記著二伯母的教導,以后定不會再犯了。我身邊如今伺候的幾個小丫鬟,自然是不及從前的紅線幾人的,不過倒也都算盡心,潑辣剛烈的丫鬟只怕滿府里都找不出幾個來的。”

    李氏頓時非常自責,自從女兒女婿出事后,她就病臥在床家里頭的事情都無心力打理,只怕不光是侄女的身邊伺候的人不當妥當,兒子和侄兒們的身邊的情形定也是一樣的。

    李氏將此事記在了心中,才與竇瑄說起了洛陽城來人的來意來,“沈惠妃去世后,晉南侯雖然還算是得皇帝的信重,但是永王楊昶的圣眷卻是明顯大不如前了。沈家當年送女進宮,為的可不是只得一個王爺外家的名號。大概是因為這個,沈家越發看重你母親這個媳婦了。”

    竇瑄一怔,立刻明白了李氏的話里的意思,“伯母的意思,想接我和阿和回洛陽的,是沈家?可是郡主的心中,我和阿和的分量大概不及晉南侯一句話,接我們回去又有何用?”

    “傻孩子,郡主那里無用,卻不代表你<!--中间广告位置-->和阿和在齊郡王和陳國公那兒沒有分量。不過不管怎么樣,只是為了你們倆姐弟好,我和你二伯父也不會答應他們的提議的。這些日子你也別成天地呆在家里,多和族人家的姐妹們來往些才好。”李氏暗嘆了一聲,想起前一天丈夫提起族人時緊鎖的眉頭,也有些憂心。不過她讓竇瑄多和族人家女孩子來往,卻并不太擔心,在她的心里竇瑄這個侄女兒聰明伶俐不說,身上還帶著縣主這個爵位在,應該不會有人沒臉色地給來踩人的。

    竇瑄點頭應下,想起了自個小書房里那數張帖子,向李氏問道:“侄女只知道咱們竇氏在扶風繁衍了數代,大體上分為十三房,同咱們宗脈相近的是上四房,其余的九房,大體的情形就不太清楚了。我這幾天也接到了一些帖子,正不知道該如何回呢。”

    李氏自嫁進竇家二十年,在祖宅的日子也有限,想了想便對身邊的周嬤嬤道:“這宅子里伺候的老人不少,你看誰合適些,就領著去四小姐跟兒說說。”

    周嬤嬤忙殷勤地應下了,對著李氏、竇瑄福了下就匆匆去了。李氏這才道:“你也別只看著那些給你送了帖子的族人姑娘,咱們族人眾多,十三房里又各自分了不少枝脈,有些人家的日子大概和普通人家差不離,若是見到了,你一律相待便錯不了的。”

    “二伯母放心,我知道了。”竇瑄應道,她知道李氏話里另外一層意思,是說同族人家的女孩子來往,只看那女孩子本身的品格即可,至于父兄的職務家境的好壞如何則不用去計較。

    直到小阿成的哭鬧聲傳來打斷了李氏和竇瑄的說話,竇瑄跟著李氏去瞧了瞧小阿成,這才回了她住的延華居。

    小朱正在門前探頭探腦的,一瞧見竇瑄的身影,忙跑近道:“四小姐,方才三房的五小姐、六小姐姐妹倆隨著唐老夫人來拜見老夫人,老夫人讓四小姐好生款待下三房的兩位小姐。她們現在正在咱們延華居的小花廳里候著呢。”

    竇瑄一怔,竇家三房的兩位小姐?且不說如今離過年的族中大宴才過去沒幾天,只說如今的宗房里諸事繁雜,什么事情值得三房的這位唐老夫人上門拜見?而更是讓自己出面招待這兩姐妹,安老夫人的一番安排,讓竇瑄很是思量了一番。

    竇琦、竇珂正坐在小幾兩邊端著一只精致的茶盞小口小口地品著茶,眼睛的余光卻是小心地打量著,一個覺得墻上掛著的紅梅傲雪圖有些俗了,一個覺得花瓶里的梅花枝太瘦了。姐妹倆的心里同時浮出一個結論——宗房里的這位縣主族妹(姐),不過爾爾。她們倆想起自己父親如今為晉州刺史,叔父為錦州軍曹參軍,雖說都只是地方官員,但是相比宗房如今的情景,卻是好許多的。

    姐妹倆相視一笑,都從對方眼里看出了自得的意味。

    她們倆一見竇瑄進來了,忙放下茶盞起身,個子稍微高點的女孩子正是竇琦,她親熱地拉住竇瑄的手,笑道:“縣主妹妹可算是讓我們姐妹們等到了,之前過年里是祭祖也只遠遠地瞧見你的背影,今日個可要好好兒讓我們姐妹好生瞧瞧,妹妹可是洛陽回來的貴女,得讓我們沾沾貴氣才好。”

    竇瑄微微一笑道:“琦姐姐這話說得可真是見外了,我們是一家子的姐妹,都是一樣的。”又請了竇琦、竇珂坐了,她才笑道:“之前我就想著多和族中姐妹們多多來往的,不想琦姐姐和珂妹妹就來了,當真是我的及時雨呢。”

    竇珂見竇瑄半點縣主的架子也沒有,言談間和其他房頭的姐妹差不多,來之前的謹慎心思全都忘到了腦后。她笑嘻嘻道:“瑄姐姐這樣說我可就放心了,之前我還以為瑄姐姐你身有爵位,定會矜貴而冷淡,和一般女孩兒不同,今日方知從前的想法是錯的。”

    竇瑄詫異道:“難道之前族中姐妹們都以為我矜貴而冷淡?我不知怎么給人這樣的印象?”

    竇琦忙道:“這個不打緊,等三月春宴時,大家自然就知道瑄妹妹你的為人和品性了。對了,不知宗房在洛陽時開不開春宴呢?定是盛大非常吧,瑄妹妹不如和我們說說你們府里在洛陽的春宴呀,也好讓我們見識一番,自以為咱們家的春宴在扶風是出了名的,就自大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春宴?看來三房的唐老夫人是為了三月的春宴而來的。如今宗房回來了,按道理這春宴給是宗房來辦的,不過看三房的態度,是不大愿意了?這竇琦、竇珂兩姐妹說是要聽聽自家在洛陽時的春宴開開眼界,臉上的神色可不是這么回事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773/8320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