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超級狂醫 > 第五卷第三卷名滿京華VIP卷 第1779章 最難忘是相思 大結局

第五卷第三卷名滿京華VIP卷 第1779章 最難忘是相思 大結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中年儒士面冠如玉,說起話來不溫不火,可是這句話語落在宋玉薇耳間,宋玉薇遍體生寒。

    宋玉薇明白,如今世界短短幾年之間就已滄海桑田,人間力量的更迭早就不復以往,眼前這個男人興許她丈夫在世或許有一戰之力,但憑她那點實力恐怕便是螳臂當車,為了霜霜宋玉薇如何都要忍耐下去。

    儒生見宋玉薇情緒平復他又是笑了笑,他知道這女人心中有了計較。

    儒生便打了個響指笑道:“給我上酒來,用剛才那人用過的杯子。”

    剛才那人用過的杯子自然是指陸風的杯子,宋玉薇不懂這姓林的儒生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她只是依言將陸風剛才喝過水的杯子倒了一碗酒給儒生遞去。

    儒生接過酒后到不急著飲,而是伸出手指在水杯當中輕觸了下酒水,他手上沾了酒水將手指放入舌頭內嘗了一嘗,隨后儒生閉上眼睛又睜開,儒生問道:“你的那位舊情人喝的難道不是酒,而是水嗎?”

    陸風到這里是要了一杯水。

    無關輕重的事情,宋玉薇不懂這儒生所指何意,她口氣愈發冷淡地說:“我不是他的舊情人!還有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儒生又是笑了笑,將杯中的救放入嘴邊輕抿了一口,他搖頭嘆道:“一股子劣質冒牌的味道,嘖嘖,怎會有那么糟糕的酒。”

    宋玉薇愈發不懂了起來,她將儒生身邊的霜霜摟在身前,小女孩埋在母親的懷里,甚至不敢偷偷看上一下。

    儒生喝了一口酒說了句劣質酒之后便低下頭,神情變得恍惚了起來,到似在琢磨酒的味道。

    宋玉薇酒吧里的酒味道是比別的酒吧清奇,但質地卻不甚如何,只能算是別有風味,這姓林的儒生身份怎么看都是京城跺跺腳,整塊地界都要晃上三晃的人物,按道理來說,這等人什么樣的酒沒品嘗過?宋玉薇酒吧中的酒有什么好回味的?

    門外雨點敲打著門外,儒生靜靜得垂目咂摸著酒的味道。

    好一陣之后,儒生邊嘆氣邊搖頭,這時他才似恍然醒悟,他對宋玉薇問道:“小娘子剛才你說什么?”

    宋玉薇厭惡道:“什么小娘子不小娘子的?”

    儒生啞然失笑,他道:“你問我到底想要說什么?”

    宋玉薇一愣,儒生指了指酒杯道:“你可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區別?”

    宋玉薇橫眉冷對。

    儒生自顧地解釋道:“酒這東西是熱的,喝下去人越來越熱,水這個東西是冷的,喝下去人自然就越來越冷。你說在這喝酒的地方,一個人不要酒,卻要了一杯水,他的心是有多冷呢?”

    宋玉薇莫名想起那個孤獨的坐著默默飲水的男人,她的心中像是被揪了一下。

    儒生道:“話回正題,你看我像不像是個仙人?”

    正題?自戀的正題?

    按照道理來說凡是自戀的人在帥一說自戀的話就變得丑了,但是儒生渾身上下的氣質愣是令人生不出任何自戀的感覺,反而有一股飄逸到極致的浩渺氣質在他身上環繞。

    宋玉薇下意識望過去,一看之下,這人身上仿佛如漩渦,她的眼神不自覺的被吸引進去,另宋玉薇有一種忍不住要為之傾倒的感覺,關鍵時刻,宋玉薇心中一道劍意響起嗡鳴,宋玉薇精神一震,急咬舌尖,立馬從這種狀態下回復了過來。

    儒生咦了一聲,過后他露出恍然之色,笑道:“軒轅不止果然有點本事!”

    宋玉薇強忍住奪路而逃的沖動,她口中含血,厲聲問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儒生道:“竟然我是仙人,與你這等凡人相遇,自然是來給你機緣的,我說過我替人消災解難,便是消災解難,你大禍臨頭還不自知,還敢這么放肆跟我說話?”

    宋玉薇再不顧從小的家教修養,她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道:“放你娘的狗臭屁!”

    儒生哈哈大笑:“好,這樣到符合我的幾分胃口了,雖說讓你做我爐鼎火候欠缺了點,不過我身邊到少個端茶送水的粗婢,你勉強能夠勝任。”

    牢牢抱著孩子的宋玉薇口腳溢血道:“你休想!”

    儒生道:“寧<!--中间广告位置-->死不屈嗎?呵呵,這凡世間那一飲一啄皆有天定,種豆得豆,種果得果,本仙人素來不喜歡強迫別人,我讓你伺候本仙是你的代價,你忘了我說了替人消災解難的,我替你消了災,你就得來跟我。”

    抱著媽媽的軒轅霜霜忽然奶聲奶氣的大聲喊道:“媽媽才沒有什么災讓你消呢!叔叔你趕緊走吧!”

    喊完話后軒轅霜霜立馬將臉埋進了媽媽的衣服里,宋玉薇剛想說些什么,儒生哈哈笑道:“我知道你女兒說的話正是你想要說的,不過你到別急著拒絕,何妨不聽聽我替你消的是很么災,解的又是什么難?”

    宋玉薇直言不諱道:“我沒有什么好消的!”

    “包括你丈夫的死?那個讓你成為寡婦,讓你女兒失去父親的事,你也不需要消嗎?”儒生笑著,就像是在伊甸園中引誘亞當和夏娃吃下蘋果的蛇。

    宋玉薇如遭雷擊,呆立在原地,感受到媽媽異常的軒轅霜霜,哭著對身后的儒生說道:“不要!……媽媽和我什么都不要!……我們不要消什么災!叔叔求你了,你快走吧!”

    儒生還是呵呵笑著看著宋玉薇。

    宋玉薇身心顫抖,女兒的哭聲都恍若未聞,儒生接著笑道:“就算就不想消,難道你不打算聽聽你丈夫是怎么死的嗎?”

    宋玉薇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儒生則自顧地說道:“古人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又說,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百姓那么苦,這是世上自然有為了黎明百姓死而后已的人,你的丈夫呢,就是這么死的,不過他死的冤枉,依我來看,就你丈夫的性格,天下這個大家對他來說毫無所謂,你們這個三口小家才值得他傾盡所有。”

    臉上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的宋玉薇忽然莫名其妙地冷靜了下來,這出乎了儒生意料,宋玉薇指著門對儒生說道:“立刻離開這里!”

    說著,宋玉薇的氣勢攀登到了巔峰,看樣子就算是螳臂當車,她也要搏上一搏。

    儒生加重了聲音道:“還不愿承認?你心口里面實際上早就有數,你丈夫是因何而死的,不僅是你丈夫!你爺爺!你爸爸!你媽媽!你整個宋家怎么死的,難道你心理沒數嗎!”

    宋玉薇大叫道:“我讓你滾!”話畢,宋玉薇氣勢勃發,整個酒吧之內掀起了漫天的颶風朝著儒生撲去。

    儒生將算命的旗桿往地上一杵,他身上就如裝了定風珠一般動都不動上一下,別說動,儒生的衣角甚至都沒有被掀起。

    在媽媽身前的軒轅霜霜捂住了耳朵,等宋玉薇聲嘶力竭的喊過,酒吧內滿地狼藉,滿面淚水的宋玉薇已經癱坐在了地上,而軒轅霜霜更是暈倒在了母親的身前,可見剛才宋玉薇失態成什么樣。

    拿著旗桿的儒生氣態好不從容,他悠哉地走到宋玉薇的身旁,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宋玉薇滿,儒生是可憐地說道:“你全家和你丈夫因陸風而死,你還在裝糊涂,你這女人,嘖嘖。”

    儒生道出了名字,隨后他搖了搖頭嘆了嘆氣,再沒說什么,將桿上的帆布連同旗子一起捏在手里朝著房門外面走去。

    他竟然沒有在做過多的要求。

    房門外已經有人圍觀,這些人是這條街上的經營者,他們聽見動靜趕了過來,他們看到這間小酒吧里的景象知道這里剛剛經過戰斗,他們只是沒想到宋玉薇這個可人靚麗令人垂涎的老板娘竟然是武者,看上去還身手不凡,難怪那些夜里對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都沒有得逞。,

    就在儒生準備走出房門的時候,坐在地上頭發散亂顯得憔悴至極的宋玉薇,毫無感情地說道:“我答應你。”

    四個字,很輕,近乎不可聞。

    手拿著算命招牌的儒生露出了一個笑容,他攤開手心,他手中正有著六枚銅錢,這六枚銅錢正是卦象中的,山雷頤。

    象曰:太公獨釣渭水河,手執絲桿憂愁多,時來又遇文王訪,自此永不受折磨。

    儒生露出一個笑容走到宋玉薇旁邊,將暈倒的軒轅霜霜抱起走出門外,宋玉薇神情落魄,跟在其身后。

    ……

    陸風的故事并沒有結束,這本書卻要結束了;各位讀者,我們有緣再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732/7889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