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超級狂醫 > 第五卷第三卷名滿京華VIP卷 第1778章

第五卷第三卷名滿京華VIP卷 第1778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有些人,即使滄海桑田,時過境遷,對于熟悉他的人來說,無怎么變,他依然是他。

    宋玉薇心頭萬千思緒上涌,等她滿腹的內容想要訴說的時候,陸風已然離開,知曉自己不該在女兒面前如此失態的宋玉薇,勉強朝著霜霜露出一個笑容,她將女兒放下,腳步近乎不由自主的走出店門,門外雨聲如舊,但是再已經沒有哪個男人的身影。

    宋玉薇的境界任舊保持在巔峰的狀態當中,整個不算寬闊的巷子霧氣翻騰,雨水伴著霧氣如人入塵海,白茫茫一片不知人來所蹤。

    宋玉薇癡癡地望了一會之后,心氣一泄,境界恢復如常,落地便成霧的大雨傾盆而落,便在這時,宋玉薇身旁一人嘆道:“女施主,我看你天庭高廣,心氣高絕,鼻尖孤峰高聳寫盡孤獨之相,再看你面色灰氣交加,想必這一年來,您身邊最親近的人恐有不善阿。”

    宋玉薇出生于鐘鼎之家,從小學的是傳統文化,這幾句文縐縐的相詞她知道是什么意思,這些詞都是說寡婦相的,不是好話,聯合后面的話,說話這人拐外抹角得在說宋玉薇是個寡婦。宋玉薇的眼眉提了起來,到不是因為這些話,而是因為這個人出現的極為莫名其妙!

    要知道宋玉薇現在的境界可是洞玄頂峰,距離那神隱僅是一步之遙,這種境界京城之中出其左右的不過是寥寥數人,可眼下一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宋玉薇身邊,這由不得宋玉薇不警惕!

    在這人說完話后,宋玉薇剛剛低下去的境界瞬間攀升到頂峰,宋玉薇全神戒備轉過頭看向了身旁。

    她的旁邊有一個先生,看上去五十上下,兩頰深陷,氣質清癯,一副中年儒生的模樣,這人正端坐在一個小攤子上,攤上放著幾枚銅錢,他的旁邊還有一個旗桿,上書“消災解難”四個大字。

    有桌子,有椅子,還有旗子。

    將這些東西搬來的動靜可不小,但是宋玉薇卻完全沒注意到,而且宋玉薇連此人的境界高低都看不出!宋玉薇對眼前這位中年儒生再次多了一份警惕,宋玉薇心中更加緊張,氣勢一升再升!

    中年儒生看宋玉薇的緊張模樣,他嘆道:“我這個算命先生,是替人消災解難的,想不到沒替人消災呢,自己到先來了災禍。”

    儒生搖頭嘆氣,宋玉薇完全不為所動,她吐出一個字道:“滾!”

    并不友善的字眼,但是女兒就在屋內,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人,宋玉薇已經做好了拼命的打算。

    儒生再次嘆氣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都是世家的落難子弟,大家安生點不好嗎?”

    世家的落難子弟?宋玉薇非但沒有放松,反而更有敵意,這表示此人知道宋玉薇的來歷,可宋玉薇隱姓埋名,最忌諱被人知道!

    中年儒生見宋玉薇正準備出頭,他再次嘆道:“害你丈夫死的陸風你能容得了他進你的店門,反倒容不了一個算命先生?”

    聽到這句話宋玉薇如遭雷擊,她身體晃了一晃,宋玉薇滿臉慘白地說道:“你說什么?”

    儒生清癯的面龐直視宋玉薇,他道:“你家丈夫替陸風擋了災禍,以命抵命,消了陸風本該死的性命,難道你不清楚?”

    宋玉薇全身發抖臉色蒼白,她口不能言道:“我……我……”

    儒生微微一笑,他站起來將旗子收在手中,又笑道:“透漏了這么個天大的消息給你,也不請我進去坐坐?這就是你們宋家的待客之道?”

    宋玉薇全身僵硬,儒生徑直朝著店內走去,等儒生身體避讓開宋玉薇之后,他正看到店內怯生生靠著吧臺的小女孩。儒生眼前一亮,道:“龍睛鳳頸,貴之極也!”

    原本還全身上下還在僵硬的宋玉薇聽到這話,她身形一閃攔在儒生的面前,阻斷了儒生對視霜霜的視線,儒生面色微微一訝,隨即了然。儒生也不在意,他只是盯著宋玉薇的面容細細看了幾眼,那眼神好不輕佻,盡是登徒浪子的模樣,儒生看了幾眼之后,臉色愈發玩味。

    宋玉薇自從嫁與軒轅不止誕下女兒之后,美貌更勝當年,韻味非常,尋常男人乍見宋玉薇之下近乎走不動道,所以宋玉薇非常熟悉儒生的目光,這種目光就是一種褻瀆!

    宋玉薇不再顧慮太多<!--中间广告位置-->,她正準備給道人施與雷霆的手段,道人仿若知曉宋玉薇心里,他再看了宋玉薇一眼,宋玉薇全身上下再次一僵,她身上所有的力氣都在泄去,不消片刻,宋玉薇竟然發現自己動之不得!

    宋玉薇眼中滿是驚恐,她不怕死,但怕女兒受到傷害,這個中年人一眼就能定乾坤,他難道到了那一步?這一眼便恐怖如斯,即使是神隱,這恐怕也說不過去吧?

    儒生看著宋玉薇不屑地冷笑一聲,“你當我企圖你什么呢?你這幅身軀到真是一副上好的爐鼎,奈何是朵殘花敗柳,被男人糟踐過的身體,還生過孩子,靈氣盡失,你以為本圣能看上你?”

    宋玉薇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儒生的視線往旁挪了挪,他躍過宋玉薇看向了宋玉薇身后滿是害怕的霜霜,儒生笑道:“你的女兒到是貴不尋常。”

    儒生看著霜霜的第一眼,便說了一句“龍睛鳳頸,貴之極也。”這句話當年袁天罡也曾說過,袁天罡說的對象是正值年幼的武媚娘,也便是那千古第一女帝武則天!

    當初袁天罡在此話后面補充了一句,說,“可惜是個女子,若是男人,定能貴為天子!”

    后面的事情歷史已經告訴了世人。

    中年儒生精通易術,他的這一句評價自然不是空穴來風是極有依據的。

    背靠在吧臺的霜霜小小的臉蛋上更加驚恐,她不懂成人的世界,自然不懂儒生所指的是什么,但是孩子能感受到大人的惡意。

    近乎完全動彈不得的宋玉薇,使出了全身力氣,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道:“你.是.誰!到.底..想..要..怎.樣!”

    中年儒生不搭理宋玉薇,他知道嚇到孩子了,他徑直走到一個桌子旁邊坐下,他將旗桿放到桌上,笑道:“我估計你聽過我,我單姓一個林字,至于我叫什么,你今后必是知曉的了。”

    京城如今的四大家,董、林、王、鳳,宋玉薇不可能不知道,宋玉薇更清楚竟然這個儒生姓林,而且能輕松將她制服的,這個林姓的中年儒生在鄰家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多想。

    宋玉薇還是動彈不得,中年儒圣對霜霜招了招手,友善地笑道:“來,到叔叔旁邊坐著。”

    宋玉薇想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告訴女兒不要過去,可是前面那幾個字已經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氣,宋玉薇如今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霜霜如瓷器般的臉上滿是害怕,她捏著衣角,臉上分明寫著一百個不情愿,中年儒生到也不強求,正在這時,霜霜非常小聲地說道:“我坐叔叔旁邊,叔叔……叔叔,能放了媽媽媽?”

    儒生臉上微訝,他看這個孩子不過兩歲出頭,兩歲的孩子能知什么事?雖然是簡單的請求,但足以證明女孩看清了場上的行事,還懂得提出要求交易,這種早慧可早的有點讓人驚嘆了。

    儒生笑意更濃了,他道了一個“好”字!

    霜霜捏著衣角,一步一步地朝著儒生走去,宋玉薇一雙鳳目中近乎要噴出火來,中年儒生就這么含笑看著霜霜走來,等霜霜來到中年儒生身邊之后就不在動彈,霜霜一雙美麗的眼眸再次怯生生地望向了中年儒生,儒生又笑了,他輕輕敲了敲他放在桌上的旗幟,宋玉薇立馬能夠自由行動。

    這邊剛剛恢復動彈的宋玉薇以如閃電般朝著中年儒生沖去,只是宋玉薇還未沖到儒生身邊,儒生手中的旗桿已經點在了宋玉薇的喉嚨上,宋玉薇若是再前進一步,旗桿的尖端就能將宋玉薇的喉嚨挑開!

    中年儒生笑意盎然道:“不要胡鬧,你在我眼中就如螻蟻一般,你這冒犯之舉夠你死一百次了,但看在你女兒的面上,我留你一條生路!”

    宋玉薇冷冰冰地說:“你敢動霜霜一根汗毛!我就死也要咬你口肉下來!”

    坐在中年儒生身邊的霜霜飽含淚水,她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只覺得很難受很難受。

    中年儒生揮了揮旗子說:“我來時便說,我是替人消災解難的,可沒說要拿你怎么樣,你是不是你太激動了點?我跟你父親是舊識,如果你在這般待我,我就真的要生氣了,我一生氣做出來的事情可連我自己都怕的呢。”

    說著,中年儒生伸出一個手指,在霜霜肥嘟嘟的臉上輕輕地刮了一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732/7889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