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36章 尾聲 1

正文 第36章 尾聲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生日會這天,檢邊林一早就走了。

    初見負責帶著爸媽,還有檢爸去現場,臨出門檢爸竟然破天荒看起了娛樂新聞。跳轉過去,屏幕上就是陸從文的臉,笑著在一堆話筒前回答有關于曖昧緋聞的問題。

    初見沒仔細聽,想到和這個當紅小生唯一一次碰面:“這人當面一套背地一套,可瞧不起人。”

    初見媽“哦”了聲,她知道檢爸對藝人這個職業本身就沒好感,唯恐又遷怒去罵檢邊林,急著打圓場:“人家職業就是明星,理所當然不能句句說實話,再說天天被粉絲捧著難免驕傲些,年輕人嘛。”

    “檢邊林就沒有。”初見如此反駁。

    初見媽和初見爸換了個眼色,檢爸也喝口熱茶,很是高興地繼續看。原本是打算看看檢邊林被爆結婚的那條新聞回放,沒想到沒有,又不高興了,直嘀咕:衰仔難得有條我看得上的新聞,還不重播……

    初見這才明白檢爸的意思,臉一熱,招呼大家跟著自己走了。

    檢邊林那里忙著生日會前最后的準備,顧不上他們,謝斌的意思是讓他們直接工作人員帶進去算了。但檢爸和初見爸媽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好奇心和小朋友似的,一致要求要正常渠道,坐正常位子,近距離感受“粉絲文化”。

    于是,曉宇就送出來幾張位子正的門票,在后邊三步遠的距離,跟著檢邊林老爸和老丈人丈母娘,保證他們安全落座后,和初見比了個溜走的手勢,跑去繼續忙了。

    上下左右都是舉著燈牌和熒光棒的小姑娘。

    真心全是小姑娘,成熟些的不到總人數兩成。

    從坐下來,嘰嘰喳喳討論的都是結婚的消息,各種猜測,有好的,自然有不好的。畢竟檢邊林公司除了這個消息發出來,真是沒買過通稿,意思非常明顯:能公布的都公布,隱而不提的就是隱私了。

    “你男人這次下了血本啊,給所有媒體和營銷號都紅包封足。他業內口碑本來就好,這次再表態的這么明顯,絕對不會有人爆你們隱私。你就踏實和他過小日子吧。”

    這是童菲下午和她說的。

    檢邊林似乎因為高中初見被眾人圍攻和孤立的事,對這次結婚消息公布非常謹慎,做足一切準備。

    就連曉宇剛才都說,其實在檢邊林帶她去領證之前,那晚上整個公司就和所有需要打通關節的人都溝通了,包括貼吧、微博粉絲大號,等等,內部都溝通過。要不然以檢邊林正當紅,突然爆出這種事,怎么可能網上聲音如此和諧?

    “謝總還親自給阮溪公司老總打了電話,大家各自明白就別炒了。結婚消息都放出來了,炒糊對誰都沒好處。”

    這是曉宇剛悄悄和她說的。

    總之一句話,在他坐在樓梯間整晚忐忑等她睡醒時,一切早擺平。

    初見低頭,翻來覆去把玩手機。

    有個小事讓她略忐忑,是否告訴檢邊林還是個問題。

    徐經今天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起初看到號碼,她沒認出來接了,聽到“喂”的一聲就馬上反射性掛斷了。檢邊林對她年少時這個三天的小插曲太敏感,以至于她也變得敏感。

    本來沒什么的……

    不告訴他?萬一電話又打來?或者換個號碼打來怎么辦?

    還是難辦。

    她在熱鬧的看臺上,左思右想,還是決定撥回去徹底說清楚算了。否則檢邊林吃起醋來也麻煩,尤其現在她作為檢邊林老婆的身份想起來這件少年荒唐事,還是覺得錯在檢邊林,自然對徐經更是抱歉。

    她找了個借口離開看臺,走出體育館檢票口,在僻靜角落撥回去。

    很快,電話就接起來:“初見?”

    “嗯,我白天沒敢接,怕檢邊林生氣,不好意思啊,”初見有話直說,“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嗎?”

    ……

    當初出了那件事,她和徐經也是不歡而散,她去醫院求情之后,兩人也沒聯系了。過去太年輕,不知如何處理是最好,多少都留了心結,自此講開了,也就兩寬了。

    到這個電話,初見才知道檢爸工傷那陣,檢邊林和徐經遇到過。

    電話掛斷,門口檢票的工作人員開始催促人盡快入場。

    初見急忙跑進去,整場燈光已經熄滅,她低放手機屏幕,照亮腳下的路,不斷和觀眾席上的小姑娘說抱歉,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

    突然,冷煙火爆出,絢麗的光柱掃射過內場和看臺……

    開始了。

    他們這個位子在看臺上,比較遠,看兩側大屏幕比較明顯。檢邊林在半明半暗中獨自一人在舞臺最高處<!--中间广告位置-->現身,黑西服上衣的高瘦剪影一亮相,體育場上空瞬間爆出了巨大的歡呼聲——

    這是她初次看他的現場表演。

    是因為關系不同了,還是他的粉絲實在太熱情了,初見心怦怦跳得停不下來,要不是爸媽和檢爸在,她肯定和身邊那些跳起來拼命高舉燈牌和熒光棒的女孩一樣了……

    光柱掃過去,他從兩三米高的臺子上,單手撐地躍身而下。

    雙腳落到舞臺正中。

    西裝被身后兩個女伴舞左右扯開,褪下,丟到一旁,然后是領帶,白襯衫,都被身后人扯開去,丟掉。

    最后,只剩下簡單的貼身黑色短袖和長褲——

    他反手兩指在腰跨后,提了下褲腰,低頭,擺正臉邊的麥:“開始了。”

    體育場一秒沸騰,粉絲全沖起來,高喊著,從觀眾席到內場全是一片深藍的熒光海。

    初見緊攥著票,不行不行,好想尖叫……

    ……

    連跳了四個舞曲后,臺上伴舞都退下去,就剩他這個主角在。

    檢邊林累得身體彎著,雙手撐在膝蓋上,輕喘了幾口氣,忽然直了身子,在安靜中看鏡頭。

    又是尖叫。

    兩側大屏幕上,是他帶薄汗的側臉,前一刻目光還冷著,隨后——

    他深咬住下唇,破天荒地低頭笑了。

    “啊啊啊啊啊!我寶寶在笑,他在笑!”初見身后有粉絲激動瘋了,“你見過他現場笑嗎?天啊,從來沒有啊啊啊!”

    “天,他笑得好羞澀,好幸福!我都要哭了,不行不行,”身后有人捂住嘴,“好嫉妒,讓我哭會兒。”

    “要不是青梅竹馬我一定接受不了他結婚,怎么有人這么命好從小認識他……”

    不光是身后,四周粉絲都被他這個動作刺激了。

    各種激動、感動、抽泣……

    初見爸媽和檢爸則更多是被嚇到了,完全被這群小姑娘震撼了,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又莫名其妙,又驕傲,又很難理解這些粉絲……

    初見看著遠遠舞臺上那個人影,呼吸越發慢,甚至,不敢偏過一點點視線去看大屏幕,怕看清他眉眼中的細節,神情。

    隔著屏幕她都怕自己看臉紅。

    大屏幕上檢邊林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頭一偏,手背略微在臉前擋了下。又是鋪天蓋地的尖叫。

    他舉起話筒。

    “我知道……”他意外有些緊張,再次笑,“你們想聽我說說她。”

    這個“她”字出來,沒有字幕解釋,大家也知道是誰。

    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檢太太。

    “我五歲從廣東搬到杭州,不會說普通話,她就很喜歡教我說,一句句教。后來,因為這個緣故我就悄悄給她起了個名字,就是普通話的那個單詞mandarin。再后來上了大學,我和她天南地北見不到,經常有人會問我‘檢邊林你有喜歡的女孩嗎?’我說‘有,mandarin。’聽的人都會笑,不相信有女孩會有這么怪的名字。曼達林,mandarin,”檢邊林停了會又說,“曼達林,mydarling。”

    特別打動人,從檢邊林口中說出來,說得如此認真——

    明明什么都沒說,又像說了一切。

    他說完了想說的,轉過去背對鏡頭走向樂隊,繞過貝斯手走到電子琴前,將自己帽子遞給工作人員。

    隨后按了幾個音,是有些熟悉的旋律。

    初見一時想不起是什么歌。

    檢邊林探身湊著,在電子琴前的話筒前輕聲唱出來:

    “曾經自己,像浮萍一樣無依,

    對愛情莫名的恐懼,但是天讓我遇見了你,”

    他停了停,抬眼,特意去看鏡頭:

    “我初初見你……人群中獨自美麗。”

    ……

    人山人海,人海人山。

    沒人會猜到他選了這么一首包含她名字的歌,就連初見爸媽和檢爸都完全沒察覺如此細微的“告白”。

    太老的歌,多少人都翻唱過。似乎大家都明白了他突然在那段不太有邏輯的對“檢太太”的簡短介紹后唱這首歌,一定是給“她”唱的。內場和看臺粉絲不可能不會,全都高聲附和他唱,聲海如潮。

    眼淚在初見眼眶里打著轉,完全不夸張,她被感動到想哭。可身邊就是父母和他爸爸,怕嚇到他們,她強壓著不敢表露……

    到尾聲,他手指在鍵盤上來回反復,低聲哼唱了幾遍結尾那句——

    “我是真的愛你。”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