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笑聲更迷人 6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笑聲更迷人 6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時候,兩人小學就在家附近,都是附近幾個小區的孩子。

    上學放學,檢邊林都和她一起回家。

    起初覺得煩,那個年紀誰喜歡和女生呆一塊,都是男孩子吵吵鬧鬧的,后來就習慣了帶著個跟屁蟲。

    初見和他說話吧,他覺得煩;初見和別人說話,他更煩。

    上了初中,不是一個班。

    開始不是一起放下學,后來,初見媽婉轉和他說有校外學生喜歡跟著初見,讓檢邊林上學、放學時等著點他。檢邊林就答應了。

    什么時候開始不同的?

    他印象里,最清晰的分界線,是有次體育課。

    九班換了課,和他們一班在一塊被老師安排預備考八百和一千米。初見跑完滿頭是汗呢,偷買了個冰葫蘆,躲在操場角落里吃。檢邊林剛跑完一千米,校服的袖子挽到高處,從她身邊走過去,又兜回來。

    想說,她剛長跑完一身是汗吃這種東西也不怕生病。

    初見探手,攥著他的腕子就拉過來,啪地將個冰葫蘆掰成兩半,低頭看了眼,狡詐地比了下大小,將自己吃了幾口的上半截塞給他:“不許嫌棄我吃過。”

    熱乎乎的掌心和冰涼涼的東西交替著,烙著他的皮膚。

    初見鬢角還有汗,警惕防備他:“你別想和我搶,我買的,你當然要吃少的。”

    她那種:我不想給你吃,卻不得不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給你吃的糾結小眼神,特可愛。

    后來,他開始刻意制造兩人在一起的時機,甚至兩家吃飯,在廚房里為了能親手給她盛飯,每次都默不作聲搶了布置碗筷和端菜的活。慢慢的,兩人在學校開始被傳早戀……

    有一天下午,她在他家看電視,抱著沙發靠墊斜靠在沙發上。

    他靠著她,坐下來,手握著的易拉罐被他捏得凹進去,暗自深呼吸著,想做點什么,叫出她名字的聲音都變得染了水汽:“初見。”

    她不停換臺,困得不住身子一歪,頭頂恰好抵上他大腿:“我不行了檢邊林,我睡會兒啊,你要實在閑就幫我把數學作業做了吧……”

    她完全不知道,這種角度,領口下他能看到什么。

    他沒動,怕吵到她。

    也沒敢多看幾眼,去盯著電視屏幕,里邊金角大王正在哈哈大笑嘲笑孫悟空,倒像在嘲他……可不看,并不代表腦子里沒有,那些混亂的念頭飛速掠過去。

    那時,他沒接觸過任何關于成人性與愛的東西。

    只是想靠近,親近。陌生的,關于初見的一切他都想靠近。有時午夜夢醒,會回味夢里那些光怪陸離的身體接觸,去想她的嘴唇,臉還有身體,但又覺得太齷齪。

    直到一切回到原點。

    那個黃昏在老舊、光線不充沛的樓道口,他拎著兩人書包,低頭將車鎖扣上,聽到她說不喜歡自己,說不出什么感覺。那晚他做題到半夜,幾次壓下去對門找她的沖動。大概半個月后,他突然半夜兩點多抽風出門,坐在樓下盯著她臥房窗戶,呆了整宿,竟還難得碰上下雪。結果就是發燒了,編了個謊話說是去網吧通宵,被老爸臭罵一頓寫了個請假條送到她家。

    心里壓著氣,可看她打著哈欠趿拉拖鞋走出來,茫然看自己,就心軟了,還是囑咐了句下雪路滑,別自己騎車去……

    后來,他自己都躲著她。

    到初三兩家出去玩,做擺渡船時就像中了邪,躲了整年都白廢,船身微微搖晃一下,四周擁擠吵鬧,都催促著他低頭去親她。

    那天到了地方,他真去了網吧,和不認識的人切游戲。他不常玩但上手快,磨蹭到了幾個小時,鬼使神差上網搜了些東西來看。一年多前光怪陸離的那些夢轉為真實畫面。在男生中多少有人交流這些,他聽得多了,也知道七七八八<!--中间广告位置-->的,可猛這么一看卻又不同,滿屏的大腿手臂,他關上,繼續開了窗口打游戲。

    怕看得多了,夢境會變得更真實,全是她,他更受不了。

    ……

    到后來,他一下子從一米七幾的個子躥起來,剛上高中就是一米八幾的瘦高個,在學校里變得引人注目。

    那時年級里成雙結對的更多,他常聽人說到九班初見,九班初見,聽得心浮氣躁。高中課業重倒是適合他,直線上揚的分數會讓他在大多數時候暫時把她放在心底。

    高二過年時,初見爸爸第一次酒后玩笑,讓檢邊林努力努力,以后娶了初見算了,誰讓初見成績不好。他聽得沒吭聲,大人們笑,初見在看春節晚會沒理會這里、或者說是故意沒理會。

    他慢慢小口啜著,喝了不少白酒。

    心里答應著初見爸:一口答應。

    到高三那個冬天,也是下雪,他想著,還真巧,初中失戀坐在樓下落了滿身雪,今晚莫非有什么好兆頭。

    可惜,好兆頭沒有,卻是當頭棒喝。

    他一直自欺欺人,初見只是還不知道喜歡自己,說不定鬧著小情緒僵著,哄哄就好了,轉眼就成了別人女朋友。他這個跨年過的醉生夢死,三天后還是強打著精神去找到那個男生。帶著一口氣沒多考慮,在車棚附近放學人流最多的時候攔住,問他:你能不能一輩子對她好?能不能結婚?做不到,那就一根手指頭都不許碰她。

    做為十七八歲的男生,太了解這個年紀的同性了,什么都想嘗試,身體上想靠近。他怕初見吃虧,想到她會被人占便宜就受不了。

    毫無立場,逼著人家的男朋友答應這種事。

    稍微有點血性的男人都會吵起來,可敢動手的少,檢邊林也沒想動手,直到對方說了句大實話:我和我女朋友干什么用和你交代嗎?高三,你和我說結婚,檢邊林你有病嗎?

    他認定對方就想占便宜不想負責,一拳就揍上去。

    對方也急了還手,檢邊林有身高優勢又經常打籃球,還是占了上風,把人打得不輕。那個年紀的男生,打架也常見,兩人都是腦袋一熱沒經驗也沒顧忌場合,在上下學的必經處就這么打起來,公然藐視學校規章制度,完全就是作死。

    那天,初見沖過來澆他的那盆冷水,徹底把他澆醒。

    他知道犯了大錯,恨不得抽死自己。

    直到高中畢業,他聽到她拿到去海南的錄取通知書,考去北京的他沒有任何高考后解脫的喜悅心情,在窗臺上整宿整宿干坐發呆。

    初見……

    *******************************

    檢邊林高大的身影從初見身前走過,到洗手間,擰開水龍頭,捧了一把涼水就撲到臉上。洗完臉,翻出來新牙刷,開始擠牙膏。

    初見光是瞄一眼他躬身洗臉的側身,就覺得心神搖蕩……

    童菲又來微信:我就不懂,過去你怎么就看不上他?

    初見默默想了會兒,回了倆字:我瞎。

    ……

    他怕毛巾十幾天沒用不干凈,走出來,抽了幾張紙巾略微吸干臉上手上的水,看初見端著手機,在那兒臉紅撲撲的,不曉得想什么。

    他躬身,半蹲在她身前:“等著呢。”

    她:“啊?等什么?”

    他:“叫我。”

    她:“檢邊林你還明星呢,愿望就不能高大上點?”

    他:“……”

    檢邊林的臉近在咫尺,她尋思著躲不掉了,扭捏好半天拽過來沙發靠墊,臉埋進去慢吞吞叫了句:老公。

    ……

    檢邊林低低應著,意猶未盡:再叫一聲。

    靠墊狠砸上他的肩:吃飯!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