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笑聲更迷人 1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笑聲更迷人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小賣部門外樹丫上掛著的燈泡可亮,晃得她視線避開,耳根后發燙,丟了句“懶得理你”,沿著一路跑過來的小巷子走回去。

    檢邊林在夜色里,忍不住自己都笑。

    太急了,太急了檢邊林。

    老話說的沒錯,人果然是一得意就忘形。

    他略微活動著手臂,很是快意地兩手倒背到腦后,交叉著撐著自己的頭和拍了整天戲僵硬發酸的脖頸。

    如此看初見漸行漸遠的背影,連邁步的動作都可愛的不行。

    兩人空手而歸,再進小飯館,老板大叔正啃著雞爪子,見倆人回來笑著念叨“幸虧看到你倆自行車在,要不然還以為人跑了呢”,說著就將飯菜給他們都端出來擺上。一桌子不是雞肉就是雞蛋,檢邊林卻吃得津津有味,這是他今天第一頓飯。

    中午去得晚了,又要手繪背上的紋身,這是個精細的工程他半分不能動,也就沒告訴化妝師自己連水都沒來得及喝——

    怕太晚帶她回去不安全,檢邊林只敢囫圇吃個半飽,灌了兩口熱水,讓胃舒服了,去和大叔小聲交流了兩句。大叔嘿嘿一笑,拎著外套出去了,沒多久兜回來,就把檢邊林需要的東西買回來了……

    初見瞄了眼后,就再沒敢和老板對視過。

    她強裝鎮定把最后一塊雞用筷子夾到嘴里,在牙齒間慢慢把肉從骨頭上分離,低頭,吐出骨頭。當然,第三人不可能看到的桌下,她狠踩了下檢邊林的腳。

    硬邦邦的,是軍靴。注定毫無痛感,但有感覺。

    他抬了眼皮瞅她,她瞪他,自己卻先臉紅紅去看別處。

    ……

    后來回到小旅店,劇組人也剛吃完。

    他們住得地方是被劇組包下來的小旅店,說是旅店,簡樸得和農家院沒什么兩樣,沒有專門的飯廳,大家吃飯都在一樓,幾個大圓桌搭起來就算完事了。初見進屋門沒留神,刮到了門外掛著的干辣椒和玉米,本想偷偷溜進去的人,倒是弄得動靜極大。

    幾個飯桌旁的人都先后望過來。

    初見臉皮薄,被發現了也就不好意思悄悄回屋,推推檢邊林的胳膊,硬是和他在謝斌那桌坐下。

    “吃什么好的了?”童菲咬著筷子,“讓我們在這兒喝西北風?”

    初見掃了眼桌上的殘羹剩飯,吃得差不多了,也能看出葷素搭配很合理。況且她中午就吃過,請來劇組的廚師手藝明明很好。

    “吃什么重要嗎?有情飲水飽,”謝斌樂呵呵地瞅曉宇,“是不?曉宇。”曉宇立刻答:“沒錯,哥!”

    大家笑。

    剛倆人不在,謝斌在眾人要求下簡略概述了檢邊林身邊這位女友是初戀,青梅竹馬,遲早要結婚也沒必要瞞工作人員。“初戀”兩個字真是驚了不少人,屋里的人大多在這圈子起伏多年的,什么沒見過?

    就是沒見過檢邊林和他女朋友這種。

    于是大家回想開機以來的細節,想得多了,也都感懷起自己來,初戀代表什么?不止是愛情,還有青春。

    所以一時都聊得high了些。

    兩位“主角”再一現身,更high了。

    第二天又是下午開工,不用早起,每桌都開了不少酒,一來二去紛紛喝得上頭,半醉半醒地繼續感懷。別說那些老資歷的人,就連曉宇這種新人都拉著從澳門來的林深,傾訴自己怎么入行的,還有那些該死的跌宕和挫折——

    哪有那么多光鮮亮麗,資本匯聚越多的圈子越現實。

    門口,還聊哭了倆……

    看那些人在門廳和門外發酒瘋,玩情懷,初見也想起很多少年時代發生的小事情,關于檢邊林的——

    剛上高一那會兒,她和家附近的女同學放學騎車回家,剛出校門就看到檢邊林推著車往前走,輪胎還是癟的……當時她還想過去問句要不要一起回家呢,就有兩個女孩推著車追上:“檢邊林,你車壞了啊?”初見好奇多看了兩眼。

    身邊女同學還笑,扯著初見的胳膊一個勁說:“這年頭女追男可有看頭了,一班這位這幾天都被人拔氣門芯,就為能放學一起走搭個話。”她咋舌,真有新意,后來到高一下學期,這種事就見怪不怪了。


    初高中部最吸睛的男生就是他。

    她有次在值崗校門口檢查校徽,就見到過兩個女生校服上用小鋼筆明目張膽寫著“檢”。早上是初見發現的,是穿著初中部青蛙綠校服的女孩子,寫在袖口,另外一個是中午午休時候,初見身邊查崗的同學發現的,和看到新大陸似的用手臂撞她:“你看,你看。”這次是高中部的紅白校服,小小的油筆寫出來的“檢邊林”就在領口后。

    每個學校都有這么幾個男生,充當這種角色。

    不同的是,檢邊林最后是真進了娛樂圈,從校園偶像成為了大眾偶像。他剛成名那會兒,許多校友在貼吧發帖,還有微博,說他在高中就是最帥的很多女生追,繪聲繪色,故事還真不少。

    但能讓初見記住名字的,很少。

    七班有個叫盧珊珊的,追檢邊林時就坐在班級窗臺上,在課間對著剛□□育課的一班和二班人群,大聲喊“檢邊林,檢邊林,我喜歡你”,引得樓下的學生都大聲起哄。當時真是驚動全校,初見作為旁觀者還幸災樂禍張望來著……

    思維發散到這兒,初見用手肘撞檢邊林:“記得七班盧珊珊嗎?”

    她以為檢邊林會來一句“不記得”,可惜,檢邊林還真嚴肅回想了半天,點頭。

    初見嘟囔:“記性還挺好。”

    檢邊林發現不該說實話:“……就記得是個女的,別的記不清了。”

    初見提點他:“她不是還追到你家去了嗎?”

    當時盧珊珊追檢邊林追到了家里去這件事,年級都傳瘋了。

    對這個女生,其實檢邊林記得挺清楚。

    并不是此人有多特殊,純粹因為他記憶力太好,從四歲開始到現在的事基本都不會忘。

    當時這個女生是和三四個男同學一起去得他家,檢爸拉著人家左問右問都是問得初見在學校的事,最后還拿出相冊給他們看,笑呵呵說初見就等于是自己半個女兒。男生們趁著檢爸去倒水,一個勁起哄說難怪檢邊林對誰都不動心,這早就內定了啊。

    他沒解釋,純粹默認:他是喜歡初見。

    從小到大對他表達好感的女孩不少,這是比較麻煩的一個。他考慮更多的是七班離九班近,傳太過事過去會讓初見知道。幸好,后來拒絕的次數多了,臉皮再厚的人也知難而退了。

    ……

    檢邊林一陣沉默后:“真去我家了?沒被我爸打出去?”

    初見“啊”了聲:“你爸打人家干什么……”

    檢邊林蹙眉:“我爸喜歡你,別人來不就要打出去嗎?”

    初見被他逗得不行,開心地轉著手上的戒指,昨夜太混亂太不像話,今天也是趕著來去吃飯,都沒仔細看過這個戒指。此時摘下來仔細端詳著,后知后覺發現戒指內圈刻著字母:j&c

    根本不用聯想就知道是刻得兩個人的姓氏首字母,初見瞄了他一眼,他反倒給出了另一個答案:反過來,是你的全名。

    “檢”和“見”,他的姓就是她的名。

    人總是這樣,心里裝著誰,就喜歡找兩人的相同點,哪怕是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也不會放過。初見想起,自己同桌過去喜歡班副也是這樣,顛來倒去寫兩個人的名字,最后欣喜地抓住初見胳膊說:“你看,我第二個字和他第三個字的筆畫一樣!是不是很有緣!”

    當時初見覺得人家真傻啊,可現在,在這殘羹剩飯,絲毫沒有浪漫可言的飯桌旁聽到這么矯情的話,她反倒覺得——

    嗯,是挺有緣啊自己和檢邊林……

    初見在他的注視下把戒指輕戴回去:問你個問題,必須認真回答。

    檢邊林認真看她。

    她:你為什么喜歡我?

    他:你好看。

    她:……一點都不嚴肅,比我好看的太多太多了。

    他:真的。

    她:不說和你合作過的女演員,初高中那些喜歡你的女孩,也有好多美女啊。

    他:真的。

    初見:……

    檢邊林探身過來,在白熾燈的光線下,仔細看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了句自己認為的大實話:和你比,別人都不是女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