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那雙眼動人 5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那雙眼動人 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后半夜他倒是睡了,可手總無意識地去弄她,揉揉這兒摸摸那的,像終于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就再也不肯撒開手……初見被他弄得好氣又好笑,手肘撞他,頂開。

    燥熱地掀了棉被,想透口氣,他卻又俯身壓下來——

    如此反復數次。

    初見這晚像被人撈起來丟在砧板上的魚,沒力氣再撲騰,由著他擺弄。快天亮時,他去摸了臺燈啪地一聲打開來,光出現的瞬間她想翻身避開,肩膀按著,動彈不得。

    他:抱著我。

    那話音像被呼吸帶出來,輕且壓抑。初見嘟囔著“我真困死了檢邊林”,可還是勉強抬了手磨磨蹭蹭從他光著的腰上繞過去,撐了幾秒就睡著了,手臂也軟軟滑下來。

    他抓住她的手再放到自己腰后,撥開她汗津津的劉海,瞧得越發入迷。是初見。

    不是在做夢。

    昏沉睡到下午,她被手機鬧鐘震醒。

    五點整,是檢邊林給她上的鬧鐘。鬧鐘名稱是:在外景。

    初見按照指示,磨蹭到他們拍外景的地方,風景挺好,河水湍急。天寒地凍的,竟然他還光著上半身和腳,站在河邊的一塊巨石上,背對著這里。初見能看到日光下他后背上化妝師手繪的大片蜿蜒藤蔓,纏繞著蓮花的藤蔓。

    工作人員看到初見,紛紛點頭招呼。

    沒什么異樣,可初見還是心虛。

    童菲看她蹭過來,舉著手機找信號呢,第一句就是:“人家可是主演中的主演,你悠著點玩啊,昨晚上謝斌一宿沒睡,一個勁微信問我你會不會把檢邊林后背抓傷,他這幾天有露背的戲。”

    “……”

    “等會等會,你看云飄過去了。我先發個郵件,這地方太變態了,飄過一朵云就沒信號,”童菲努力半天終于搞定個兩千萬的合同,回到閨蜜頻道,“悠著點啊,悠著點。哎呦,戒指都戴上了?”

    檢邊林那個尾戒成名前就戴著,見過他幾次的人都會有印象,如今套在初見無名指上,意思也很明顯了。

    人家就是按照初見手指尺寸做的,難怪有時候會覺得那戒指尺寸大了些,套在檢邊林小指上很松。

    想到這一層,童菲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真是羨慕嫉妒啊。這輩子沒機會了,下輩子死活弄個青梅竹馬……

    林深在不遠處背臺本,檢邊林估計是在休息,讓助理喊了他過去,和他探討了下接下來的對手戲。初見兩手揣在棉服里,在監視器旁等他們收工。是心有靈犀還是什么,反正檢邊林是發現她了,套上曉宇遞上來的襯衫穿上,拍拍林深的肩像是鼓勵了兩句后,一邊扣紐扣一邊向初見這里走來。

    初見棉服的領口是豎起來的,拉鏈到盡頭,擋著鼻尖以下小半張臉,突顯那雙眼睛。

    青天白日的,兩人卻都不約而同都想起昨晚的廝磨……

    初見臉熱乎著,發現檢邊林站得離自己太近了,他眼睛垂得很低,深情得像還沒從剛才的戲里走出來。可顯然他對初見不需要任何演技,實打實的,就是愛她。

    兩人無聲地對視許久,那邊曉宇抱著羽絨服想湊近,被謝斌拎著拽回去:“沒眼力見。”

    檢邊林啊檢邊林,哎。謝斌看他這眼神這模樣頗有些感慨,莫名就想去高中群里翻翻聯系方式,找初戀敘敘舊,雖然聽說對方早就在新加坡二嫁,娃都有了。

    當年他也是曾經清純的一枚男生。到大一和初戀好不容易異地戀見面,沒忍住去開了房,第二天醒來真是抱著初戀給她從里到外像小孩一樣伺候著穿衣服,眼里都能掐出水來似的看著自己第一個女人。當時說什么來著,啊,對:你對我這么好,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你……

    真夠酸的。反正大多數人初戀都是一部青春疼痛小說,逃不掉。

    賽著酸。

    謝斌那處唏噓著,檢邊林不知從哪弄來一輛山地車,戴好遮臉的口罩拉上羽絨服帽子,拍了拍前橫梁:“上來。”

    初見有點躊躇:“這么多人呢。”

    他的下半張臉被口罩遮著,低低的笑音模糊又曖昧:“又不是沒坐過。”

    那是初中啊……

    初見默默地,糾結著,被他拽著<!--中间广告位置-->抱起來,放到橫梁上。一踩腳蹬子,騎走了。

    也沒管身后劇組那群人各自精彩的表情。

    檢邊林大概也有好幾年沒碰自行車,這是臨時和租房子給劇組的房東家里借的車,后座也卸了,不知道這個車的主人是不是也為了追女孩子特地這么做的,總之,讓他想起了很多。

    山路倒是挺寬,就是土路不平,初見被顛得屁股疼,左右挪動著,想找個好姿勢坐。

    冬天快過去了,可還很冷,山風嗖嗖的直往袖口領口灌。

    檢邊林怕她冷,單手騎車,另外的手臂環住她緊緊抱在胸前,冷不丁就來了句:“太顛了?”

    “還行,”她仰頭看他,“我們去哪?”

    “吃飯。”

    “不和劇組人一起吃嗎?”不是特地請了煮飯的人?

    “今天比較特殊。”

    初見當然知道他指得什么,縮了縮脖子,往他懷里靠緊。

    怎么這也要慶祝……

    結果檢邊林想得好好的,到臨近的鎮上去找個干凈的小飯館,最好有個小包廂,吃點好吃的。可他們到的太晚了,這種小地方天黑幾條街上的店面都關了門,只有個店家還在自己就著鐵鍋吃晚飯。

    現在再回去,怕初見餓到,就湊合著進去了,摘下口罩和老板好聲好氣地求了一頓飯。

    老板是個四十幾歲大叔,看起來還挺好說話的。只是檢邊林這次是剛從片場離開,一身不良分子的裝扮,再加上戴了個黑色口罩讓老板有點發憷,對方指了指店角落的一個桌子讓他們坐了。

    就是沒菜,只剩半只雞和雞蛋了。

    檢邊林為了讓這桌飯顯得像那么回事,于是,點出了:炒雞塊,鹽酥雞皮,蔥花炒蛋和雞蛋湯……

    最后老板都被逗笑了:“小伙子啊,要不要再給你來碗蒸蛋?”

    檢邊林想了想:“好。”

    老板越發覺得這對小男女挺逗的,哼著小曲去做飯。

    檢邊林追著問了老板,附近有沒有賣生活用品的。

    “有啊,有,出門右拐走到底,出了巷子口就是,基本生活用品都有。這時間好多人在那看電視,絕對有人,去吧,啥都有。”

    檢邊林問出地點,也沒耽擱地起身:“你等會兒,我去買點東西。”

    初見奇怪:“你還需要什么生活用品嗎?我都帶了。”

    “我去看看,也不一定有。”檢邊林難得這么含糊地敘述一件事,不明不白地就丟下她出去了。

    初見傻了十幾秒,懂了。

    她心砰砰急著跳,隱隱都感覺自己的胸口在隨著呼吸和心跳起伏著,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可馬上就個了不得的念頭蹦出來。

    不對,他不能去買啊。

    想到這也沒顧上和廚房里的老板交待,就跑出去,一路跑出巷子口,眼看檢邊林都走上臺階了,拽住他:“你不能去啊,萬一被人認出來就麻煩了……”

    那個小飯館的大叔不認識他這種明星很正常,那可不代表別人都不認識。檢邊林被她扯下臺階,也發現是個麻煩。

    兩個人活脫脫就是一對初嘗禁果不好意思采取正常防范措施的小男女。小巷子口風大,吹得她頭發亂飛。

    再這么站下去都要凍僵了,估計那炒雞蛋也要涼了。可她也實在不好意思推門進去堂而皇之眾目睽睽下去問有沒有那個啊,光是想想就渾身都不對勁。

    她小聲說:“我餓了,去吃飯吧。這種小賣部應該……也沒有吧。”

    他想想也對:“我回去問問謝斌。”

    “不行,不許問啊,你千萬別問。”

    檢邊林默了會兒,將她扯到巷子里的陰暗處,在半明半暗中湊近,呼出的熱氣弄得她鼻尖發癢。初見躲開,小聲說:“你要真問他,我就回去了,你自己待在這拍戲吧。”太丟人了。

    他的目光微閃了閃,照準她嘴唇輕咬了下:“那就,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什么順其自然?

    在巷子口的回旋冷風里,初見怔了足足半分鐘才琢磨出他的意思。

    ……

    二十四小時都沒過呢,他怎么就想要孩子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