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那雙眼動人 4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那雙眼動人 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謝斌正察覺又有藝人經紀買水軍黑檢邊林,在那邊和宣傳公司吵架,車門被打開,檢邊林拎著羽絨服就跳下來了。

    “完事了?”謝斌措辭毫不講究。

    檢邊林在黑漆漆的夜色中,瞅著他,瞅著他直接發毛。稍許停頓后,套上羽絨服,從謝斌外套兜里摸出煙。

    點著了,自己去冷靜了。

    謝斌看他背影,心里一個勁忐忑,回憶上次他點了煙還是因為吵架,這又怎么了?祖宗,你談個戀愛老子都跟著做過山車。

    謝斌心里這七上八下的,堵上一口氣,直接開罵了:“艸屁熱度,老子用得著他們給我艸熱度嗎?你不知道我家檢邊林是易燃易爆品嗎?有點蛛絲馬跡能連著被掛好幾天。又不是網紅,low不low,消費過度對他作品不好知道嗎?趕緊的給老子撤熱搜。”

    檢邊林漫無目走出去,在附近的馬路邊溜達來,溜達去的,羽絨服帽子也戴上,擋著,看著和橫店里任何一個劇組出來的小配角沒什么兩樣。最后,跨坐在路邊一塊石頭上,看來往車輛。

    亂了套了,剛才。

    很多事,初見都不知道。

    那些年少時愚蠢的事,自以為能瞞過所有的人的眼睛,唯獨瞞不過十幾年后回頭去看那歲月的他自己。

    高一不比初中,初中放學她都會等著自己回家,到了高中自然就疏遠生分了。那時候一班和九班在走廊一頭一尾,各自挨著教學樓兩側的樓梯。平時上下課都不愛出班級的他根本沒機會走過去。所以,體育課,生物課,計算機課,任何離開教學樓的機會他都沒放過,都會自己從九班那一側樓梯上來,想著,課間下課時能有機會看她一眼。

    運氣好,十次有一次能碰上。

    高一校運動會,也是兩個班坐在看臺一頭一尾,他還記得清楚,自己特地坐第一排,想看她跑四乘一百接力。她背上用曲別針別著號碼牌,和兩三個女生大冬天地穿著短褲,哆嗦著一溜小跑從自己面前過去,很驚訝地丟了句:“檢邊林,你這么高坐第一排不怕擋著別人啊?”說完也來不及等他回答就蹦著跳下臺階去跑道了。

    ……

    檢邊林右手手掌壓在額頭上,忍不住,笑了。

    接下來在橫店的戲都拍得很順利,檢邊林過去也不拍愛情戲,所有角色不是兄弟情就是自我內心糾結的心理變態,總之,因為過去的印象在,導演和合作方也不覺得他不喜歡拍這種親熱戲有什么不對。

    這就是所謂的,形象樹立的好……

    這里的戲差不多五天就結束了,接下來直接去了邊遠山村,和橫店的酒店完全沒得比。什么大明星啊導演啊,還是小配角啊助理啊,住的房間壓根沒區別,最多是幾個人合住和一個人單住,連熱水都每天只有兩個小時。

    最慘是房間不夠。

    初見作為檢邊林的“老婆”,直接被安排和他住一間。看人家女主演都是一個人和助理睡,初見總不能要求她一個來陪的人要單間吧?

    當然,就算想要單間也沒有。

    初見自從進了這間房,看到那個加大碼的單人床就開始緊張。

    緊張了大半夜,到兩點多終于抱著雜志睡著了。

    一豆昏黃燈光里,隱隱有個人影靠近。檢邊林將外衣脫下來,丟在墻角的小柜子上,脫了鞋上床看著抱著雜志半靠在床頭的初見,慢慢俯身,一米八幾的大個子蜷起來,背脊貼著墻,臉貼著初見棉被外的大腿位置,摟著她的腰,闔眼就如此湊合著睡了。

    到半夜,初見喘不過氣,總感覺被東西壓著,恍惚醒來。

    手指動動,就能碰到他的短發,心驀地打了個顫:“你怎么不蓋被子啊?”檢邊林被吵醒,不想睜眼。

    你怎么不蓋被子啊?

    他恍惚像回到小時候,六七歲?父親半個月<!--中间广告位置-->不在家在舟山,他寄住在他們家,總是有個特煩的聲音在他午睡時,反復說,我媽說不蓋被子會著涼的,你怎么不蓋被子啊。他聽煩了,翻個身,蜷起身子繼續睡,沒多會兒帶著她身上特有的香皂氣味的小棉被就被蓋上來了。順便再很煩地加上句:我媽說會著涼的。

    ……

    他帶著朦朧睡意,這么躺了一個小時腰都僵了,緩了會兒才算是直起來,將她靠在身后的枕頭拉下來,讓她先躺好,然后自己掀起棉被一角,鉆了進去。

    暖烘烘的,是她體溫焐熱的。

    這一系列動作都很自然連貫,等兩人蓋了一條棉被,初見忽然清醒,緊張感越重心跳越重,想到了那晚在車上。最后檢邊林沒忍住,把她的衣服推上去——

    他睡意正濃,摸到她的腰,挺自然撈過來。

    “你不累嗎?”初見大氣都不敢喘,顯然在誤解。

    “嗯。”

    這是“嗯”是累,還是不累?

    是她的僵硬,她的誤解,還是因為緊貼著有了自然反應,緣由不可追溯。總之,原本睡意濃著的人也睡不踏實了。

    嘴唇蹭著她頭頂的短發,額頭,再去咬她的耳朵。

    濡熱的舌在她耳尖上打轉。

    雙手不熟練地掃除所有障礙,有的扯,有的丟下去,還有的用膝蓋頂開,落到床下……手表磕到床頭發出了聲響,他才察覺自己什么都丟下了床,卻忘摘表。

    怕磕到她。

    檢邊林俯身洶涌地親吻她的臉、耳朵,脖頸還有前胸,兩只手背到身后,摘了表丟去桌上。

    抓到她的手,按到自己腰后時,檢邊林還在慎重反問自己,是不是在這種地方太隨便了……黑暗中找她的手,一根根手指摸過來,找到無名指。一個小小的尾戒褪下來,套上去。

    初見。

    他嘴唇濡熱地在她耳邊蹭了好久,卡了半晌也沒說出來,那三個字太重了。

    “不行不行,你停停,你摸我腿怎么在發抖?”

    “……”

    “等會,你先和我說,你以前和別人有過沒有?”

    “……”

    這時候真想掏出心給她看。

    全心全意,都只有她。

    ……

    檢邊林嗓音磨人得不行,啞聲問:這里,對嗎……

    她被弄得半點音都沒了。

    手肘在她臉側將枕頭深壓下去,他喉口發緊,細微末節的觸感都在血液中瘋狂而沉靜地傳遞著,太真實,卻更像夢。

    ……

    后來他沒太控制住把她弄得直哭,慌著就抱起來,心疼得要命。初見靠在他光著的上半身,疼得一身虛汗:這床一直響……

    檢邊林看她這樣子,就只剩心疼了,哪還顧得上別的。他從床腳撿回長褲套上,用棉被把初見裹得嚴嚴實實地抱回到腿上摟著。

    移不開目光,瞅著她,眼睛被水浸過似的亮。

    寂靜中他低聲說:我想結婚,初見……我真想結婚。

    初見感覺自己耳膜微微震動著,仿佛蒙了一層水。

    他們兩個——

    見懷里人沒應聲,他手臂收緊了些,懷里人還是沒出聲,他開始撥開被子,初見胸前一涼,找回魂,死命拉回被子嘟囔著冷。

    后來他也不說話,抱著她,摟著抱著。

    被他折騰了兩個小時,身體里有種無法言說的鈍疼,不舒服,坐了沒多久她就迷糊糊的,頭一頓頓開始打瞌睡。

    頓得狠了,終于驚醒。

    他還在抱著她,安靜坐著,陪著她,看著她打瞌睡。

    初見從棉被里探出手臂,摸了摸他的臉,反被他捉著手,低頭親了親那柔軟的手心。她小聲說:“你催我干什么,這里又不能結婚……”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