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那雙眼動人 3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那雙眼動人 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檢邊林想著不行,還是要說幾句,再解釋解釋清楚。

    初見已經跑了……

    她回到車里,實在無事可做,摸出指甲鉗和指甲銼,開始剪指甲。啪地一聲,啪地又一聲,怎么都覺得心慌牢牢的。

    放下來,張望了一眼大門,低頭繼續剪。

    沒多久,童菲就帶著林深來了,上了這輛只有初見在的車。林深的角色雖然要進偏遠山區才會開始,但這么重要的戲又是新人,提前進組準備是必須的。童菲從冰箱里拿出罐可樂,丟給林深:“看看吧,當做激勵,以后你紅了,咱們也能有這么輛車,未來的林老師。”

    林深含蓄笑笑,低頭,啪地一聲打開拉罐:“我和檢老師在這部戲里是生死兄弟,有機會,能不能提前和他對對戲?”這沒紅的小鮮肉還挺敬業。

    “他檔期很滿,中間還要抽空去拍廣告,錄節目,提前對戲肯定不行,”童菲盤算,“你好好背你的臺詞先做好自己該做的,尤其是人物小傳好好問編劇討教討教。檢邊林每次拿到主演的人物小傳也就一千來字,自己都能補充幾萬字,把這個人當成是自己,從劇本蛛絲馬跡捕捉成長經歷,慢慢這個人就是你了。做到檢老師那樣,和他對戲你才不會怯場,起碼要和他一樣敬業。”

    這么一長段話林深聽得認真,初見也聽了進去,這還是童菲頭次說到他身為演員背后的這些事。

    “你能和檢老師合作要珍惜,他這人特正,戲路也廣,”童菲還表揚起來沒完了,“就記得,他不紅時候接受采訪,和紅了完全一個路子。而且紅了以后更清醒,檢老師這個人啊,林深你要多學學,紅了就膨脹的人太多了。”

    林深羞澀笑:“我最近都在看檢老師的訪談,特佩服。”

    兩人你一句檢老師,我一句檢老師的,弄得初見很別扭:“你倆能別夸了嗎?”

    “還不好意思啊?夸怎么了?他這強行帶林深出道,真是純粹幫我們,這我可不糊涂,清楚的很,全因為你是工作室股東。”

    初見愣了下,先前倒沒想到這一層,還以為謝斌是真看好童菲工作室資源。可這么一說還真是,工作室能有什么資源讓謝斌不得不要?

    初見將這件事回過味來,后知后覺地被觸動了。

    童菲摟住她脖子,閑聊著:“剛我跑過去看了眼,檢邊林這次顛覆好大啊,一個禁欲系的演員,突然演荷爾蒙爆棚爆man的男人,這效果疊加雙倍啊。”

    不就是……激情戲嗎。

    剛觸動的心軟的初見,又開始心情低落了。

    童菲幸災樂禍,逗她:“原著小說我看過,激情戲可多。”

    初見繼續磨指甲,有一下沒一下的。

    童菲開導她:“謝斌要公司上市,需要爆幾部大戲。他帶檢邊林這么多年,也算是應得的回報啊。”

    初見沒出聲,說不出什么滋味。

    “吃醋啦?”

    “沒。”

    童菲眼看初見小表情不對,悶聲樂了半晌:“得,不敢逗你了。謝斌公司是投資方,話語權大,激情戲早刪沒了。今天這場是昨晚導演看完小說實在想拍,臨時加上去的,估計拍不成……剛我去看他還在那和導演探討怎么解決呢……”

    好可惜啊。

    童菲都覺得可惜。

    要是檢邊林真露出個不借位的正臉kiss,想都不用想,這劇直接網絡營銷就會爆到瘋,收視率破二那是保守估計,破三指日可待啊。當然,童菲對檢邊林能真正拍吻戲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他壓根走得就不是當紅小生的路子。

    童菲感慨萬千,萬千感慨,無數話在心頭繞了好多圈,最后兜回來,簡化成了:“真是……好浪費啊,那么一張臉。”

    童菲硬要拉著初見去看。

    初見悄悄進了棚,檢邊林正站在洗衣機前,單手撐在墻壁上。

    他腰跨倚墻的,背對鏡頭,在陰影里活動了一下手指:“辛苦了。”他向對方點頭,表達歉意。

    視線移上去,看洗衣機后的一點位置,腦子里開始順今天還需要演的場和那些臺詞。

    擺姿勢借位,真是比真演還累。女演員是靠著副導演親手一點點擺出來的詭異激情姿勢,也是覺得太逗了,真沒這么拍過戲。

    檢邊林這哪是不接吻戲啊,簡直避女人如洪水:“可以理解,檢老師本身也不是演偶像劇的人……”連洗衣機都是她在助理幫助下自己爬上去的,某種程度上來說,檢邊林還真是保守的紳士范十足。

    換個角度看,卻也太不紳士了。

    很好,開拍。

    初見遠看著,只能看到檢邊林背對自己俯身……嗯,她努力想看清,看不到,位置太隱晦了,全被他高大的身體擋住了……

<!--中间广告位置-->    然后就這么一個鏡頭,結束。

    檢邊林沒發現初見又回來了,開始讓工作人員清場。不必要的工作人員都陸續離開,驅趕到初見這里,初見躊躇著,不知道是什么戲份啊,還要清場……正要配合再次離開,被謝斌一抬眼看到,拉住了:“誒?跑什么啊,檢邊林他老婆。”

    “……你們不是清場嗎?”

    “是啊,那是清外人,有些鏡頭外人不能看啊,”謝斌壓低聲音,“你不是自己人嗎?不看白不看。”

    ……不想看。

    初見頭想走,因為她已經看到檢邊林開始解襯衫了。化妝師在補妝,他自然看不到角落里光板后躲著的初見,還在低聲和化妝師交待什么。

    謝斌偏拉住初見,順便抬高聲:“溫水,別涼水啊,這還是病人呢。”“好嘞,謝總,記著呢。”化妝師接過助理手里的小噴水瓶,背對著她脫下來,初見心突突了下,瞄女演員,那邊也要脫嗎……

    這么激情啊,能播嗎……

    肯定播不了,要被剪。都要被剪了,還拍什么,浪費資源嗎?

    初見腹誹著,檢邊林的線條流暢的背脊對著她,還有隨弧線恰如其分掐進去的腰,還有,故意放低的褲腰……化妝師往他背上噴了些水,用手指慢慢弄成匯聚成流的汗滴形狀,還有發梢……

    然后,過去,連女演員都不需要,就著位置,兩腿分開,身體微微下俯前傾,拍了幾個鏡頭。隨后跨抵墻壁,又拍了幾個鏡頭。

    搞定……收工。

    誒?這就結束了?

    曉宇拎過去條浴巾就給他裹上,隨手是羽絨服。

    檢邊林又接過小毛巾擦著頭發,這才注意到躲在人群后謝斌身邊的初見,徑自走過去。還在思考剛才要解釋的話,關系謝斌公司融資上市不得……

    “你這就拍完了?”初見仍舊不太確定。

    “差不多,”他仔細回憶,一個類似俯身強吻鏡頭,還有模糊背影,差不多,“應該不需要補拍。”

    檢邊林完全理解錯了她的意思,還在解釋這幾個簡單夠不夠撐個朦朧的激情戲。

    “那,他們清場干什么?”

    檢邊林拉開浴巾,露出手術傷疤:“這件事不能被報出去。”

    原來,是為了遮掩手術傷疤的事。

    畢竟是沒有取暖設施的片場,哪怕溫水,也轉瞬即涼。回到車上,開火熱檸檬姜茶,火速遞上來暖身子。洗干凈手臉,曉宇還想問要不要多加幾片檸檬,人就被謝斌拎走了。

    車門一關,內外隔絕。

    檢邊林手腳都冰冷冷的,剛為了和導演探討出來一個可行性方案可真是費勁了力氣。又要讓導演感覺受到了尊重而不是他在耍大牌,又要過得去自己這關——

    初見撥弄著茶壺把手,啪嗒啪嗒地響。過了會瞄他一眼,迅速移開,沒幾秒又望回來:“問你個技術問題?”

    “嗯?”

    “你剛才吻戲是借位的嗎……”

    略燙的茶囫圇吞下去,燙得舌根疼,他隱隱笑:“也算,也不算。”

    初見瞥他。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還有模棱兩可的說法嗎?

    檢邊林放下透明小茶杯,膝蓋分開,身子向后挪,將她拉到自己身前,讓她挨在自己身前蹭著邊坐下:“我給你示范。”

    示范?

    檢邊林來開抽屜拿出包濕紙巾,擦干凈幾根手指后,將紙巾揉成一團丟入垃圾筐。

    “這樣——”食指挨上她的唇。

    然后,嘴唇也跟著貼上去。兩個人隔著他的手指挨上。

    碰到的瞬間,初見心墜了墜,這和沒隔著有什么分別嗎……

    “沒可能。”他突然,低聲笑。

    撤開手指,毫無阻礙地吮上她的嘴唇。

    怎么可能。

    就想親她,從小到大只有她。

    手去撫她的耳垂,小耳釘后冒出來的金屬尾端劃著他的指腹,或重或輕,感覺到那小舌頭在試圖很開心地和自己攪弄在一處……淡淡的檸檬姜茶香味順著喉嚨口下去,五臟六腑都空蕩蕩拼命叫囂著需要東西來填補。

    手落到她背后來回摩挲,感覺到了十分了不得的東西在束縛著她的身體,就這么,順著柔軟的毛衣手探進去。

    還有一層。

    他:什么?

    初見喃喃:……吊帶,背心。

    他:哦。

    下擺扯出來。

    一個渴得話都說不出來的人終于跋山涉水找到了救命的水源,就像現在,檢邊林終于找到想了許久的,想一把握住還有些困難……

    真是要命,

    這可比溫水噴在背脊上吹冷風要命多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