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愛情 4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愛情 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一晃,就過了農歷新年。

    檢邊林想要多見見她都不行,怕老爸察覺出來什么端倪。多年關系終于破了冰,他唯恐行差步錯,這么一挨就直接到過了年,直接進組。初見在他離開上海那天,約好了,開檢邊林的車把他送去公司。

    兩人約了地下車庫見,檢邊林先到了,開了暖風,給她先暖車。

    過了會兒,又覺得車里太熱,溫度調低了些。

    初見從電梯間跑過來,一手按著包,一手按帽子,開門上了車還在小喘氣:“臨出門,還給你爸弄了下wif,你家的端口不太穩定,我連了我家的。”

    他點點頭,雙手倒著方向盤,將車開出去。

    估計是溫度太舒服了,初見沒多會兒就瞇起眼,再過十幾分鐘徹底睡著了。檢邊林余光里,看到她歪著頭,靠在那里,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高一那年春游歸來,從頭排到尾幾輛大巴裝滿后,九班作為吊車尾的班級被零散拆開來,插入各班的車里。

    初見和幾個女生就被分到了一班的大巴上。

    那是回來的晚上,夜幕沉沉,檢邊林作為班長配合老師清點人數,走到后排,看她不知是累還是不舒服,頭靠上車窗玻璃,閉著眼。他猶豫著要不要過去拍拍她,問她到底困了還是難受,就這么一個小念頭,站在旁邊足足一分多鐘。

    當時他做了什么?好像是和隔著走道的一個班里男生換了座位,和初見隔著一個九班女生。兩個多小時的路途,就在沒有燈光的車內,在不太透亮的月光里看著她靠在車窗上,柔軟的發絲就在耳后,短發,從小她就是短發,長一些就捋在耳后,短一些就經常睡得亂七八糟的今天這里鼓起來明天那里壓下去。

    那晚,她睡得香,額頭隨著顛簸一點點磕撞玻璃……

    不舒服,看她額頭抵在那么硬的玻璃上就不舒服。

    萬一有急剎車,會磕到。

    檢邊林趁著紅燈,從后座夠來個靠墊,推醒初見,遞給她。初見有點茫然,直到他說墊著睡才明白。瞇著眼笑了,把座椅調下來,摟著靠墊繼續打瞌睡。

    等開到地方,還早。

    他安靜地坐了十幾分鐘,打瞌睡的人終于醒過來,揉了揉眼睛:“你怎么不叫我?”

    “還早。”

    “坐車里又不舒服,”初見解開安全帶,“先上去吧?”

    檢邊林兩根手指掂著敲方向盤,有點,就這么上去了?是不是該表示表示……初見嘟囔了句流氓,指了指自己嘴巴,意思是:我懶得動,你自己來吧。

    從確定關系到現在差不多兩個月,有些東西習慣了。

    比如他總喜歡抓緊一切時間和自己膩味,初見對此還隱晦地和童菲討論過,童菲的答案是,檢邊林一定是個未經人事的男人……可說了沒多久,童菲又不太確認,和初見暗示當初檢邊林那個緋聞看上去真有點貓膩,連謝斌都沒有很直白否認。

    初見分了點神。

    他揉了揉她的劉海,這次真是剪得太短了,發型師挺沒品位。

    不過……還是很漂亮。

    檢邊林靠過來,擋住她身前的視線,嘴唇輕壓在她唇上:“想什么呢?”初見唔了聲,沒機會說話,他的舌頭就探進來。好幾天沒這么著,一碰到她濕滑的小舌頭,就很是把持不住。

    不太滿足于在耳垂上的揉捏,在壓著她舌根時,手也從她脖頸一側溜下來,鬼使神差<!--中间广告位置-->地找她的伏起胸線邊沿。

    手掌包裹住。

    太真實,隔著毛衣。他收緊手指,忍不住輕揉了兩下。

    呼吸重起來,灼燙著她。

    初見兩手攀著他的肩,被弄得想躲:“在外邊呢……”每個字都帶著淡淡的鼻音,羞得不行。

    在封閉的車內空間里,兩個人眼睛望著彼此,老半天,他下巴擱上她肩頭,嗓音黯啞:“有點麻煩。”

    初見悶悶地應著,帶了疑惑。

    “想結婚。”

    ……

    ********************************

    檢邊林繞過大半車庫,上了公司的車,謝斌問了句老婆人呢?回去了?他也沒答。謝斌估摸著肯定“新婚燕爾”的分開不習慣,就放棄問了。衣服一蓋臉,睡先。

    到橫店快半夜,虧得謝斌經常在這里和幾個飯店老板都熟,進去了,大半個劇組的人都等著,開工飯弄在半夜也是沒誰了。

    檢邊林是電影咖,挺少來橫店。

    來了就開始拍夜戲,一個片場四五個劇組,這邊在打斗,那邊在上朝,遠處還在宮斗,真是不亦樂乎。

    身邊,有人放了一個紙杯,倒了咖啡:“第一次在橫店見你。”

    檢邊林聽著聲音有點熟,抬眼,是她?

    “好幾年了吧,”阮溪眼里映著燈火,“你有點不夠意思啊,檢邊林,當初也算是朋友。后來你經紀人每次都給制片人提要求,都是不能和我出現在同一組,搞得我挺沒面子。”

    檢邊林原本就穿著橫店特別定制的羽絨服,從頭裹到小腿,聽了這么一串句子也沒回話,把羽絨服帽子抄起來,戴上。

    這么晾著人家,是他的常性。

    最后連檢邊林助理都替人家臉上掛不住了,湊過來,打了個圓場。等人走了,助理曉宇還輕聲嘟囔了句:“合著,連我們檢哥不愛喝咖啡都不知道?還硬往上湊。”

    助理拿著咖啡就走了,當垃圾丟了去。

    阮溪說得沒錯,自從比賽后,確切說是自從去年檢邊林爆紅,當初比賽時的照片被放出來。從檢邊林這里,一晚上就丟了幾十萬的紅包壓下這個緋聞,順便有制片再來找,提出的一個條件就是同劇組不能有阮溪。

    不過說是緋聞,也就是一組獨處的照片。

    比賽時一堆人熱鬧著玩,他還記得那天是初見生日,他拿了第一,想和她分享,可卻一整天都找不到人。一時想得多了,喝了點酒,和她在背著人群的角落聊了兩句,還都是關于初見的內容。

    那晚被人扣著角度,拍了不少照片。

    也不止是他和阮溪,那晚上還是散伙飯,大家都喝多了,每幾個人之間都有交頭接耳的合照……只不過現在就他紅,自然爆出來的也是他的照片多。

    檢邊林無意識地轉著那個小尾戒。

    謝斌打著哈欠過來。

    這尾戒沒什么特殊,也不像那天那個主持說得是什么單身的暗示。只不過,里邊刻著一小行數字,是初見的生日。

    不遠處一個劇組在拍雷劇,放著大秧歌,大半夜的可抽風,謝斌聽得齜牙咧嘴的:“想什么呢啊?魂不守舍的?”

    檢邊林卸了力氣,靠著躺椅看遠處風中晃著的宮燈:“想我老婆。”

    想聽她的聲音,

    聽她“檢邊林,檢邊林”地叫自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