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愛情 3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愛情 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腦子里雖然這么想,手卻不受控制,摸到她耳后輕用指腹摩挲著,不厭其煩,揉捏搓捻。

    那小耳垂沒多會兒就被他揉得通紅滾燙。

    初見渾身不對勁,聲音小得都快被絲絲的熱空調聲蓋過去了,憋不住抗議:“你老捏我耳朵干什么……”都有點疼了。

    他嗓子有點干:耳朵好看。

    ……

    男人和女人終歸不同,未經人事的女人不會被撩撥得如何,也不會多渴望,因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可男人不同。

    檢邊林這撩撥得絕對是自己,鈍刀割肉,磨磨蹭蹭,也忍得辛苦。

    想了想,還是要循序漸進……

    等檢邊林出院,謝斌才正式放了消息出去,說做了個挺大的手術,一時間粉絲都炸了。據童菲描述檢邊林都是“女友粉”、“老婆粉”,這消息出去,不知多少人午夜夢回心疼得恨不得替他受這么一刀。

    關于他粉絲的翻天覆地,初見也沒太當回事。

    她現在最需要操心的是今晚就會來上海小住的爸媽和檢叔叔……

    元旦前后檢邊林剛出院,不能回家,也不能說實話。檢叔叔挺失落的,覺得這孝順兒子都忘了老爸受了工傷也不趁著過節回去探望。

    后來在初見爸媽的開導下,決定趁著檢邊林最近一個月都在上海“工作”,跟著初見爸媽來小住一段。

    于是,當初見爸爸在廚房忙活的熱火朝天,媽媽陪著檢叔叔從小區第一幢樓第一戶女兒出嫁聊起,徹底打開話匣子后,初見給檢邊林打了個眼色:“媽,我想起來酒都在檢邊林家里,我們去拿。”

    “去吧。”媽媽的聲音從客廳飄過來。

    初見把他推搡出去,反手,撞了門。

    “我和你說,一會兒你爸讓你喝酒,記得含著別咽,去廚房吐出來,我給你打掩護。”

    元旦的規矩,兒子要敬酒,是檢家萬年不破的規矩。

    從檢邊林五歲起就是……所以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剛出院沒十天,酒是絕對不能喝的。

    對此,檢邊林也沒表示異議。

    實際操作上,也的確按照初見說得做了。飯桌上,初見媽媽一直給檢邊林添菜,順便將剛才和檢爸爸聊天內容劃了一下重點:“小檢……有沒有考慮過,什么時候找個女朋友啊?”

    ……

    初見攥緊筷子,檢邊林一言不發,沒事人一樣搖頭。

    “你不是很多粉絲嗎?有沒有年齡合適的,相處相處?”

    對急切盼著家里結婚生子的父母來說,估計“粉絲”這個詞和“適齡女青年”沒什么太大區別……

    檢邊林顯然被嗆到了,攥著筷子的手背擋在臉前,劇烈咳嗽了兩聲,牽動了傷口,難免擰了眉。

    “干什么呢?”檢爸敲了敲桌子,“阿姨和你說話,還弄個川字眉,越活越沒禮貌了。”

    “我粉絲都是小女孩。”檢邊林穩下聲,嚴肅回答。

    初見媽媽遺憾地啊了聲:“那天我去超市看到小檢海報,還有幾個和你差不多年紀的姑娘也看得挺高興的呢。就沒有適齡的?”

    ……

    結果到敬酒前,兩個人也沒解釋清楚身為一個演員為什么不能和粉絲在一起,畢竟已經有了不少活生生的案例。

    初見也由此明白,原來爸媽也是看娛樂新聞的……

    等檢爸示意檢邊林給長輩添酒,初見借故去了廚房:“我去看看湯。”進了廚房,她就湊在門邊瞄看外頭。

    視線里,他離了座椅,拿起白瓷酒瓶挨個給三個長輩面前的杯里添了小半杯,最后酒瓶嘴對準自己的那個杯子,也倒了些。

    祝酒詞萬年不變,十幾年都是一個樣子。

    初見緊盯著他,等瞧著那白皙的手抬到臉邊的位置,推了一下水池里的鍋,哎呦了聲:“檢邊林!快來,快來幫個忙!”

    “怎么了?”初見媽搭了句。

    “沒事你們吃,檢邊林你快進來。”

    檢邊林身影晃進來。

    初見指了指水池,他低頭,把嘴里的暗紅色酒水吐進水池里。初見還看著外頭,沒人察覺到這個小貓膩。還好,還好。

    “你沒喝進去吧?”初見踮了腳,悄聲在他耳邊問<!--中间广告位置-->。

    溫熱氣息順著她的話音,輕輕重重地壓過來,他微偏過頭:“沒。”

    “那就好。”她舒口氣。

    檢邊林今天穿了件紅色的拉鏈防風運動上衣,連帽的。

    是檢爸特地要求,說是新年新氣象。

    其實他很少穿這么鮮艷的顏色,可真是好看,初見鼻尖貼著他衣服黑色的金屬拉鏈,想起公司里他的那幾個鐵桿粉絲說得,這個男人穿起妖冶或是醒目的色彩最漂亮。

    眼窩微陷雙眼皮,瞳孔黑亮,還有被紅色襯得更顯白皙的皮膚……

    他忽然問:“看什么呢?”

    “你穿紅色挺好看。”她輕聲回。

    以前從沒注意過他的這些細節。

    自從手術那天他醒過來,說得那句話開始,所有都不同了。

    初見記得過去問大學室友是怎么決定和她老公在一起的,還以為是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沒想到答案是:起初被她老公追真沒什么感覺,直到有天,看到對方悶不做聲在修自己放在課桌上螺絲掉了的眼鏡。男人修,室友看,就這么被戳到了。

    與之相比,檢邊林那天的情景更戲劇化一些。

    可效果相同。在他最虛弱無助,在大手術過后,沒什么清醒意識情況下說出的那句話,仍是關于她。

    晚飯后,各回各家。

    從檢邊林出院,兩人晚上都習慣呆在一塊兒了,猛地這么被分開在一層樓的兩戶里,初見有點心里空落落的。

    晚飯吃的早,陪著爸媽看了好久電視,再看表,才八點半。

    她無聊地溜達到魚缸前,也忘了今天早喂過了,隨手抄把魚食就丟進去,身后老爸立刻搖頭嘆氣,說,難怪她最近養死了好幾條,就是這么撐死的。

    她狡辯兩句,察覺到有微信進來。點開,是他。

    檢邊林:我在樓道。

    “媽,我去扔垃圾。”初見馬上把手機踹進口袋里,跑到廚房拎了垃圾袋就跑了。

    等撞上門,樓道的聲控燈竟然沒亮。

    她把垃圾袋丟在自家門口,借月光抹黑,繞到樓梯口,探頭看看,就被人一把拽住手臂拉了進去。

    黑暗中,貼上她鼻尖的嘴唇熱烘烘的。

    “你剛才在做什么?”初見做賊似的,悄聲問,“我剛又去喂魚,被我爸數落了。”

    “不是晚飯前剛喂過?”

    “是啊……”初見嘟囔,“就是不知道要做什么,給忘了。”

    朦朦朧朧中,他看上去心情不錯。

    “你爸睡了嗎?”她又問。

    “沒睡。”

    “那你怎么出來的?”

    “下樓跑步。”

    “哦,”她笑,“那你去跑吧。”

    這種口是心非的小催促特撓人,檢邊林也不做聲,剛在房間里有點兒待不住,本子也看得不太專心,想出來溜達溜達,可走出門就發現最想做得事是見她。

    四周除了月光就沒別的了,能聽到不知道哪層的人也開了樓道的門,還有腳步聲,是上樓?還是下樓?

    從樓梯間到樓梯間外,初見都在仔細聽著,有點心虛。

    腳步聲越來越近,她渾渾噩噩地想著,完了完了。可轉念又想到,檢邊林好像把這層的燈都關了。

    兩個人影,一高一低從檢邊林身后下樓,還回頭張望了眼。

    檢邊林用自己的整個身體遮擋住她,在四周恢復寂靜后,手指開始悄無聲息捻住她耳垂,指腹在耳廓后輕輕劃著,漫無目的。

    他說:人走了。

    她嗯了聲。

    他挨過來:親一會兒。

    ……

    結果初見回了家,初見媽瞅著初見總覺得不對,探手,摸摸初見額頭:“發寒熱了?”

    “沒啊,”初見用手背貼自己臉上,“沒。”

    “這臉紅得很不自然,他爸,你來給把把脈,”初見老爸過去學過挺長一段時間中醫,總吹噓自己醫術多高明,也沒管什么按著她的手腕就摸了會兒,半晌放心松手,“沒什么大問題,就是心跳過速。”

    “怎么扔垃圾去了一個小時?”初見媽隨口問。

    “反正沒事做,就繞著小區外邊跑了幾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