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愛情 2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愛情 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檢邊林始終處于不特別清醒的狀態。

    謝斌還有工作,先走,兩個助理和初見守在房里。到后半夜,初見睡不著,趴著,檢邊林約莫醒來兩三次,她也不敢和他多說話,就在他看上去想傾訴時,問他是不是難受。

    他最多也就悶著皺了眉心,一個“疼”字都沒說。

    凌晨三點多,他被疼醒了,動了下,趴在床邊的初見就驚醒過來,睜著熬得滿布血絲的雙眼,盯著他。

    檢邊林第一反應是:“……回去睡覺。”不能用枕頭,刀口疼,各種不適讓他嗓子干得像被砂紙打磨過,沙啞低沉。

    初見挪動椅子,湊得更近。

    在夜深人靜的病房里,背對著他那兩個睡得死沉的助理,對床上的檢邊林露出了一個笑容,聲音輕得只有兩人能聽到:“你不是想看我笑嗎?”檢邊林似乎是笑了,抬了抬手指,想摸摸她的臉。

    她悄悄將臉湊過去,挨上他微并攏的中指和無名指:“你快點好,聽到沒有?好了我再和你算賬。”

    這么磨蹭了會兒,初見怎么都感覺自己在和他演韓劇,再來點配樂和柔光簡直了……她還想講出來,哄他開心。可摸著她臉的那個人早就昏沉沉睡過去,只是半夢半醒中還在柔柔地用指腹摩挲著她。初見也沒敢動,這么趴著,也睡了。

    第二天去了監護,再隔一天胃管也拔了,醫生說可以熱水擦身。

    初見也沒多想,弄了熱水來,還神秘兮兮地先把兩個助理趕出去了,拉上床邊的簾子,盯著檢邊林:“我先給你脫衣服吧。”

    檢邊林約莫掃了眼那盆熱水,還有水中半浮半沉的毛巾,大概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你弄不了。”

    “我能弄,”不就是……擦身嗎?“那些護理也一直做,還不少都是小姑娘。”

    檢邊林很清楚自己綁著腹帶,要擦身先要解開它們,術后剛三天,這一步步她應該應付不來,也不敢下手。

    不過……他若有似無地“嗯”了聲:“來吧。”

    完全沒了術后將醒未醒時的虛弱無助。

    這個男人,劫后余生才第三天就收起了所有的軟弱,眸光深得像一汪掀不起任何波瀾的潭水。海會波濤洶涌,河會奔騰流淌,湖也會因風起浪,唯獨潭水大多在山坳里,沒風沒水浪的源頭,大多沉靜見不到底,你總會想那水下應該有點什么東西。

    初見有點恍惚,想到印象里他從和自己差不多高沉默寡言的小男生,到初高中慢慢變得讓人琢磨不透,到現在——完全的不動聲色。

    她膝蓋挨上床邊沿,探手,摸到他病服的紐扣:“那天,你醒得時候說了不少胡話,自己記得嗎?”

    “說了什么?”記憶是斷裂的,并不清晰。

    “你說……”初見抿唇想了會兒,兀自笑,“你說,初見我對不起你,我不該瞞著你做手術,我是混蛋王八蛋。”

    ……檢邊林沉默。

    還真信了?初見樂不可支。

    “初見?”他叫她。

    “嗯?”她還在為騙到他了高興呢。

    “這樣不行,”他一手捏住她的肩,“你這樣……我剛做完大手術,這樣真不行。”

    初見本來沒多往那方面想,此時他胸前紐扣都解開兩顆了,露出了弧度漂亮的鎖骨……沒來得及多想,初見就窘得退后兩步,咬住嘴唇嘟囔了句“流氓”,再不理他,出去把助理叫進來了。

    曉宇進來,摸了摸腦后:“檢哥,嫂子怎么跑了?”

    “去叫護士,”檢邊林交待,“她弄不了,你更弄不了。”

    曉宇哦了聲,出去了。

    沒多會兒,病房的特護進來,熟練給檢邊林解開腹帶,用熱水擦了身子。他還想著剛才初見聽到那話立即紅了臉的樣子,覺得這一趟病得很值當,還沒想透呢,傷口就鉆了心地疼。

    特護紅著臉,輕聲說,不好意思啊。原來是穿上衣服時,手腳不太麻利,碰到傷口了。

    檢邊林竟笑了笑:“沒關系。”

    初見正推門進來,見到他這么笑被嚇了一跳,又看那小特護臉紅得很不自然,不免,對看了檢邊林一眼。

    嗯……不太舒服。

    她又多看了檢邊林兩眼,不得不承認,他哪怕不是個大眾偶像,從小到大也從不缺人圍著,那種棱角分明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長相,最是招女孩喜歡。

    檢邊林在醫院住了半個月。

    初見這個月展會逃不掉,只能廣州上海兩頭跑,等展會結束,日韓兩國的商務代表都伺候好了,送回國,拿到了韓國那個品牌接下來三年的獨家代理,日本的仍在談判。

    出院前一天,初見好不容易擺脫了廣州的合作伙伴,跑回上海。

    她下午到的,直接放兩個助理回去休息,獨自陪著檢邊林。初見是想他們很辛苦,他們是想初見<!--中间广告位置-->估計想要“獨處”時間,總之,走得時候一副“檢哥終于熬出頭把老婆盼回來了”的眼神,頗欣慰撤了……

    到晚上,初見看他下床要去洗手間,躊躇著問:“要我幫你嗎?”一句話輕飄飄丟出去,自己先窘了。

    “怎么幫?”檢邊林好笑看她。

    “……”

    “我去洗漱,你想幫什么?”檢邊林倒是不依不饒起來。

    她沒吱聲,在他進去后多打量了兩眼,只覺得,似乎……他很輕松就恢復了入院前的樣子,果然天生是吃明星這口飯的。

    其實是因為今天她說要陪床,檢邊林特地洗了熱水澡。

    手術后除了擦身,這還是第一次從頭到腳洗干凈,助理不放心還反復和醫生確認過有沒有問題。

    平時去機場都懶得多捯飭自己的人,反倒在醫院里這么講究,為此,謝斌在初見來之前毫無保留地嘲笑過他“為悅己者容”。

    然而初見并不知道有這一層關系在。

    他洗干凈臉出來,還是老習慣,不喜歡用毛巾擦干凈,臉頰邊沿還有水滴流著,發梢也都濕漉漉的,襯得那雙眼尤其黑尤其亮。初見原本倚靠在自己要睡得床上,翻時尚雜志隨時讓自己保持在最少女信息的前沿……聽到動靜,她抬頭,發現他站在自己面前。

    她想起謝斌說檢邊林還彎不下來腰,立刻丟掉雜志,從床上跳下來。后來想想,不對,估計低頭含胸的動作也難做吧?她指了指他的病床:“你坐下,我站著,就能平視了。”

    他依言,坐在病床邊沿。

    初見對他的態度自從手術后就有明顯轉變,這點,檢邊林看得出來,可偏偏她這個月忙得翻天覆地。

    就算他再想做點什么,都逮不到人。

    好不容易,等到人家從廣州回來了,還主動湊過來,要和自己平視著說話,他也沒再去做什么“正人君子”。初見剛近前,他就湊近了去聞她脖子邊,鼻尖堪堪碰上她耳垂那個小小的深藍色的小耳釘。真是好看,從小就是,她對衣服和首飾的敏感度都超過同齡女孩,尤其不穿校服的每個周末,她總是最出挑又不扎眼的那個。

    檢邊林額前還濕著的發梢擦過她臉側,她縮了下脖子躲開。

    這里可是病房。

    他狀似嚴肅,實則慢條斯理的不像好人:“大病初愈,有沒有什么慶祝?”

    “慶祝?”初見瞅他,還在調理階段,“你吃不了太油膩的東西,海鮮也不行啊,怎么慶祝?”

    直到溫熱的鼻息,湊近了。

    初見恍然。

    忽然想起什么,推了推他,念叨了句:“我最近好好研究了一下摩羯,你還真是典型這個星座。”星座這種東西小女孩喜歡,他連真正有幾個都鬧不清,猜不透她想說什么。

    “不過說摩羯基因好,好看得人特別多。”她又說。

    檢邊林看她也不打算短時間內讓自己親了,伸手,將她臉邊的發絲一根根捋到臉后,索性聽她繼續說。

    “你聽沒呢?”

    “聽見了,”他低低地應,“你說我好看。”

    ……

    初見其實想說的是:“我有件事和你說。”之前的廢話都是鋪墊。

    他沒作聲,示意她繼續。

    “在你手術那天我做了個決定,現在告訴你吧,”她和檢邊林簡直是兩種人,他是有話死活不說,自己呢就是想到什么一定要說出來,“之前是答應你要試試。現在……嗯,只要你不做對不起我的事,我以后都不會和你先提分手。”

    她鄭重其事地像把自己交出去的一番話說完,檢邊林卻沒搭腔。

    初見有點兒,重錘砸海綿的感覺,癟癟嘴,算了,不和你計較。而后,還很有邏輯地添了句:“如果你有天想分手……”

    檢邊林慢悠悠地抬了眼皮,視線對上她的眼睛:“沒可能。”

    回話簡單直接。

    反正,初見是被這三個字戳到了。

    檢邊林攥著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輕搓著,節奏緩慢,帶了點曖昧。他又想親,可不知道初見還有沒有大篇幅的話要說,有點沒耐心地等了會兒。

    初見看他也不做聲,想到他剛起頭說得那句,大病初愈要慶祝的話茬。臉熱乎乎地,琢磨既然他是病人那慶祝這種事就該自己來做吧?想到這,她呼吸快了不少,往前挪了一寸。

    檢邊林察覺了,膝蓋分開,讓她能站在他兩腿之間,手臂環在她腰上,等著她。

    直到親上他的嘴唇。

    初見腦袋發懵了會兒,耳膜像蒙了層水霧,心跳聲重而朦朧。可還是,主動伸出舌尖探了進去,以為會碰到他的牙齒,驀地觸到他的舌尖。只是濡熱濕滑地糾纏了兩下,就兩下……

    檢邊林就真得是……

    這樣不行,這樣真不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