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二十章 愛情 1

正文 第二十章 愛情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沒在一起時,她也知道他忙,可也沒料到他的工作強度會這么大。

    剛回上海沒兩天,又飛走了。

    而他回來那天,初見恰好要去廣州準備展會。于是檢邊林電話里和她核對了兩人的航班信息,想在機場勉強碰一面。

    他六點落地,她七點起飛。

    本來時間就緊,檢邊林還晚點了,他趕到約好的某貴賓候機室,初見正坐在不起眼的角落,翻著手里的日文資料,一小口一小口啃著個半青不紅的蘋果。

    “好吃嗎?”他抽走還剩下小半個,已經露出果核的蘋果。

    “還行。”蘋果有什么好吃不好吃的,不都是蘋果味嗎?初見沒回過味來,眼看他下嘴,咬在自己剛吃過的地方。

    “怎么了?”檢邊林奇怪看她。

    關系變了,有些打不破的壁壘自然就消失了,比如,現在,他在吃她幾乎吃完剩下來的蘋果核。過去這世上也只有爸媽會吃她吃剩的東西,會沒有任何嫌棄。

    身后幾個工作人員和謝斌先后落座,背包該撂在地上撂在地上,給檢邊林打掩護,看起來這個角落更像是一組圍繞著他的工作人員。

    初見不自然地移開視線,看到墻壁上北京時間已經到了六點四十分。該登機了,她算計著時間。

    檢邊林也看壁鐘:“再坐會兒,三分鐘。”

    初見點點頭。

    八天沒見的兩個人,排除萬難見到,反倒沒了什么交流。背靠著他們坐著的謝斌忍不住又去掇弄煙盒。果然有成千上萬的人,就有千奇百怪的談戀愛模式。這兩位,兩兩相望,哦不對,是一個望著另一個就夠了……夠磨人。

    謝斌借著接電話,看了眼檢邊林的樣子,就是因為這種神情他第一次碰到初見時,就知道檢邊林一定對這個女孩感情很特殊。

    每次看到初見,他平時都緊繃臉部變得很感性,壓抑而極其復雜的情緒融在眼底眉梢,愛情,或者說,是比普通愛情還要有質感的沉甸甸的感情。

    檢邊林從兜里掏出紅色的小盒子:“圣誕禮物。”

    “圣誕禮物?”她疑惑,“還有七天呢。”這么急做什么。

    這幾天沒見,他就想離她近些,可遠近還有不少陌生人。

    只好趁著她拿禮物時,兩指壓住她的手背,還不敢久留,指腹擦著她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摸到突出的骨節,再到手指上,滑下來。

    兩人的手指交叉,輕輕磨蹭。初見目光閃動,手心麻麻的。

    “想看你笑。”他不咸不淡地說。

    ……

    挺無厘頭的話,聽得她有點摸不到頭腦,也挺不好意思的,臉微紅著,把小盒子踹進兜里,抄了包就跑了。可沒溜出幾步,初見又繞回來:“你圣誕禮物等我從廣州帶回來啊。”

    檢邊林身體前傾著,手臂撐在曲起的兩腿膝蓋上,點點頭,繼續垂頭啃蘋果。眼看著她走了,也沒看著心心念念的一個笑容。

    果核到嘴里被咬碎了泛出一點點苦味,他也毫無察覺,只是手指間她的余溫尚存。

    剛在飛機上腹痛太厲害,下來了也沒大好,就能撐著和她說那么幾個字。他也知道自己有點悶,可真是半個字也擠不出了,怕她察覺。

    謝斌探頭過來問他是準備不告訴初見?

    太疼了,不想動,也不想說話。

    他悶悶地應了聲,扯過來謝斌的黑色羊絨大衣從頭蓋上越來越差的臉色,再沒力氣動哪怕一下。

    檢邊林送她的東西是情侶手鏈。

    這個款式她見過,戴上去大小正合適,應該在店里調整過,卸了幾節鏈結。以前她還問過童菲為什么明星都喜歡戴同款的情侶東西,不怕和別人重樣嗎?童菲的回到倒是一針見血,就因為重樣得多,才不會被懷疑是情侶信物。因為大家都戴。

    過兩天見到韓國品牌代表時,對方立刻眼尖認出這個款式,挺當紅的一個韓國明星拍海報時也戴了。初見送人家回了房間,借走廊燈光,翻過來覆過去看了會兒自己手腕上泛著淡淡紅金啞光的鏈子,還是忘不掉在候機室和檢邊林匆匆見得那一面。

    撥了電話回去,那頭有空曠曠的回聲:“還沒睡?”接通先是一句反問,有點嚴肅。

    “你不也沒睡嗎?”初見反駁。

    門關上的聲響。然后他說:“睡了,被你一個電話吵醒。”

    她沒吭聲,還沒等說你繼續睡吧沒什么大事,他緊接著又補了句:“開玩笑的,我在看本子,沒睡。”

    她想了想說:“我打電話是想問問,你想要什么圣誕禮物?”

    檢邊林沒回答,反倒語音轉低:“是不是想我了?”

    “……”

    “有一點兒?還是沒有?”

    “有——”初見本想順著他說“有一點”,可話到嘴邊咽了回去,打了個結巴改成了,“嗯,想。”

    過了好半天,空曠的背景才傳來他隱忍的輕微嘆息聲:“睡吧,”滿得要溢出來的情緒頓在這里,半晌,又重復,“好好睡。”

    ……

    就這么句話。

    害她整夜顛來倒去做了不少夢。四點多就醒了,眼睜睜看著天亮起來。好不容易等到七點多,算著這是他應該<!--中间广告位置-->睡醒的時間,撥電話過去卻是關機。

    原本是想對他噓寒問暖一下,沒什么正經事,可這么一關機卻是慌了。因為他自從開始用手機這個東西,就初見所知就從未關機過。一定程度上來說,檢邊林是個很嚴謹的人,不會讓手機沒電親人找不到自己的事發生。

    初見連撥了半個小時,猝不及防就通了。

    “喂?喂?初見啊?”謝斌笑呵呵的。

    “檢邊林呢?手機怎么在你這?”

    “他手機沒電了,讓我幫著充電啊。”

    “……你騙我?”她直覺說。

    “我騙你干什么啊?”謝斌樂了,“你這孩子真逗,他是手機真沒電了……”還沒等初見繼續追問,謝斌自己就嘆氣推翻了口供,“算了,編不下去,他手術呢,剛開始半小時。”

    手術?……

    謝斌還在繼續說著情況,初見腦子已經徹底亂了套,套上衣服就往外跑,在謝斌的一連串傾訴中,難得清醒地問清楚了地點和開始時間,掛了電話就定最快的機票往回跑。

    檢邊林你個混蛋。

    什么都不說,悶死你,活該悶死你。

    初見定機票時不爭氣地氣哭了,一個勁兒抹眼淚,訂票的接線員被她弄得懵懵的,末了掛電話前還很私人地表達了一下小姐你不要太過悲痛,什么事都能過去的。

    過去什么,過不去了。

    這件事從九月份就開始折騰,一波幾折,從感情到病,再到對過去兩個人二十年關系的重新審視,到關系硬扭成親密模式,簡直折騰得她都要懷疑自己二十五年零四個月的人生路了。不就是因為先是他爸工傷后是他這能要去半條命的病。

    結果臨到這時候了,他來了這么一出隱瞞不報。

    檢邊林你個大混蛋。

    初見以為這一路會很難熬。

    可飄著就過去了,當初見站在手術室外,仰頭看著手術室燈還在亮著,心都快要碎了。

    雖然還算是順暢,可還是用了近七個小時。

    手術還沒結束。

    短短兩個月不到,她兩次面對這種場面,在這一刻,終于體會到了虛脫的感覺。過一個小時,童菲也趕來了,仍舊是“手術中”。

    初見紅著眼睛,抓著童菲的手腕就說,我告訴你他要是出來我一定要把他打一頓,童菲我一定會罵死他你相信我……

    到下午五點多,眼看天一點點暗下去,手術室的燈總算滅了。幸好,檢邊林沒有檢爸年紀大,身體素質也好,沒去重癥監護,直接被送進病房。

    開腹檢查了近十小時,最后終于被醫生在膽管旁邊找到個一公分的瘤,壓迫了膽管,主刀的人怕是惡性的,就以這個瘤為圓心切了一圈……總之,當人家把切下來的東西拿給他們看時,謝斌竟然還挺開心,覺得不是什么大事掏出手機就拍了張照。

    初見看著似乎血淋噠滴的一個東西,想著那是身體里切出來的就從骨頭縫往外一點點滲著疼。手心有點后知后覺地冒冷汗,等到去了病房,看到他闔了雙目躺在床上仍舊在昏沉中的樣子。

    從廣州趕回來這一路,到手術室外,到拉著童菲不停說得話都不作數了……我不罵你,也不怪你擅自做主。

    檢邊林你趕緊醒過來,趕緊的……

    醫生探身過去,試圖喚醒檢邊林。

    在滴滴滴的監護器聲音里,初見緊張地站在床位,看著他,等待著,等他睜眼。慢慢地覆在他臉上的睫毛動了動,不太能睜開。

    不止是虛弱,那從微瞇得眼中出現的迷茫目光像是找不到家的小動物,摸不清自己是誰被丟在了哪,只是無助里尋找一點熟悉的東西。

    當初檢叔叔手術后是在重癥監護,初見沒見過人在長時間全身麻醉后慢慢清醒的樣子。她有點……不敢動,生怕他找不到自己,她想如果檢邊林是試圖找最熟悉的東西,一定是這里,自己站得這個位置。

    果然檢邊林在看到她時,停下。

    在幾秒的猶豫后,模糊著說:“你不要……自己騎車上學,下雪……”

    ……

    醫生樂了,對眾人解釋:得,估計還糊涂著呢。

    他迷糊著蹙眉,睡著了。醫生告訴他們,要他徹底清醒還要等上一段時間,現在麻藥剛過,時睡時醒很正常。

    總之沒大事。

    初見始終愣著神,從他說過那句話后。童菲也是擔心檢邊林,挺認真聽醫生說完,點頭哈腰一個勁道謝,從謝斌到助理再到童菲,幾個人都是感恩戴德的,簇擁著人家醫生出去了。

    童菲回來時,初見依舊保持著原樣,紋絲未動。

    “嘿,嘿,想什么呢?”童菲五指胡亂在她眼前亂晃,“沒事了啊沒事了,養著就行。”

    初見遲鈍地,看了童菲一眼。

    誰都不知道檢邊林在說什么,太平常的一句胡話了。

    可她知道。

    那年冬天檢邊林高燒,她早晨五點多耷拉著腦袋困頓著爬起來,就看到客廳里他虛弱地站著和爸媽說話,眼珠子已經是那種幽暗的黑,都沒有平時那么亮了。他看見她出來就把檢爸寫的請假條遞過去,當時說得就是這句話:“你不要自己騎車上學,下雪,路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