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十九章 陳年老醋 5

正文 第十九章 陳年老醋 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初見從回到家就在忙工作,廣州有個很大的業內展會,她要負責招待日本和韓國來的品牌代表。非常關鍵,要伺候好了,才能繼續拿到獨家代理權。

    初見創業時,美甲行業在全國還主走低端路線。

    初見畢業后,大學同宿舍室友嫁去了日本,就給初見牽線了一個高端品牌的獨家代理,一舉打開高端市場……總之,初見一直覺得自己運氣不錯。創業很成功。

    一忙就到快十二點,終于喘口氣,從臥室出來。

    餓得饑腸轆轆,就自然想起廚房的那鍋湯,湊去看了看,更餓了。

    剛才安排各種事情時,餓著,想工作,也想兩個人的現狀。好像,她瞥了眼客廳的鐘,都這么晚了,他不會還沒吃吧?

    還生著病。

    她擰開燃氣灶的開關,打著火,重新熱了,盛出一小碗默不作聲吃著,順便在廚房來回溜達著給自己做思想工作。

    最后竟然邊吃著,邊鬼使神差地走到大門口,隨手把反鎖開了。仍舊在猶豫著是不是要叫他來吃飯。可萬一,他又說要結婚怎么辦?

    手還沒來得及放下,門就被打開了一條縫。

    檢邊林也就是想試試,她有沒有反鎖,沒想到擰一圈就開了。還在猶豫要不要重新撞上門重來一遍,敲門叫她,被她從內拉開。

    走廊蒼白的燈光下,是檢邊林,大冬天的穿著一層單薄棉布的黑色短袖,走出來太急忘了套上外衣。

    門廊暖黃的燈光下,是初見,嘴里還咬著半片冬筍,吸溜就吞進嘴里,傻了:“你……吃晚飯了嗎?”

    幾乎是同時,檢邊林目光沉了沉:“怎么現在才吃晚飯?”

    又是同時——

    初見:“我剛在做事情。”

    檢邊林:“沒吃。”

    ……

    初見悶頭吃了片冬筍,終于這次檢邊林不出聲了,她含糊嘟囔了句:“沒吃趕緊進來吧,剛熱好。”

    初見趿拉著拖鞋就跑進去了,檢邊林跟進去,掃了一眼桌上的醬料碟,用過,再看她吃東西時的微妙神情,看上去應該做得還算是合了她的胃口。也是餓壞的他,也去給自己弄了一碗,靠著廚房的水池旁,站著吃了兩口。

    原本是揪著心,空著的胃自然不舒服。

    現在知道她沒餓肚子,放了心,又填補了兩口吃食,感覺死命擰著的胃也慢慢放松了。正要用筷子再撥兩口,初見就悄然走進來,端著空碗瞅他。

    各自把自己喂了半飽,剛才因為那個并不重要的電話而產生的一系列爭執的影響再次冒出來。

    “檢邊林。”初見憋了半天,就冒出了三個字,還是他的名字。

    檢邊林探手把她攥住的空碗接過來,放到不銹鋼水池里,發出不大不小的一聲悶響。然后低頭,繼續吃。

    初見撇嘴。悶死你算了。

    “這幾天北京的霧霾特別嚴重,我好幾個同學在室內測數據都嚴重超標,你能不能緩幾天再回去?我怕你身體吃不消。”誒?怎么會說到霧霾,真是口是心非啊。

    顯然檢邊林也察覺到她在沒話找話,其實,她不這么做,自己也會這么做。但顯然,初見的性格比他自己更適合充當這種角色。而且就他對初見的了解,她不管繞多大的一個圈子,都一定會回歸主題。

    她想說什么呢?想說“我們不合適”嗎?

    檢邊林垂眼,繼續吃東西,讓自己保持絕對的清醒和冷靜。不管她說什么都不能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或者說什么出格的話。

    于是初見開始絮絮叨叨,從霧霾說到了剛才和檢叔叔通了個電話告訴他千萬別再隨便牽線了,而后又說到了檢邊林家里那只大狗被老媽送到寵物店好像有點抑郁癥了,然后又說到……

    卡殼了。繼續說什么呢?

    初見終于停下來。

    檢邊林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一頓。

    “檢邊林,”她又叫他,“你冷靜好了嗎?”

    他把自己的碗筷也放進水池,開水,放冷水,等著熱水寶加熱。很快,水開始熱了,他這才想<!--中间广告位置-->起來還需要洗碗液。

    “那我們……算吵架吵好了嗎?”

    多熟悉的一句話,他甚至都快忘記了她最喜歡這么問。

    挺小的時候了,她不愛做作業,還經常弄壞他的東西,各種人神共憤的事不勝枚舉。他根本就懶得和她計較,就是覺得好玩裝著兇她一兩句,就喜歡看她裝著可憐巴巴又委屈的表情,骨子里卻是氣哼哼的怨自己小氣。

    結果,最后每每她都會自我反省很久后,磨蹭著跑過來問一句“我們算吵架吵好了嗎?”

    初見看著那一鍋東西讓自己有個能努力盯著的目標物。

    呃,接下來怎么說呢。

    初見吁口氣:“你看,無論是誰和誰在一起都需要慢慢相處,對吧?我和徐經……那段在我活了二十五年零四個月的時間里幾乎能忽略不計了。真說是在一起,你才該算是我正正經經的……”

    初見默了幾秒,徹底下了定義:“初戀。”

    所以你究竟為什么反應這么大?當然這句她沒說。

    初見覺得自己真是太憋屈了,這么多年被他逼得沒談過正經戀愛,好不容易開始算是挺認真的感情了雖然還是沒繞開他,甚至開始的有點騎虎難下被迫嘗試的意思,但好歹是真在一起了。

    剛才適應了兩個人關系轉變,尷尬慢慢少,他就大|躍|進……

    初見實在沒忍住,補了句:“可你也不能指望我沒幾天就和你粉絲一樣愛你,為你要死要活的。不能慢慢來嗎?”

    廚房又恢復了安靜。

    劫后余生,這就是他的感受。

    檢邊林徹底洗完碗筷,擦干凈,放進消毒柜,再扯過來擦手巾吸干自己手指上的水。然后,轉過身微低頭看著似乎離自己過于近的她。

    他在想:要怎么說剛才的結婚那句話是沖動的產物。他雖然很想結婚,但他也有足夠的耐心去等她,只是人都會有情緒欺負……

    初見這個人最大最突出的優點就是耐心好,善于等待,所以說完那些話后就等著他做完所有的事……

    她想:需要做點什么來給他信心。

    可初見想了大半天也沒敢動,也算是終于體會到了什么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

    她視線從他的眼睛,到鼻梁,再往下,隨后又不自然地移開……

    檢邊林竟然會有種她想要吻自己的錯覺。

    可她其實沒動。

    他被弄得有些……右手胡亂從自己額前的短發滑過,捋順頭發的同時也算是在找一種方式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衣袖突然被向下扯,眼看著初見倉促地墊起腳,湊上來——

    檢邊林完全是慢了一百二十個拍子,手臂還抬在半空中,手指還在試圖胡亂自己的短發,就這么被她的嘴唇軟軟地挨了一下自己下唇。

    不太確定。

    甚至他還在恍惚,有種錯覺,她的嘴唇是有些濕潤的……

    這一晚,檢邊林才算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得償所愿”。

    個小時后,早就在客房睡著的謝斌也算是真正體會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因為檢邊林自從回來后就在書房里用很大的音量在看電影,還全是槍戰……

    謝斌抱著棉被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他可是已經三十多個小時沒有睡了的良心經紀人啊。要不是因為家里在裝修想要來這里睡個懶覺根本就不用挨餓受罪,還要負責手底下這個最炙手可熱的藝人的心理疏導免得影響到工作和生活……

    本以為他去了半個小時還沒被趕回來應該什么都解決了……

    謝斌痛苦地低聲罵了句,給童菲發了個消息:我給你發個大紅包,你趕緊把這兩個送作一堆踏踏實實給我結婚生娃。老子不讓他走偶像路線了,就往未來的大叔形象一把手塑造……

    發完過去,很快童菲就回過來:哈哈什么都好說,謝總。我就一個問題,檢邊林之前比賽那段緋聞我聽說后來被人翻出來過,你可是花了大把銀子強行壓下去的,悄悄告訴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