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十三章 每一秒的等待 2

正文 第十三章 每一秒的等待 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謝斌和檢邊林是在悅榕莊,沒房間了,謝斌臨時把房間讓給了初見,自己去了附近的麗思卡爾頓。初見辦理完入住手續,進到房間,客房服務員剛開始打掃。

    檢邊林看了看里邊亂糟糟的,還有煙味,低聲叮囑客服要除了味道,拎起初見的小行李箱,先把她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進了他的房間,她就有些莫名的緊張,只能靠不停說話來緩解:“還好我上次回去,就再簽了澳門,要不然都不能今晚就到,”檢邊林的衣服丟在床上,很多,還沒來得及收拾,初見把衣架都拿來,給他一個個撐好,“你明天上午不用拍戲吧?”

    聲音戛然而止,最后一件襯衫拿開,是幾條疊好的內褲……

    初見幾乎是用扔的,把襯衫丟回去,蓋上。

    還沒全遮住,她心虛地瞥了一眼在點燃熏香的檢邊林,用手指扯了扯襯衫衣角,拉過來一寸,全擋住……

    然后,完全當作什么都沒看到,把撐好的衣服草草掛去衣柜。

    “我看會電視,你去洗澡。”他把燃燒的蠟燭放在器皿中。

    “洗澡?”初見僵著手臂,舉著他的上衣,傻看著他。

    “吹了一夜的風,不洗澡會感冒。”檢邊林走過去,接過她手里的衣服,自己掛上,“快去。”

    他從來都是話說一半,能省就省。

    初見大概明白他的意思是,自己房間剛開始收拾,還要除味什么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搞定,還不如在這里洗澡。

    可……

    初見回頭看看淋浴房,四面都是半透明的玻璃,就在敞開的更衣室旁,四面通透……

    檢邊林把門邊的行李箱拖到更衣室,淋浴房外。

    自己一聲不吭去落地窗邊,給溫水泳池放水。安靜的房間,立刻有了嘩啦啦的水聲。

    初見怔了下,明白了。

    大半夜放泳池的水,沒別的意思,純粹為了淡化她洗澡沖水的聲響,讓她不至于很尷尬。

    初見在水聲和電視節目聲音里,猶豫一分鐘后,匆匆從行李箱拿出干凈的內外衣,沖進去,用十幾分鐘草草沖洗完。有四處找到吹風機把自己頭發吹得七八分干,這才從更衣室走出去。

    熏香還在緩慢地燃燒著。

    溫水泳池還在換水,電視機還在播放節目。

    可是靠在臥榻上的男人睡著了。

    她輕手輕腳走過去,俯身,湊到他身邊,輕聲問:“我洗好了,你要不要洗完再睡?”

    檢邊林眉頭微微擰起,輕搖頭。

    她看到他被冷汗弄得微濕的短發,伸出手指,擦了擦他額頭和鼻梁上滲出來的薄汗。真得很疼嗎?她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檢邊林感覺到有人在碰自己,睫毛慢慢扇動了兩下,微微睜眼,看到模糊的燈光下近在咫尺的那張臉。

    太累了,迷糊就睡著了。

    那雙大眼睛滿是擔憂,他一時恍惚不知道是在夢里還是現實。

    “你醒了?要不我給你那條熱毛巾擦擦臉和手,你再睡?”初見輕聲問,覺得他一定累得懶得挪地方了,反正這個臥榻又大又軟睡三四個人也沒問題,“我先去給你抱被子過來。”

    話沒說完,就被他捉住手。

    整個手心都被迫著貼上他滿是汗的右臉,音色被身體狀況折磨的有些虛弱和沙啞:“初見。”

    她人也因為這個動作被他扯過去,腰胯扭著,僵著身子,手肘撐在他臉旁——

    他低而又低:我錯了……

    顯然是迷糊了,在說胡話。

    就這么僵了幾分鐘,她察覺檢邊林又陷入了沉睡,手肘再也撐不住,咚地撞上了臥榻。

    ……

    近在咫尺。他的臉。

    睫毛安靜地覆在那一條閉闔的眼線上,下唇微微被牙磕住。應該是在很難受的狀態下陷入沉睡,睡著了,還會疼嗎?她慢慢伸出手指,把他的下唇一點點壓下來,讓他放松。能看到很深的齒痕……

    手指也能感覺得到,他的呼吸頻率。

    泳池的水繼續嘩嘩地放著,整個室內的濕度都在升高,還有溫度。她留意到的這一切微小的細節,都像湍急的水流沖入心里,很急,壓得心很重很沉,酸脹脹的:我都答應你了,不會反悔的……

    這要是在他清醒時,她是絕對說不出的。

    可說完了,還是覺得肉麻,猛坐起來,掌心相對,無措地搓了搓。輕手輕腳跑了。

    第二天,是在賭場的戲。

    檢邊林在這場戲里并不重要,倒像個背景,在男二切牌的時候,在他身邊喝水。主要臺詞和鏡頭都聚在切牌的演員上,檢邊林負責用最正常的神態喝水就行,謝斌是這么告訴初見的。

    她就天真的以為,很簡單。

    可完全不是這樣。

    喝水要猛喝,大口灌下去那種<!--中间广告位置-->,顯得心理起伏很大,很不平靜,很氣憤,總之,就是要顯出情緒。

    男人猛喝水,當然幾口就能灌下大半瓶。

    拍一次兩次就算了。

    到最后,初見都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檢邊林第n次拿起賭場那種最簡單的礦泉水瓶,擰開,猛灌礦泉水的動作。

    到中途,檢邊林有些受不了,休息的間隙去了賭場外的洗手間。初見亦步亦趨跟著,跟到大門口跟不進去了,眼看著男助理進去。

    檢邊林剛才跑進去,就撞上大門。

    隨后,是小門。

    然后壓抑著,吐出來。

    拼命忍著,不敢出聲,男助理跟進來,他正用右手捂著嘴,控制著不要再吐出來。平時沒這么嬌氣,最多喝完了催吐一下,繼續喝。可最近這些天被疼痛折磨的身體受不住這些,完全壓抑不住。

    助理嚇得臉都白了,還以為他怎么了。

    等他徹底緩下來,靠在門上,慢慢地呼氣:“別怕,是不想讓她聽見我在吐。”助理恍惚著,心口巨石落下,低聲說:“檢哥,剛才可是嚇壞我了。”

    他搖頭:“怕什么,喝礦泉水又喝不出人命。”

    檢邊林走到洗手池旁,洗干凈手,發現眼睛有些發紅,還帶著濃濃的水霧。他習慣性蹙眉,對著鏡子安靜站了會兒。

    恢復差不多了,開門。

    初見膽戰心驚迎上來:“你沒事吧?”

    檢邊林默不作聲,搖搖頭。

    初見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剛才被淚水浸過的樣子,扯住他衣袖:“是不是又疼了?我們請假算了,能不能用替身,你又沒有臺詞,稍微臉背過去一些喝水不行嗎,就能用替身了吧……”

    初見憂心忡忡,問題一堆堆的,說也說不完。

    他停步,突然俯身,額前的頭發微微滑下來,看著她。初見啞然,他再次湊近,趁她還沒做出反射性避開的動作,臉幾乎是貼著她的臉擦了過去,在她耳邊輕聲說:“不要打擾我工作。”

    ……她有點委屈,還是很聽話點了頭:“知道了。”

    檢邊林沒再說話,快步返回賭場。

    這一場戲,切牌的演員一共拍了二十幾條。

    初見算了算,他一共在三小時內,猛灌了至少十五瓶礦泉水……

    收工后,他顯然也吃不下去什么東西了。

    晚上,謝斌來交待自己要離開澳門幾天。謝斌走時,看初見愁眉苦臉的,知道她被白天看到的景象刺激了,拍著初見肩膀安慰:“真沒什么,男人嘛,喝幾瓶水怎么了。也就剛好趕上他生病了,有點不舒服。”

    “無良經紀人。”初見抱怨。

    謝斌樂了:“誒?怎么回事,不是剛在一起兩天嗎,就當老公疼了?好,好,我無良,那你多疼疼人家啊。”

    初見窘。

    余光里,檢邊林在對著琴譜,抱著謝斌讓人送來的吉他,倚靠在小溫水泳池旁的軟墊上休息。

    據說晚上的戲有這么一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檢邊林本身就是樂隊歌手出身,為他量身寫的場,總之,這也不用替身,真身就上了。

    謝斌揮揮手走了。

    初見倒杯熱水,給他放在腳邊的大理石臺上,在爬上去,還是不爬上去之間猶豫著,最后靠著泳池旁的臥榻坐下,和他相隔了一條窄窄的石臺邊沿。她在低處,他在高處。

    “你是大三,”初見回憶著,“還是大四比賽得獎的?”

    “大四。”他最后翻了翻樂譜,合上。

    “是什么歌啊?”

    “《therose》。”

    他高中就喜歡彈吉他。學習好,長得好看,加上喜歡這個,“斯文敗類”這個詞還真不是白擔的。那時候各種活動他都是香饃饃,常被各班熱情邀去助興,可除了九班,誰都請不到他。

    “你沒聽過?”檢邊林問。

    初見想了想,搖頭:“好像沒有。”

    “在九班唱過。”

    “啊?什么時候?”

    “高三,”檢邊林抱著吉他,輕撥幾下,從眼神到表情都清淡得沒什么特別,慢條斯理地告訴她,“元旦聯歡會。”

    高三?初見蜷起身子,用手臂環抱自己的腿,沒吭聲。就是那年元旦晚會,她被班里男生神秘兮兮叫到樓下車棚,然后被那誰表白……

    后來她回去,班里女生也就是興奮地告訴她,一班的檢邊林來唱歌了。

    檢邊林若有似無看了她一眼,后背徹底靠上軟墊,翹起腿,將吉他抱起來,毫無預警地撥動了弦。這個曲子他太熟悉了,不是因為獲過什么獎,只因為練過太多次。

    撥來撥去,卻只輕聲哼唱了前后不接的單獨一句:

    isayloveitisaflower,andyouit’sonlyseed.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