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十二章 每一秒的等待 1

正文 第十二章 每一秒的等待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走了?這么快?

    初見深呼吸,覺得自己應該開門了。對,開門。

    于是阻擋兩個人視線的障礙物就如此突然消失。檢邊林單臂撐在門邊上,目光焦點一下子從木門上掛著的小懶熊換成了她,有點發怔。

    “我……想起來還有包方便面,給你下碗面吃吧。”她憋了半天硬是憋出這么一句。

    檢邊林單臂撐在門邊上,想了想,點點頭。在初見跑進廚房后給在樓道里的助理發了個短信,讓他過來拿家門鑰匙,先去對門蹲會兒。

    于是初見在到處摸雞蛋的時候,聽到家門被打開,隨口問:“誰來了嗎?”檢邊林到廚房門外,從眼神到表情都平淡無奇:“沒人。”

    初見哦了聲,繼續手忙腳亂想要多找點東西能丟到鍋里,結果是切了大半碗的香菜充當青菜。檢邊林趁著她做飯,溜達了一圈,把陽臺上養著的盆栽都澆了點水,給初見爸爸養的一小缸子魚喂了食,再繞回到廚房時,正看到她在一豆暖黃的光下,歪著頭,努力把湯面從不銹鋼小鍋里倒出來,一滴汁水都不剩。

    小時候,他還不會做菜,兩家大人不在時候就給給她煮方便面。她總會在旁邊不停提出要求,加點兒午餐肉吧,再來點青菜,我把西紅柿也給你洗了,哦,對,冰箱里還有雞湯,最后一碗方便面能煮成路邊攤上的麻辣燙。最后,臨出鍋了,她還會一個勁兒提醒,別倒在臺子上,誒,你慢點,慢點,倒出來了……

    面端出去,初見眼看著他把香菜葉都撈得一片不剩,都開始后悔怎么沒剩小半碗自己嘗嘗,有這么好吃嗎?

    人走的時候,關于送還是不送,要送到門外,還是電梯口,還是樓下她都仔細思考了下。

    最后還是拿上外套,送到樓下。

    看著他走下兩級臺階,她叫了聲檢邊林,邁了兩小步,站在最高一級臺階上和他平視:“你注意……注意安全啊。”

    夜風……都靜止了。

    不遠處小區保安還在到處跑著幫人調度車位,檢邊林助理早就開車繞過來,也不敢按喇叭催,隔著玻璃窗遠遠看著這里也不知道兩人在耽誤什么呢,晚上可就這最后一班,再不走飛機都沒了。

    “你不走啊……”她兩手揣在毛衣兩側口袋里,溜了視線,越過他去瞄謝斌那輛車。

    檢邊林就這么一瞬不瞬看著她,約莫半分鐘后隔著口罩含糊不清地低聲交待了句:走了。

    于是那天夜里,初見在床上第二次徹夜難眠,翻來覆去覆去翻來,天蒙蒙亮困得眼皮都發酸了,也沒緩過來。兩個人這就算在一起了,而初次約會的內容就是各自為彼此溫習了快餐廚藝……

    沒睡多久呢又朦朧著從床上滾下來。

    她想起來,他馬上就要手術了,卻還是這么忙,似乎很不妥。靠著床,徒手把身子下的長毛地毯快揪出一個窟窿了,估摸著檢邊林不一定方便,還是撥了謝斌的電話。那邊拿起來第一句就是:檢邊林他女朋友你好,有事?

    ……

    對著他以外的人,她還是能應對自如的,打了個愣就和沒事人似的和謝斌確認檢邊林接下來的行程,還有病情。這次謝斌再沒有什么故作玄虛,也沒夸大或是隱瞞了,大概交待最近的工作行程,原來并沒有檢邊林自己說得那么輕松,眼下已經離開香港,在澳門了。

    要給上次電影補拍至少二十四天,再回來安排手術,開刀怎么也要一個月后了。謝斌順便感慨下做藝人不容易,吃止痛片和吃vc似的:“也不對,vc也就一天兩片……”等掛了電話,謝斌也覺得自己這經紀人做得也不容易,簡直是檢邊林半個媽。

    檢邊林下午補拍,行程很緊,在機場就和要采訪的記者匯合,直接上了黑色保姆車就是采訪。全程,他都忍著腹痛,耐心翻著采訪提綱一個個盡量詳細地回答問題,以便記者回去有足夠的東西寫稿。

    保姆車繞過賣手信的步行街道,開到大三巴牌坊下。

    檢邊林把采訪提綱合上:“辛苦你,如果還有什么問題需要補充,發給我的經紀人,我會讓他整理文字版本給你。”

    記者把錄音筆收起來,笑著寒暄:“多謝,多謝,真是理解我們工作。你可真是辛苦啊,從機場到這里這么短時間還要接受采訪。工作真是排得滿,私生活的時間都擠沒了。”

    檢邊林點點頭,示意告別后,戴上帽子直接跳下保姆車,帶著兩個助理和一個化妝師,直接上了炮臺。

    這一場本來就是夜戲,導演又是出了名的磨人要求高。

    一場戲從天剛黑拍到了凌晨三點多。

    最后,檢邊林連穿上外衣的動作都開始發虛……從腹部輻射出來的疼<!--中间广告位置-->痛,連右手幾根手指都開始微微發顫。謝斌覺得不對,在劇組收工時,讓他倚著炮臺的灰色磚墻旁休息。

    導演察覺了,離開前特地問了問情況,檢邊林擺手,草草解釋是吃壞了肚子。讓劇組人趕緊收拾完,去休息,他過會兒就好。

    是腹痛,不能坐著,咬了止痛片也不能立刻見效。

    就這么倚著墻站了半個多小時,劇組人都走光了,止痛藥也起了作用,他腿都有些軟了,慢慢在助理的攙扶下,從陡高的石階爬下來。

    “檢邊林。”遠處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幾乎是打了個激靈,猛回頭,不敢相信地看著遠處。

    初見從樹下長椅上跳起來,跑向他。

    因為太強烈的痛感,他身上都是被逼出來的冷汗,此時夜風吹著,額頭不免一陣陣發緊,看到她跑近了,幾乎是反射性地把帽子戴上,遮住了滿額頭的汗和浸濕的黑色短發。

    “我一直不敢上去,怕你們還在拍戲。可剛才看見好多人都搬著東西下來了,你和謝斌都沒下來,還以為你早就回去了呢,”初見邊說著,邊齜牙咧嘴苦笑,輕聲補充,“腿麻了……讓我先緩緩。”

    檢邊林借著月光,看著她臉上因為腿麻而微妙變幻的表情,一字字地問:“你來找我?”

    “是啊……”要不然還能找誰,“我最近沒什么事要做,就來照顧照顧你。”她不是個敷衍的人,既然答應了,該做的總要做到位。比如女朋友跟著照顧生病的男朋友,是應該的吧?

    何況,她時間又比一般上班族自由:“不過,看你今晚工作的強度和時間,估計也照顧不到什么。”

    話音未落,她就被檢邊林拉起手腕。

    初見微蹙眉:“別動,等等,還沒好……千萬別動……”

    檢邊林聽她這么說,也沒敢動,以一種詭異的僵硬姿勢,半抬著手臂,扶著她。

    過了半分鐘,初見終于放松:“好了,”她輕呼出口氣,瞄瞄不遠處的謝斌,“你每次夜戲都要拍到這個時間嗎?普通人也受不了,何況你還是病人——”

    他出聲打斷她:“什么時候到的澳門?”

    “大概,八點多吧?”她順嘴回,又接著問,“謝斌都不幫你和導演說嗎?有這么摧殘病人的嗎?”

    檢邊林充耳不聞,仍看著她反問:“等了多久?”

    “……好多個小時吧。”她也沒認真算過。

    謝斌明明說是夜戲,估計到十點、十一點就能拍完。她也就沒懷疑,出了機場就直奔這里,坐在長椅上等了不知道多少個小時,除了中間給謝斌個短信確認他們還在之外,就不敢打擾了。

    她其實不太懂,經紀人在片場是可以自由活動的。只是單純怕影響他們,于是就干等著,等到了現在。

    八點多到澳門,最多九點就能坐在這里了。

    昨晚九點到現在四點,七個小時,還是橫跨著深夜在等。

    如果不是滲過汗的皮膚被風吹起一陣陣涼意,他甚至會覺得這是在做夢。她的手腕都是涼的——

    檢邊林的手順著她的手腕滑下去,攥住初見的手,察覺到她的手指也是涼的。他蹙眉。

    要盡快帶她回酒店,沖個熱水澡。

    一定凍壞了。

    初見還想抱怨那導演沒人性,瞬間偃旗息鼓。

    腦子有點,空。

    她胡亂看遠處一溜大門緊閉的店鋪,小聲說:“會被拍到……”

    試圖抽手,沒成功。

    檢邊林的聲音幾不可聞:這個時間,不會有人。

    凌晨四點,記者也要睡覺。

    這是個很合理的解釋。

    初見的手臂被他輕輕一帶,很溫柔的力度,讓她跟著自己走。就這么靜靜牽著她,也沒強迫,甚至手上的力道還松了些。

    他越是這樣,她越是不敢硬掙開,就這么半推半就的被他牽著手往前走,經過謝斌身旁,還聽見那位大經紀人瞇著眼說了句:“不好意思,剛看到你短信,早知道讓你先回酒店了。”

    “沒事……在哪等都是等。”初見莫名心虛著嘀咕了聲,沒敢看這個誘導自己來澳門的人。

    謝斌笑瞇瞇看著兩人離開,繼續抽煙。

    腳下的石頭顛簸磕腳。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還能聞到這條街上豬肉脯和蛋撻的香味,雖然店鋪大門緊閉。

    她就這么一路被檢邊林牽著手走下斜坡……直到保姆車的側門在寂靜的夜里被“嘩”地被推開,她才如夢初醒,倏地抽回手。

    他的眼睛在這么深的夜里,竟也黑亮得懾人:上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