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八章 你共我 1

正文 第八章 你共我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走廊里已經沒有了學生。

    檢邊林快步走出教學樓,身后,突然有人有些猶豫地喊他:“檢邊林?”是個男人的聲音。

    檢邊林慢走兩步后,停了下來。身后抱著書本教案的男人神情微妙,略帶荒唐感地嘆了口氣:“真是你。”

    這一刻,不管是檢邊林,還是身后這個優秀的高三數學老師都有些恍惚。好像那年冬天的事,還是昨天才發生的,恍然已過去九年。

    初見溜達繞了兩個圈,媽媽來了電話,告訴初見趕緊回家,去幫檢叔叔收兩個大件的快遞,順便喂狗。

    說是檢邊林的電話沒人接。

    初見攔了輛車趕緊回家,氣喘吁吁跑上四層樓,看到跑步機和四箱水果就傻了。從家里冰箱上拿了檢家的鑰匙,開門,指揮著送貨人把東西堆去陽臺。

    等人都離開,初見把地板上的腳印和紙箱子帶來的灰都擦干凈,晾好抹布,經過臥室又看到了那個合照。

    她和檢邊林從小到大的合照太多了,但這張是兩人學生時代的最后一張。從那年元旦聯歡晚會后到留下這個合影的這天,兩個人差不多有半年沒說過半句話。

    那年元旦晚會難得下了雪,她被班里男生神秘兮兮叫到樓下車棚,整幢教學樓的熱鬧,那個隔壁班一直和她在食堂、籃球場偶遇的男生,站在一排自行車的盡頭。

    當時對方在低聲說得時候,自己緊張的不停去抹掉身旁一輛自行車尾座上厚重的積雪,暮然就被拉住了手。“那就試試……吧。”她是這么回答的。

    可這場剛萌芽的戀愛還不到三天,檢邊林就在放學時間,當著全校各個年級人,狠狠揍了那個男生一頓。晚自習下課,學生如潮,或走著,或是推著自行車,都圍在車棚旁,看這場突然爆發的沖突。初見在旁邊都嚇傻了,怎么攔都攔不住,眼看著滿地的血,她怕出大事,最后沖到班里拿水桶接了半桶冷水,慌張跑來,潑向搖晃著站起身,還要撲上去的檢邊林。

    他當時一身冰水回看自己的那種眼神,她記得很清楚。

    很可怕。

    惡性的校園斗毆,對方傷勢不輕,骨折在所難免,還做了多處檢查,處理起來也很麻煩。一方面,檢邊林是重點班班長,又是成績最好的人,老師們都想大事化小,一方面,對方家長不依不饒,不肯要賠償,只要學校嚴厲處分。

    那幾天她都生活在黑暗里,對男朋友的內疚,年級里風言風語,爸媽長吁短嘆,檢叔叔的焦急。最后,初見偷偷跑去男生的醫院,哭著道歉,為自己給對方惹去的身體傷害道歉,還為了男生能幫她求情,能退一步,讓檢家度過這個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求情起了作用,還是老師們力保,最后事情大事化小。到最后,那場元旦的暴力事件,兩家都不知道是因為什么,當事的三個人誰都沒對校方和家長們說實話。

    可各種傳聞仍伴隨她整個高三,她被排擠到沒有朋友。

    那是她學生時代最黑暗的半年,所以她故意高考失常,去了很遠的海南,和在北京讀書的檢邊林天各一方。

    大學后,檢邊林經常坐很久的火車去海南看她,她都會躲得遠遠的。雖然也會心疼他從北到南跑那么遠來,可還是怕他,怕他再做出什么讓人害怕的事。

    直到大二的春節,她回到家,媽媽說檢哥哥和女孩異地戀,失戀了,一蹶不振,整天在社會上混,像變了一個人。爸媽都讓初見去對門勸勸,她猶豫整整兩天,找了各種借口避開。

    可當在樓下遇到憔悴的檢叔叔,還是心軟了。大學一年半,長大了很多,她想,高中的荒唐事可以過去了。

    那個春節,她敲開他臥室的門,看到坐在窗臺上睡著的人,想退出去,他卻倏然驚醒。

    他不過是睜開眼的細微動作,她就嚇得連退兩步。

    ……

    那天后,這么多年,檢邊林再沒表示對<!--中间广告位置-->她的感情。

    他成績漸漸回復正軌,獎學金全是a等。大學又組個樂隊,被唱片公司簽下,又在唱片市場不景氣時被經紀人推薦去做演員,加上他自己確實有偶像潛質,在這行越來越順遂。

    再加上初見自己在創業,兩人也沒那么多時間見面。

    初高中的事,再荒唐,也都過去那么久了。

    就連十幾天前她都還挺樂觀,想著說不定他感情早就飄忽走了,哪天會緋聞閃婚——

    可兜兜轉轉這么久,又徹底繞回了原點。

    身后有人開了防盜門,緊接著,腳步聲臨近。

    初見輕呼出一口氣,不要刺激他,初見,這是人生一個大坎。檢叔叔剛好,他又要手術,不要刺激他。

    檢邊林倚靠在門框上,視線越過她,也在看著那張合照的男人。

    “我來幫檢叔叔收東西,”初見語氣輕松,當作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那個跑步機是不是你買的?這種老房子隔音差不能用,整幢樓都能聽到跑步的聲音。”

    檢邊林沉默著,沒聽見一樣。

    其實他知道她為什么來,剛才特地打了電話給她媽媽。

    “等我把水果都放冰箱再回醫院,”她想了想,“可能放不下,一會兒我搬點去放我家冰箱,再裝點去醫院。”

    檢邊林眼里仍舊是淡漠,什么也不表示。

    “可我不太會喂狗,它喜歡吃什么?”

    初見本打算繞過他,剛錯了身,就被他擋住。她心有余悸,立刻躲開,“咚”地一聲巨響,后腦勺狠狠撞上另一側門框。

    ……

    整個世界安靜了。

    大白狗聽到聲音馬上吐著舌頭奔過來,繞著兩個人舔來舔去。

    ……

    “疼嗎?”他低頭,摸到她腦后,打破了從進門就開始的僵局。

    何止是疼,眼淚都出來了,撞得太狠,一股腦把剛才心里的悶氣又頂出來,“剛才你問我——”

    “是氣話。”他打斷她,搓了搓手心,感覺有些熱度后,想再去按住她被撞得地方。

    被她躲開了。

    要不是剛才突然那么一下子把她磕得范懵,估計也會躲開。

    “檢邊林。”她鄭重其事。

    她一定不知道,她每次想和他認真談事情,都要先叫他的名字。

    檢邊林垂了眼,看初見的臉,還有她那顆換牙時舔歪的小虎牙。她小時候總說丑,還沒事用手往回按,拼命按,睡覺也按,但毫無作用。其實,檢邊林最喜歡的就是這顆虎牙。

    “你剛才問我——”

    “當我沒問過。”檢邊林皺眉,再次截斷她的話。

    他探身,單臂撈起那只還在不停哈氣的白色大牧羊犬,離開房間。

    他不想談,也不想聽。

    剛才是想逼她,想借著父親和自己接連的事,讓她能心軟答應試一試做女朋友。但事與愿違。

    可也幸好,她的同情心再次救了兩人的關系,她終究不忍心在這時候說是普通朋友。

    “我以為大二那年,我們談過就好了,”初見追出來,“可如果你還想再談一次,等你手術過后好不好?我不想在這時候影響你。”

    他沉默了幾秒,按下冰冷的金屬扶手,抱著狗走了。

    撞上門了,才隔著鐵皮交待了句:“我下樓給狗買點東西。”

    初見再次被他一口氣堵在心里,悶悶地把箱子里的水果都拿出來,挨個碼放在冰箱里,最后那些獼猴桃也都放回了自己家。

    等不到檢邊林,就鎖門下樓,看到他獨自一個人坐在樓下的小亭子,拿著幾串早就涼了的羊肉串,安靜著喂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帽子到運動鞋都是純黑色,顯得整個人在風里特別單薄。

    可仔細看,還是比在澳門時清減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